朝鲜半岛危机日记:平壤以平静沉默牵制美日韩

chenjin2003 收藏 0 204
导读:5月25日,一股巨大的冲击波震动了朝鲜半岛。朝鲜当日宣布其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此后的半个月时间里,朝鲜半岛新闻不断,热点连绵,成为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对于这场多少有些突然的半岛危机,韩国、日本、美国、俄罗斯、中国等都迅速采取了因应之策。   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说,中国政府对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表示坚决反对。声明指出,实现半岛无核化,反对核扩散,维护东北亚和平与稳定,是中国政府坚定不移的一贯立场。中方强烈要求朝方信守无核化承诺,停止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相关行动,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声明同

5月25日,一股巨大的冲击波震动了朝鲜半岛。朝鲜当日宣布其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此后的半个月时间里,朝鲜半岛新闻不断,热点连绵,成为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对于这场多少有些突然的半岛危机,韩国、日本、美国、俄罗斯、中国等都迅速采取了因应之策。


当天,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说,中国政府对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表示坚决反对。声明指出,实现半岛无核化,反对核扩散,维护东北亚和平与稳定,是中国政府坚定不移的一贯立场。中方强烈要求朝方信守无核化承诺,停止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相关行动,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声明同时表示,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符合有关各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呼吁有关各方冷静妥善应对,坚持通过协商和对话和平解决问题。中方将为此继续作出不懈努力。


朝鲜半岛危机日记


综合《环球》杂志驻平壤、汉城、东京、华盛顿记者发回的报道 (驻平壤记者/姚西蒙 高浩荣 驻汉城记者/姬新龙 驻东京记者/刘赞 驻华盛顿记者/蒋国鹏)


5月25日晨:争分夺秒


5月25日,《环球》杂志驻平壤记者的第一条新闻,是关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给韩国已故前总统卢武铉家属发慰问信的报道。报道援引朝鲜中央通讯社的稿件,朝中社发稿时间是6点之前。接着,记者就看到了CNN关于8时54分朝鲜东北部发生4.5级左右地震的报道,震源靠近咸镜北道吉州郡——这里曾经是2006年朝鲜核试爆的试验场,当时出现的是一场3.6级的地震。对半岛事务高度灵敏的韩国媒体很快意识到这不是一次普通地震,很可能是朝鲜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


不过,375公里外,平壤依然平静。


北京时间10时58分,平壤。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新闻公报宣布,朝鲜于当天再次“成功地进行了地下核试验”。公报说,这次核试验是“应科技人员的要求”进行的,也是“千方百计加强自卫的核遏制力的一项措施”。“这次核试验在爆炸力和操纵技术方面有了新的提高,进一步加强了核武器的威力,解决了不断发展核技术的科技问题”。公报最后表示,朝鲜的核试验“将对保卫国家和民族自主权,保证朝鲜半岛及周边地区和平稳定做出贡献”。随后,朝鲜中央广播电台也播发了同样内容的消息。


从CNN播发地震消息以后,就不断有国内媒体打电话给平壤分社要求做电话连线新闻,也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朝鲜民众的反映如何?《环球》杂志记者特地去街上走了一圈——很平静。这条外界看来十足的重大消息甚至不是当天朝鲜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的头条。


北京时间11时35分,汉城。因为约好了与韩国联合通讯社负责信息和外事的朴部长见面,《环球》杂志驻汉城首席记者驾车刚到韩联社门口,就收到分社雇员来电急告,说韩国媒体都在报道朝鲜可能已进行了核试验。首席记者告诉分社雇员发快讯到新华社亚太编辑部,又电告了北京总社编辑部,然后调转车头就回分社,路上打电话向朴部长道歉。


10分钟后,《环球》杂志驻汉城首席记者回到办公室。从11时46分起,一条条快讯向北京传去——“韩国联合通讯社等媒体援引总统府青瓦台官员消息报道,朝鲜当地时间上午9时54分进行了核试验。”“韩国YTN电视台援引总统府青瓦台官员消息报道,朝鲜咸镜北道吉州郡发生4.5级强烈地震,韩国方面认为朝鲜‘很可能’进行了核试验。”“韩国联合通讯社25日12时报道,朝鲜宣布‘成功进行核试验’。”


