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緯42度線:中國軍隊進入日本海的生死線

1860年,沙俄強迫清政府簽訂《中俄北京條約》,把黑龍江口至圖們江口間約40萬平方千米的我國領土割給俄國;1886年10月,清使吳大徵在與俄簽訂《琿春東界約》中,肯定了中國有從圖們江口出海的權利。此後,直至1938年50多年間,中國每年有1000多艘船只從圖們江口進出日本海;1938年日軍封鎖了圖們江口,從此中斷了我國由此出海的權力。1990年5月28日,中斷了52年的圖們江通海航行,終於恢復試航成功。曾經,1991年10月24日,聯合國最大的經濟組織開發計劃署(UNDP)向世界隆重宣布了一項使東北亞3億人民受益的“具有歷史意義的創舉”︰把圖們江地區開發計劃作為它支持的首選項目,即籌集300億美元,用20年時間,在中國、朝鮮、蘇聯交界處的圖們江三角洲約一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興建一個多國經濟技術合作開發區,使這裡形成一個與龐大的工業發展計劃相聯系的全球物流中心,使這裡變成第二個香港、鹿特丹或新加坡!由於中國的出海口嚴重受制於俄羅斯,導致中國的積極性嚴重不足!最後,聯合國項目不了了之。(鳳凰網)


中國在日本海一事無成的癥結歸於在日本海沿岸沒有出海口。難道這就是中國的命運嗎?我強烈反對這種觀點!歷史上中國在相當一段時間里是日本海濱海國家,元代的遼陽行省甚至延伸到了北冰洋!喪權辱國的《中俄北京條約》斷絕了東三省十幾代人的“開邊通海”戰略,東三省也至此被隔絕于大洋之外,距離海岸僅十五公里,听得見海風呼嘯,卻望不見海水浪花。前任李鵬總理在視察吉林琿春後,書寫一首《國境線上》︰“圖們江水向東流,土字牌前路斷頭;登上哨所見滄海,舊事不堪再回首。”可見沒有日本海出海口的中國東北是何等的辛酸!日本海對東三省是何等的重要!日本海永遠是東三省人民內心無法抹去的痛。雖然中國有通過圖們江進入日本海的權利,但是每次我看到低矮的朝俄鐵路大橋我的心都會滴血!鐵路的的那邊就是中國東三省向往的日本海,而我國在那邊竟然沒有一寸土地。朝俄鐵路大橋完全阻斷了中國貨輪和海軍軍艦進入日本海的希望,而且還有十五公里的路程被別人監視著。圖們江完全不能承載東三省未來的希望。中國只有在日本海獲得出海口,才能在日本海立足,東三省才能繁榮起來。


曾經有網友建議向俄羅斯借港口,鄭重的提醒各位︰不要對俄羅斯抱任何幻想,俄羅斯肯定不肯把他們搶我們的土地再借給我們,他無時不刻都在擔心中國向他提出歸還土地要求。一切對俄羅斯抱有的幻想都會無聲無息的破滅。這樣朝鮮就是唯一選擇!中國曾經及現在都給予過朝鮮巨大幫助,我們不要朝鮮回報太多,我們只要他在這里幫我國一次就可以。鑒於朝鮮的現狀,朝鮮離開中國根本就無法生存!最近,朝鮮將面臨嚴重的國際危機,而中國則是朝鮮的唯一救命稻草,現在向朝鮮提出日本海出海口方案是最佳良機。中朝是最親密的伙伴,互惠合作是雙方共同的意願。在日本海獲得出海口對中國未來多個方面具有重要的意義。現在請大家把目光轉移到北緯42度線以上的那部分朝鮮小塊土地,這里就是破解中國日本海出入問題的關鍵之地(暫且稱作“關鍵區域”)。我認為中國在日本海的出口的朝鮮土地的選址必須有符合兩個必要條件︰第一,必須保證中國土地的連續性,即朝鮮的相關土地要與中國土地直接接壤。第二,必須有適合船舶停泊的海灣和港口。而北緯42度線以上的朝鮮“關鍵區域”完全具備這兩個條件且這小塊土地又是前面所說的阻礙中國進入日本海的十五公里圖們江的沿岸區域。“關鍵區域”位于朝鮮咸鏡北道北端,大致被北緯42度線、中朝邊界和圖們江三線包圍。朝朝鮮造山灣和羅津、先鋒港都位于此區域內,而且“關鍵區域”直接與中國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直接接壤,中國朝鮮族人民與朝鮮人民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因此以後的“關鍵區域”的合作有很大的優勢。


鑒於朝鮮政府先前已經把羅津先鋒地區設立為經濟特區,我國政府可以和朝鮮政府商量,把中國的中國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以及包括朝鮮羅津先鋒地區在內的“關鍵區域”建成中朝共同的經濟特區(中朝經濟特區),簽訂相關協議明確規定中國有在“關鍵區域”有自由通行和利用港口的權利。中國可以把自己建設經濟特區的經驗用于建設中朝經濟特區,把中朝經濟特區建設為建設成為東北亞巨大的“工業基地”和“物流中心”。如果這一計劃得以實施,日本、韓國到東北乃至華北的的貨物貿易成本將大大降低!現在國家號召重振東北老工業區的經濟,中朝可以就這股東風大力發展中朝經濟貿易,而中朝經濟特區將是振興中國東北的不可或缺的一步!


