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十七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7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URL] 刘老六死了。 如果他不在一意孤行组织第四次进攻他也不会死。 郎卫华再打退刘老六的这一次进攻后竟然组织起部队进行反冲锋,他亲自抱着机枪开路,陈二愣子挥舞着大刀随后一路砍杀着。 刘老六在翻身上马的时候被几颗子弹同时击中,当即毙命。 他的手下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刘老六死了。

如果他不在一意孤行组织第四次进攻他也不会死。

郎卫华再打退刘老六的这一次进攻后竟然组织起部队进行反冲锋,他亲自抱着机枪开路,陈二愣子挥舞着大刀随后一路砍杀着。

刘老六在翻身上马的时候被几颗子弹同时击中,当即毙命。

他的手下被打死五十多人,生俘近五十人,逃命者寥寥无几。

等海军带着人马赶过来的时候,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了。

海军看了看战场,除了遍地的死尸,基本上没有多少伤兵被俘,他感到有些奇怪:“陈二愣子,你怎么搞的,除了死的就是活的,怎么没有几个受伤的?”

陈二愣子一边擦拭着手里那把沾满了血迹的大刀一边说道:“我说海连长,这你可别找我,这帮子土匪把四方台一带祸害的不轻,从四方台出来当兵的那些人几乎是见一个杀一个,要不是郎副连长拦着,恐怕现在一个活的你也看不到!”

海军楞了一下,心中暗想:对啊,这帮子土匪可能是太坏了,但是杀受伤的俘虏在解放军那里是行不通的。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现在自己可不是解放军,有时候自己的身份必须要转变过来,看起来队伍没有一个政委就是不行。

骡子呵呵的笑着,拉着几匹战马背着几支短枪走了过来:“海连长,严参谋长说让你留一匹马和一支短枪,你自己挑吧!”

海军看了看骡子,刚想说点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时候又把嘴闭了起来,他一甩袖子,大步的走了。

骡子憨憨的笑了笑,不解的问一边正在磨刀的陈二愣子:“我说二愣子排长,海连长这是怎么了?他和谁生气呐?”

陈二愣子翻了翻眼睛:“去去去!没看我正忙着,你自己问他去!”

骡子嘿嘿的笑着,牵着马追了上去。

······

四人帮今天又坐在了一起。

除了海军有点不高兴,其余的三个人都是兴高采烈的谈论着刚才的战斗。

“哎!海军,怎么了,打了胜仗也不见你高兴啊!”欧阳一边摆弄着手里新缴获的一支手枪一边说着。

海军白了他们几个一眼,并没有搭理欧阳,而是看了看一边的刘萧:“我说刘大哥,你是老兵了,知道咱们部队上的条令,杀俘虏,私分缴获的战利品,那都是违反部队纪律的----”

刘萧不屑的看了看海军:“我说海军,你怎么老是想着那一套啊,是啊,咱们没过来的时候应该遵守,可是咱们不是回不去了吗,那就应该首先适应这时候的规矩啊!”

“我说刘哥,你可不能这样,怎么说咱们现在都是军人,那军人就应该遵守军规!”海军反驳道,“咱们几个人现在即便不是打着GCD的旗号,可当时的东北边防军也不是土匪啊,依我看,咱们就应该遵守东北边防军的条例!”

眼镜儿一看这两个人又要吵起来,赶紧过来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少说两句,依我看啊,海军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自从咱们来到这儿那一天起,谁也没有想到咱们能拉起一支武装来呀,明天咱们商量一下,定个军规,怎么样,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海军知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手底下的士兵们有几个知道的,大家还是不要吵了!”

正说着,外面的士兵们喊叫起来:“薛排长回来啦!薛排长回来啦!”

欧阳第一个站了起来:“走吧!咱们看看薛山从刘老六的老窝里都拉回什么来啦!”

······

与此同时,陆云龙陆大团长被严厉给哄骗到了酒桌上,一瓶白酒已经见了底之后,不胜酒力的陆云龙有点晕晕乎乎的:“严老弟,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少帅就是不敢和小日本开战,那个王铁汉团长和日本人交了手,最后还落下一个不服从命令,这叫什么事儿啊!”

严厉仔细的回想着自己学过的那些东西,记得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这个名字,于是没有说话。

陆云龙看了看严厉:“我听第七旅几个军官说过,说那天招参谋长接到旅长由沈阳城内打来的电话,说是旅长指示:不抵抗,等候交涉。后来又听说旅长是接到了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军事厅长荣臻的电话,说是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后来东北军参谋长荣臻再次来电话询问情况,并严令不准抵抗。王铁汉那小子有种,当时就顶了一句:敌人侵我国土,攻我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官兵不能持枪待毙。”可咱们这位参谋长当即就火了,说:你为什么不撤出?王铁汉就说:只奉到不抵抗、等候交涉的指示,并无撤出的命令。参谋长气哼哼地说:那么你就撤出营房,否则,你要负一切责任!说完就把电话撂了,咱们北大营和外界的联系也就随即中断。后来几个下级军官说过,当时听到了不抵抗的命令之后,很多士兵都持枪实弹聚在一起,抱枪痛哭者有之,挥拳击壁者有之,大多数怒眦欲裂,狂呼若雷,群请一战。”

严厉听陆云龙絮絮叨叨的说着,嘴里嗯嗯啊啊含糊其辞的答应着,可是严厉心里很明白,这个不抵抗的命令那是老蒋下达的,自己虽然明白,可是不知道怎么样说才能让眼前的这个团长相信一个连副说的话。

陆云龙心里烦闷,他站起身来远眺东北方向:“我从北平过来的时候就听说了,我开始不信,可后来我到了第七旅这么一打听,原来都是真的,少帅糊涂,少帅糊涂啊!我虽不是东北人,但是我是军人呐,尤其还是一个东北边防军的军人!”说着,陆云龙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爱君忧国孤臣泪,临水登山节士心,----报国欲死无战场,栏杆拍遍悲断肠!”