汉城报道的发出时间正是华盛顿5月24日10点30分左右,《环球》杂志驻华盛顿记者看到采编电脑“外电急稿”的滚动栏中闪出“韩通社:韩国执政党官员说朝鲜上午进行核试验”字样。虽然朝鲜官方尚未予以证实,但这无疑是一次重大国际新闻事件。


美国正值假期,且是深夜,官方声明恐怕会等到次日才能发表。如何从美国方面呼应此事报道?记者想起2006年10月朝鲜首次进行核试验时的情况。事发时,美国官方在发表声明予以证实和谴责前,美国地质勘探局曾发布朝鲜发生“地震”的报告,“间接证实”了当次的地下核试验。


《环球》杂志驻华盛顿记者赶紧进入美国地质勘探局官方网站,检索到朝鲜25日发生“地震”的监测报告:“当地时间25日9时54分(格林尼治时间0时54分),朝鲜平壤东北方向375公里(北纬41.285度、东经129.004度)处发生里氏4.7级地震,震源位于地表以下10公里处。”


记者立即将“美国地质勘探局报朝鲜发生里氏4.7级地震”的中、英文快讯和消息发回了北京。大约一个小时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安迪·莱内对新闻界说,奥巴马政府已经注意到有关朝鲜进行核试验的报道,有关部门正在努力获得更多信息以便求证。


5月25日午后:第一反应出台


韩国国防部和联合参谋部在捕捉到朝鲜有可能进行核试验的迹象后,当天分别成立危机管理小组和紧急措施小组,为收集相关情报采取了行动,向全军下达了加强警戒态势的指示,并针对在西海北方界线和军事分界线等地区可能发生的冲突做好准备。


韩国总统李明博当天召集相关政府部长举行紧急安全保障会议,商讨当前局势和应对之策。李明博在会上表示“朝鲜核试验,真是令人失望”,“韩国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正面应对,决不动摇,冷静坚决应对,以万无一失的安保态势来让国民安心”。


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千海成在吹风会上宣布,出于对国民安全的考虑,从26日起的一段时间里,除开城工业园区之外,包括朝鲜首都平壤和观光特区金刚山地区在内,韩国政府暂时禁止韩国国民前往朝鲜访问。与此同时,韩国政府还决定,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生活必需品等物品可以继续从韩国运往朝鲜,但眼下并不急用的设备、材料等物资将暂时停运。


朝鲜进行核试验的时候,韩国政府和国民还沉陷在对前总统卢武铉坠崖身亡的震惊之中。最令韩国国民不解的是,朝鲜25日上午6点的时候通过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向韩国前任总统卢武铉的遗属们表示了吊唁。由于卢武铉曾亲自跨过军事分界线前往平壤,与金正日签署共同宣言,韩国政府、民间和媒体还有不少人在猜测,“朝鲜会不会通过派遣慰问团,来改善一年多来持续恶化的朝韩关系?”


岂料几个小时以后,朝鲜进行了核试验。消息一经发出,不管是偏左的团体,还是偏右的组织,都对朝鲜此举进行了指责,认为朝鲜是在“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给韩国政局“火上浇油”,令韩国政局“雪上加霜”。


与韩国的激烈反应相比,日本在最初的几小时内处于“茫然”的状态。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进行核试验的消息传到日本大约是在正午。12时30分,日本首相麻生太郎预定出席厚生劳动省在东京都千代田区千鸟渊战殁者墓苑举行的纪念仪式。当他于12时14分左右为出席这一仪式走出首相官邸时,面对记者“朝鲜宣布进行了地下核试验”的喊话提问,麻生表情严峻,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


当天中午,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薮中三十二被记者们围住问有关朝鲜核试验的问题。他只是表示将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对于核试验的相关情况则一概回答“不清楚”。在防卫省,朝鲜核试验的消息引起一阵骚动。职员们赶紧开始收集相关信息,有人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记着笔记,一些人则赶紧赶往首相官邸。面对突然而至的核试验消息,他们纷纷发出了“是真的吗”、“不知道情况如何”等声音。


“茫然”过后,日本政府在傍晚召集了由相关阁僚参加的政府安全保障会议。会议通过了一份以首相麻生太郎名义发表的声明,“对朝鲜提出严重抗议并予以坚决谴责”。


日本朝野政党共同加入了谴责的行列:最大在野党民主党代表(即党首)鸠山由纪夫表示,民主党对朝鲜核试验予以坚决抗议;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对朝鲜“激化东北亚紧张局势的核试验”进行抗议;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干部会委员长志位和夫则称朝鲜此举为“针对东北亚和平稳定的重大逆流”;国民新党干事长也进行了谴责。


