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命相传奇

三观山 收藏 1 5425
导读: 众所周知,蒋介石是一个《易经》专家,“介石”从《易经》经文而来,蒋中正的“中正”是从《易传》传文而来。蒋介石的两个儿子:经国和纬国,取自《易经》和《易纬》。蒋经国,字建丰,蒋纬国,字建镐;周文王建都丰京,周武王建都镐京!蒋介石为俄国媳妇改中国名为蒋方良,孙女名为孝章,凡是女性家庭成员的命名都是取自《易经》的“坤”卦经文。所以蒋介石的易学功力,从家庭命名中已经显露出来。中国人对命名学是非常认真的,所谓不怕生坏命,最怕改坏名。蒋介石当年统治着中国,其家族的命名自然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他将一家人十个名放

众所周知,蒋介石是一个《易经》专家,“介石”从《易经》经文而来,蒋中正的“中正”是从《易传》传文而来。蒋介石的两个儿子:经国和纬国,取自《易经》和《易纬》。蒋经国,字建丰,蒋纬国,字建镐;周文王建都丰京,周武王建都镐京!蒋介石为俄国媳妇改中国名为蒋方良,孙女名为孝章,凡是女性家庭成员的命名都是取自《易经》的“坤”卦经文。所以蒋介石的易学功力,从家庭命名中已经显露出来。中国人对命名学是非常认真的,所谓不怕生坏命,最怕改坏名。蒋介石当年统治着中国,其家族的命名自然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他将一家人十个名放在《周易》之上,是将“家和天下“的命运全押在《周易》之上。因此《易经》影响着蒋的思想和行为,以至于行军作战的方案。纵观他的一生,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都为后人下了不少与风水命相有关的传奇故事,可以说对风水命相的运用伴随了他的一生。本报今期特将他有关风水命相的故事编辑成辑,以飨读者。


一、天童寺抽签问命


1949年初,蒋介石自知在大陆的气数已尽,正式宣布“引退”,由李宗仁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蒋介石以无限悲伤的心情,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南京城, 从南京明故宫机场起飞后绕南京城上空环视了一圈,就直接飞往浙江奉化栎社机场。真可谓:江山无限,别时容易见时难。

蒋介石一行到了溪口,深知此行为最后之别了,故而祭告祖宗,摆宴招待族中父老。前方战事接连失败,蒋介石此时的心情坏极了,他的嫡系部队都在土崩瓦解,连他的亲信一个个都起义的起义,投诚的投诚,真是心如刀割,但他毕竟非同常人,乃镇静如常,每天带着儿孙们到亲戚家辞行。蒋介石对其舅父说:“我已把总统之位让与李宗仁了,准备上五台山去修行,不染红尘了。”

看罢亲属,每日带着儿孙们,携杖遍游溪口名胜古迹,有时仰止桥观瀑,有时在碧潭观鱼。蒋介石料定从此一走,遥遥无归期。

一天,蒋介石去了宁波方向天童寺, 向寺中和尚施舍了香金后随手抽了一签, 签语为“鹰鹊同林”: 鹊遇天晚宿林中,不知林内先有鹰。虽然同处心生恶,卦若逢之事非轻。这一签,使蒋更加心痛。他对左右心腹说:“这鹰我知道是谁----李宗仁。”从宁波回来后, 蒋介石又去溪口武山庙祈神求签,进了庙后,他恭恭敬敬地点了香,然后摇动了签筒,顿时一根签从里边掉了出来。侍卫官急忙拾起, 给蒋介石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原来上面写道:“大意失荆州,关公走麦城。”断句为:“求名不遂,出师不利,灾病不除,破财失意。” 侍卫官看了也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示意庙祝再换一签。庙祝见蒋与侍卫官脸色不好,急又取一签,侍卫官也不敢看了,忙递给了蒋介石。蒋看后顿时脸色苍白,原来签语上写着两行字:“困居长坂坡,失陷落凤坡。”断句为:“出师不利,求官不得,丧妻失偶,早寻退路。”蒋见此签语如五雷轰顶, 侍卫官忙说:“总统再抽一签吧,凑个三数。” 庙祝又捧过签筒,蒋虔诚地摇了一会儿又一支签落地,蒋一看惊得两手发抖,原来签语写道:“刘先生遗诏托孤,降孙皓三分归一。”

蒋为何惊得两手发抖呀?刘先生指三国刘备也,此签的意思是说蒋的命运与刘备的结局有着相似之处。侍卫官看了也心惊肉跳,连忙安慰道:“这种事不信则无……”蒋介石大声说道:“不许乱说, 武山庙菩萨是极灵的。”

