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作战,打特种部队?

三观山 收藏 0 340
导读:怎样打特种部队,我认为可以借鉴对越作战的经验和教训。 某些国既然有数万乃至十数万特种部队,就存在两种使用方式,一是成建制的投入正面战场打正规战,二是小股渗透打特种战。这两种使用特种部队的方式,我军在对越作战时都遇到过。 第一、特种部队成建制的投入正面战场 在1984年“7.12”老山大战时,越军就投入了198、821两个特工团。他们以特工部队为先导,乘暗夜、浓雾逼近我军前沿,意图偷袭,在被我军发觉、偷袭不成之后又改为强攻。通观“7.12”大战,越军的顽强程度的确罕见,将来朝鲜特种部队的凶悍

怎样打特种部队,我认为可以借鉴对越作战的经验和教训。


某些国既然有数万乃至十数万特种部队,就存在两种使用方式,一是成建制的投入正面战场打正规战,二是小股渗透打特种战。这两种使用特种部队的方式,我军在对越作战时都遇到过。


第一、特种部队成建制的投入正面战场


在1984年“7.12”老山大战时,越军就投入了198、821两个特工团。他们以特工部队为先导,乘暗夜、浓雾逼近我军前沿,意图偷袭,在被我军发觉、偷袭不成之后又改为强攻。通观“7.12”大战,越军的顽强程度的确罕见,将来朝鲜特种部队的凶悍也不会超出太多。


面对特种部队这样的使用方式,战场局势虽然凶险,但我们的选择并不是很多,主要依靠火力致胜。


“7.12”之战是我军第一次彻底的火力致胜,双方步兵的战斗技能、战斗精神相差无几,越军伤亡的70%以上都是我军炮火造成的。越军也并非是单纯依靠人海战术,他们也集中了14个炮兵营,在激烈的对轰中,我军部分炮兵阵地也因长时间不转移阵地遭敌火力反击,受到损失。


“7.12”之战表明,在准确、强大的火力面前,类似“单掌开碑”、“胸口碎石”之类的“武林”功夫基本没用。在与成建制的特种部队正面对垒时,只要火力取得压倒性优势,战而胜之并不困难。


但是,“7.12”之战也显示了越军特工部队的擅近战偷袭特点。这次战斗之所以一度危急,原因在于越特工团利用暗夜、浓雾摸至我军前沿,开战之后我军立刻全线接敌,我军炮火来不及发挥威力,我军前沿守卫部队已与敌近距离交火。在与朝鲜特种部队交战时,这样的情况也很可能发生。


面对这种局面,“7.12”之战也暴露了我军的一些问题:


1.夜视侦察器材缺乏


越军从深夜开始向我接近,一路上破障、排雷,我前沿守备部队多次察觉地雷爆炸声、砍树声、人员走动声,但始终未能确认敌军位置。我军只能根据判断向敌可能展开区、接近路线实施炮火反准备(幸好判断准确,火力覆盖了两个营)。但是,火力反准备之后依然无法查明敌军位置,因此遭敌突袭。


2.前沿守备部队火力强度不足


轻、重机枪,自动步枪,手榴弹,这样的步兵装备在近战、人数劣势的情况下无法压住敌人。定向雷虽然可以大量杀伤敌人,但需要提前布设,使用起来并不顺手。如果当时有自动榴弹发射器、高射速转膛机枪,仗要好打得多。


3.步炮协同不利


尽管事先我军有了详细的火力分区和协同计划,但是由于敌军突然摸至眼前,因此出现了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情况。守备部队被敌压制无法观察敌情;炮群联系不上守备部队;炮兵观察所前期受阻于暗夜、浓雾,后来受困于炮火硝烟,指示目标不及时,因此只能按预想实施拦阻射击。这样做,炮弹消耗量非常大,两、三个弹药基数半天就打完了,如果补给不及时,如果遭敌火力有力反击,都不可能保证火力的持续。


4.火炮弹种配备有问题


很少有空炸杀伤弹(也不可能有毒气弹),因此,在敌占领表面阵地、我控制地下工事的情况下,不敢实施火力覆盖。


如果说在与特种部队交战时与普通步兵有所区别的话,我们可以简单归纳几点,如,敌方战斗顽强,战术素质高,发生近战、夜战的可能性更大,前后方同时接敌的可能性更大,等等,这就要求我们在警戒、侦察、各部协同、一专多能等方面下工夫。事实上,现代武器往往兼具多种功能,如,榴弹发射器反轻装甲与反步兵,速射机枪防空与反步兵,等等,我们应该把部队全员都装备起来。陆军部队中可能有炮兵、装甲兵、通信兵等等的区分,但同时,他们也应该是合格的步兵。只要都做好夜战、近战、肉搏战的准备,与特种部队正面作战就与打普通部队没什么大的区别了。关键是要预想到战时可能发生的一切情况。


第二、小股渗透、偷袭


从老兵们半实半虚的回忆看,我们吃了越军特工的不少亏,有些战斗损失还比较大。仔细研究从过去到现在的特种部队成功战例,本质无外乎八个字,“偷袭为主、乱中取胜”,毕竟特种部队是小部队渗透,要取得战果离不开这八个字。我们要防敌小股渗透时,无疑要在防偷袭、放混乱上下工夫。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