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五十三章:侦察参谋合理的利用了干女儿的身份

王大三 收藏 1 2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顾燕发现欧阳佳慧出现在汤凯别墅的院子里是第二天中午的事了。 惊呆了的顾燕是上午去了罪恶花基地见了杨乐乐后,返回到家中吃午饭,在保姆帮自己热饭的时候,站在二楼的拉开窗帘的顾燕随意望了一眼,竟然看见欧阳佳慧那熟悉的身影。 欧阳佳慧穿着湖蓝色的西装上衣和套裙,脚上穿着一双式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顾燕发现欧阳佳慧出现在汤凯别墅的院子里是第二天中午的事了。


惊呆了的顾燕是上午去了罪恶花基地见了杨乐乐后,返回到家中吃午饭,在保姆帮自己热饭的时候,站在二楼的拉开窗帘的顾燕随意望了一眼,竟然看见欧阳佳慧那熟悉的身影。

欧阳佳慧穿着湖蓝色的西装上衣和套裙,脚上穿着一双式样和自己一样的白色的高跟皮鞋。她的傍边坐着汤凯的保姆丘妈。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顾燕心里念叨着这句话,随手拿起了电话听筒。

那边接电话的是商行的郭书记。

“郭书记,我看见欧阳佳慧了。她就在我别墅隔壁汤凯的别墅里,这会儿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那。”

“哦,是吗!那太好了,我说全上海都找遍了也没见着欧阳同志的影子那,原来她是被汤凯私自囚禁了啊。”

郭长涛很兴奋,她对顾燕说:“燕子姑娘,你千万别擅自行事啊,这事你不能出面管了,否则汤凯一定要怀疑到你身上的,下面的事就交给我办吧。”

郭书记知道顾燕是个重感情的人,要是不交代她一下,她肯定会想自己的办法去救出欧阳的,毕竟顾燕人称“顾大胆”嘛。


“郭书记,我看着她真难过啊,就和我隔了一道墙,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顾燕知道这时候自己要是去救欧阳的话,可能得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但是同志之间的友爱使得她心里很是着急。

“对,你什么也别做,我会安排营救欧阳干事的事的。

郭长涛嘴上这么讲,心里已经在盘算着人手了。


徐兵和于洁一起去了宝山,梁晴去林家港一带接敌工部科长张望鹤带的小分队了,而汪正生和吴八又不能暴露,看来只能等梁晴回来后再研究营救欧阳佳慧的具体方案了。

他对着话筒说:“燕子,这事就给我办了。你今天去见杨乐乐情况怎么样?”

“哦,见了她了,眼下吴国栋和高井一岚已经对乐乐很放心了,她现在已经可以随意出入核心实验室了,只是还搞到高井保险柜的钥匙,暂时没法接触到图纸。还有,产品武器库的地点还没发现,乐乐估计是在生产车间的后面。”

顾燕把今天见杨乐乐的情况汇报了一遍。


“燕子,做地下工作的,可不能靠估计啊,那是要死人的,一定要落到了实处才行。你和杨卫生员一定要配合好,争取尽快的取到图纸。”

“好的书记,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对了,那个姓吴的和高井被对杨卫生员做什么更不利的事吧?”

“哦,乐乐说还好,不过她说看样子可能要对她下手了,但具体的她也说不上来。”

“欧阳和乐乐都是好同志,我们要尽可能的保护她们。燕子,你要记住,对欧阳那边你什么也别做,由我安排人来做。”

“好的。”


顾燕觉得和欧阳打个招呼,先让她放心才是。

放下电话后,顾燕推开了窗户,把上半身探了出去。

这下,欧阳佳慧终于看到了她。

欧阳激动的眼泪又要下来了,她怕引起那几个保镖看守的注意,只是轻微的把胳膊抬起来,对着顾燕招了招手。

顾燕把脖子上的丝巾解了下来,也对欧阳挥了挥,示意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


谢长林接到毛人风转来的“神风”的密电,说是“神风”已经被华野派入上海执行特殊任务,不日将秘密的和他联络。“神风”在电文中还提及到了顾燕的情况。

他说顾燕本来要去延安新华社工作的,但是却突然的回了上海,可能是和共军之间产生了不和,而自动脱离了共军。


“呵呵,看来富家大小姐就是吃不了共军那边的苦啊,想想还是在大上海过日子舒坦。”

