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场上的“六大名团”

aqssm 收藏 0 273
导读:抗战时期英勇与倭寇拼杀的我军英雄部队很多,以前讲军、师级编制的比较多,现在讲几只杀倭名团的事迹。团的编制虽不大,但照样可以御寇扬名。 本文介绍抗日战争初期(1937年及以前),中外报章曾盛赞英勇杀敌的“名团”。 [1]打响全国抗战第一枪的吉星文团(第29军第37师第219团); 1937年7月7日夜11时,日军驻丰台部队,在宛平城外芦沟桥附近,借口夜间演习中,失踪士兵一名,无理要求派部队进宛平城搜查,为当时驻芦沟桥的中国第29军第37师第219团吉星文部所拒绝。双方正在交涉中,日本侵略军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抗战时期英勇与倭寇拼杀的我军英雄部队很多,以前讲军、师级编制的比较多,现在讲几只杀倭名团的事迹。团的编制虽不大,但照样可以御寇扬名。


本文介绍抗日战争初期(1937年及以前),中外报章曾盛赞英勇杀敌的“名团”。


[1]打响全国抗战第一枪的吉星文团(第29军第37师第219团);


1937年7月7日夜11时,日军驻丰台部队,在宛平城外芦沟桥附近,借口夜间演习中,失踪士兵一名,无理要求派部队进宛平城搜查,为当时驻芦沟桥的中国第29军第37师第219团吉星文部所拒绝。双方正在交涉中,日本侵略军竟向宛平城射击,继而开炮轰击宛平城和芦沟桥,我军士极愤慨,誓与芦沟桥共存亡,奋起还击。在八日对战时,卢沟桥铁桥上原驻我步兵一连防守,双方争夺铁桥,备极惨烈。曾被日军将铁桥南端占领,我军仍固守铁桥北端。彼此对峙至九日拂晓前,我方由长辛店调遣部队,协同我桥北端部队向铁桥南端日军予以夹击。是夜,细雨纷霏,敌人正疏戒备,我官兵精神抖擞,轻装持步枪、手榴弹、大刀,出敌不意,秘密接近桥南端,将该敌悉数歼灭。七七卢沟桥事变是日本军国主义向中国发动全面战争的开始,中国进入了持续八年之久的抗日卫国战争。



[2]抢防南口,大战台儿庄的罗芳珪团(第十三军八十九师五二九团)


罗芳珪,号建唐,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国民党少将、第五二九团团长。1907年12月20日生于湖南省衡东县的一家书香门第。芳珪13岁考入长沙岳云中学。他天资聪颖,体格魁梧,喜爱体育,曾参加华中运动会。罗芳珪极仰慕岳飞等民族英雄,有志执戈卫国,振兴中华。1925年高中毕业后,在岳云中学中共党支部和堂兄罗芳中(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的影响下,毅然投笔从戎,结伴从上海取海道前往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被分配在步兵科一团七连学习。1926年冬,从黄埔军校毕业,随即参加北伐战争,历任排、连、营长。1934年招升为第十三军八十九师五二九团团长。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1935年日军又发动华北事变,加紧侵略中国。1936年第十三军由江南北上出长城,在内蒙乌兰察布盟抗击入侵的日军与投降日寇的伪蒙军,绥东战役立了大功。1937年7月7日,日军又发动“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展开。7月北平沦陷,日军的精锐部队板垣师团和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等沿平绥线西进.第13军军长汤恩伯为前敌总指挥,在南口至张家口部署防线,迎击日本侵略军。8月1日,罗芳珪团随八十九师从乌兰察布盟南部的丰镇县紧急出发,挺进张家口,抢占了南口险隘。 8月10日起,扳垣师团倾巢出动万余之众,挟野炮60多门、坦克30多辆、且有飞机30多架,向我军阵地猛扑狂炸。罗团首当其冲,坚守南口一带的虎峪村、苏林口等地,与十倍之敌连日血战,官兵前仆后继,阵地岿然不动。罗芳珪昼夜在前沿阵地指挥,形神惧瘁,部下劝他稍事休息,他说: “壮士出征,生死在所不惜,何顾疲劳!”全团官兵,裹伤再战,力挫敌锋。第529团在南口正面浴血奋战一周,伤亡惨重。师长王仲廉报军长汤恩伯电南京统帅部说:“南口守备部队第529团团长罗芳珪以下与阵地共存亡.”(注:事后证实,罗芳珪当时负伤.)由于该团牺牲过大,换到后方来休整,傍晚路过榆林堡,苗秀霖 (时任第13军89师副官主任)在南门外迎接慰问他们,暗中清点其官兵人数,原二千四百人的该团,尚存一千二百余人,伤亡一半,可谓之大矣。