这次蒋介石在溪口住了三个月,1949年4月份,人民解放军打过长江后, 蒋介石才告别溪口前往台湾,送行的亲友问他何日回故乡,蒋一时默默无语,只是伸出了三个指头。1949年到1979年,刚好三十年,1979年是我国改革开放时期,这时才有台湾同胞陆续返乡探亲,刚好应对了蒋介石伸出三个指头的含意。

祖国要统一,台湾同胞回到祖国的怀抱,这是我们的愿望,也是台湾同胞的愿望, 是全国人民的愿望。祖国的统一,是任何力量所无法抗拒的。


二、与风水先生的故事



1903年,蒋介石16岁,入奉化县城的风麓学堂读书,接受新式教育.从此,离开了生母,投入政治斗争的旋涡之中。1921年6月14日,王氏因患心脏病去世。享年57岁。时蒋介石已进入了国民党上层井初露了头角。1920年经孙中山委任为粤军第二军总参谋长,但由于二军的高级将领多不听他调遣,蒋愤然离开部队,回乡闲居。蒋事母甚孝。母病间,亲于床前伺候。王氏自知不起,对蒋谈起身后之事。王氏说:“瑞元<蒋介石名中正,字介石,原名瑞元.谱名周泰,学名志清),我归西后,你千万不要把我与你父合葬。”王氏为何不愿与丈夫合葬呢?原来,时蒋介石之父葬于溪口镇北一里许的桃坑山,其父的前妻徐氏、孙氏与其父合葬。蒋之生母若葬于此,必屈居于徐、孙之下。这是王氏所不愿的。事母甚孝的蒋介石自然遵从母命,王氏病逝后.因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基地,便没有将其母入土。


时有一湖北人姓肖名萱,字纫秋,为老同盟会会员.其人佞佛,染有鸦片癖,却精通堪舆学,时浪迹于上海。蒋介石慕其名,遂经友人介绍,登门拜访,请肖萱为其母择一风水宝地。肖萱观蒋相貌知其很有发展,只是时运不至,遂慨然相允。当即随蒋到了奉化溪口.


奉化溪口,乃为剡溪第九曲的出口处.故名溪口。溪口镇山环水抱,风景佳丽,流溪近百。其溪水主要为昙溪、锦溪,剡溪。剡溪发源于四明余脉横溪岭,迂回曲折,凡九曲,与其两溪汇于甬江.东流入海。第一曲为“六昭”,传王羲之隐居于剡溪间,晋帝六次下诏书征其入朝,王均推辞不就,故名“六诏”。第二曲为“跸驻”,传吴越王钱缪曾驻跸于此.因此得名。溪口镇即位于第九曲的出口处。溪口镇街居剡溪北首.与溪边相连,街长一里半,位于四名山南麓。蒋介石的老宅距镇口五百余步,坐北朝南。此房为蒋分家时分到蒋介石名下,立名曰“丰镐房”。


肖萱在蒋介石陪同下抵溪口后,蒋自然尽情款待。肖萱在酒足饭饱之后,即踏遍了奉化的山山水水。奉化的武岭(又称武山)为溪口的屏障。武岭与平地相接,过此则有高出水面数丈的高丘,高丘又归溪而止,状似伏龙吸水,而且当地老百姓都称此地为“龙头”。镇上掌权者历年来都禁止村民于此挖掘开发,说是怕破了溪口的风水。在这里的高丘之上,建有一座文昌阁,是溪口的十景之一,时阁因多年失修,楹栋欹斜。文昌阉两边筑有石级,盘旋通道,西首溪边有—大树,盘根错节,广可丈余。向南循缎而下,临溪有一座水泥桥,名“憩水桥”,凭栏观鱼,水清见底,名为“碧潭”。蒋氏先祖蒋元风有诗云:“奎曜冲牛斗,阁同霄汉通,岚从脚下起,霞傍顶尖红,九曲波涛静,千山树木祟。”前人还有诗云;“水碧涟漪静,羡鱼别有天,为龙应不远,飞去只当前。”蒋介石对这首诗是极赞赏的,特别是诗中的“为龙”二宇。


在武岭的南麓东浒,沿岸遍植桃花。岸下泉水叮咚,清沏可爱,到了冬天,泉水依然如故且不冻。故名为“武岭浪暖”,为武岭十景之一.蒋元风亦于此赋涛曰:“两岸夹桃花,中间—水屈,泉温由土脉,冻解不关风。”文昌阁、龙头一带,是人们所共认的好风水宝地。肖萱看了之后,对蒋介石道:“这地方风水是好.但此地不能建坟,若建坟.必定破土,破土则要动龙脉.先人们传的不让于此动土是请高人看过此地的风水。”肖萱指着欲倒蹋的文昌阁说:“这座文昌阁不能倒,若倒了也要破风水。”


