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流水账

狂欢的兔子 收藏 0 18
导读:本来么,六月是个挺好的季节,不冷不热,不湿不燥,感冒指数少发,穿衣指数漂亮,人体舒适指数最佳。   只是在学校里,六月也是挺折腾的季节。高考,中考,期末考,统考,联考,模块考,各类考试荟萃;复习,命题,监考,阅卷,统计分数排队。惶惶然,惴惴然,满意的,舒一口气;不满意的,叹一声气。一学年就又过去了。奇怪,为什么学校里不是从春天开始纪年呢?   这么些年下来,监考的次数也可以说不计其数。最不想监的,自然是高考了。所以早早向领导报告,高考监考千万别排我呀!一边美滋滋暗地里打着算盘,这偷闲的三天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来么,六月是个挺好的季节,不冷不热,不湿不燥,感冒指数少发,穿衣指数漂亮,人体舒适指数最佳。


只是在学校里,六月也是挺折腾的季节。高考,中考,期末考,统考,联考,模块考,各类考试荟萃;复习,命题,监考,阅卷,统计分数排队。惶惶然,惴惴然,满意的,舒一口气;不满意的,叹一声气。一学年就又过去了。奇怪,为什么学校里不是从春天开始纪年呢?


这么些年下来,监考的次数也可以说不计其数。最不想监的,自然是高考了。所以早早向领导报告,高考监考千万别排我呀!一边美滋滋暗地里打着算盘,这偷闲的三天里,花一天时间睡觉要睡个昏天黑地,一天洗晒要晾得阳台上彩旗飘飘,再一天时间么,把家里积压下来的报纸囫囵吞枣浏览一遍,坐在家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当摆设的摇椅上晃荡晃荡双脚,,再偶尔对着楼下花园里遛狗的老绒发发呆(错,似乎应该是对着溜老绒的狗发发呆),真是一件惬意的事。嘿嘿!


无奈领导先给我一张苦脸:唉,我也想照顾你呀,可是我也实在没办法呀!你看你看,高三的老师要回避,相关学科要回避,你说我还找得出什么人啊?这么一说,自个儿心先软了半截:唉,谁让咱是小学科呢?谁让咱不能像那些主科那样牛气冲天呢?这个时候,也只有小学科唱主角了哦!可怜了我的如意梦!


故而,今年的高考流水账如下:


6月6日:监考培训。之前领导千叮咛万嘱咐,培训不能迟到了。所以,吃完中饭,也没敢眯会儿眼,就老老实实往学校赶。到考务处一看,嘿,还真不少人!会议开始,小领导中领导大领导轮番讲话。小领导说,大家安静了,会议开始了。中领导说,监考工作是很重要滴!如此这般,点点点。大领导说,老师们辛苦了,我代表学校和考生感谢你们!


一边听着,一边把监考手册仔仔细细读下来,用红笔划好道道。好像今年比往年的又多了些折腾。矿泉水的标签都撕了,考场的屏蔽器也都应要求开了。嗯,就记住几点几分该干什么便是,此外的事,用领导的话说,不可多说一句话,不可多走一步路。对考生,关心而不关注,严格而不严厉。和蔼可亲,笑容可掬,温柔温柔再温柔,细致细致再细致。最重要的是,千万千万别出错!


6月7日:第一天高考。怪事,好像比自己考试还紧张,5点不到就醒了。想再做个梦吧,梦也逃走了,索性起床。怕公交车误了事,打的前往。司机一听高考,打开了话匣子。可惜偶不是考生,享受不了出租司机的爱心接送。


校门口已经有心急的家长聚集,亦有几个警察叔叔执勤。穿过人群,一脸肃穆的到了考务中心。把手机上交,从此眼观鼻,鼻观心,心观考务,大门外众生百态一概视而不见。


第一场,语文。进场,入座,检查,启封,贴条形码,发卷,填写姓名准考证。铃响,答题。


至此,算是歇了一口气,可以坐下一会儿了。背着双手来回踱步自是不可能,怕脚步声惊扰了考生,还特地穿了双软底鞋。两位监考,一前一后早指定了位置,连说的话也事先打印在手册上。除非考生需要,每人活动范围不超过一点五平方。