南口战役之后,罗芳珪团随第十三军八十九师转战晋、冀、豫三省,一边补充新兵,一边再战,先后应授太原、磁县(河北),重创强敌。

1938年春,日军企图占领徐州,打通津浦路。3月15日左右,津浦北段山东膝县告急,汤恩伯第二十军团前往增援。这时,罗芳珪团隶属该军团八十五军(军长王仲廉)八十九师(师长张雪中)。不料,在3月18日,八十九师临近滕县时,守城的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阵亡,滕县失守,台儿庆大会战遂即揭幕。我军主力为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和汤恩伯第二十集团军,敌军主力是矾谷与板垣两师团。4月初矾谷师团占领台儿庄大半,孙连仲集团军的三十一师池峰城部坚守不退,连日巷战,双方死伤惨重。板垣师团急援攻入台儿庄的矾谷师团。与此同时,隐蔽在峄县(现为枣庄市)一带的汤恩伯军团立即出击,拦腰斩断敌军联系。八十九师为先锋增援守城的池峰城师,夹击城内之敌。罗团冲杀在前,号召全团官兵: “今日之战有进无退,有我无故,后顾者必杀之!”土气为之大振,连克敌阵地三处,占领大顾珊,逼近了台儿庄。4月6日,敌从台儿庄溃退的前一天,罗芳珪与团副李友于在大顾珊村外前沿阵地指挥战斗,隐蔽在一座民房土墙后观察敌情,准备率部夜袭。 5时左右,敌炮弹连续飞来,罗芳珪头部和胸部中弹,团附李友于亦受重伤.,两入倒在血泊之中。部属急忙抢救,罗芳珪还以微弱的声音说: “我死不足惜,你们要杀敌前进……”罗芳珪和李友于同时壮烈殉国。牺牲时年仅31岁。

1938年5月,罗芳珪的灵枢由前方运抵湖南家乡衡山县,举行了有千人参加的追悼会。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监察院长于右任以及国民党军政要人何应钦、孔祥熙、李济琛、孙科、邵力子、程潜、汤恩伯等60多入送了挽联。国民政府为了表彰罗芳珪的功绩,追赠为陆军少将。1988年,陕西省人民政府追认罗芳珪为革命烈士。


[3]奇袭明阳堡飞机场的陈锡联团(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


抗日战争爆发,陈锡联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前身为红四方面军四军第10师)团长,该团作为师部的前卫,挺进晋东南地区。

1937年10月19日,陈锡联指挥该团夜袭日寇阳明堡飞机场,炸毁全部敌机24架,有力地策应了保卫太原的圻口会战。此役成为传遍中外的头条消息,七六九团被誉为抗战名团之一。陈锡联被称为 "陈钢炮",后任三八五旅旅长。1937年10月中旬,第七六九团作为第一二九师的先遣团,到达滹沱河东岸的山西代县苏龙口村。这时,忻口战事正紧,日军飞机每天从苏龙口上空飞来飞去。为了弄清敌人机场的情况,19日上午,陈锡联团长亲自带人进行化装侦察。果然发现了日军在滹沱河西岸阳明堡附近有个飞机场。据从机场逃出来的老乡介绍:敌人飞机共有24架,而守卫机场的日军只有200余人。团领导当即决定夜袭阳明堡机场。以第三营袭击敌机场;以第一营牵制增援之敌;以第二营为预备队。这天下午,为了详细了解敌情,汪乃贵副团长带领第三营营长赵崇德等人,再一次化装侦察。他们在机场附近看到,24架飞机分3组排列在机场中,沿机场跑道有一条很深的战壕,守卫部队大部分集中在机场北端,敌警戒比较松。因此,便于隐藏机动作战。 10月19日深夜,七六九团各部队按计划分别向预定地区开进。赵崇德率领两个连,趁着夜色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机场后,战士们按事先分好的24个战斗小组,分头冲向24架飞机,向敌人突然发起攻击。战士们用机枪猛烈扫射飞机的驾驶舱。这时赵崇德又喊到:"快往飞机肚子里喂手榴弹!"刹那间,机枪扫射声,战士们的喊杀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有几架飞机中弹后燃起熊熊烈火。 机场日军从睡梦中惊梧后,立即冲杀出来,与八路军进行白刃格斗。战斗越来越激烈。这时机场上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在火光映照下,赵崇德发现还有几架飞机没被炸掉,于是,他带领战士们冲过去,手端机枪向敌机猛烈扫射,并命令战士们快扔手榴弹。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击中了赵崇德,这位"打仗如虎,爱兵如母"的优秀指挥员为国壮烈牺牲了。战士们悲痛地喊着"为营长报仇!",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向敌机冲去。