谢长林对赵海龙和满财宝说道。

满财宝这几天情绪地低落到了极点。

这是从他得知欧阳佳慧被俘后让汤凯带走秘密关押时开始的。他是所有人里最想得到欧阳佳慧那娇艳的身子的人,他知道欧阳此刻的处子之身肯定结束了。

每当他晚上一睡觉,眼前就会浮现出汤凯正压在欧阳光裸的身体上的情景,这情景让他嫉妒的冒血,也让他下身就此膨胀不已。


对于顾燕是不是那边的人,他丝毫不感兴趣,他知道就算顾燕是那边的人而被抓了,那么自己也是没资格沾顾燕的边的。他最想的人就是欧阳佳慧。

赵海龙倒是松了一口气,因为顾燕不仅是老上司马步芳的干女儿,自己有义务保护顾燕,并且顾燕和自己也是好朋友,现在“神风”为顾燕洗清了,那么自己就不必再为谢长林、金大牙可能加害顾燕而担心了。


谢长林本身对顾燕的身体就没有过奢望,他只是想弄清楚了顾燕究竟是不是加入了那边罢了。因为只有顾燕进得了罪恶花基地,她没问题自己也落得个放心而已。

前两天,基地那边告诉自己,再过两个半月KU-2和KU-7型生化炸弹都将定型投入生产了,他要确保的是基地的安全,至于铲除地下党和江南大队,那还是寄希望于金大牙那边的清剿行动。


他决定过两天把宝山的胡胖子调回来,然后让赵海龙回到基地去加强那里的防卫。


金大牙前些时告诉谢长林,江南大队的处境已经很困难了,再逼一逼,江南大队在宝山的湖区也该呆不下去了。金大牙的报告还说江南大队的一个女卫生员突然不在队里了,去向不明,希望谢长林注意。


本来谢长林是想通过苏北总部里的“神风”调查一下那个女卫生员是否返回了苏北根据地,但是“神风”正好来了上海,因此谢长林想等见了“神风”后再说。

谢长林给金大牙新的指示里说希望他严防类似宝山镇秘密码头的事不再发生。

金大牙看了电报笑着对陆健康说:“老谢这人大概是没看过《三国》,他不知道诸葛亮的空城计也只能玩一回,玩多了司马懿还能上他那当吗。”


陆健康说:“是啊,既然宝山的秘密通道已经被发现了,那江南大队自然就放弃了那里,肯定再去寻找新的出路。老谢也真够蠢的,还盯着宝山不放干吗那。”

“老谢大概是得到了欧阳佳慧那美人,被迷昏了吧。”

金大牙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不,我听手下说欧阳记者是被我们汤团长带走的。”

“是吗,那汤凯可是艳福不浅啊,估计早在欧阳佳慧的肚子里下了种吧。”

“那倒是,我们汤团长一直想得到欧阳记者的,这次他肯定是如愿了。”


就在谢长林和金大牙踌躇满志,洋洋自得的时候。徐兵和侦察参谋于洁已经带着市委保卫部的几名精干武装赶到了宝山,经过两、三天的苦苦寻找,终于找到了早已经潜回宝山附近的岳家进、小马等同志。

原来这几天岳家进和小马找到了宝山的老地下交通员郑伯,就住在郑伯的家里,于洁和徐兵也是费了周折才到郑伯的,正好遇见岳家进他们在。


岳家进见面第一件事就问于洁:“于参谋,欧阳干事现在怎样了,组织上采取营救措施了吗?”

