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监狱里的一天 (一)

liesliu 收藏 0 67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监狱里的一天 (一)




有的人在监狱呆了几十年,有的人在监狱呆了几个月.无论呆的时间长短,他们所经历的监狱生活内容大体是相同的--枯燥.


这个年代监狱政策好了,监狱生活少了压抑,更少了恐惧.也许是我所在的莲花垸监狱现在才有这么好吧.听别人的监狱调来的犯子说,他所在的监狱,一天的生活没有别的追求,只要这一天不挨打,就算混赢了.


这个犯子说的是真的,他的话被其他的、与他不相识的,也是从别的监狱里调来的犯子所说的话相同.


监狱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大致相同的,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不同之处在于过去多一些批斗会,多一些学习(学习政策法规、规范),多一些劳动强度.现在则多一些看电视的时间,还多一些睡眠时间.


现在监狱里的休息时间大概是这样的.


早6:00起床,6:30吃早饭,7:00出工,7:00到11:30为上午劳动时间,劳动时间的中途有一次解手时间,11:30吃午饭,12:00进车间,18:00收工,12:00到18:00中途有一次解手时间.收工后吃晚饭,吃完晚饭后回监院.晚19:00为集中点名时间,点名后收看新闻联播.19:30集中结束,自由活动.20:30关闭电视,罪犯洗漱.21:00罪犯全部回监室就寝.


现在的这个作息时间安排是我服刑以来最好的作息时间,因为他充分考虑了罪犯的睡眠同.前些年服刑,每天给我的感觉就是两个字:累、睡.


那个时候,又累又没睡觉的时间,早上五点钟出工,晚上11,12点收工.这是常事.有时候回到监室里倒在床上就睡着,日子过的又差又乱.现在好了,累和睡两个字都在我感觉中消失了.


我把时间分个段,用时间来解说监狱里的每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0:00至6:00.


这个时间段里,只有两个值班罪犯在走廊里不停的走动,其他罪犯都已休息,监室的门被锁着,这段时间能发生的主要事情,就是值班罪犯偶然给那些要上厕所的罪犯开门,开完门后,还要对他们入厕进行监控,防止他们利用夜深人静的时候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绝大多数的这个时间,是平静的,让值班罪犯担心的事,是有的罪犯蹲厕所时间太长.时间太长,他们要经常跑去看一看.利用夜间长时间蹲厕所的罪犯,大多数都是利用蹲厕所解决生理问题,他们的这种行为在监狱里并不认为是件丑事,他们的行为比那些在床上解决生理问题的人要干部卫生,而且不影响他人休息.


这个时候监室里的绝大多数人都睡着了,但有几个人在看书,看的是非常厚的玄幻小说.看书的人都不抢表扬(行政奖励)不需要减刑.政策好了,没有追求的人过得轻松,他们在白天的劳动里可以打瞌睡,完不成劳动任务没有人追究他们.


夜间有可能出现的意外事情,就是有的罪犯突然发病,这些罪犯会被值班狱警及时送到监狱医院治疗.这一点在以前不同,以前罪犯在夜间出现了急病,只要不是很严重,就要自己挺着.这是监狱改革带来的好处,罪犯的生命健康得到保障.


晚上对休息影响重大的是枪兵,与监室相隔不远,有一个枪兵炮楼,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枪兵就发疯似的狂吼乱叫,有时也唱歌.我才搬入这个楼层时,不知道枪兵晚上会狂吼乱叫.


一天夜里,我睡着了,我被枪兵的厉喝声惊醒了,枪兵不停的拉枪栓,不停地犯吼:"站住,不站住老子开枪了."


真的跑了人吗?难道今晚要出这么大的事?我用心等待事情的结果.


枪兵就这样不停的折腾,我指望枪兵把越狱的人抓住,等呀等,那一夜枪兵就这么叫了一夜,枪兵还和相邻炮楼的枪兵相互喊话,直到天明.