严厉看着眼前的这个军官,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种冲动。他真想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可是他忍住了。

······

整整一个晚上大家都没有睡好,但是外面还是响起了集合的喊声。

欧阳睡眼朦胧的看了看身边的眼镜儿,发现眼镜儿早已经起来,正在外面漱口洗脸的做着准备。

“我说眼镜儿,你就不能不起这么早吗,我记得你可是最爱睡懒觉的,怎么干上这个破参谋以后像是变了个人儿啊?”欧阳一边说着话,一边从炕上爬起来。

眼镜儿一呲牙:“欧阳,咱们现在哪儿还有闲工夫睡觉啊,里里外外好几十口子人呢!你听,海军又在外边训练啦,咱们可不能让他们看扁了!”说着,急匆匆的抓过武装带,“我得去俘虏那边看看,千万别让那个陈二愣子折腾出什么事儿来!”

欧阳一边穿衣服一边打着哈欠:“咱们那个张副团长怎么样了,他起来了吗?”连问两声,却听不到眼镜儿的回答。

一个警卫员端着水跑了过来:“严参谋长已经走了!”

欧阳“切”了一声:“什么参谋长,就是个参谋!”

警卫员怯生生的说道:“队长,可是人人都称呼他参谋长啊?那严参谋长到底是不是参谋长啊?”

欧阳穿着鞋回了一句:“那就当他是吧!”

······

陈二愣子今天起了个大早。

现在他正拎着已经磨得飞快的大刀在俘虏堆里转来转去。

一个班的士兵端着上着刺刀的大枪警惕的看着这些俘虏。

所有的俘虏几乎都缩着脖子,谁也不知道陈二愣子要干什么。

陈二愣子走几步停一停,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叨咕着:“他奶奶的,胡子!个个都是胡子,今儿老子我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个胡子法儿!”

一个俘虏凑了过来:“官长,我们也都是没办法呀,这年头,能吃上饱饭的谁愿意当胡子----”

陈二愣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老子也吃不上饭,怎么老子没去当胡子,再敢胡说八道,我把你脑袋砍下来!”说着,他举起了手里的大刀吓唬着。

那个俘虏赶紧跪地求饶。

陈二愣子踢了他一脚:“要不是刚才海连长说了,说要亲自审你们这帮鳖犊子玩意儿,老子今天一刀一个,把你们全都剁了包饺子吃!”

“哎!陈排长,你怎么要吃人呐!”严参谋一脚走了进来。

陈二愣子“啪”的一个立正,随然还是那么不规矩,但总算是有点模样:“报告严参谋长,我奉海连长的命令,提前过来审查一下这帮胡子!”

俘虏一看陈二愣子这个架势,知道来的这个戴眼镜的是个大官,于是呼啦一下围在眼镜儿面前哀求起来。什么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这一类的陈词滥调全都端了出来。

站在眼镜儿身后的麻杆儿一摆手:“少来这套!这一套我们见的多了,妈拉个巴子的----”

眼镜儿赶紧制止了麻杆:“马副官,嘴上积点德,他们也都是穷人出身----”说了一半,眼镜儿忽然没词了,原来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那一套东西都给忘了。

“严参谋长,接着说呀!”海军忽然走了进来,看到眼镜儿说了一半忘词的模样忍不住好笑。

“得!看来我还真不是这块材料!”眼镜儿看了看海军,“还是请海连长说吧!”

海军止住了笑,冲身后的肥猪一摆手:“先给他们吃饭,等会儿好上路!”

朱非答应了一声,和几个炊事兵抬来了稀粥馒头和大锅菜。

一个俘虏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了眼镜儿面前:“官长,你饶了我们吧,这顿饭那就是断头饭啊,弟兄们,咱们求官长饶咱们不死吧!”

于是这几十号人都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一时间鬼哭狼嚎的像是到了地狱。

“谁说这是断头饭呐!”海军赶紧大声喊道,可是没有人听海军的劝说。

陈二愣子“嗷”的喊了一嗓子:“可是我要听见谁再嚎丧,老子第一个把他脑袋切下来!”

哭声齐刷刷的停了。

······

严厉今天起得比较早。

自从在部队上退伍回到地方,他的生活习惯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原来部队的作息时间早已经被扔到了一边。

一个不知道自己能几点睡觉的人怎么还能适应原来的时间表。

可是今天严厉起的就是比较早。

陆云龙昨天喝的大醉,现在还在睡。

严厉起来收拾完以后忽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要干什么才好。

他百无聊赖的闲坐着,眼睛忽然看到了陆云龙的配枪。

作为一个武器的行家,他一眼就看出那支枪是什么枪。

那是一支勃郎宁M1910型手枪,也就是花口撸子。因为这种枪的枪口帽前端加工有一圈滚花,目的是在取下枪口帽时手指不致打滑,所以也被称为“菊花口”手枪。这种枪当时流入中国的数量比较少,使用范围也主要限于高级军官和社会上层人物,所以严厉一直找不到这种枪来做道具,只是在网上和图书上找到过图片和资料。

毕竟是用枪的老手,他利索的把枪抽了出来,三下五除二就给分解了。

就在严厉用心擦枪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陆云龙已经醒了,正在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