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身边79对越自卫反击战“被俘”人员

gp65372 收藏 66 46322

丛林憾事


沙漠中的绿叶

珍爱和平 爱惜和平 保卫和平

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应该把我知道的一些事情写出来,我也想到会有骂声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声音,在看了老鱼写的《兵败如山》一文以后,他在最后提到想去了解被俘人员被俘以后的生活,但是我到处寻找都没有这样的文章,在我的QQ空间上我曾经发了一小豆腐文字,讲述的是我看守即将换防的营房的一点无聊之事,引来了无数79作战老兵来看,我就说我认识被俘人员,我表示想把他们被俘时和被俘以后的事情写出来,但是许多老兵都劝告我不要去询问他们了,我也知道是怕我再撕开他们曾经痛苦的往事,破坏他们现在平静的生活,毕竟已经过去了30年,往事已去不堪回首…...(本文有些内容可能有所加工,不加工一下怕看起来有点枯燥或者不便直言敬请体谅。本人文化也有限在此涂鸦了)

“老八.老八”你三姐打电话叫你,水龙头坏了叫你去换。母亲在楼下叫我,今天不上班原本想好好睡一下觉的,到地方工作以后没有保持好早起的习惯了嘎嘎,我几个战友也是这样不上班都喜欢睡懒觉,但是起床速度还是保持以前的那样快,穿好衣服胡乱洗一下脸,拿起工具就去我姐家走去,要先去我姐单位拿了钥匙,才准备进门就听到:俘虏兵.俘虏兵你给老子还没有去领材料啊!马上要下基地你还不快点,就从里面出来一个40多的人差一点和我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我让过他走进办公室问我姐要钥匙,拿到钥匙准备走,我姐就对他的同事说:都几十年的事情了还叫人家俘虏兵,老提人家伤口做什么嘛?大家都在一起上班没有必要哦。在去买水龙头的路上我暗暗嘀咕怎么这个人的外号怎么这样奇怪,(大家都知道不管在部队还是在地方工作都喜欢给朋友起个外号,都是根据每人的性格习惯或者体型职位等等特点来决定外号叫什么,我想79作战老兵也应该有这样的经历呵呵,外号有时比名字还响)。

今天就写到这里还有事情要做啊,主要是看下大家对本文的反映,骂声太多我也不想冒犯众怒啊!以后在采取其他的写作方式来搞了,不用倒叙了。

我买好水龙头去换好就回家帮妈妈做晚饭了,到了晚上三姐来看妈妈,由于我妈有高血压和糖尿病身体不是怎么好,哥哥姐姐们都经常晚上来看母亲,母亲现在年老多病但是现在看见重孙了精神头比以前好了许多,毕竟是四世同堂了,在陪母亲看电视的时候(我妈没有什么文化旧社会没有读个书啊都是建国以后扫盲认识了几个字,看电视要我们在旁边解释才可以知道大致内容,我就利用电视广告的间隙问我姐:你们单位的人好搞笑哦,怎么叫你们同事叫俘虏兵啊。姐姐说他本来就是被俘的啊!我的心马上郁闷了一会,姐姐看见我郁闷的表情就对我说:他是79年被俘的,以前我们在读中学的时候背着爸爸偷拿(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呵呵那个时候那家有个手表缝纫机单车家已经是小康水平了,我父亲喜欢听京戏省吃俭用一年,通过一起参加土改的战友开后门好不容易才买到得,哪个时候买收音机还要看行政级别是否达到才可以买到,我父亲正好已经达到虽然使用了1年还是保护的像新的一样,我们是不可以用手摸一下的,要是没有得到同意是不敢随便碰的,要是碰了就会换来一盘菜“笋子炒瘦肉”那个时候就知道锅儿是铁倒(铸)得了,姐姐哥哥他们胆子大敢偷偷拿,我是不会去拿的,不是我胆子小是我知道拿了的后果呵呵)收音机听到“越南之声”有他的名字.地址才知道他被俘了(哪个时候小镇不大大家都认识知根知底的,就算路上跑得狗都知道是那家的,这个问题我深有感触以前我哥养的一条狗在小镇争霸主把全镇的狗咬伤了,狗是和军犬杂交生的打架很凶的,结果N多人跑到家里要我家把狗关好,哎可惜的狗狗被铁链栓起了,直到几天以后拉断8号铁丝做的链子跑出去了,那些被打败的狗看见它就转身跑了,狗狗也就没有再打架了才重新得到自由)。