最后,肖萱选中了溪口北面约三华里白岩山鱼鳞岙中垄。整个地形看去像座弥勒佛,墓穴就点在弥勒佛的肚脐眼上。山下有座白岩庙。肖萱告诉蒋介石,说这里的风水极好.是龙脉。地理之道首重龙,凡龙蟠虎踞之势,必出大贵之人。但建墓时不可过多的用石板水泥,以免把龙穴压迫过重。肖萱说完又叹道:“今泄露了天机,要断子绝孙的。”蒋当即表示其必不忘肖之大恩。之后,蒋尊从肖之语,对其母之坟.只筑了一个馒头般的普通坟状。同时重修了文昌阁,并题名为“乐亭”。


是年11月间,蒋介石为其母出殡归葬。孙中山派许崇智为代表前来致祭,并亲笔题写了“蒋母之墓”。由胡汉民作的墓志,汪精卫作铭,大书法家沈尹默书写。墓的两旁各竖一狭小石联,联文为:“祸及贤慈,当日梗顽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摩涯。”此联为张静江(人杰)所书,蒋介石自撰,用的名字为“周泰”。胡汉民集汉曹全碑字迹题守墓诗,为:“供养嗟奚及,忧怀与岁长,白云仍在望,竟拟老家乡。”谭延间题.蒋太夫人像赞”,林森作诔辞,蒋自撰《先妣王太夫人事略》、《哭母文》。在蒋母治丧时,孙中山、张静江等国民党各方要人,均有祭文与唁电,后由叶楚伧搜集编为《哀思录》印行。


三、相面识人术


在古代的中国,科学技术极不发达,巫术业兴隆且万能,观天、谋事、识人都要依靠此术。就识人来说,完全凭感觉相面,察言观色,随心所欲,投其所好,诱其所需。其最大的特点,感觉加实用主义。这种术法在小说戏曲里也屡见不鲜,把人物脸谱化,并涂上神秘的色彩,让人们对贤帝庸君、忠臣奸宦一看即知。此种伎俩,到了近现代,在政坛官场也有人用过。


曾国藩习惯采用此术识人。当然,象曾国藩这样的儒学大家,不会照搬巫术的套路,但他凭感觉识人,也确有其事。所谓凭感觉识人,主要是通过一个人的言谈举止,看人的气质、精神风貌,然后凭自己的经验作出判断与抉择。曾国藩在这方面他相人技术比较高,有些人他只要见过一面,基本就能断定此人能够干什么,能不能重用等等。


蒋介石一生效法曾国藩为人处事,在用人上也套用此法。他通过细微小事、语言交流,观察对方,看其是否有用,然后决定取舍。凡是被他所相中的人就可以提拔重用,反之,即使你有天大的本领,也会被搁置起来,甚至被怀疑、提防。


蒋介石在创办黄埔军校的时期,就是采用这种识人术得到他后来最为器重的三位大将的。


一个是陈诚。陈诚出生于浙江的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前清秀才。1916年进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被派到浙江的一个陆军师任下级军官。后来,他追随邓演达前往广东参加革命,在邓演达任团长的团任职。黄埔军校建立时,他被调到军校担任带兵官。到黄埔军校后,他决心干出一番事业来,他很想表现自己,展示才能,尽管他也是浙江人,但由于身材矮小,其貌不扬,起初,并没有进入蒋介石的视线。


一个偶然的机会,把他的命运与蒋介石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一天晚上蒋介石查哨,看见房间里有微弱灯光,以为是学生兵不按照作息时间作息,非常生气,立即开门,准备加以训斥。推开门正要发火,所见到的场面使他把将要发作的怒吼声止住。他看见一个人正在点着蜡烛,借助微弱的光看书。蒋介石起先以为是小说,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三民主义》一书,立即转怒为喜。再看看陈诚,虽然其貌不扬,但眉宇之中透出一种灵气,神态自若,并没有因为校长突然夺书而惊惶失措。第一观感印象颇好。于是,他开始与这个人聊了起来。蒋问道:“你是哪里人?”陈诚回答道:“我是学生陈诚,浙江人。”蒋介石听后并没有动声色,只是嘱咐他好好休息,就走了。