“别担心,岳中队长,郭书记亲自在指挥营救的事,梁晴政委接到江北来的小分队后,就会进行了。我们这边的任务就是尽快的夺回丢失的物资,支援大队在里平的反击。”

岳家进道:“根据我在这里的观察,敌人增强了宝山的防务力量,据黄晓河说,这两天王黑子被金大牙叫到里平开会去了,镇上只有胡胖子带来的四十人的一个行动中队和夏广泰的不到二百人的民团,前几天来的那个宪兵连由于是汤凯的警卫连,昨天被汤凯调回了上海。”

于洁说:“这正是个好机会,王黑子不在宝山,胡胖子不认识我,即便他看过我在上海演出过话剧,但是那是在舞台上化过妆的,真的当面他未必认的出来,我可以立刻去见夏广泰了,首先可以把物资的存放地点搞清楚,然后私下假意向夏广泰买下这批物资,乘机运进湖去。”


“好家伙,这很危险啊。”

岳家进道:“万一被夏广泰识破了,你可就难脱身了。”

“没关系,让徐兵陪我去宝山镇公所,万一出现意外他可以保护我,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了这批物资,大队可以和江北来的小分队里应外合把金大牙彻底挤出里平去。”

于洁考虑的还是很有远见的。

“好,那今天天晚了,再去镇子上恐怕夏广泰有怀疑,还是明天中午去,这样显得你才从上海赶过来,时间上比较让人信服。”

岳家进建议。

“也好,那你们做好准备,最好再派个人把黄晓河请过来,有他的配合行动起来会方便的多。”

“行啊,我这就派郑伯去找黄晓河。”


黄晓河再次见到于洁很是尴尬,毕竟自己和于洁曾经同事一场,现在自己站在敌对力量的一边。

于洁看出了黄晓河的神情的意思,就主动的先破了“冰”。

“黄大哥,你不必为以前的事记挂在心的,只要你转变立场,我们还是欢迎你回来的。”

“嗨,于洁,说是这么说,但还是后悔当初自己太软弱,为了晨曦我跑到了谢长林那边,可是他们还是对我不放心,我也没能保住晨曦的清白。于洁,你知道晨曦她现在怎样了吗,在苏北还好吧?”

黄晓河小心翼翼的问道。


“哦,她很好,已经是我们华东野战军文工团的主力演员了,她说只要你能悔过,她还是乐意和你重新做朋友的。”

于洁之所以说交朋友,是因为她知道张晨曦已经在部队里和一个年轻的战斗英雄师长结了婚,她有不好和黄晓河明讲,怕刺激了他的神经。

“哦,只要晨曦她好就行了。说吧,你们是为那批物资来的吧?”

黄晓河知道在这样的形势下,于洁他们再次来的宝山,肯定是瞄着那批物资来的。

“是啊,黄大哥,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想找机会夺回物资,送进湖里去。你知道物资放在那里了吗?”


“知道,物资被金大牙授命给他的老朋友夏广泰管着,就堆在夏家的粮囤里。夏广泰觉得是个发财的机会,他想私自找买家把这批物资处理掉。”

“是吗,找到买家了吗?”

“还没那,你们也知道宝山这里不如高庙那边交通发达,来的商人不多,所以眼下还没找到买家那。”

“那好啊,我当买家好了,让夏广泰把物资卖给我。”

于洁马上接上说。


“你?你要去见夏广泰啊?那太危险了。”

黄晓河连连摇头。

“这你别担心啊,我是他才认的干女儿啊,他还能把我抓了送给金大牙吗?”

“这个倒不会,但是镇上还有那么多特务那,有的是见过你的,万一认出来,夏老太爷也保不住你啊。”

“王黑子不是去了里平吗,胡胖子和我没打过交道,应该认不出我来,问题不大的。”

“恩,说的也是。胡胖子也接到了上海站谢长林的命令了,等王黑子一回来,他就要回上海去了。这家伙既爱财又爱色,你适当的带点钱过去相机行事吧,万一遇见他找麻烦可以打发打发她。

“好,那你先回去吧,要是宝山的情况有变化,你随时通知我们,没变化的话我明天中午会到夏府拜会夏广泰的。”


于洁的运气还算很不错,第二天中午她出现在宝山街上的时候,胡胖子胡家民正好领着几个特务到湖边的芦苇荡里打猎去了。

她很顺利的见到了夏广泰。

黄晓河按照事先的约定也在夏家和于洁见了面。


“正好,黄队长也在,你看看我这个干女儿于洁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共军的于洁啊?”

