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报:中国不再崇拜西方了

三观山 收藏 1 93

原题:中国失去对西方的崇拜 认识到这一点需要时间,但它必定发生:金融危机造成的最大危害并非是以华尔街为中心的金融秩序的混乱,或者工人失业、公司和行业倒闭,而是西方政治体制相对于中国崛起的知识及文化优越感的衰落。

简而言之,危机发生之前,事情是这样的:中国完全相信西方的金融体制,而不信任自己的。北京甚至邀请外国银行和保险公司投资自己的国有公司,以改善本国公司的绩效。这一情况在政治上表现得没有这么乐观,但是,西方在文化上仍然占据上峰。中国认识到了民主化的必要性,但是它对照搬西方的模式感到犹豫,担心那会使自己的国家陷入陷阱。



金融危机透露出了另外一个事实:自吹自擂的西方金融机构竟然千疮百孔,曾经被人羡妒的管理技巧也失去了吸引力,即使是曾经使西方人对中国指手画脚的西方道德也在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的诈骗案及其爱好被曝光之后彻底崩溃。



如果说在金融体制上是如此,那么,进行西方式的****也同样丧失了更多动力。一言以蔽之,西方的文化和知识优越性削弱了。这一转变非常重要,因为西方民主化的驱力主导了中国一个多世纪的文化景观。19世纪末,短命的光绪皇帝支持康有为和梁启超引进西方式的改革。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向中国大规模介绍西方文化的另一努力。毛泽东之所以信任苏联是因为他相信莫斯科是西方思想的真正先驱,可以打败华盛顿。而在这一信任瓦解之后,北京又把目光转向了美国。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前,北京承诺到2000年让人民币完全自由浮动。然而这场危机让北京认识到,货币自由浮动会使自己的经济体制遭受到国外投机者的潜在攻击。货币自由出入一个国家也将制造繁荣和破产的短周期,正是这样的周期让印度尼西亚、泰国和韩国这些国家陷入了社会和政治动荡。这些动荡会使国民经济发展倒退,发生动荡的国家会变得像经历过战争一样的穷困。最终,中国不完全浮动的货币政策抵御住了金融危机的浪潮,并帮助许多邻国恢复了经济。



自那时起,让人民币完全自由浮动的打算并未搁置。中国让人民币进行了一些波动,但是,西方文化在这一问题上的影响力大大减弱了。中国并未将西方的理念拒之门外,但已经不想再听任美国对其货币政策施压了。此次金融危机的效应与上次类似,但更大了。1997年的危机证明了西方世界的实力,因为西方可能并不关心它对亚洲国家的打击;或者,它们认为这是一种形式的“经济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还有可能是它们想给这些亚洲新兴国家一些教训。无论如何,美国的知识超级大国地位得到了肯定。而如今,美国自己也遭受了重创,人们再不会完全相信它的实力了。



在没有了向导的情况下,中国是否应该进行独立思考了?美国的榜样作用正在消去,中国必须更加懂得照顾自己了。当然,美国会从危机中恢复,但是何从恢复又何时开始恢复呢?面临危机,中国又该如何做?这些都没有清晰的答案。但是,长达一个世纪的学习过程似乎就要走到尽头了。中国不会,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迹象表明它会回复到苍老而无力的儒家。作为政治苍穹上永恒的明星,中国和西方已经驶入了不明水域。 (作者郗士。唐湘 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