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监狱改革的成功

liesliu 收藏 0 1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监狱改革的成功




监狱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普遍不好,因为那里是管坏人的地方.


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跟那个地方是多么遥远,远到没有必要了解的地步.可是,事实上不同,监狱是关系到自身的.


首先,每一个人都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进监狱.那些开车出了交通事故的人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进监狱.那些贪污腐化份子,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进监狱.那些重婚者也没想到自己能进监狱.......


也许我们那一天偶然犯了一个很无意的错误,它都可以把我们带进监狱.


其次,那些做完牢回到社会的人,如果他们变本加厉的危害社会,这种危害所造成的个人伤害不定就是自己.因些,我们有理由去关心这个地方.


经过体制改革后的监狱,的确值得赞扬.拿出一个明显的比较,2003年我才进监的时候,许多犯子跟我讲,出去后还要搞,要把本钱捞回来.到了2009年,我满刑的时候,许多犯子跟我讲,出去后打算好好搞,再坐牢没意思了.


就这么一个普通的比较,我想,身为读者的您,可能看得出来,监狱改革是成功的.


我对监狱改革的评价,是我在莲花垸监狱服刑得到的亲身体会.如果是个例,我就首先要感谢莲花垸监狱的领导班子们和全体民警.


不过,我也听到从其他监狱调到莲花垸的犯子说,他们所在的监狱也在改革,但是,他们所在的监狱还有很多方面跟过去一样.无论怎样,我相信,和谐的春风吹遍了神洲大地,也吹进了全国的监狱.


2003年,我入监时,莲花垸监狱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监狱,监狱有四万亩田地,这四万亩田地仅仅有一千个犯子来耕种,没有机器帮助,全凭双手.


四万亩相当有的乡镇所有田地同,一千个犯子所付出的劳动量可想而知.


莲花垸监狱最大的一块地被称为八百亩(因为他的面积是800亩),站在田的一头向另一头望去,田的那一头的树木变成了小草般的矮小.


每当夏季最热的时候,花生成熟的季节,犯子们像冲锋阵地的士兵,一个个倒在田里,热、渴、累让所有犯子们都感觉到自己走在生命的极限,因为抵抗不停炎热,他们是因为中暑倒下的,我愿意会记住从前监狱里的花生田,我也在那里倒过.


每当到了插秧的时候,犯子们的手指都露出了骨头,有的年份,一连要插上二十几天的秧,日夜不能休息.犯了们回去后,很多人已找不到自己的床位.


还有种棉花,拔一天棉梗会使自己的腰都伸不直,但第二天还要坚持拔.


农业活是没有休息时间的,唯一能休息的时间就是下大雨,下得无法出门,小雨是挡不住出工号令的.农业劳动起早贪黑,服刑人员的身体健康因劳动得不到保障.


莲花垸监狱还有两个砖厂.砖厂的劳动的量也很大,以前罪犯的生活费没有纳入财政.罪犯必须尽可能的达到高产量.砖厂的过量劳动,也跟农业劳动一样,还要承受高温和粉尘的危害,罪犯的日子过的也很苦.


2006年,监狱的生产结构完全转变过来,这个时候,已全部取消罪犯的农业劳动,砖厂也撤了,罪犯全部进入现代化钢结构加工车间从事手工劳动,劳动时间被限制,而且罪犯劳动有了象征性的劳动工资(我拿了三年的每月五元工资,总计一百八十元整),在生产一线的罪犯,有的最高工资拿过两百元整(创记录).


无论怎样,今天监狱的生产结构和工资奖励形式是以前所没有的,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是很了不起的.


还用个简单的比较,来证明监狱改革的成功.


2003年我入监时,监狱里犯子之间几乎天天都有打架斗殴的现象.2009年,我离开监狱的前几年,都很少看见打架的现象,越往后越少,特别是到了08年09年,打架的现象几乎在我眼里消失了.


是什么力量使监狱变得如此平和,是人性化管理的纳入发挥了作用.


不知是2003年后的那一年,国家颁布了监狱警察八项禁令.这个不对服刑人员公开的禁令在下发不久就被我意外地看到,里面有一条:不准打骂体罚服刑人员.


可能是按规定不准犯子知道,也可能是分布这个禁令对狱警们管理不利,这可以不管.反正从那个时候开始,狱警们打骂体罚犯子的现象很少了,到了09年,这种现象几乎消失了.


我出狱的头两年,犯子们也可以和一些狱警们随便交谈了,甚至可以开玩笑.


俗话说,得到什么,付出的就是什么,说得再明白一点,也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狱警们的人性化管理,使犯子们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人性化交流,拳头、势力在人性化面前显得愚昧低下,犯子们之间在人性化管理的影响下,学会了和平共处.


以前的监狱,生命的压迫感让犯子们难以承受.劳累、吼骂......所造成的犯子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压力是巨大的.一个心理很正常的犯子也会产生越狱的想法.


我服刑的后期,我总是给新犯子们讲我入狱时候的想法,我跟他们讲,那个时候,我一门心思想越狱,我每天都在用眼睛扫描周围的环境,每天都在用脑壳作行动计划.


新犯子们不相信,一个性情温和的我会有那种想法,当我把监狱的从前和现在作了比较以后,他们相信我有那种想法了.