战斗结束了,日军的24架飞机被全部击毁,日军守卫队被歼灭100余人。夜袭阳明堡敌机场的胜利,有力地支援了国民党军在忻口作战。

1938年3月下旬,七六九团参加火烧汽车长蛇阵的响堂铺伏击战。不到两个小时,战斗结束,400多名日军被打死,l80辆汽车全部成为八路军的战利品。可惜八路军当时都不会开车,只好把车上的物资搬下来抬走,而把汽车付之一炬。不久,日军调集重兵对129师发起九路围攻。七六九团参加了在长乐村歼灭日军约2000人的战斗。

1940年8月,八路军集中华北之兵力,对华北日军发动了大规模破袭作战的百团大战。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和十四团的勇士们,经过6天的浴血奋战,守卫狮脑山,发扬勇敢战斗的作风,凭险阻击,顽强战斗,他们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给敌以重大杀伤。八月二十一日起,日寇向我狮脑山高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兵力从六七百人增至一千五百人。在大批飞机的轮翻轰炸下,敌人向狮脑山拼命攻击,企图强夺这一要点,阻挠我战役计划的进行。守卫狮脑山的部队发扬勇敢战斗的作风,凭险阻击,顽强战斗。他们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给敌以重大杀伤,仅二十一日,敌人就伤亡百余,遗尸四十余具。二十二日晨,敌二百余人又向狮脑山东北高地进攻,激战终日,敌仍无进展。次日,日军倾巢出动,并且把日本侨民中的军团主义分子武装起来,拼凑了800多人,于早晨,以密集的炮火猛轰我左右阵地。并穷区极恶地施放毒气弹,炮火、毒气笼罩了整个山头。午后,20余架敌机低空盘旋,轮番向我阵地扫射轰炸,掩护地面敌人向我攻击。连日下雨,战壕里已积满了水,英勇的战士们卧在泥水里沉着应战,一排排手榴弹,把冲上来的日寇打得滚下山去。8月26日,我军完成任务后,安全撤离狮脑山。

狮脑山争夺战,我军整整坚持了6天,这个战斗充分说明了我军不但攻如猛虎,而且守如泰山,为百团大战第一阶段的全面胜利立了首功。当时,八路军总部曾连续4天发布《捷报》,向全国介绍狮脑山战况。



[4]保卫上海四行仓库的谢晋元团(第88师524团):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8师前身为警卫军第二师,是由德国军事顾问训练,最早装备德式武器的部队之一。

1937年“八·一三”事变爆发,524团在88师编成内由无锡开赴上海,随即参加闸北八字桥之战。9月,团长负重伤,遂由谢晋元补任,他率部驻防火车站,坚守阵地两月之久。10月下旬,日军进攻上海市区,谢晋元率第五二四团第一营官兵400多人(对外称800人)向南转移,留守闸北,掩护大部队撤退。谢晋元带领部队穿过敌人猛烈的炮火,于27日晨2时进驻苏州河北的四行仓库。