那个时候人民群众都在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前线的战况,许多的人也大都是通过中央广播电台或者是偷偷收听“XX之声”想了解最新的战斗情况,好与同学同事谈论,这个主题在当时比现在的“XX照门”还家喻户晓,大人小孩都想知道前线新一代最可爱的人杀敌立功打到哪里或者是想知道自己的亲人部队的番号,当听到XXX部队的情况有亲戚或者亲人在这个部队都会跳起来说:我哥.我叔.我弟或者某某亲戚就在这个部队都会引来大家羡慕的眼光比现在拿了几万的奖金还无比自豪.胜感倍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我出生在90年代的侄子在看到我写的文章以后,反问我为什么不看报纸啊?我哈哈大笑说:去问你爸,我侄子屁颠屁颠就跑去问他爸。等过了一会侄子带着诧异的表情跑上楼对我说他知道了,我说“你知道什么”,我爸对我说:“老子那个时候穿的都是补疤裤子,要是和小朋友玩游戏踢飞脚不注意一点屁股蛋蛋就露外面了,你没有看到你有这么多伯伯.叔叔姑妈姨妈啊,那个时候爷爷要到过年才给我们买一次衣服(也就是衣服一件裤子一件)鞋子都是你太太自己做的还叮嘱我们不要磨鞋底,布面烂了还可以重新利用鞋底做新布鞋穿,还看报纸,报纸那个时候就机关单位里面订,哪里像现在随便到处都有报纸卖,在说了也没有钱买,就算有钱都要去买吃的。60年代70年代的人都知道穿的衣服差不多哪家都是这样一种情况:弟弟穿哥哥淘汰的衣服,哥哥穿爸爸淘汰的衣服或者妹妹穿姐姐淘汰的衣服姐姐在穿妈妈淘汰的衣服。要想吃饱穿新衣服就两条路进工厂.去当兵。


他和大哥以前在一个学校读过高中还一起去知青点打证明想报名当兵的。大哥当时高中一毕业就已经到广阔的农村去插队去了,暗自在想有空一定和大哥聊聊,我其实不想和大哥聊因为他现在是研究生学历每次回家老是唠叨我们几个70版80版90版吃饱饭读不好书,哎!我也在这样的压力下经过3年努力拿下了大专文凭,在知道我没有继续读本科的情况我又换来了几次白眼,没有办法啊!读大专每年要花去我大半年的工资哦嘎嘎。

经过几次暗中火力侦察大致了解一些情况,姓名XXX 年龄 四十有几了 外号:铃铛

拿着这些基本资料,我也就有事没事的找些借口老往姐的基地跑,使用我军的优良传统进门扫地提水等等一来二去的就慢慢的和他们单位的同事熟悉起来还敢叫他们的外号了。还有意无意的接近铃铛,他不善言谈.问一句回答一句好像怕回答错误引来什么问题,总是安心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心情好时也喜欢和大家在一起听人家吹牛。但是我就发现一个情况,其他人要麽站起要麽蹲起,他就经常保持两种姿势坐和半躺,还要不时变换。