在日本各地,地方政府行政首长纷纷发言谴责朝鲜核试验,一些地方议会还先后通过了谴责决议。尤其是在曾经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广岛和长崎,谴责的声音最为强烈。广岛县原子弹轰炸受害者团体协议会会长坪井直说,他被朝鲜的举动“气坏了”,朝鲜在世界向无核化方向前进之时进行核试验,不管有什么借口都不对。广岛的原子弹轰炸受害者团体成员100多人傍晚还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举行集会。与会者高举横幅,宣读声明,并举行静坐示威,强烈抗议朝鲜核试验。


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正逢阵亡将士纪念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前往阿灵顿公墓参加悼念活动前就朝鲜进行核试验发表声明。他说,朝鲜的核武器计划和导弹计划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朝鲜进行核试验悍然违反国际法,这种挑衅行为只会进一步加深它在国际社会被孤立的状况。他表示,美国将与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及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各方合作解决朝核危机。


同一天,韩日美三国领导人就朝鲜核试验问题进行了电话会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开始了“电话外交”,先后同日本外相中曾根弘文和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柳明桓进行了电话会谈,还将同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和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交换意见,以协调各方应对朝核危机的立场。麻生也与韩国总统李明博通了电话,双方认为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安理会应采取严厉的应对措施,并同意与美国紧密合作共同“毅然”应对朝鲜核试验问题。


5月26-27日:朝韩正面“交锋”


5月26日,数万名朝鲜各界群众在首都平壤举行大会,庆祝第二次地下核试验成功。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金永春等党、政、军领导人出席了此次大会。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党中央书记崔泰福在会上发表演说称,“美帝及其追随势力疯狂的阴谋活动给朝鲜造成了严重的局势。在此形势下,朝鲜将不受任何约束地加强自卫力量,包括进行核试验在内”。这次核试验“表明朝鲜的这一态度不是一句空话”。


半岛的另一边,韩国高调宣布了全面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PSI)。韩国总统李明博26日上午再次召集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会议通过了相关决定。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表示,韩国正式加入防扩散倡议的目的是“为了应对大量杀伤性武器和导弹扩散对世界和平与安全所造成的严重威胁”。青瓦台发言人李东官的表态更为坦率:朝鲜再次进行了威力更大的核试验,还发射了导弹,“国际社会都在看着韩国,韩国已没有理由再次推迟”。


当天,朝鲜并未对此做出任何回应,但一时的沉默往往意味着更大的爆发。27日,针对韩国全面加入PSI,朝鲜通过两大对韩工作渠道——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和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部连续发表两个声明,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点:一是视韩方加入PSI为“宣战布告”;二是朝鲜将不再受1953年签订的朝鲜停战协定的约束;三是不再保证处于海上军事分界线西北部朝领海一侧韩国5个岛屿的法律地位,也不保证美韩舰艇和普通船舶在这些岛屿周边海域的航行安全。声明内容极具火药味,立刻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甚至有韩国媒体惊呼“第二次朝鲜战争可能即将爆发”。


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于前夜在东海岸地区发射了一枚地对舰短程导弹。至此,朝鲜在25日核试验后已经发射5枚短程导弹。


在半岛呈现“敌对”态势之时,日本政坛也暂时出现了近来少见的一致:26日和27日各政党在国会众参两院一致通过了谴责朝鲜核试验和要求日本政府采取坚决措施的决议。


另一方面,日本政坛也出现了借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扩大军力的言论。自民党在这一天通过了该党国防部会防卫政策小委员会将于今年底出台的新防卫计划大纲提出的建议案。这一建议案以朝鲜导弹威胁为由明确写入要拥有针对敌方基地的攻击能力,并要求修改政府解释,允许“集体自卫权”。


在美国,半岛局势成为媒体报道和智库研讨会的焦点。《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今日美国》等大报均以较大篇幅报道了朝鲜再度进行核试验的消息。舆论关注的话题主要包括三个:朝鲜进行核试验的动机、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回应、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机制是否被证明已经失败。27日,《环球》杂志驻华盛顿记者参与了布鲁金斯学会召开的“朝核危机”研讨会。美国东北亚问题专家卜睿哲说,朝鲜进行核试验的一个重要动机是平壤认为同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前提条件是美国承认朝鲜是一个核国家,因此只有通过核试验等方式,朝鲜才能够争取到符合自身利益的条件同美国展开双边对话。