上海失守后的第一天,市民一早出门,突然看到了四行仓库楼顶上还有我军士兵在坚守杀敌,人们奔走相告纷纷汇集到了苏州河南岸,观战助威。 《淞沪血战面面观》一书这样记录了日军占领上海当日的情形,逐室稽查,稍有怀疑,即予枪毙,登记各户人员,到晚如有增减,即全部枪杀,男子手上老茧如与枪型吻合,即予枪杀,箱笼物件,年轻女子,劫掠一空,余下男女老幼,一概在大腿上加盖日本,二字的火印,不愿加盖者,杀。 家园沦陷的人们,看到了中国的枪弹仍然射向敌人,中国的军队仍然坚守着自己的家园。当天的《申报》记载了当时的情形,天亮时分,枪炮中,隔河民众经此地,纷纷脱帽鞠躬,感动落泪。

四行仓库是一座钢筋水泥大楼,原为“大陆”等四家银行的储备仓库,其两边和北边是中国地界已被日军占领;其东边和南边属公共租界。勇士进驻后,立即赶修防御工事,关闭所有窗户,并垒上沙袋,分层据守。日军向仓库发起多次猛烈进攻,死伤数十人。苏州河南岸观战的中外群众,目睹中国军队英勇善战,痛击日军,万分振奋,每当击毙一个敌人,群众便挥帽向中国守军欢呼。一时全闸北各地之敌军,分路向四行仓库集中围攻,其中有敌军二十余人,在苏州河畔来攻,这时有一位在六楼守望的壮士看见,立刻全身缚满手榴弹,突由六楼平台对准敌人跃下,一个大炸弹自天而降轰然爆炸,烟屑飞扬中,二十余敌兵化为泥灰肉酱,而我壮士亦血肉横飞,忠勇殉国。隔岸民众看到这一幕,一方面固然鼓掌称快,但也为这个英勇壮士痛哭流涕。

女童子军杨惠敏在苏州河畔眼见对岸日旗遍布,独四行仓库屋顶未竖国旗,便决心要将青天白日旗帜送进四行仓库去。二十九日天未破晓,谢晋元团长率领所部肃立天台升旗,上海市民于一片烟尘火海中,争睹巨幅青天白日国旗,迎风招展,无不喜极而泣,感奋万状。当天全世界各大都市之午晚报,都报导四行孤军奋斗和女童子军杨惠敏代表全体市民,冒险潜入仓库向孤军献旗种种细节。

由于在上海租界的外国人害怕战争持续下去会危及他们的安全,要求中国军队撤退到租界区。31日上午10时许,孤军开始撤退,当谢军撤入租界后,全部武器即被收缴。中国军队全部撤离上海后,谢晋元和他的部下便被软禁在“孤军营”中,日军曾多次向租界要求引渡,未被允许;接着对谢团长进行诱降,又被拒绝。1941年4月24日清晨,这位坚贞不屈的抗日英雄被日伪军收买的郝鼎诚等4人以匕首行刺身亡,终年36岁。全国,特别是上海的民众得知谢晋元遇害的噩耗后,极为悲愤,各界人士纷纷用各种方式悼念抗日英雄。4月25日前往送葬者达7万余众。同年5月,重庆国民政府追赠他为陆军少将。抗战胜利后,将胶州路“孤军营”附近的“模范中学”改为“晋元中学”,以资纪念。



[5]王长海团(29军第37师第109旅第217团):


窃以为用大刀砍杀肉搏的战例最能体现我抗日军民在武器落后的情况下仍然不屈不挠,勇武杀敌的可歌可泣的英雄精神!

29军苦练实战技术,特别加强“大刀劈杀”训练。当时曾有两位著名武师受聘于军中任教,一是“单刀李存义”的得意弟子尚云祥,在军中传授“五行刀”;另一位名叫李尧臣,精通三皇炮捶拳械,曾为慈禧保镖,在军中传授无极刀法。除了聘请著名武术家教授中国刀法外,还由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军官传授日本式劈刺。也有说大刀队的刀法传自大刀王五,不知是否属实。二十九军大刀队就是凭着这套刀法力克日本武士刀和上了刺刀的日制三八式步枪。