早上起床,问老犯子,是不是昨晚有人越狱.老犯子教训我:"个13新馍馍,枪兵天天这样闹,要适应."


枪兵换了一茬又一茬.夜间鬼哭乱叫从来没停止过.


夜间值班的罪犯日子不好过,他们不但要熬夜,还要应付突然而至的检查.每天夜里,不定是什么时候,特警队和监区值班领导会突然出现.他们会被问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还会被找出意想不到的错误.


一天晚上,三个值班罪犯走到了一堆,下在他们交谈的时候,被突然而至的特警队看见了,三个值班罪犯受到了扣分的处罚.三个罪犯扣分是小事,搞的监区领导十分难看,这件事被公布在监狱网上.


值班罪犯虽然是特岗犯,又是关系犯,他们虽不从事劳动,但他们的精神压力切比普通罪犯大得多.


一天夜里,有一个姓袁的值班罪犯突然疯了.


袁犯突然疯的那天夜里,我睡的很深,大概也就是在两三点钟的时候,我被一阵激烈的撕喊声和拳头落在身体上的声音吵醒了.监室里的所有人都被吵醒.当我们起床要出监室观看的时候,门已被从外面锁住了,我们只能在屋里听,边听边猜想,还一边议论,直到一个小时后,喊声才停止.喊声停止后,我们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重新入睡.


第了第二天,我们知道了.袁犯疯了.袁疯在值班的时候突然发出"打死我吧"的喊声,并用拳头在自己身上猛打.


袁犯被控制在一个监室里,他的疯病时狂时息,发作历害的时候,他被铐在铁栅栏上.


晚上,监区长在服刑人员大会说的很中肯,他认为袁犯受了来自干部方面的太大压力,同时,他也认为,作为一个特岗犯,要有承受足够压力的能力.


袁犯疯了后,在监区待了两天,然后被送到集训队进行矫治.后来,可能是被确认疯子,又被送到病犯监区服刑.


袁犯的疯可能跟那些夜间乱吼的枪兵有关,可能他们放纵的吼声,伤害了袁犯的神经,袁犯在疯之后,经常像枪兵那样乱吼,说他的父母被枪兵关在炮楼里,他要去解救他的父母.


为了证明袁犯的父母没有被关在炮楼,狱方给袁犯的父母打电话.他的父母从很远的外省赶来跟他见面,相见后袁犯再不向炮楼乱吼了,只是仍然还疯着.


不过,值班罪犯并不是所有的人压力都很大,那些关系特硬的人,就不存在压力,他们时常还会捞点好处.


一个关系特硬的值班罪犯,在一个深夜里发现了一个犯子在上厕所时,带着一根绳子,这根绳子是用来上吊的、还是他的裤腰带就不清楚了,因为这个发现,这名值班罪犯被暗箱操作记了功(听这个值班罪犯偷偷给我讲的).


早上6:00至7:00


六点到七点这个时间,是比较繁忙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要洗漱、要方便、要整理个人内务,值卫生班犯罪还要做公共卫生,一切干完了,集合整队,报数,然后到开饭现场过早,过早完后就出监院出工.


六点起床,起床玲打过后,值班罪犯挨着门敲门,喊话.看似简单的敲门喊话,这是让值班罪犯最头痛的事情,总有那么一些人早上要睡懒床,总有那么一些人嫌喊声和敲门声打扰到自己,总有几个人,对着值班犯罪乱骂.


骂值班罪犯在以前的年代是难发生的,那个时候敢骂值班罪犯的人不多,巴结值班罪犯都还来不急,因为值班罪犯权力很大,改革了,值班罪犯不准打人骂人,只准为罪犯服务.


罪犯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放被子,放被子就是把夜间盖的被子放到储藏室里面去.储藏室是相当于监室大小的一个房间,里面墙两边有两排柜子,柜子从地到顶,分成一百六十个单独的小柜,住这一层楼的一百六十个罪犯,每人一个小柜.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