5月28~31日:外交较量升级


5月28日是一些亚洲国家的传统节日端午节。这一天,在朝鲜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紧张情绪。朝鲜人会吃具有民族特色的小吃艾饼,女孩还要用菖蒲汤洗澡。当《环球》杂志驻平壤记者在餐厅碰到服务员时,她高兴地说今天是端午节,虽然没有放假,但回家肯定要吃阿妈妮做的艾饼。


相对朝鲜的平静,日韩美三国却丝毫没有过节的意思。韩美联合司令部5月28日上午宣布,把对朝鲜情报监视态势从现有的3级上调至2级。联合司令部表示,朝鲜在进行第二次核试验以后,“很有可能继续开展挑衅行为”,因此提升了名为“监视态势”的情报监视系统的级别。“监视态势”共分为五级,此前一直处于第三级,上调后进入第二级,韩美两国将投入更多的人员、侦察设备和财力,加强对朝监视及分析。


一时间,在曾经上演韩朝军事冲突的延坪海域,紧张气氛十分浓厚。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韩国方面的警惕。韩国方面实施了军事演练,甚至在内部讨论了“遭受袭击时什么情况可以回击”的问题。


日本则把联合国视为外交斡旋的主要场地。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高须幸雄向安理会当月轮值主席国俄罗斯要求召开紧急会议,希望在新的对朝决议中增加更为严厉的制裁措施,其中包括将对可疑朝鲜船只的货物检查规定为联合国成员国的义务,加强对朝鲜的金融制裁等。


29日,针对联合国安理会正在讨论有关朝鲜核试验问题,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发表措辞强硬的谈话说,如果联合国安理会因朝鲜进行核试验对其实施制裁,朝鲜将采取进一步自卫措施。发言人说,朝鲜没有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因此“在国家最高利益受到侵犯时,完全有权利进行核试验或发射导弹。这些措施是正当的防卫措施,没有违反任何国际法”。发言人表示,朝鲜此前曾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撤销其针对朝鲜的所有决议和决定,这一要求至今“依然有效”。如果安理会对这一要求置之不理,朝鲜今后将“不承认安理会的任何决议和决定”。


另一方面,韩国媒体继续报道关于朝鲜导弹的消息,称朝鲜于当天下午在东北沿海地区发射一枚新型地对空短程导弹。这已经是朝鲜自25日以来发射的第6枚短程导弹了。


而更引起关注的,是关于“朝鲜准备再度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的消息。韩联社30日援引情报部门高级官员的消息说,韩国和美国的情报部门捕捉到了“朝鲜准备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的迹象”。据韩美情报部门掌握,最近朝鲜“从平壤附近的一个兵器研究所里运出了一枚远程导弹,把它运到了平安北道铁山郡东仓里的导弹基地的组装场”。如果朝鲜“加紧搭建发射架,可能需要两周时间”,“估计朝鲜可能于6月中旬进行发射”。


此时,朝鲜正如火如荼地举办庆祝活动。朝鲜媒体报道平安南道、慈江道、黄海南道、黄海北道、江原道等地在30日举行群众大会,庆祝第二次地下核试验成功。在这些会议上,各道的负责人和军方将领、各界群众代表纷纷发言,盛赞二次核试的成功。


同一天在平壤,引起记者关注的还有一家悄然开张的新加坡汉堡包快餐店。不过在新加坡本土,日本防卫大臣滨田靖一和美国国防部长盖茨、韩国国防部长官李相熹却正在举行针对朝鲜半岛局势的会谈。这是三国间首次举行防长会谈。三方认为朝鲜核试验和试射“远程弹道导弹”(朝鲜表示是卫星)是对国际社会安全的严重威胁,要求朝鲜放弃核和导弹计划,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三方同意联合国安理会应通过一份强硬的对朝决议,并将继续与中俄等国紧密合作。美方表示将加强对日韩两国的“核保护伞”,日美两国还对韩国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表示欢迎。


在美国,关于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的消息使媒体对朝核危机关注的热度明显消退。但新加坡的三国防长会晤表明,奥巴马政府并未放松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就朝核试验问题出台新决议的外交努力。


