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 第二季天使行动第一卷 微笑天使 第60章 治安小案

flxlrh303 收藏 7 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


冷睿定睛望向门口,只见门口有几个青年,他们染发,敞胸,嘴里叼烟,相互搀扶着。高声吆喝,酒吧清净,典雅的环境被破坏,小资的情调顿时荡然无存,就像抒情流畅的乐曲骤然蹦出几个不和谐音,乐曲立马生涩起来一样。

酒吧关掉舒缓的音乐,亮起大灯,店主任廷辉迎上前。所有顾客都厌恶地看着这几个混混,就像看着在粪便上缠绕的青头大苍蝇。

“对不起,我们这儿不接待醉酒之人,也不欢迎胡言乱语之士。你们要想找乐子,来错地方了,请离开我的店。”任廷辉说得虽然客气,但是语气坚定。

冷睿冷眼旁观,想瞧瞧这个连冷剑也来捧场的店主任廷辉怎样对付这几个混混。他眼睛搜索那个技艺出众的新调酒师,却发现这个调酒师不见了。

“我靠,大靠特靠,你们这间破店有什么了不起,你是什么服务态度,你牛逼什么?”一个长发青年指着任廷辉怒骂。

任廷辉赔笑着,打躬作揖地说:“既然是破店,就不敢恭候各位大神。见谅,见谅。”

任廷辉一边说一边给每个混混塞一个红包。拳头不打笑脸人,如果是普通的混混来收取保护费,也该见好即收。但这几个混混不领这份情,他们把红包扔在地上,大马金刀地坐在最靠近门口的桌子上。

还是那个长发青年开口:“任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我们看成混饭吃的小混混?我们可是良好市民,顾客是上帝,快点上酒,否则我们不满意。”

“一杯酒二角银,三不五时嘛来凑阵……”这几个混混竟然不约而同地用吧匙敲击烟灰缸、酒杯,扯开喉咙齐唱一首台湾歌曲。

只要是正常人,都可以瞧出这几个混混是来踢场子的,还是那种用非常斯文的方式来踢场子。有两对情侣携着手离桌,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从冷睿的角度可以清晰地发现任廷辉眼中极速地掠过一线杀机,脸上渗出丝丝寒意,但他马上换上笑脸,拦住两个想离开的情侣,笑说:“对不起,请稍安勿躁。”跟着他提高声调说:“高队长,你们警方不会坐视不理吧?”

高守业苦笑着站起来,走到那些混混面前,亮出证件,说:“你们还不走?”

几个混混看见警察出现,马上就停止“歌舞表演”。那个长发青年不甘心地用本地话说:“啊sir就大晒?大家都有眼睇到我哋冇搞嘢,我哋衰边饭啊,唔通我哋来洗钱劈酒咁都算违法咩?如果个个当差的都似啊sir咁敬业,海滨市早就太平冇事啦。”

长发青年的话的意思是:警察就了不起了?大家都看到我们没有搞事,难道我们花钱来喝酒都算违法?如果每个警察都像警官这样敬业,海滨市早就太平了。长发的第一句话是为自己辩解,第二句话是想挑起在场人士对警察的敌视。

高守业笑笑,突然提高声调严肃地说,“我是海滨市大案队大队长高守业,我现在怀疑你们身上可能藏有违禁品和管制刀具,请你们靠近墙边,面向墙壁,双手抱头,分开双腿,接受警方的盘查。如果你们对我的处事方式不满意,可以打110投诉。”

“切,酒吧多的是,难道我们的钱在其他地方用不了?我们走。”长发青年扔下一句门面话,把手一挥,领着几个手下离开酒吧。

高守业问任廷辉:“康乃馨酒吧名声在外,想追求刺激的小青年都不会来这儿,他们为何来捣乱?”

