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最大的一次空战胜利:兰州空战

aqssm 收藏 1 300
导读:抗战中的1937年8月14日,中国空军在杭州上空一举击落敌机6架,而我方则无一损伤,这一特大喜讯振奋人心,从此8月14日被定为中国空军节。 一年半后的兰州空战大捷中,我方空军健儿再创辉煌,击落敌机18架,成为抗战时期击落敌机最多的一次战役。最难能可贵的是,我方无一人死伤,仅有部分飞机受到轻微损伤。当时由于西北地处边陲,新闻传播艰难,偶有一二新闻记者报道此事,因非亲身经历,或语焉不详,或未及叙述紧要环节,故当时各地对这一战役并无深刻印象。 兰州空战 兰州空战中的国军空军飞行员 敌机屡袭

抗战中的1937年8月14日,中国空军在杭州上空一举击落敌机6架,而我方则无一损伤,这一特大喜讯振奋人心,从此8月14日被定为中国空军节。


一年半后的兰州空战大捷中,我方空军健儿再创辉煌,击落敌机18架,成为抗战时期击落敌机最多的一次战役。最难能可贵的是,我方无一人死伤,仅有部分飞机受到轻微损伤。当时由于西北地处边陲,新闻传播艰难,偶有一二新闻记者报道此事,因非亲身经历,或语焉不详,或未及叙述紧要环节,故当时各地对这一战役并无深刻印象。


兰州空战


兰州空战中的国军空军飞行员


敌机屡袭升空迎击


1938年,抗日战争进入全面决战,中国空军积极加强备战,接受了苏联一批战斗机,各部队飞行员及地勤维修人员分批赴兰州空军驱逐总队接受训练,熟悉苏联战斗机的性能,研习空战战术。


此时,日军悉知这一重要情报后,一则为摧毁中国空军力量;二则为确保日后越过内蒙古草原进军时,避免受到中国陆军空军联合阻击,乃于1938年秋天,趁中国空军训练未竟之际,先大举空袭扰乱甘肃境内各空军基地,其后便将轰炸目标对准兰州。自1938年底至1939年全年,日机群共袭击兰州9次,但每次都遭到中国空军及苏联志愿队的迎头痛击。


在诸次空战中,以1939年2月20日及23日的空战最为激烈,我方共击落敌机18架。


兰州上空两度血战


1939年2月20日是农历正月初二,但兰州空军没有放假,十分警惕照常坚守岗位。中午时分,兰州空军军区司令部接获防空司令部电话,指有敌机30架分批进袭兰州,已越过平凉、静宁、固原和靖远。接讯后,我方空军十七队、十五队及苏联志愿队战机共30架升高警戒。十七队队长岑泽鎏率机9架升空至4000公尺高度,只见第一批敌机9架,已由西北方飞向兰州机场。


此时苏联志愿队已在兰州城上空迎头开火攻击,十七队的9架战机正在敌机右上方,敌机的高度为3000公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岑队长一声令下,中方9架战机顿如猛虎下山,半滚俯冲齐下攻击敌机,很快敌机一架中弹起火,坠于皋兰山上。不久,又一架敌机被击中,摇摇晃晃往下落,终于撞击地面,一声巨响,红火黑烟冲向天空,几分钟后,第三架敌机又被击中坠地。我方机群越战越勇,敌机终于慌了神,顷刻溃散,分头鼠窜。我机仍不放过,分别追击。


这次惨败,日本侵略者仍不死心,3天后的2月23日,日寇机群再度偷袭兰州。中午11:04,防空司令部通报兰州空军基地,敌机18架分两批由固原、静宁向兰州进发,11:41,我十七队10架战机起飞空中警戒,12:20又获悉另有日机20架由西峰镇向兰州扑来,我十七队、十五队及苏联志愿队共30架战机分批起飞。不一会,敌机20架由东北方进入兰州市区上空,我机随即勇猛攻击,此次空战较前次尤为激烈,双方出动机数众多,不过敌机为轰炸机,我方为驱逐机,对敌攻击较为灵活,又是背光迎战,形势对我方十分有利。


然而,敌机群组成的火网,绵密发射,火力旺盛,有如流星雨一般,战斗十分激烈,但很快有3架敌机中弹爆炸,耀眼火光一闪之后,变成了巨大的火球,自空中冉冉坠落地面,极为壮观,着地之后,烈焰四散,范围颇广。


跟着又有一架敌机拖着黑烟渐渐下落后,继之也爆炸下坠,与前3架敌机相仿佛。接着十七队副队长马国廉及队员陈桂民各击伤一架也落地着火,5分钟后,又有两架敌机遭我击落,4架受伤逃逸。十五队队长余平率机击落敌机两架,坠毁于洮河河畔后又有情报传来,临洮、榆中、阿干镇、乾草店等地均有敌机撞山焚毁,这些敌机不能返航,无疑是被我方空军击伤沿途坠毁。战后统计此役两日共击毁敌机18架,成为抗日战争中击落敌机最多的一次战役,我方则无一死伤。


此次战役后,空战中有功人员都分别颁获一星及两星的星序奖章,其中中方有岑泽鎏、马国廉、胡佐龙、刘散光、胡耀南、陈桂民、李德标、余平想、陈崇文、任肇基、叶思强、徐华江。苏联方面志愿队获奖有七人,由航空委员会的黄秉衡将军于二月底,专机去兰州授勋颁奖。颁奖典礼在兰州城内举行。


当时任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的李逸侪先生,事后在《中国航空掌故》里说:“兰州这两天空战,为我国空军八年抗战,历次空战中,创立了歼敌最多的辉煌战果。”


三月初,空军兰州军区司令部举办了一次盛大的纪念并祝捷晚会,借兰州大戏院招待各界代表,会上,又收到了总队转来的兰州各界致送的慰劳品,其中有银杯(上刻有“功盖戚俞”字样)、强织颈布等物。


战后重逢旧“敌”


有趣的是若干年后,当年参加兰州保卫战的李德标、陈崇文先生,在海外邂逅了一位曾参加兰州空战,当时已取中国名字“雷振宇”的日本人,雷正经地问李:“李先生,1939年2月20日及23日,阁下知道贵国空军一共击落我日本飞机多少架?”李回答:“当年经过我国有关部门在陕西、甘肃两省捡获日本飞机残骸,统计共击落18架。”雷说:“当时我是日本空军一名中队长,我率领9架轰炸机轰炸兰州,回来时一数,连我在内只有3架。”他说到此声音似乎有些伤感。尔后又继续说:“所以,我认为你们击落的飞机可能不止18架。”


李德标淡淡地说:“那不是你我私人的问题,那是两个国家民族的悲剧。”陈崇文接着说:“从前我们在空中相遇,乃是敌人,如今我们不再打仗了,我们都是驾驶飞机的过来人,可以说是同行。只要我们不打仗,孔夫子不是说过吗?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空军作战前仆后继


空军作战是九死一生,空军战斗人员的生命像流星一样,虽然光芒四射,但往往是短促的。抗战时期,因我国航空工业还很落后,飞机及其装备皆仰赖外购,还买不到优良性能飞机,甚至把飞机的价值置于飞行员生命之上,驱逐部队作战所驾驶的飞机多为单座战斗机,机上没有通讯设备,与地面无法联络,飞机与飞机之间也无法通讯联络。


作战时往往又盲又聋,敌情不明,飞机的油又有限,打起仗来艰辛万分,飞行员随时都在死亡的边缘。但中国空军抱着必死的决心,与日机拼斗,前仆后继,牺牲惨重,在最艰困的环境中奋斗求生存,给予日军最重大的打击。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