次日清晨,早操完毕,蒋介石宣布:炮兵区队队长陈诚,发奋刻苦,精神可嘉,特提升为少校炮兵队长,以资鼓励。陈诚既惊喜又激动。


另一个是胡宗南。胡宗南也是浙江人。在考入黄埔军校前,在浙江吴兴县一所小学当一名老师,教国文、史地课程。在校任教期间多次到南通、上海等城市参观,眼界大开,也吸纳了一些新的风气。有一次,所在小学要举荐校长,他也参加了竞选,竞争激烈,与竞争对手发生了口角。但由于胡不是本地人,而对手却是,对手获得此校长职位,自己却落败。此时的他就已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乡情、亲情在官场中的分量了。他是一个争胜好强的人,不愿屈居于对手门下,拂袖而去,在上海客居在一个亲戚家。恰逢黄埔军校在上海招生,经过一位同乡介绍,便立即到广州报考黄埔军校。


报考军校并不顺利,胡宗南在体检过程中被卡住了。原因是自己身材过于矮小,检察官要将其淘汰。他据理力争,因为太激动,与检察官争执起来。恰好军校党代表廖仲恺来到检查室,看到到这名小个子青年言词激昂,参加军校心切,又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特批破格录取。在初试步入官场,因乡情的关节受挫的他,意识到他与蒋介石同乡,是一个宝贵的资源,很想加以利用。苦于自己也是其貌不扬,攀附无门。他比较有心计,意识到要想与蒋介石接近距离,应投其所好。


他发现蒋介石是一个爱起早床的人,每天天不亮准时到操场跑步,不管天气如何,日复一日,活动很有规律。决定每天要比校长起得更早,到操场练操,期望能够进入蒋介石的视线。果然,此计奏效。原来蒋介石早上跑步,操场空无一人,现在突然发现有一个人比他到得还要早,就发问道:“前面是谁?”胡答道:“学生胡宗南!”蒋介石不仅记住了他的名字,而且颇有好感。他调阅了胡宗南案卷,发现这个学生也是一个浙江老乡,于是特别关照,黄埔军校毕业后,分配胡宗南到军校教导团见习,不久就被提升为上尉。同年9月,第二次东征出发前,他又被提升为副营长。北伐战争接近尾声的时候,升任为第一师少将副师长,几个月后,又升为第一军第二十二师师长,其受提拔的频率之高胜过攀云梯。


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汤恩伯了。他进入蒋介石的视线,与上述两人有所不同。蒋介石除了从小事观察识人外,还注重一个人的气量和才识。汤恩伯被蒋所重用,费了一番周折。与上面两人相比,汤恩伯虽然也是浙江人,但却有些不同,他生就一付行伍相。有人曾对后来已得势的他做过这样的描述:汤恩伯是个黑头大汉,身上的服装,灰的、黄的、连同军帽皮带的颜色,总是凑成几节,暑天坐在汽车里,总是一只裤腿包着鞋跟,一只裤腿卷上膝盖,除接见外宾,很少见到他有整洁的时候。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恐怕这些劣习不是后来当了大官后才有的,可能在黄埔军校也是一个粗人相。实际上,他是个外粗内细,工于心计的人。


汤恩伯出身贫寒,早有投军之志,但苦于无钱,后来虽然从军,但因为部队溃败,流浪街头。正在走投无路时,遇到一位同乡准备东渡扶桑,急需一名保镖随同护送,于是他就担任起这一角色,与这位同乡一起去日本。在日本明治大学法科主修政治、经济。但他醉心于军事,对法科并不感兴趣。1925年弃学回国,经留日同学介绍,到当时浙军第一师师长陈仪那里求职,汤恩伯毛遂自荐,陈仪一见便接受了他,并出面负责保送和资助他到日本留学。他对陈仪感激不尽,将自己的名字由“克勒”改为“恩伯”,以示奉陈仪为自己的恩师。


在北伐战争期间,陈仪归顺了蒋介石,把汤恩伯推荐给蒋。蒋介石见了汤后,觉得汤仪表不凡,随之命其到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担任大队长。汤恩伯虽然是由陈推荐,且又是蒋的同乡,但由于不是蒋亲自选拔的人,所以开始对汤并不太重视。后来陈仪予以点拨,说蒋介石最喜欢《步兵操典》一书,建议他写文章以引起蒋介石的重视。


汤恩伯早年擅长舞文弄墨,写文章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当即写了一篇《步兵中队操练之研究》,送给蒋介石。


蒋介石看了汤的文章,觉得他是一个人才,但还要考验考验。当时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校长是张治中,蒋介石成立教导师的时候,张治中推荐汤担任教导师的团长,请示蒋介石,却遭到蒋的拒绝。蒋说汤不会管钱,表示对其能力没有把握。实际上这是在考验他,看其反应如何。