由于和大家相处了很久都熟悉了等没有人的时候我就和铃铛攀谈起来,问他上班多少年了,快要退休了吧等等,他问我你是XXX家的弟啊,我说是啊,他又说还我和你哥是一届毕业的一起下乡的都在一个公社,但是不在一个大队。你哥现在就好了啦,那年考上中专现在混得不错,我就和几个老乡去当兵去了。哎,要不我也……,你也当个兵啊我也是当兵回来的我说,你们现在当兵好啊和平兵我们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有个人在叫“铃铛快来搞完这点就收工下班了”,他提起工具就走了过去,打断了我的话语,我暗暗骂到:那个龟儿子早不叫晚不叫的,坏了我的好事,再见他又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我也要上班啊,我都是利用休息来他们基地的白白浪费我的时间,妈的。我也懊悔的回家了。

今天早上忙完家里的活,下午就可以去基地了,如果可能明天星期六看可以找铃铛到他家耍不,连忙加快干活的速度。吃了饭我向城郊走去,今天天气很好为了赶时间我选择走小路,小路上还开了一些无名的小花,树木也长出茂密的枝叶在大石林立的空地里面杂草也长的密密丛丛一片生机盎然。在向上爬一个小坡就可以不费力气冲下山去了。

擦着汗走进办公室(其实就是用石棉瓦盖的工棚)在里面四面通风比外面凉快了许多,看见工头拿起紫砂小茶杯在哪里慢慢品茶,我忙打招呼“朱哥好清闲哦品什么好茶啊让兄弟也沾点光啊!拿起一个小茶杯就倒起开喝起来,又发了一支烟给工头就闲聊起来。我问铃铛今天上班没有.在哪里啊!我找他有点事情。老朱说你少和那个俘虏兵在一起,和他玩没有什么前途的。我连连答应:好的好的.就和他聊天吹一下牛有什么关系哦。从远至处传来了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就有一群工人走进屋来,“主任,那个主管已经修理好了,带去材料都换完了就差一个阀门没有换”,听完主任忙喊到:俘虏兵. 俘虏兵.“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墙角传出并走出来一个人,衣服上沾满了淤泥和油渍,脸上还有一些草屑和铁锈,我差一点都认不来他就是铃铛。你去把那个阀门换了我们先下班了,主任手指桌下的阀门说。“好的我喝口水就马上去”。“喝个球哦!把水带过去边干边喝,搞完你也好早点回家。你看老八家哥和你一起高中毕业的,人家混的多好,我要是和你一样去当兵怕早当个团级风风光光转业回家了,还像你现在这个鸟样,主任说完转身回家去了。突然我耳边听到是有是无有如低泣的声音在说:“你去试试.你去试试”。

我忙说话转移话题:老兵我和你去换阀门,我也好偷学一点手艺,老兵老兵你在想什么啊!我叫你啊。“你叫我”铃铛说,我不叫你叫谁啊现在就我们2个了,他们都下班了。他惊异的看着我低沉的问了一下:“你叫我,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听到人这样叫我了”。我看见他的眼眶正在涌动着晶莹的泪花。我也怕他看见我心里悲凉的表情,我拿起阀门就跑出门去,他楞了一下拿起两把老虎钳也走出门顺手把门关上忙对我喊:不是那面,是这面,你走反了”。我忙折头跟在他后面默默的蠕动着。等我拿着阀门到了他跟前发现他已经站在一个有水的小坑里面把坏的阀门拆好了,拿过我手中的阀门对我说:“你不要下来了里面有水”,迅速的更换起阀门来,换好爬上小坑立马坐在地上把手在裤子上擦了两下,在上衣兜里掏出两根香烟甩给我一根,自己点火抽了起来,等他抽到几口以后他说: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回家啊,老跑我们这里做什么啊!,人家都离我远远的,就你不一样,你是不是找我有事。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想向你了解你们以前打仗的事情,说完我就后悔了,怎么这样直头直脑的回答他啊!“我一个俘虏兵有什么好问的啊,我又不是英雄,有的是一辈子的遗憾和忏悔”。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茫然的看着他。他继续说:刚才你肯叫我老兵,我就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他环视四周对我说:你看下周围的地形是什么样子的。我听到这话浑身有如卸下千斤重担轻松了许多。连忙答到:山地丘陵地形,土话叫夹皮沟。他把烟头在地上按灭提起老虎钳就向前走去,边走边说:明天中午西郊铁路右边小星村来我家吃饭,你一问都知道,我看着远去的身影茫然无助的责怪自己,怎么不会转弯啊!傻了啊!慢慢向家走去

