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兄弟连之兵临绝境 正文 营 救

玉米1106 收藏 0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9.html[/size][/URL] 营 救 9.18 埃因霍温工业园 现在我们站在一座破旧凌乱的废弃工厂外,也是我们行动的目标,这里毗邻火车站,而火车站的那些火炮就是我们的踪迹目标。情报说工厂里有一个小队的德国兵驻守,我们要最短的时间拿下这里,并从工厂的最里面先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9.html


营 救



9.18 埃因霍温工业园



现在我们站在一座破旧凌乱的废弃工厂外,也是我们行动的目标,这里毗邻火车站,而火车站的那些火炮就是我们的踪迹目标。情报说工厂里有一个小队的德国兵驻守,我们要最短的时间拿下这里,并从工厂的最里面先将一座88毫米火炮炸掉。这时,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从身后由远而近,一辆盟军的坦克出现在我面前,一个脑袋从驾驶舱里探了出来,原来是雷伍德!我的好朋友,我们同一天入伍参加战争的,后来他选择了炮兵,而我则进入了101空降师,因为战争我们转战各地,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



我跳上坦克,重重的拍了下雷伍德:“真没想到会在荷兰见到你!”雷伍德显然也很兴奋,连连点头,热情的与我拥抱,然后随手扔出了一把托马逊M1928,“有了这个,你就有如耶稣附体!”他笑着说。我颠了颠这款入手颇重的重机枪,我知道它的火力是绝对够猛的,和雷伍德寒暄了一会,他就被叫走了,开着那辆威武的坦克,雷伍德高声喊道:“贝克,等任务结束了,我们一醉方休!”我应和着他,也叮嘱他多加小心,直到他离开我的视线。



我们的小队开始行动,在简单部署了下,我带领突击小组,哈索科带领火力小组,我们两队密切配合,互相掩护,开始向工厂内部推进。我们采用左右迂回包抄,双点出击的战略,将一层的敌人迅速的围歼了,打扫战场我们上了二层,虽然在二层入口处我们遇到了勉强称作顽强的抵抗,但也只持续了几分钟,拉西几个精准的手雷,让我们的战斗提前结束,迅速清理现场后,我们向顶楼进发,看着这一架锈迹斑斑的电梯,所有人都泛起了嘀咕,它还可以运行吧,事实上,行动还是验证真理的唯一途径。我们在登上顶楼时,知道了它可以运作,至少现在。



在楼顶,我悄悄的向前摸索,因为我知道在灯牌那有敌人的狙击手,有了上次教堂的教训,我不能不多加万分小心,听声音那名狙击手还在那里,我慢慢靠近,终于看见了,他正在警戒。我掏出手枪,瞄准他的头部,扣动扳机。他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我干掉了,以致于还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死亡就是这样,你无法选择它,就只能被动的等它来选择你,我相信任何人在这场战争里都已有了被杀死的觉悟,我也如此。如果哪一天我同样被人从后面干掉,我会很愿意的闭上眼睛,也许要闭上眼睛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吧!



在解决掉这个狙击手后,整个工厂就已经在我们手中了,居高临下,敌人的部署,特别是火炮的位置全都呈现在我眼前,一目了然。我隐于霓虹灯板之后,将狙击步枪托好,通过透视镜,观察敌人的迹象,当我的镜头移动到火车站一节车厢处时,意外发生了,“啪”的一声枪响。一个巡逻的德国兵倒下了,在他身后的车厢里,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大男孩拿着手枪出现在我的透镜里。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害怕,拼命让自己努力的镇定。枪声还是将敌人引来了,我看到周围的敌人在向他附近赶来,而他要去的民房那边也有拦路的敌人。我迅速的将准星移向周围有可能最先攻击这孩子的敌人,他也许就是尼可拉斯的儿子,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他死在这些人手里,他的父亲还在等待他的归来。



狙击枪的子弹弹壳从枪膛上弹跳出来,再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我熟练而又平静,仿佛是圣诞节游乐园里射击气球的游戏,每一枪都没有失手,在干掉从掩体中冲出的第15个人后,敌人的掩体里没有声音了,那孩子看了看周围,又向我所处的工厂楼顶瞄了一眼,迅速的消失在街对面的民宅中,我松了口气,也许他只是暂时的安全了,还没有真正脱离危险,可我只能做到这样了,我回头向一直在警戒的通讯兵霍尔登喊道;敌人共有八座火炮,沿铁路线从南向北排列,向总部请求重火力以及装甲坦克支援!”霍尔登答应一声,开始呼叫总部,将我们掌握的情报传了出去。



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我们最轻松的一刻,我们守在工厂周围,等待着盟军坦克部队对敌人的火炮的猛烈轰击,雷伍德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打到柏林去,让我的坦克把希特勒的官邸碾碎!随着震耳欲聋的炮击声由远至近,又由近至远,最后又悄无声息。我知道我们已经控制了火车站。这座城市现在大部分都已在盟军的控制范围内。突然,我想起了什么,拨出我的1911式.45手枪,快速向街对面的民宅冲去,那里是那个男孩逃进去的地方,那里现在可能还有没被发觉的德国兵。我很担心,我必须尽快找到他。


冲进这座普通的欧式民宅,在走廊里我听到的也是外边的坦克和天空飞机的轰鸣,屋里没有一点声音,我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找寻,希望他还没有出事,在第三个房间,被我撞开门后,我看到了背对我的一名德国士兵,就地一滚,我对着眼前的敌人迅速的扣动扳机,两声枪响,一枪打在他胸口,一枪打在了他的头部,这名德国士兵当场毙命。同时我也看清了躲在角落,手中举着手枪的那个男孩,紧张,慌乱,害怕,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这些,我举起手,说你没事了,我是来救你的,可他却依然没有把枪放下,对着我说着荷兰语,不管我怎样解释,他都没有回应,最后我说出了尼可拉斯的名字,他终于明白了,知道了我是来救他的,慢慢放下握的很紧很紧的手枪,投进了我的怀抱。我抚了抚他的头发,孩子你该回家了,回到你父亲那里吧!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