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替代美元?

l114719476 收藏 0 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谈到市场,人们往往首先想到股票、债券和期货市场,然而近来最变幻莫测的却是外汇市场。由于目前仍然居于主导地位的美元摇摇欲坠,关于未来国际货币体制的种种新设想满天飞,国际货币体制大有“风雨欲来”之势。不过,任何一种选择都无法在短期内替代美元,对此尴尬局面,各国的政治和金融领袖们却又显得束手无策。


世界经济好转的曙光不但还没有减轻国际金融体系的混沌局面,反而使之更加扑扑朔迷离。世界经济也许真的已经渡过了经济与金融灾难的最坏阶段,这种预见在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期货市场上都形成利好,但是却没能使国际货币体系从中受益,因为美元作为其中的关键资产大有贬值之势。


经济触底不利美元


近来世界经济趋于稳定的迹象令美元丧失了部分作为避风港的吸引力,从而引发担忧,正如投资者慌乱从风险仓位中出逃时美元受益一样,当投资者搜寻收益时,美元则蒙受损失。自今年3月以来,美元对欧元下跌近10%,对英镑下降8.8%,对日元则损失了3%。美元的贸易加权汇率自今年3月触及3年高点之后,已回落了10%;美元相对于一揽子货币跌至自去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


“我们一直警告说,对美元进行清算的日子,将会在下一次经济复苏中出现。”CMC市场的外汇专家阿什拉夫•拉伊迪(Ashraf Laidi)说。


“由于美国经济增长将伴随着低利率、高通胀的预期,再加上融资风险高于大多数其它经济体的,美元将成为主要的牺牲品。” JP摩根(JPMorgan)的约翰•诺曼德(John Normand)说。


“美国将进入通货膨胀时期。”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埃伦?梅尔特泽(Allan Meltzer)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采访时说:“这意味着,持有美元固定收益证券的投资人就面临巨大的损失。如果有更稳定货币取代美元,风险会降低。问题是,如何发现替代美元的货币。这不是一蹴即就的。”


中国总理温家宝公开表示,他担忧中国价值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安全。美元贬值的预期令中国推动国际货币体制改革的意识更加迫切,而中国的诉求也得到了俄国、巴西和其他手中持有大量美元储备国家的背书。然而,要求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种种声调却显得并不和谐,各个国家和金融势力似乎都有各自的算盘,令人不禁要问:世界真的准备好迎接国际储备货币体系的划时代变革了吗?更确切的问题是,如何替代美元?谁来替代美元?


欧元缺乏“扩张”意愿


在目前的国际货币体制中地位与美元最接近的非欧元莫属。目前世界的储备资产中有64%是美元,欧元占到27%,其他的英镑和日元分别占4.1%和3.3%,远远落在后面。在本国之外流通的货币中美元也要占到60-70%,而居于第二位的欧元只有10-15%。在外贸结算中,美元的地位更强,占到88%之多。


远远落后于美元的“老二”有机会赶上甚至超越美元吗?几乎不可能。这倒不完全是因为欧元与美元目前地位的差距,而更在于欧洲人的意愿。


前东欧集团的波兰和匈牙利最近因为自身货币的汇率大幅度波动,而希望投靠欧元体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希望欧元能帮助稳定波匈的金融体系,然而,欧洲委员会和欧洲中央银行却采取了拖延的态度。要知道波兰和匈牙利都已经是欧盟成员国,由此可见,如果要是那些非欧盟国家想要投入欧元的怀抱,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


“正是这种传统的偏狭使欧元在一定时间里不可能成为挑战美元统治地位的货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应用经济学教授、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史蒂夫?汉克(Steve Hanke)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采访时指出。


欧盟核心国家的这种偏执也事出有因。欧元在过去一段时间里还是接纳了一些前苏联集团和东欧国家的,但是这些国家有不少都处在破产的边缘,令富裕的欧盟核心国家不得不出手相救。这些国家不想在背上更沉重的包袱。另外,目前使用欧元的国家已经接近20个,而且各国国内的政治体制和经济增长速度都不同,这加大了使用欧元在市场上集资的难度,也是造成欧元不急于进一步扩充的原因。