美國海權專家馬漢曾說過︰“誰擁有了海洋,誰就擁有了世界。”我們雖不像帝國主義那樣要稱霸海洋,但這確也很值得我們深思。眾所周知,美日無時不在處心積慮地用各種手段企圖遏制我國和平發展。為了抵御美日對我東北及朝鮮的威脅,以及與我國東北的經濟,我國從圖們江下游地區穩定出海(即擁有出海權)的問題必須引起從地方到中央的足夠重視。因為我方若得到了圖們江下游地區的出海口,無疑會對我國當前的政治、經濟、軍事等產生巨大的影響,而且可以惠及子孫後代。興建中朝經濟特區則是破解中國在日本海獲得出海口的大膽的規劃。興建中朝經濟特區可以加深中朝的政治合作,使中朝緊密團結在一起,共同抵御外來威脅。大家都知道朝鮮的經濟很不景氣,若繼續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我擔心的不是朝鮮遭美日韓外部攻擊動蕩而是朝鮮自身會爆發內亂,這種因國家窮困而造成國家動蕩的例子真是枚不勝舉。而興建中朝經濟特區能夠借助中國東北經濟潛力極大促進朝鮮的國家經濟發展,這也是朝鮮經濟突破美日韓經濟封鎖的重大突破口!朝鮮國家的經濟發展起來了,國家也會越來越穩定。相比中朝的政治、經濟合作,北緯42度線上的“關鍵區域”的軍事戰略更顯得尤為重要。首先,中國必須保證中國在日本海的經濟安全。其次,基于朝鮮對中國的重要戰略地位,中國必須保護朝鮮不被美日韓海上攻擊,使朝鮮繼續成為中國東北的屏障。再次,“關鍵區域”出海口是突破美國第一島鏈封鎖的關鍵步驟。中國海軍進駐關鍵區域,能極大地牽制美日對我國東海、南海的關注。就像當年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對日本產生巨大的心理壓力一樣。海軍進駐日本海也能大大的策應將來國家解放台灣,只要美日韓敢于對台灣給予救援,中國可以借道朝鮮從陸路攻擊駐韓美軍,促成朝鮮南北統一;同時從“關鍵區域”的軍港派出海軍直接攻打日本本土,上演“圍魏救趙”好戲。總之在關鍵區域的港口部署海軍是對美日韓造成極大地戰略威懾,就像插入美日韓心髒的一把尖刀!“關鍵區域”的規劃是海軍進入日本海的前期鋪墊。


但同時要注意的是,中朝關鍵區域的合作也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也面臨相當的困難。朝鮮一直對中國也有防備之心,朝鮮也不願意一直當百依百順的“小弟”,所以說服朝鮮需要相當的智慧。既要讓它看到巨大的經濟誘惑,又要給予他適當的政治壓力,中國必須不惜余力的促成“關鍵區域”合作的成功,這關系到中國進入日本海的國家戰略。此外俄羅斯一直對中國很忌憚,肯定不樂意中國東北發展,因為東北富裕了會對他們強佔的中國故土產生很強的向心力;它更不希望朝鮮完全投入中國的懷抱和中國在日本海的軍事存在。要提及的是,“關鍵區域”離海參崴(俄遠東最大城市及俄太平洋艦隊的總部)非常近,如果處理不好中俄在日本海的態度問題,將直接危及中國在日本海的經濟和軍事安全。中國要勇敢面對中俄就中國進入日本海方面的挑戰。還有更危險的是中國要經過朝鮮海峽,這是海路進入日本海的必經之路。跟日韓搞經濟合作,貨輪通過估計問題不大,但海軍艦艇要自由出入朝鮮海峽估計難度系數很大,很容易引起日韓的高度警覺和監視。雖然中國進入日本海有諸多困難,但大家必須明白中國進入日本海是大勢所趨,任何人都阻擋不了!而且只有取得出入日本海的權利,中國東三省的經濟發展才能取得突破性飛躍。中國海軍進入日本海是突破美國第一島鏈包圍封鎖的必備步驟。北緯42度線具體指出了“關鍵區域”和中國經濟未來增長極的所在。它是中國東北突破內陸障礙和進入日本海的目標定位線,也是中國政治、經濟、軍事進入日本海的生死線。張少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