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兄弟连之兵临绝境 正文 愤怒的力量!

玉米1106 收藏 1 1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9.html[/size][/URL] 愤怒的力量! 又一枚炮弹在我们的军用吉普前方炸开来,该死的,这个家伙不停的在向我们所处的树林怒吼。情报上说这个地区与我们作战的是德国的一个叫奥克兰的将军,他才不会管会不会给周围的民众造成无辜的伤害,他要的只是要给我们造成绝对的打击。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带领我的小队把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9.html


愤怒的力量!


又一枚炮弹在我们的军用吉普前方炸开来,该死的,这个家伙不停的在向我们所处的树林怒吼。情报上说这个地区与我们作战的是德国的一个叫奥克兰的将军,他才不会管会不会给周围的民众造成无辜的伤害,他要的只是要给我们造成绝对的打击。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带领我的小队把影响我们和友邻部队前进的这个庞然大物清理掉。在军用吉普车旁,简单开了个碰头会,耳边还不停的呼啸着88毫米火炮的隆隆巨响。哈索科带领二班从侧面出击,辛克团长的命令也是如此,我指了下地图上一点,道:我们在这里会合,多森,拉西,克瑞翁组成突击小组,康纳尔,加斯帕加入到柯特兰的反坦克火箭筒小组,跟着我出发!


我带领两个小组向着炮声呼啸的方向前进,在前方依然有一个风车塔楼(磨坊?),站得高看的远,虽然在密集的炮火下,这个制高点有些危险,可我依然上去了,只有不怕任何险阻,获得最重要的线索,情报,才能知己知彼对敌人造成一击致命的打击。我小心翼翼的从订满木板的窗口空隙向远处观望,然而我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德国兵将一名少女拖入了仓库里,那女子拼命挣扎,呼喊,眼中充满绝望与无助,换来的只是周围几个德国鬼子的更加猖狂的淫笑。我愤怒的用拳头捶了木板,这些混蛋。此刻我内心中怒意莹胸,真想立刻冲过去用机关枪把这些灭绝人性的杂碎统统干掉。


我下了塔楼,我是一名指挥官,我需要冷静,我不能冲动中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以致让我的伙伴们送死,分析了下周围的地形,我命令突击小队潜行至最靠近的位置埋伏,火箭筒到他旁边的地方等我信号发出后先把他们的防御工事摧毁掉,我则从侧面迂回包抄过去。在仓库前面,原来的6个敌人现在只有4个在外边,同时我也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被强暴女子的痛苦的喊叫声,这些丧心病狂的法西斯,我对已进入位置的队员发出了作战的命令,几条火舌喷发出耀眼的火花,顷刻间,吞没了2个敌人,而我们火箭筒也将他们作为掩体的卡车连同他们的那2条卑微的人类送进了地狱。而在仓库里的那两个敌人在听到声响便在仓库里的掩体与我们周旋,从我们的方向,仓库里黑漆漆,找不到攻击点,火箭筒轰了几次也都没有打到目标,这两个敌人给我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而我们必须要穿过这个仓库才能到达后面的街区,我看了看仓库门口,吩咐火力掩护,便翻身跳过掩体,冲了出去,到了门前我侧身掩护好,故技重施,把手榴弹扔进了黑暗,凭第六感及多年的作战经验来找敌人的掩体目标,随着啊啊两声惨叫,我成功解决掉了他们。


在仓库的最里面我见到了已经被杀死的那名少女,鲜血从衣衫不整的身体上流进了身下的土里,将土染成了黑红色,我走过去轻轻的合上她没能闭合的眼睛,再把一件衣服该在她身上,转身向仓库后走去,对不起,我没有时间来安葬你的尸体,可我会为你报仇,我答应你我不会饶过这些衣冠禽兽,安息吧,愿你能上天堂。燃烧吧,力量!我要消灭这些侵略者,让他们用自己的血来偿还所有被他们迫害和杀害的人。