一个例外是黑山共和国,这个非欧盟成员国竟然有幸欧元化,然而道路曲折。1999年,南斯拉夫放弃了本国货币第纳尔,转而使用德国马克。此后,南斯拉夫分裂,独立后的黑山共和国随着当时使用的马克并入欧元体系,显得非常幸运。这也为黑山在今年早些时候被批准成为欧盟日后的成员国奠定了基础,但是同时也反映了欧元体系并不主动争取扩充的事实。


特别提款权只是理想


在诸多替代美元的提议中最具体的当数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提出的使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倡议。周小川希望以特别提款权作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以便避免某一国家的经济情况和政策对国际货币体系造成过大的影响。


特别提款权是上世纪60年代IMF创建的一种合成货币,它的价值由一篮子主要货币决定。目前一个特别提款权包含0.60美元、0.4欧元、18.4日元和0.09英镑,因此汇率也是波动的。近来,一个特别提款权大约相当于1.5美元。


最初时,特别提款权意在作为国际储备的共享货币,不过这个作用从未真正实现。由于特别提款权只是无形的中介,没有任何国家的经济或资产在背后撑腰,因此仅仅被许多人视为计算单位。现在,特别提款权主要用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成员国之间交易的核算,而不具有商业用途。显然,要用这样的虚拟单位来替代美元是有相当难度的。


在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不久前正式访华的时候,一位中国重要金融官员公开否定了有关“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可能很快将被取代”的说法。


“短期而言,我认为我们找不出另外一种货币来取代美元,”中国建设银行(CCB)董事长、原国家外管局(SAFE)局长郭树清表示,“美元是主要货币,是因为他们的经济就竞争力和创新而言都排名第一。”


对于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的以一种基于特别提款权的“超主权储备货币”取代美元的建议,郭树清也表示怀疑。“特别提款权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谁都知道它运作得不太好,”郭树清表示,“人们之所以非常担心美元,是由于经常项目失衡,但这种情况多年来一直存在——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他们就存在经常项目赤字。”


“我不责怪北京对于目前国际货币流通体系现状的担心,这事关中国2万亿美元的官方外汇储备。” 汉克教授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因此,储备黄金也许是明智之举。”


人民币还有很长的路


作为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国,中国已不断重申对美元价值的担忧,并与 “金砖四国”以及韩国和南非等世界其他外汇储备国一起,敦促解除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然而,谁都知道非美元化的过程将会是漫长的。


因此,中国另辟蹊径,希望推动人民币在双边贸易中发挥更大作用。自去年12月以来,中国央行已经与六个国家签订了总价值6,500亿元人民币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最近此类协议的覆盖范围已经超越了中国的亚洲邻国,包括了白俄罗斯和阿根廷,与巴西等国家的相关谈判也正在进行中。中国希望借此为在全球贸易中更广泛地使用人民币打下扎实基础。


互换协议背后的想法是向各国央行提供人民币,使之注入到这些国家的金融体系中。中国银监会的一位官员不久前表示,到2020年,人民币可能成为更大的储备货币,占全球储备的3%。


“这个过程会相当缓慢,尤其是考虑到人民币不能完全兑换。”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的经济学家史蒂夫?巴罗(Steve Barrow)说:“由于随着人民币的全球地位加强,美元的损失似乎可能是最大的,这个问题很显然会逐渐蚕食美元的地位。”


中国为扩大人民币的影响采取的另一举动是,用人民币为一些陷入困难的亚洲经济体注资,以稳定亚洲金融体系,并改善亚洲贸易流动。中国已经与日韩联手向印度尼西亚等陷入困境的市场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货币互换额度。中国大陆还与香港签订 了规模最高可达293亿美元的三年货币互换协议。中国提供这些紧急额度都使用人民币进行,显然是为了进一步确立人民币作为交易货币的地位。


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中国研究负责人欧文?尚夫特(Erwin Sanft)表示,尽管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它却被亚洲国家视为稳定的货币,原因主要是中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


不过,人民币成为主要国际流通和储备货币的道路还很漫长。大多数和中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都尚未将换得的人民币投入使用。除了用于贸易支付,这些国家获得的人民币没有其他用途,因为人民币无法在中国以外进行交易。此外,人民币的主权风险也要受到时间考验。很多人对欧元的可持续性表示怀疑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担心在形势严峻的时候,由不同国家组成的欧元区可能会破裂。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