早早起来就到超市去选购礼品,我也不知应该买什么东西才好,犹豫好久还是决定买两瓶酒还称了一些水果,然后回家换了一件的衣服就向西郊走去,西郊由于是郊区人比较少,就一条路通到X电力基地,公路旁边是运输原煤的铁路,铁路在路口一分为二,一条向南一条向西,南边铁路再过去就是一个很大的坝子,坝子的稻田都已插好,西面的铁路在此就在两座山的山谷之间穿行而去,问个路口小卖部的老大爷,大爷手指西面的铁路旁的水泥小道说:哪里上去就是了,谢过大爷提起东西向前走去,穿个50米的山谷面前豁然开阔起来,山凹处有几间民房坐落在青山绿水中。

走到半坡看见有几人蹲在土坎边,从一个石缝中有一汪清泉流出来,原来他们都在哪里背水,铃铛就在他们下面的菜地摘菜,可能是为了准备午饭吧!我就叫他:X哥,我来了,他抬头看见我:你来了啊!走屋里坐,提起菜篮就走。我们来到一围墙外,他对立马就叫起来“小兰,客人到了快去泡茶。你们在外面坐一下我就抬茶出来”里面答到。

这个是XXX家兄弟他介绍到。快坐喝茶,看我们家乱糟糟的农忙没有时间收拾,我忙说:哦没有关系的,打搅大嫂了。大嫂提了菜篮就进厨房去了。这时我才打量起周围来,一排4间一层的平房,外面贴着白色的瓷砖简单而明亮,前面有一个花圃种着一些草和低矮的植物,仔细一看都是一些草药(由于受到我父亲的影响我也认识一些草药,那个时候家里面经济不是很宽裕有什么简单的头疼脑热父亲总是拿着小锄头带上我去附近的小山挖草药,所以我也慢慢认识了一些),X哥你还懂草药啊!还不是以前读完书去你家玩跟你爸.你哥去挖认识的,这个还救过我的命呢!我还真应该感谢你爸,挖到什么药就给我们说是治疗什么的,可惜你爸……。我猛然想起父亲过世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守灵(每天的事情很多,家人轮流守夜,有人上香就叩头答谢)一个人提着一大提纸钱和香烛来拜祭父亲,由于我不认识,我就叩头答谢没有说什么。难怪他今天叫我来吃饭。


马上进入回忆环节,在当今和平发展的国际大形势下我就不便详细叙述了,走马观花的带过了。

“快进屋吃饭了”兰姐在里面叫了,进屋饭菜已经摆放好了,一次性杯子里也倒好了酒,坐下我就叫兰姐你也来吃吧。兰姐说:你们吃,我现在还不饿,我还要去地里收拾一下,饿了再来吃。

我拿起酒杯举向铃铛,X哥,对不起了又勾起你痛苦的回忆了,一口把酒喝光。“快吃点菜.快吃菜慢慢喝啊!”铃铛说,接过铃铛递来的香烟忙拿火机给他点上,铃铛狠狠的抽了几口,抬起他的酒杯一口喝光他杯子里的酒,给我们的杯子又倒满酒。(注:为了便于写作下面的“我”将代表铃铛)。

在听完圆满完成任务即将撤军回国的命令后,大家高声欢呼都将军帽抛向空中,落下又拿起不停的抛,嘴角都全部面带幸福的微笑。兴奋过后大家都忙于收拾各自武器装备,准备返程。