那个时候,不但我有那个想法,可能很多人都有.在我满刑前的日子里,我问一个对判决不服,正申诉的犯子:"想不想逃跑?"


那个犯子很开朗地对我说:"苕吧."


他的开朗令我相信,虽然他以自己的判决不服,但他可以承受服刑这个现实.我想,若是放在过去,一个人对判决不服,又在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他要不想逃,那才是不正常的.


2003年,国家把心理教育和心理修复纳入成为监狱改造罪犯的内容.虽然我眼中的那些狱警心理咨询师们显得年轻、阅历不够,但他们从事的工作的确对那些心病很重的服刑人员起到了作用.


心理学认为,生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心理障碍,都有心理疾病,只不过是多少的问题.监狱的罪犯们,他们的犯罪行为,只是心理的某一个方面产生了错误膨胀造成的,直接采用心理勾通来医治罪犯,这无疑是监狱改革的一项重大进步.


并不是所有的服刑人员都认为监狱改革是一种进步.


有个别服刑人员不愿意这种改革,这种人就是那些滚过多板、而又在以前的监狱里过得很顺的板脉子们,他们在以前的监狱里享有各种特权,吃喝玩乐不受限制.


和我在一起服刑的一个姓周的服刑人员对我说:"你现在做宣鼓做的很辛苦.我头板坐了两年的宣鼓,我不但有吃有喝,满刑时,我还带回去一万多块钱."


他说的是真的.


以前的板脉子们不但享有特权,而且还可以从犯子们那里捞到油水,手黑的要捞一大笔,收入甚至高过社会上的白领.过去的监狱的确令部分人叫好,这部分人就是过去的牢头狱霸.


满刑前,监狱开展了一次打击牢头狱霸的活动,这是一次完全走形式的活动,很简单,在莲花垸监狱已根本上不存在牢头狱霸了.只不过,云南某看守所"躲猫猫"事件引发了全国司法系统的整顿.打死人在其他地方有多大的普遍性我不知道,就莲花垸监狱而言,这种情况今天和将来肯定是永远不会存在的.


莲花垸监狱之外的其他监狱改革到底怎么样,我亲身体会不到.但是,总在从报纸上看到或从干部嘴里得到消息,有的监管场所还不容乐观.


前一年,听一个新犯子讲,他的哥哥在省城某监狱服刑,手机就放在身上,可以随便打,我不敢相信,这是制度所不允许的,也是情理所不允许的.至少,作为一个伤害了他人又被自我伤害的罪犯,来到监狱服刑,自己也需要保持一份清静.


到我满刑前一个月,我相信了.一所监狱里的一个因诈骗入狱的服刑人员,在监狱内继续使用手机进行诈骗,骗得现金和物质达数十万元.


因为这个事件的发生,监狱局在各监狱开展了严查违禁品的活动.这个活动在我们监狱又是一次走过场的活动,不是监狱搞的不深入,而是狱内根本没有违禁品.


莲花垸监狱改革令人信服.因为制度的规范,监狱里已基本没有特照的犯子,没有特照的犯子,犯群中就没有了帮派势力.一但存在特照,特照的犯子又是一个很烂的人,那么,这个特照的犯子会用钱来养活一大帮人,这一大帮人就形成了一个势力团伙.有了势力团伙,就有了欺压其他服刑人员的现象,监狱就"黑"下来了.


莲花垸监狱改革成功还体现在各个小的方面.


2006年,我曾写了一篇名叫<文明,从剃头开始>的文章.这篇文章参加了局征文比赛,意外地获得二等奖.这篇文章写的是我真实的内心感受,从剃头这个很小的角度来叙述监狱文明的巨大进步.


2003年我进监第一次剃头,我见到了剃头师用的特殊工具.还没到监狱时,听号子里的多板说过这种工具,说得相当可怕.和刮头用的工具是老式两面刮胡刀架,把刀片用一种很暴露的形式装在刀架上,看着寒光闪闪,还未剃头,心已寒.


给人剃头的人必须有高超的技术,不然,剃一个头下来,头上不是要划多少道口,既使是有技术的人,也难免不让人的头流血.


我第一次剃头,是被一张很钝的刀片把头发给铲下来的,头虽然没流血,但比流血还痛.


我第二次剃头,头上被划了无数道血口,有两道大口子划在脖子上方,有一个口子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才长好,也怪我的小命生的好,两个口子的任何一个歪那么一点点,我的颈动脉一定会被割破.


在我服刑的头三年,我怕剃头.


2006年,监狱里的剃头工具得到了改变,电动推子取代了刮胡刀.剃头不再是受罪.


监狱改革成功的其他小的方面很多.过去喝不上开水,现在有了开水器,随时可以喝到放心满意的开水.过去没有洗过热水澡,冬天也没洗过,现在每周可以洗一次.过去在露天吃饭,风吹雨淋,没有桌凳,蹲在地上吃饭,现在有了饭堂和饭桌.......


监狱改革的巨大成功,是监狱对社会的一个巨大贡献.在宽容和谐的监狱政策下,服刑人员学会自尊自爱,也学会了关爱他人,服刑人员的思想得到了好的转变,他们回到社会,他们将无害于社会、无害于周边、无害于自己.


当然,在我眼里,监狱还有一些需要进步的地方.相信不久的将来,服刑人员会感觉到现在还存在的一些不公平、不合理的现象会完全消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