“我也奇怪,这段时间每个晚上都有不同的小混混前来捣蛋。”任廷辉说,“他们既不打人,也不破坏酒吧的物品,只是在我的酒吧起哄胡闹。”

“最近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冷睿插话进来。

“做生意是以和为贵,我没有得罪人。可能……”任廷辉迟疑着没有说下去。

“可能什么?”高守业问。

“大半个月前,刚收购富通酒店的朱棣老板曾出高价想收购我的酒吧,被我拒绝了,然后就出现这种怪现象。不过,朱棣是黑道上的人物,他做事不会这么斯文的,况且朱棣也车祸而死了。”任廷辉回答。

“哦?”高守业皱皱眉,说:“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我为你调查调查。遇到这些事情,你就报警求助。”

“这些小事我就不敢劳驾高队了。”任廷辉苦笑道,“这些小青年只是来高声喧哗,并没有犯事,连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也对他们无可奈何,报警有什么作用?各位朋友对不起了,今晚所有的单子继续全部免费,大家随便喝。”后面的话任廷辉是对稀稀落落的几桌子客人说的。

高守业拍拍任廷辉的肩膀表示同情。冷睿环顾四周,还是没有发现那个戴着金表的新调酒师。

既然任廷辉说单子全部免费,冷睿也不好意思继续呆在酒吧喝酒了,更何况高守业也没空了,又有电话催促他去处理事情。

这就是警察,工作和生活的时间没有明显的界限。无论你是在睡觉,或正在陪久别重逢的朋友吃饭,还是利用休假陪女朋友或者家人逛街,甚至你休假去了旅游,若发生了大案子,只要上级一个电话,你就得乖乖地回局里干活。

干得比牛多,睡得比猫晚,起得比公鸡早,这就是警察的真实写照。

吃不准时,睡不定时,对于警察来说时间是警察的主人,不是警察的奴隶。

冷睿是警察,所以他理解高守业,所以他就没有勉强高守业陪他喝酒聊天。他自己的麻烦事已经堆积如山了,他和高守业聊天喝酒也只是为了办案。

话说出去之前,你是话的主人;说出去之后,你变成了话的奴隶。难道冷睿已经从和高守业短暂的谈话中找到他需要的线索?

月冷,风轻,深夜的江边还有许多情侣在偎依呢喃。江中的灯火若一颗颗明星,黑黝黝的湖水泛着粼粼波光,在朦胧的月光、灯光下竟然蒸腾起如丝如妖的水烟,仿佛闯入了黑色精灵的世界中。

冷睿人孑然一身缓步在江边,显得那么的落拓。江边的夜风吹走了不少的燥热,但吹不走他内心一丝的烦闷。他就那样形单影只地走向“古堡纪念馆”。

纪念馆附近有一个小小的码头,没有路灯,昏暗一片,“唉呀,唉呀”的呻吟声从那里传出来。

冷睿静时如卧佛动时似闪电。他快步急行带着偶尔的窜跃,脚掌落地只发出微不可闻的轻响,身形迅捷无比,仿佛夜间觅食的黑豹。衣袂带风,转瞬间他就来到了发出异响的地方。

几条黑影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浓烈的尿臊味扑鼻而来。

冷睿取出手机,把手机当作小手电来用。在荧光下,冷睿发现躺在地上“叹世界”的几个人竟然是在“康乃馨”酒吧捣乱的那几个小青年。他们被人用包装绳捆绑得就像个粽子,他们的脚光着,他们所穿的臭袜子转行了,跑去他们的嘴巴里履行工作职责了。

冷睿拔下长发青年口中的臭袜子,长发青年看见有人来,呻吟着说:“大……哥,行行好,为我们……叫救护车。”

冷睿拨打了120和110电话后,因人数较多,他跑去纪念馆,叫一个值勤的武警来帮忙。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长发几个人都没有鲜血淋漓的外伤,除了长发,其他的混混还在昏迷中呢。

冷睿检查长发的手臂,长发的两只手臂都有一道奇怪的淤痕,小臂骨就在淤痕中折断,连折断的部位也几乎一致。长发右脚没事,左脚的淤痕也是这个样子,小腿骨也是在淤痕中折断。另外的几个混混的四肢只是被捆绑,昏迷过去,他们的手脚并没有断。

冷睿眉头轻皱,他伸脚把皮鞋头轻放在淤痕上,淤痕竟然和鞋头高度吻合。冷睿初步分析长发的骨头是被人活生生踢断的,他心中骇然,为行凶者刚猛的腿劲感到吃惊。

冷睿为长发几人松绑,赫然发现捆绑的手法是特种部队常用的手法。

冷睿问长发:“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

“不知道,那个人出手的速度飞快,我只感到颈动脉一疼,就人事不醒。醒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嘴巴被塞住,一个人蹲在我的眼前。”

“你有看清楚他的面貌吗?”