“连长连长叫你马上去营部开会”,连长开心的答道就一路小跑向营部。我们都知道连长要去开会的内容是什么,大家悄悄的议论着:现在该我们后撤了,可以回家了。几个小时以后连长回来了,马上就叫上班排长到连部开会,排长回来就召集全排人员开会,排长说:我们营要分三批走,一连和伤员第一批晚上1点左右吧,三连和营指,我们连最后一批。但是我们二排要等我连其他排凌晨走后要坚持到明天早上7:00才可以走,听完我忙说为什么我们排要7点,那个时候天亮了怕不好吧?排长不等我说完继续说:“还不是你们鸡巴六班平时打“野食”比那个班都凶出名咯,连累老子们走最后”。我笑呵呵的回答:排长你这样说就没有良心了哦,吃肉的什么你比我们吃得快吃得多,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了啊!再说不去搞“野食”就喝水你哪里有力气现在说教我们啊!说完我,麻子,幺妹六班的都笑了起来。“老子不快点吃,你们几个蛋子就怕汤都不给我剩了”排长也笑起说。排长:现在安排一下任务不要笑了,明天我们排是要等最后的两辆收容车通过后,炸了下面的桥随车后撤。现在到凌晨连队出发前,我们排不用出哨,五班开完会去下面的桥安放好炸药把引爆线放到安全位置注意把线伪装好明天好起爆,其他的人把不用的东西收到连部去,我们排全部轻装待命,明天六班前出桥30米担任警戒,我和四班在桥头防守接应六班、五班在起爆点等全排通过以后立即引爆,五班还要派出2个潜伏哨注意侧后安全,搞完抓紧休息。大家开始分头行动。大家正要起身排长说:等一下、等一下、我本不想说的,如果明天发现敌人你们六班一定要马上后撤到桥头不准恋战,老子最不放心你们班,还有全排都不要恋战,要是失去联络就各自撤退,大部队在后面7公里的地方等我们。呸、呸、呸看老子说什么哦。“排长你怎么现在信起迷信来了,我们可是用XXX思想武装起来的,怕他个锤子来了就打呗!”幺妹说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们游击队渗透很快,怕我们恋战吃亏啊!都要回国了。我们大家从排长身旁走过都用手拍下他肩膀开玩笑说:老人家你放心吧,没有人想死,要是有情况你老人家可要跑快点哦,我们可不会去拉你,呵呵

“快醒醒、醒醒连队要出发了”,我习惯性的抬起枪四周张望,“看什么,快叫醒其他人小声点,(听到排长的声音不用叫,大家都已经把枪拿在手了),按昨天的计划迅速到达指定位置,口令是“荣”回令是“归”,说完排长已提起56冲走在排头了,从半坡的战壕跃出下个10米的小坡就可以到达桥头了,黑暗中传出“口命”“荣”、回令“归”是三排长XX嘛,,我是二排长XXX,我们来接替你们,你们快走吧!连长他们在等你们,这里就放心交给我们了。“保重兄弟,我们在前面等你们”三排长说。

按照原定计划全部替换完三排的兄弟们,全排都向后看去,直到看不见三排的战友才慢慢地把头转回来注视前方,现在就要看我们自己了大家默默念到,我有一种难以释怀的感觉在不觉中涌上心头。默默希望收容车快点出现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很快追上连长他们,我想大家也应该有这样的感觉吧!