大家都坐定后,夏广泰指着于洁对黄晓河道。

“哦,不是,不是。我看走了眼,这个于洁小姐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女共军,夏老太爷,实在抱歉,抱歉啊!”

“哈哈哈哈,好,好。不是就好,老朽也就买了个放心了,这个世界同名同性的人太多了,我就是说我的干女儿是个科学家嘛,怎么会是共军那。”

夏广泰哈哈大笑起来。

“她要真是共军,还能再到我这儿来吗,早该跑没影了啊。”

“哦,那是,那是。夏老先生,既然您的干女儿不是我要找的人,那我不打搅您和您干女儿于小姐团聚了,我出去巡视去了。”

黄晓河见好就收的,趁势起身走了。


夏广泰让于洁和“保镖”徐兵喝着上等的香茶。

“于洁啊,你这次来找干爹我,有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这次我们考察队全都到宝山来了。”

“哦,是吗,安排住宿了吗?没有的话,我让夏安帮你张罗。”

于洁赶紧说:“没到镇上来,都在芦荡湖的湖北边的苇子里搞考察那,来了四十多号人那。”

“哈哈,来了这么多人啊,看来要长期打坐了?”

“就是啊,在芦荡湖地区我们发现了大量的珍稀鸟类和植物品种,所以上报后引起了国府的重视,让我们学校和研究所这次一定要调查的彻底点,所以派了这支大队过来了。”

于洁把话编的很圆也很合理。


“哎呀,那你们住哪儿?”

“我们带着野外帐篷那。”

“那吃的怎么供应啊?”

“在周遍的乡镇上买啊,我们也带不了那么多的。”

“呵呵,现在大米可是政府配给的物资啊,谁敢私自买卖啊。”

夏广泰关切的问。

“所以啊,这不是来找干爹您求援来了吗。”

“哈哈,你个鬼丫头,我说你无事不登三宝殿吗,原来是找老朽有事相求啊。”

“是啊,是啊,没干爹支持那还叫干爹了吗,我就是想让干爹帮着筹集个一、两千斤大米,还有药品,滩里的苇子很割人,好些考察队员的脚和腿都被戳破了,要包扎消炎那。”

于洁巧妙的把话转上了正题,一边的徐兵暗自里非常佩服着于洁的聪明伶俐。


“哈哈,这真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老朽这里正好有批物资和你需要的几乎差不多,这是那些军统特务从共军手上截下来的,我做个顺水人情,卖给你好了。”

“真的啊?那太好了啊,我来您这之前还发愁怎么搞到大米和药品那,这下干爹你可帮了我大忙了。”

于洁故意发着嗲说道。

“恩,为我丫头的事吗,那还不好说嘛,再说你们搞科学考察的也是为国府在做事的吗,名正言顺啊。”

“好啊,那干爹您开个价吧。”

“恩,我想想。”

夏广泰盯着于洁看了看,于洁的气质是一流的,并且那那么漂亮,六十不到的夏广泰性欲还是比较旺盛的,他当初认于洁做干女儿,就有瞅机会霸占于洁的初衷。

老话说的好:干亲进门,不是想钱就是想人。

夏广泰显然是后一种人。


但是夏广泰和那些特务不一样,他是属于小船慢荡的那种人,他想要的是诱奸于洁,或者迷奸,而不是强奸。

他假做思考后,对于洁说:“这样吧,丫头,按理这批物资价值四千大洋,看在我干女儿的份上我给你打个对折再对折,仅收你一千块大洋吧,你看如何啊?”