“光线太暗,我只看到此人人的眼睛绿幽幽的,就像一头凶狠的饿狼。”长发说道这儿情不自禁地打个寒颤。

看来行凶者是特种部队出身,动作快、猛、狠,一招制敌。行凶者下手虽然狠,辣,但很有分寸,没有踢打长发的内脏,只是把长发的手脚踢断,看来行凶者并不想要长发的命,只想狠狠地教训长发。行凶者用臭袜子塞住长发他们的嘴巴,是不想他们发出惨叫,看来行凶者心中怒火冲天,打断了长发的手脚后,还想长发他们躺在地上喂一个晚上的蚊子,使长发因为不及时治疗而影响治疗效果和延长治疗时间。

冷睿:“这人为什么只打断你一人的手脚?”

长发:“这人问我话时,我回答稍有犹豫他就下手踢断我的手脚。”

冷睿:“这人问你什么话?”

长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谁请你去康乃馨酒吧胡闹的?价钱怎样?去捣乱了几个晚上?”冷睿免得长发啰嗦,直接询问问题的重点。

“这人也是这样问,难道你和他是一伙的?”长发声音颤抖起来。不过当他看到站在冷睿身边的武警后,他终于停止了颤抖,问:“你怎么全知道了?”

“我是警察,想报仇就爽快点说。”

“有人出价一万块钱叫我们几兄弟去康乃馨酒吧喧哗胡闹,但那人不准我们干违法的事情。我们只是第一次去捣乱,想不到就发生这样的事情。”长发说。

冷睿:“前几晚不是你们去?”

长发:“不是。”

冷睿:“你见过雇主了吗?”

长发:“没有。”

冷睿:“你们怎样联系和付钱、收钱?”

长发:”对方打我手机,如果我答应就给一个银行账户,对方汇钱到账户上。我答应不久,我的存折就真的多了一万块钱。

冷睿问:“你们离开康乃馨酒吧之后,还去过哪些地方?”

长发:“我们离开酒吧之后到江边大排档吃夜宵和喝酒。”

冷睿身上的麻烦就像梧桐树上的叶子一样密密麻麻,但他为什么对这么一起普通的混混伤害案这么感兴趣呢?这些小混混之间黑吃黑的小案子,呵呵,连派出所也不感兴趣,因为如果这些小混混都受伤了,辖区就安静了许多。

冷睿仿佛嗅到空气中中的一丝若隐若现的异常,他冷厉如鹰的目光向四周扫射,然后抬头出神地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万点繁星如同撒在天幕上的颗颗夜明珠,闪烁着灿灿银辉。几颗大而亮的星星,仿佛是天上的人们提着灯笼在巡视那浩瀚的太空。这时候一颗亮亮的流星,像河里溅出来的一滴水花儿似的,从银河的当中,飞了出来,滑过深蓝色的夜空,悄无声息地向着北面飞落而下,仿佛直砸向他。望着陨落的流星,他的心莫名其妙地揪紧,一股阴冷之气犹如尖针一样刺向他的心脏。

“呜呜——”救护车和110巡逻车到来了,出乎意料的是刑事勘测车也来了,高守业领着几个刑警跑过来。

“高队,你吃饱了撑着?这些小案件也劳驾你出马?”冷睿揶揄高守业。

高守业毫不客气地回敬:“110报警中心说是冷处报的警,我们怎敢轻视冷处的报警电话?除非我们不想混了。”

冷睿笑笑,说:“普通的治安案件而已,你除了为他们录口供外,应检验检验包装绳,看能不能从绳子和这些混混的身上提取到可疑的指纹。”

“保证完成任务。冷处,你怎么关心小案子啦?”高守业不解地问。

冷睿笑笑,没有回答。(作者语:小案牵出大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