在猫抓的等待中,天也慢慢的亮了,情况对我们越来越不利了,这样我们就容易被敌人发现,暴露阵地的虚实。我和幺妹悄悄商量,你悄悄爬到排长哪里问下,我们要赶快撤退啊?这样等是找死哦!,干脆就让排长现在把桥炸了,我们急行军也可以很快赶上连队,幺妹你平常和排长关系好,嘴巴也比我们会说,这个事情你去办,幺妹听完就慢慢向桥头爬去,速度也不敢爬快,怕和草摩擦发出声音,也不知草丛里有没有鸟也怕惊醒它们,十分钟后幺妹爬到我身边悄悄说:那个龟儿子不买我的帐。不同意马上炸桥,还把枪口对着老子,妈的、这还是和我们抢肉吃的人嘛。还说就剩30分钟了要我们在坚持一下,他们也派出观察哨了,怕我们看不见。他们发现汽车就给我们三声蛙叫,我们听到蛙叫就到桥头集合,好登车撤退。我说铃铛你小子是不是故意阴我啊,想看我笑话啊。我暗暗偷笑嘴巴不闲的说:我还不是想快点炸桥好快点追部队啊,在这里等我心发毛啊,幺妹也偷偷笑说:我还以为就我发毛,你小子也一样哦。快通知全班听到三声蛙叫就跑到桥头集合,用跑哦。

哇、哇、哇听到命令立即提枪向桥头飞快跑去,离桥头沙包还有两米,大家都是一个侧身在空中翻转90度成卧姿射击状态眼盯大桥前方。远方有两辆解放30牵引车急驰而来,速度很快应该没有牵引东西,老远就用白毛巾抖动三次停顿一下再抖动三次,排长说是自己人信号正确,可能是看见我们了,怕被误伤老远就开始发信号。车来了、车来了、大家趴在沙包上兴奋的叫起来。准备登车,六班第一辆、四班第二辆排长命令道。

汽车离我们越来越近了,突然在简易公路右侧半坡丛林草丛中闪出一道火光,第一辆汽车中弹起火侧翻在路旁。“游击队”。我们忙向火光处拼命射击子弹,吸引敌人火力,保护第二辆快速通过。同时天空中传来长长闷响的声音,“迫击炮、注意隐蔽”不知是谁喊到。这个声音我早也习惯了,没事离我们还远着呢!又不是没有听过怕毛、快吸引火力我说。第二辆车可能看见前车被击中加快速度想利用良好的越野性能用一边的轮胎骑在路边小坡上,车身倾斜想通过起火的前车。“过来了、过来了”、看见汽车通过了前车障碍物,这个驾驶员技术太牛了,(30车在牵引火炮的情况下在流速2-3米/秒都能快速徒涉0.7米的河流)所以我们都不怕他冲不过来,只希望他快点过桥这样就要安全一点。我们不可能去支援他,我们的任务是炸桥,再说敌情也不明也不敢有所前出。我们就希望他赶快通过桥,我们上不上车都无所谓毕竟我们目标小。但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开出障碍物7/8米的地方他不幸被火箭筒击中爆炸腾起滚滚浓烟……,猴子太狡猾了在对汽车射击的同时也已经向我们桥头工事发起了冲锋,迫击炮弹也在我们周围落了下来,情况对我们越来越不利了,“撤”排长叫到,大家一面还击一边奋力向五班跑去,幺妹、幺妹我喊到没人回答,糟了幺妹不见了,排长你们先撤、幺妹不见了我要去找我颤颤的叫到。“轰隆”桥引爆了瞬时眼睛一片模糊让人喘不过气来,幺妹、幺妹边叫边找。“我、我这”顺声跑去幺妹睡在路上衣服有红色浸出,双手抱起幺妹就回跑,“没事的、没事的等等我就给你包、没事的、没事的”。“轰”、“轰”、“轰”眼前一黑倒了。

即将进入敏感话题我可能就选择几个片段匆匆带过了,在现在和平发展的时候有的东西太敏感请大家原谅,写博客文章引来麻烦的事情太多了,大家都应该知道。再次请谅解。

“他醒了、他醒了”听到说话声,我猛然睁开眼睛习惯性用右手撑地想起来,但是一阵钻心的疼痛由手里传至全身,不得不停止任何动作。“这里是哪里啊?”我才说完我的声音已经被低泣的声音赶跑,在战友的帮助和照顾下我也利用放风劳动采集草药给我和大家使用……。