我们穿过仓库,在仓库后边,听到枪声赶来的敌人,刚赶至低矮的木栅栏边,他们完全暴露在我们的机枪口下,队员们看到刚才一幕,都已是怒火中烧,不等我的信号就开始了攻击。很快我们清除了敌人。继续前进,在转过弯后我们进入到一条街道,虽然炮声隆隆,可还是有人在街上,也许他们知道既然在哪都一样,都不安全,何必在意是不是在街上呢。一个荷兰人非常高兴拿出雪茄来递给我们,突然一声巨响,在我们周围一发炮弹炸开,几名荷兰人应声倒地,我们也急忙扑倒,尘土落下,我集合队伍穿过街道,向前进发,我们不能耽搁,每耽搁一分钟都会有人送命。在转过一道围墙,我们到了一处院落的后院,前面有敌人的阻击,我要最短的时间拿下这个点,尽快到达88毫米火炮附近。


阻击我们的敌人很容易解决,可是在远处的一所教堂上有一个机枪手却让我很是头疼,我看向柯特兰,柯特兰当然知道我的意思,道:放心吧,2发火箭弹我肯定拿下他,你只需压制他的火力让我再往前一段,我说我们的弹药不足,还要对付后面的大家伙,你拿不下来我们就被阻在这里了。柯特兰没有让我失望,最终他只用了一发就把那个至高的机枪点轰塌了。真是好样的。钟楼打下来后,我们迅速的推进到一所庄园的门口。


在庄园的前面有道火力很猛的机枪封锁了我们的前进方向。“克瑞翁,压制火力!”我喊了声。利用他们和敌人交火的时间,我看了下地形,发现有个后门可以进去,好吧,我从这边进去,把压制我们的那个机枪点从里面拔掉,轻轻推开门,屋里的一切映入眼帘,凌乱的屋子,桌椅都被摆成可以隐蔽的工事,在一个很大的桌子上还有蜡烛在燃烧,而旁边放着一个已经没有镜片的圆丝眼镜,看到他让我勾起了回忆,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关于他的很多事情。一声巨响把窗户震开,玻璃碎片发出清脆的响声,也把我拉回了现实中来,我暗骂了自己一声,居然这种时候分身,想是不要命了!


从庄园的后门进去,穿过曲折的走廊再上到2楼,路上遇到的几个敌人都被我轻松的解决掉了,对我来说消灭他们就像杀死爬虫一样容易,我没有轻视敌人,只是知道自己的能力。在转角的走廊,为了不引起更多人的警觉,我用匕首割开了几个敌人的喉咙,对法西斯我只有一腔怒火,他们所犯得错罄竹难书。想到刚刚那位死不瞑目的少女,我不再对他们有丝毫的怜悯。在消灭了封锁我们前进方向的第二和第三个机枪点后,我们来到了教堂的后边,从这里的桥下过去,是一所疗养院,这里离我们的目标已经很近了。


虽然在疗养院也遇到零星的抵抗,但是凭借我们小队的精准火力和密切的团队配合,轻而易举的就将疗养院控制住了,经过短暂的休息,查看了下人员状况和武器弹药的库存,我发出了像下一个地点进军的命令。


一条本应该是很热闹很繁华的典型荷兰式街道,现在已经是人去楼空,房屋残破不堪,面街的一面没间都已经空空如也,连窗户房门都没有了,有的只是街道正中摆的一道道工事,在肩扛式火箭筒的强势打击下,敌人的一个个掩体被摧枯拉朽般炸上天,哈索科常常说这个火箭筒救过他的命是他的保护神,今天这条路上,老朋友的保护神为我们能快速的推进到会合点,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在这条街尽头,一条横穿这座城市的运河的北边我们和哈索科带领的二班会师,当然还有辛克团的其余众多行动部队。


到了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悬念,虽然轰隆声仍在继续,敌人的大炮仍在耀武扬威,可我们都知道他马上就会就会报销了,在总攻发起后,我指挥我的反坦克火箭筒小组在近距离将敌人的88毫米口径重火力钢炮轰成了一堆废铜烂铁。至此,我们推进依然还算是顺利的,虽然辛克团长还有哈索科和我不知道下一步会发展成什么样,但现在看来都是不错的,至少目前看起来是!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