喜峰口大战,王长海的217团被派到第一线应战。双方一接触,战斗就很激烈。到了夜间,则变成了白刃肉搏战。一个叫胡光兴的连长,身受12处重伤,仍然力战不退。长城垛口,失而复得,达20多次。王长海团长率部毙伤日军百余人。王长海组成500人的大刀队,乘夜分两路潜入敌阵,趁日军酣睡,用大刀砍杀。后来109旅旅长赵登禹出敌不意,亲率王长海团出潘家口,越过滦河,冒着寒风冰雪,雪夜奔袭分散在各村民房酣睡的敌军,抽出大刀朝日军猛杀猛砍,激战两小时,砍杀日军数百人,破坏了日军的18门大炮。此后几天,两军殊死肉搏。三月十四日,日军开始从喜峰口撤退。自此29军声名大振,抗日猛将赵登禹、王长海的名字被人们广为传颂。国民党中央统帅部向赵登禹颁发了青天白日勋章。不久,他那一旅奉命扩编为第132师,赵当了师长,王长海战后因功升任109旅旅长,后任132师师长。

战后,日本报纸不得不承认喜峰口战斗丧尽了“皇军名誉”,遭受了“60年来未有之侮辱”。抗战爆发后,二十九军曾组织大刀队浴血奋战,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一位作者挥笔写下了一曲“大刀进行由”献给二十九军大刀队。歌曲发表后迅速传遍全国,为鼓舞军民抗战斗志发挥了巨大作用,是抗日救亡歌曲中的一首代表作。



[6]张灵甫团(74军第51师第305团):


张灵甫,名钟麟,又名宗灵,字灵甫,陕西长安东乡大东村人。1923年长安中学毕业后,他回家乡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小学教师。后接受新思潮的影响,千里迢迢来到北京,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北京学生运动风起云涌,张灵甫积极参与之余,深感学生的软弱无力。愤而投笔从戎。

1926年,热切投身革命的张灵甫参加广州黄埔军校在郑州的秘密招生,并被录取。同年秋,张灵甫进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入伍生总队,修步科。1927年3月8日,军校第四期学生开学典礼上,张灵甫、胡琏、林彪、刘志丹、袁国平、李弥、文强、唐生明等日后中国大地上风云一时的人物们站在一起,聆听校长蒋介石的训话。以这一刻为起点,张灵甫开始了他二十年的戎马生涯。

“八一三”淞沪会战开始,张灵甫即被委任为74军5l师153旅305团团长。并在上海保卫战中,以勇猛果断,指挥有方赢得全团官兵的爱戴。嘉定作战的时候,面对武器装备远远优于国军的日寇蜂拥冲锋,杀红眼的张灵甫甩掉上身军服,抱着机枪跳出战壕,身先士卒带领100多名敢死队员迎头痛击,杀得日寇丢盔卸甲,抱头鼠窜。后他率领该团又连续打退敌人七次冲锋,打死打伤日寇800多人。

1938年江西德安地区万家岭大捷中张灵甫率部,对驻守江西德安张古的日寇进行反击。讨论作战方案的时候,众人认为张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灵甫拍案而起,道:“各位都看过《三国演义》,魏国大将邓艾为攻取成都,出蜀将之不意,带精兵暗渡阴平,飞越摩天岭,一举攻克了江油、涪城和成都。我们也可仿此战例,大军从正面进攻的同时,再挑选一批精兵强将,从人迹罕至的张古山背面进行偷袭,以收两面夹攻之效。”于是,张灵甫亲率一支突击队效法邓艾轻装出发,攀木挂树,穿过艰险的深山峡谷,老林恶水,配合正面部队进攻,从日军疏于防范的张古山后山绝壁上进攻,在友军的支援下,经过白刃格斗,占领张古山主阵地。 而后日寇不甘失败,出动飞机与重炮狂轰滥炸,几乎将张古山移为平地。张灵甫率部浴血死战,与日寇鏖战五天五夜,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反复拉锯。亲临前线指挥的他身中7块弹片,鲜血直流也没有退下火线。终于牢牢控制该阵地。这个争夺战,日军仅遗留阵前尸体就达上千具,为万家岭大捷奠定了胜利的基础。此役国军一举收复九江以南失地,日军第106师团几乎被全歼,死伤逾万,连师团长淞浦中将都险些被俘,战果辉煌。战后著名作家田汉受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的委派,采访张灵甫等人,刊登《中央日报》,并编写的话剧《德安大捷》,张灵甫以真名真姓在剧中出现,从此名震天下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