跨过交换线泪眼朦胧,双膝下跪趴在地上“妈妈、妈妈我回来了”……,

我们被搀扶着上了车,来到某地“学习班”。领取生活用品,按照各自的编组和编号分别带到房间,桌子上有纸和笔。我们必须要用它写出作战经过,被俘经过和被俘以后的经过。还要写出其他人有什么表现什么表情等等。写好就上交然后就是接受询问……。

“XX、经过组织调查和其他的资料印证,你的问题现在已经有结论了,我们就不说了,你自己看下吧!”接过就开始看:

姓名: XX 被俘原因: 因伤昏迷 被俘表现: 救护伤员…….。

处理意见:

1.从即日起结束XX审查。

2.回原部队待年底,按义务兵退伍。

看完低下头我已经泪流满面。有人在我后背拍了一下说:快去准备一下,明天你部队会来接你,以后的路还很漫长,坚强点。

车外的树木极快向后远去,看着熟悉的地形,知道就快到连队了。

十一

在车上指导员对我说,由于你的情况特殊,你就不到连里,研究决定你去后山负责观察森林防火,发现情况及时打电话下来,(说到这里我就要啰嗦一下了,那个年代由于文化水平不高,读到高中就已经是很有文化的了,大学生就更是宝贝金娃娃,人们的思想也没有现在活跃,看事情都是一根筋。普遍把被俘、俘虏兵等同于卖国投降贪生怕死蒲志高一类,看待被俘的那个眼神啊!不好形容,我也暗暗感激连队的安排。)吃的东西会派人送来得,你安心就在这里坚持坚持,也快要到退伍了。哎!上面的人你认识,我们就不和你上去。

车在小路旁停下,这里就是上山的路,以前不知道爬过多少次了,告别指导员就向山顶爬去,上面有座以前战备时候修的碉堡,我将去哪里去替换别人,开始漫长等待生活。

走进去看没有人,床上被子也整理的方方正正的,地面也不见以前的凹凸不平,好像才新平整过。看见被子我也才想起我什么都没,忘记给指导员说了。

外面传来麻子的声音:报告、“X连6班除幺妹全班集合完毕。我忙向麻子跑想抱一抱他,敬礼!看见6班的人都举右手,我也艰难的举手还礼。我也被他们围在中间,麻子哭着说:都是我们不好,我们应该下去找找你的,现在你也不会是这样,我说:那个情况还找什么啊!能把桥炸了就已经很好了,你们要是不马上突围也可能和我一样被包饺子。麻子连忙点头说:是啊 是啊当时五班也已经接火了,还是排长迅速叫我们爬山沟钻树林才回来的,排长为了这个还不敢见你,今天就没有来。后来听到你还活着,他连夜赶写材料向上级递交,还让全排弟兄签字证明。看到没有,里面这些都是我们为你准备的你喜不喜欢,你不要管其他人说什么。我们排,六班没有人会说你是孬种。铃铛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要回去了麻子说。“你回去告诉排长我不怪他,我还要谢谢他把你们带回来,真的,我现在遗憾的是幺妹他留在哪面了,都不知道在那个地方。”我们有空会来看你的,今天你也坐车累了早点休息麻子说。

十二

叮叮铛、叮叮铛,在这里好长时间了,电话从来没有响过,我马上拿起话筒:喂 喂我是观察所,你是哪里,“你就是XX吗”,我是,我是营部,现在通知你,你已经被批准退伍了,你收拾一下就来营部报到,已经有人上去换你了,听完电话我才意识到我要脱掉军装回地方去了,心里酸酸的在茫然中收拾自己的物品,等人到了交接完,就向山下走去。

“报告”X连6班战士XX前来报到,请指示。快进来、快进来,你是小X吧,电话里说的情况你也知道了吧,我也就不多说了,根据上级命令你已被批准光荣退伍,车票和手续在司务长哪里,等等你去哪里办,你看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啊!没有要求,服从命令我答道,敬礼!