6月1~2日:洲际导弹恐慌


6月1日,日韩两国媒体继续关于朝鲜可能发射洲际导弹的报道。6月2日韩国召开防务会议,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与会议员会后告诉韩联社及其他韩国媒体说,朝鲜似乎正准备发射多枚中程导弹,发射地点位于朝鲜东部海岸江原道安边郡对岭导弹基地。


6月1日,朝鲜各地幼儿园和小学校举行了各种活动欢庆六一儿童节,规模最大的是在平壤大城山公园举行的游园会。有一个项目十分特别,小孩子拿着小木枪,冲向写有“USA”(美国)的士兵标靶,准确击打头部位置才能把美国大兵打倒。


6月2日,据朝鲜《劳动新闻》报道,朝鲜庆祝第二次地下核试验成功的大会已经开到了市、郡(相当于县)一级。在众多市、郡的庆祝大会上,发言者表示朝鲜成功进行的核试验是对维护朝鲜自主和社会主义、保障地区和平与稳定的贡献,并结合自身实际,提出了以此鼓舞当前工作的新要求,号召人民高举新的革命大高潮的火炬,在生产和建设中掀起大飞跃、大革命,为建设经济强国做出贡献。


不过,对于众说纷纭的短程中程或是远程的导弹,朝鲜方面始终保持沉默。


据路透社报道,韩国军方2日上午向朝鲜半岛西侧西海两国有争议海域附近地区派遣了一艘有导弹的海军舰艇。而同一天,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牵头的日本政府航天开发战略总部确定了日本国家太空开发战略《宇宙基本计划》,其中包括一项旨在推动开发导弹预警间谍卫星的内容。


美国的反应也比较激烈。6月1日,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罗伯特·伍德说,朝鲜计划进行的洲际导弹试射活动只会导致东北亚地区局势更加紧张,奥巴马政府希望朝鲜停止此类举动。


6月3~6日:紧张局势延续


世界各国媒体关于朝鲜发射导弹的报道仍在继续,而朝鲜半岛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局势仍然不太明朗。


6月5日,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千海成说,韩朝双方当天商定,将于11日在开城就开城工业园区问题举行工作会议。千海成对媒体说,朝鲜开城工业园区管理机构——中央特区开发指导总局当天上午向韩方发出通知书,提议在开城南北经济合作协议事务所内就开城工业园区相关问题举行会议。韩国政府表示同意。


仅一天之后,6月6日,朝鲜拥护祖国和平全国委员会发言人在平壤发表讲话,谴责韩国在朝鲜西部海域加强武力部署,并不断侵入朝鲜领海。发言人说,韩国这些挑衅行动“严重刺激了”朝鲜,使西部海域处于“随时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的紧张局面”。朝鲜已经严正表态,将对韩国的挑衅行为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并给予“超出想象的无情惩罚”。


截至《环球》杂志本期截稿之时,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仍在继续……


中国外交部关于朝鲜半岛核危机的表态


5月25日中国外交部声明:


2009年5月2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无视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实现半岛无核化,反对核扩散,维护东北亚和平与稳定,是中国政府坚定不移的一贯立场。中方强烈要求朝方信守无核化承诺,停止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的相关行动,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轨道上来。


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符合有关各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呼吁有关各方冷静妥善应对,坚持通过协商和对话和平解决问题。中方将为此继续作出不懈努力。


6月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答记者提问:


在当前形势下,中方呼吁朝核问题有关各方能从大局出发,保持冷静和克制,不要采取使局势进一步升级的行动。中国一直坚定不移地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反对核扩散,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这一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


朝鲜进行核试验之后,中国外交部已就此发表了声明,阐述了中方的有关原则和立场。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希望有关各方都能够保持冷静和克制,以维护东北亚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大局为重,多做有利于这个大局的事情,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中方一直在同朝核问题有关各方保持密切沟通与联系。


中朝之间有着正常的国家关系,中方的对朝政策和立场是众所周知的。由于两国是近邻,中方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当然有着特别的关切。但是中国同朝鲜发展关系,如同中国同其他国家发展关系一样,是建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的。


中方希望有一个稳定、和睦、共同发展的周边环境,希望看到朝鲜半岛及我们所在的东北亚地区能够实现和平与稳定,这不仅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包括朝鲜在内的其他有关各方的共同利益。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