眼睛不时的环顾,思维,自然不可能局限在一点五平方之内了。想些什么,可就由不得谁了,甚至由不得自己。有位老教师比较牛,他说他的论文绝大部分都是在监考的时候构思的,要我是怎么也不可能。细数这些年来监考我都想些什么心事,好像也没什么重大的成就。最初工作时,两个半小时就当自己坐火车从宁波到绍兴,然后每过一阵想想现在到哪个站了。可是后来火车提速了,到杭州都花不了两个小时。自打跨海大桥开通,连去上海都不超过两钟头。所以现在不作这个幻想。那么排排假日郊游的计划吧,平时好半天才爬得上去的山头,脑子想想一忽儿就到山顶了。唯一实打实一分一秒计数的那就是数自己的脉搏。我已经无数次的验证了自己心脏的健康程度。


不过这场语文考试还是挺有想头,因为刚才发试卷时眼睛偷偷瞄了一眼作文题。毛阿敏的歌,《绿叶对根的深情》。要求结合各人的生活阅历,文体不限。这些孩子们,能有多少人生阅历?窗外正是绿意婆娑,到了秋天,那些绿叶,也将象孩子们一样离家远去。所不同的是,绿叶归根,而孩子们,则要放飞。


结束时间,重又紧张起来。收卷,核对,密封,签名,上交。这才有空撇一眼校门口翘首以盼的家长们。


下午的数学,无话。天有些燥热了,电扇微微开启。整个考场除了轻微的电扇声,空前的安静,却听得自己的肚子不争气的“咕”了一声。也难怪,考试时间开始得是晚了些,据说为了平衡东西部各地区的时差。又据说新疆的考生,天不亮就得出门赶考了。小学的课文里就写着幅员广阔么,高考,更是得和谐的。


傍晚领导过问,学生有什么反应没有?我说没什么不正常的反应啊。今年乃新课程实施后首届高考,自然要平稳过渡。


6月8日:上午综合,也是整个高考中最决定命运的一场考试。学生倒是比昨天从容多了,进场铃响后三三两两入座,还有门口那一对小人儿,手牵手儿,卿卿我我,依依不舍,直把走廊当成了离别的月台,然后挥挥手,各入各的考场。


天色有些阴了,凉爽。回想自己经历的高考,盛夏七月,空气里都冒火,那个日子真叫挥汗如雨。为了降温,动足了脑筋,电扇,冰块,甚至动用了消防队的高压水枪降温。监考老师还有个任务就是不时递上湿毛巾。这样想想,六月的考生们,还比较幸福。


窗外的树上忽然一阵喳喳声。除了麻雀,我是不认得任何小鸟的。不过猜想这应该是喜鹊了,那长尾巴在国画上见过。说不定也是什么代表大会,喜鹊们上蹿下跳,激动非常。担心的看了考生们一眼,倒是没受什么干扰。开完会,呼啦一下飞走了。没多会儿,又来了一对喜鹊GG和喜鹊MM。GG说,MM你别生气了,我抓小虫子给你吃还不行吗?MM说,喳喳喳我不要理你啦!GG说,那我抓小虫子再送一颗漂亮的小石子儿给你做生日礼物好不啦?MM说我不跟你玩了妈妈叫我了我飞走了啦!GG说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呀!呼啦,呼啦,都飞走了。


一阵风把学生的一张卷子吹到了地上,赶紧跑去捡起来交回。看看时间不早了,开始倒计时。铃响,结束。


下午是英语。听力部分已经事先考过了,所以只有笔试。想到自己的任务快完成了,所以重又抖擞起精神。


两个小时,好像也就喝了一瓶水的时间。刚收了卷,便听得一声长叹“唉——,终于结束了!三年了呀!”


其实,对于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说,还没有到最后结束。报考一本的考生,还有明天的自选模块考试。不过不管怎么说,三年的学习,总算快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任务,等分数填志愿,似乎父母更受煎熬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