在司务长哪里办好手续,看着空空的衣领,就像失魂的人,提好物品坐上车,大脑一片迷糊,什么时候到了火车站都不知道,都是司机拍我才缓过神来,忙下车拿起行李到候车室里查看班次,当坐上火车椅子时才想起可以回家、可以看见妈妈了,这是多么幸福的啊。呜…呜..呜火车慢慢开动了……。

各位旅客早上好!XXX站到了,请检查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各位旅客早上好!XXX站到了,请检查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不用听到广播我也知道到了,出站还要坐长途客车晚上应该就可以到家了,不知道家人怎么样了,马不停蹄的买好车票找到位置,放置好行李就希望汽车马上就开动怎样我就可以马上看见家人了。汽车在公路上缓慢的行驶着,随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天也慢慢的黑了下来。

十三

推开门在白炽灯光下,妈妈正站在炤前洗碗,“妈、我回来了。妈听到声音转头看见是我忙丢下碗,把我抱住哭着骂起我来,“你这个不孝子啊,不孝子、不孝子啊怎么当俘虏兵投降了啊,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边哭边用手锤打我的后背”听到妈妈的哭声我的眼泪也哗的一下流了出来无言以对。我就对母亲说:我是受伤被俘的不是投降的,妈妈说:“我没有什么文化不知道什么被俘什么投降的。我就知道都叫俘虏兵”父亲也已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安慰我说:回来就好、回家就好了。

可能哭声引起隔壁林伯的注意,还以为我家出什么事情了,忙跑到我家来看,看见我说:是铃铛回来了啊,我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来了就好,你以后可要好好照顾家里了,(林伯他以前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立个战功的老兵了在我们这里很有威望,)林伯的到来妈妈也不好在哭了,就对林伯说:你看这个倒霉的娃娃,当俘虏兵投降现在回来了,以后该怎么办才好啊这个日子没法活了。林伯看着就问:你是怎么被俘的,说给我听听,我不敢违背,忙解释说:我是受伤昏迷以后被俘的,还从挎包里拿出来证据给林伯看,看完以后林伯对我妈说:妇道人家知道什么东西哦!战场的残酷我晓得,你快去给你娃煮点东西吃,看你娃就是没有吃东西的嘛!妈连忙去烧水煮面去了。端着妈妈煮好的面条我却无法下口,我想起了幺妹,我回家了,他是不是也回家了。

早上起来听见屋外有一群孩子在吵闹,穿好衣服走到堂屋。“俘虏兵、俘虏兵我抓到一个俘虏兵,举起手来”小孩们在外面玩打仗游戏呢,这时听到林伯的声音:你们这群捣蛋娃娃,你们再敢在这里乱吼乱叫,看我不把你们的屁股蛋蛋打开花。孩子们听完就嘻嘻哈哈跑开去玩其他的了……。后面的事情我也不想写也不愿写,怕被人断章取义的利用大家就自己去猜吧!

时间到了90年代,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得不断提高,文化素质也比以前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认识问题也越来越理性。现在铃铛单位的同事虽然开玩笑时还叫他俘虏兵,但是铃铛总会笑着对他们说:“老子还敢拿起枪,冲出国门保卫祖国,突、突几个猴子,换到你,你敢嘛!驳的众人哑口无言、无地自容。(说明一下,我为什么现在才把铃铛的原话拿出来,就是怕大家断章取义的认为,妈的一个俘虏兵现在还这样牛B,有什么了不起。)

宽容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不管被俘也好,投降也罢,毕竟已经过去了30年,人生也没有多少个30年。他们的生活经历也变的比平常人要艰辛。重要的是在战场上(社会上)愿意多一个战(朋)友也不愿多一个敌人。换句话来说,当年只要跨出去的人都是英雄,不管结果如何!敢跨出去就是中华民族的英雄!

珍爱和平 爱惜和平 保卫和平

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看这3个和平的


沙漠中的绿叶(LH330)

2009.6.18


本文著作权归本人所有,用于商业请通过铁血网消息联系(全文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