几天之后,蒋介石召见汤恩伯,劈头就问:“前次文白提你做团长,我不同意,你是否有意见?”汤挺直身体回答道:“军人自当报效国家,至于个人进退那是委员长的事情,不是我应该问的。”汤恩伯顺势而应,正说到蒋的心坎上,于是越级将他提拔为教导师第一旅旅长。此后,汤青云直上。


蒋介石除了从小事观察识人外,还特别注意第一印象和谈话,他认为谈话可以看出人是否有条理,反应是否快。


对于谈话对象,蒋介石最讨厌的是对方胆怯、惊慌失措,因此见蒋介石最重要的是要冷静,切忌慌乱。曾经有一个旅长被蒋介石召见,竟然吓得浑身发抖,蒋介石问的话一句也答不上,蒋介石很奇怪地问:“你是不是穿得太少啊?”此人竟然号啕大哭,蒋介石很尴尬,拂袖而去。其次,如果对方对蒋介石的发问含糊其辞,不能回答,就可能要倒霉了,然而也有例外。一次,在前线,蒋介石问一位团长,他的部队减员多少?还剩有多少粮食?这位团长虽然回答不错,但用了很多模糊数学的概念,如“大概”、“不少”、“也许”之类,很多人了解蒋介石的脾气,以为这位团长要倒霉了,但蒋介石看对方答得很快,以为对方思路清晰,工作负责,给予褒扬。


蒋介石与人谈话,还特别注重对方是否稳重。在谈话结束后,应该注意蒋介石的表情,如果他有结束谈话的意思,应该马上走,而且不能回头。据说,有一位师长在被提升之前,受蒋的召见,谈完话后,该师长不知是激动,还是见了蒋介石害怕,在下台阶时摔了一下,蒋介石认为此人不稳重不沉着,准备要下发的委任状被扣了下来。


蒋介石虽然喜欢用相面术识人,成功的也有,但也多错失栋梁之材的。徐向前在黄埔军校的时候,有一次蒋介石找他到办公室谈话,徐向前生性腼腆,不爱说话,蒋介石问一句他答一句,没有更多的话,加上一口山西口音,使蒋介石听起来很费劲,又见徐向前的背不直,人长得也不太“威武”。蒋介石见了之后,没有说几句话,就让他走了。待徐向前离开办公室后,他对属下连声说:“不可用也。”而后来,这位不被蒋介石重视的徐向前,在以武装反抗这位叛变了革命的校长的斗争中,展示了自己的雄才大略,创建了鄂豫皖根据地,随后又创建了川陕根据地,把昔日的校长指挥的国民党军队打得惨败。在解放战争时期,他对蒋家军作战,更是摧枯拉朽,成为新中国的十大元帅之一,这是蒋介石所想不到的。


中国古代伯乐相马,广为流传,并被引申到识别人才上。那时,科学不发达,主要是沿用巫术的相面术,凭直观及其好恶选人。有如同伯乐慧眼识高才的,而埋没高才错用庸才的事更是屡见不鲜。近代人曾国藩习惯采用此术识人。当然,像曾国藩这样的儒学大家,不会照搬巫术的套路,但他凭感觉识人,也确有其事。所谓凭感觉识人,主要是通过一个人的言谈举止,看人的气质、精神风貌,然后凭自己的经验作出判断与抉择。


蒋介石很重视对人才的识别,而他识人才,基本上沿袭相面术。其理念原始、独特,但做起来十分讲究,首先,寓识才于日常生活中,利用一切机会发现人才,从小事、细微之处,留心观察。其次,考察讲究“认真”二字,询问、调档案卷宗查阅有关资料,设情景难题考验,等等。第三,对提拔对象亲自谈话,作进一步考察。第四,相中即用,在实际岗位上培养、锻炼人才,更重要的是,能使被提拔者怀着一种感激之情,忠于自己。


他用这种识人术识别、选用人才,有成功之处,选拔了到了他自己所需要的人才,且为他夺权、固权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这种识别选拔人才的方式过于落后,难免错失良才。他在识才方面还有一个很大偏见,那就是被他相中了的,只要此人对他忠心耿耿,长久不变,他就会信任、重用到底,不管你是否有政绩。例如陈诚在解放战争时期,他指挥东北的战役,遭到惨重失败。蒋介石不怎么追究,而是把他安排到台湾任职,看似降了职,实际上蒋介石把经营后退之路的重任委托给了他。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