“哎呀,那敢情好啊,太谢谢干爹了,那能带我看看货吗?完了咱们成交。”

“呵呵,看你急的,那货也跑不了的,我就让夏安带你们去看货,完了你们就可以提走了。”


看完货后,于洁和徐兵心中都是一阵窃喜。

原来在夏广泰的粮囤里他们不仅看到了那批大米和药品完整无缺,就连那门六零炮和炮弹也放在粮囤里那。

回到客厅里,于洁的脑子又转开了。

“干爹啊,你得帮我把物资运到湖北边去啊,走旱路得两天才能转到湖北边去的,走水路我们没船的。”

“呵呵,你这丫头,我都亏本了你还找我的麻烦啊。”

“干爹啊,你瞧你,眼里尽是钱了,哪儿还有我这个干女儿啊,你就帮帮忙吧。”

于洁又使上了嗲劲。

“好吧,好吧,谁让我要认你这个干女儿的那,说实话,别说你没船,就是有船这批物资没我你也离不开宝山码头,帮人帮到底吧,我就给你备船好了,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必须得答应。”

“什么条件啊,您是想找我算运费吧?”


“运费就算我白送好了,我那没有女儿,难得认了你这么个好女儿,你平日里在上海也难得来宝山,这次你就别参加考察了,就住在宝山陪干爹说说话,聊聊天,这总没问题的吧?以后你们考察队缺什么,通知一声,这里你也好顺势给操办了。”

于洁这才注意到夏广泰看着自己的眼神流露着色靡靡的意味。

于洁心想只要先把物资运了出去,自己再想办法脱身应该不难办到。

于是她说:“那没问题啊,等船把货运走了,我留下陪干爹就是了。”


徐兵想反对,但他又不能去说话阻止,只能用否定的眼光对于洁眨了眨。

于洁知道徐兵的意思,但情况至此也只能下答应了夏光泰,走一步再看一步了。


于洁让徐兵从身上拿出了四百块大洋的银票。

“干爹,先付您四百,余下的我让队上尽快的送过来补上。”

“可以,可以,反正你在我这儿那,我不怕你们赖帐的,呵呵。”

夏广泰心里想,只要能把你这个俊丫头给干了,就是不给钱也值大发了。


“这样,一会我就安排夏安给你们装船好了,你这次带人押运了吗。”

夏广泰见留下于洁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想尽快的把于洁带的人“请”走,所以积极的说道。

“哦,带了,带了。他们几个就在镇子上那,等装好船我就喊他们上船随船押运。”

“那成,夏安啊。”

“老爷,小的在。”

“你现在就帮于小姐安排船只去吧。”

“是,一定安排好,小的保证晚饭前把船装好送进湖去。”

于洁见事情办的差不多了,就对徐兵说:“你去叫那几个吧,准备协助夏管家装船,你们和队里说我在我干爹这里玩几天就回去,让他们放心好了。”


徐兵知道于洁是暗示他以大局为重,先把物资弄走,她自己会想办法脱身的。

他虽然不放心于洁的安危,但眼下也只能先这么办了。

“那好,我就去安排人手和夏老爷的人一起装船去了。”

徐兵忐忑不安的离开了夏府去郑伯家会合了岳家进。


“什么?于洁参谋被姓夏的当了人质了,那怎么行,必须把她带走,不能再出现第二次欧阳佳慧事件了。”

岳家进激动的说着。

“岳中队长,我的想法和你一样,但是不这么办,夏广泰显然就要怀疑于参谋了,再说要是按市价买回这批物资,我们根本是拿不出这么大的一笔钱的。总不能看着大队全部被金大牙困死吧?那样的话,欧阳干事的被捕就是白白做出的牺牲了。”

徐兵跟郭书记跟的久了,学到了郭书记的冷静和理性的对待问题。

“那于洁参谋怎么办?万一被军统的人认出来了,那她就完了啊。”


“这样,咱们也一起去装船,完了后你押船进湖找大队去,我和小马留下来接应小于参谋。”

“那也好,就这么办吧,走先去装物资,趁着乱争取把那门迫击炮也偷走。”

“恩,有道理,走吧。”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