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金融鸦片”为何瞄准中国市场

刚才在“腾讯财经”看到一则“重磅新闻”,标题是:美教授指责国际投行向中国兜售金融鸦片。文章回答了长期困扰国人的一个问题:国航、东航、中信泰富等企业参赌美国金融衍生品为什么遭致巨额亏损,为什么依然有人乐此不疲,难以自拔,前仆后继?答案是:这使“吸毒者”上瘾的“金融鸦片”,是美国投行专门为中国企业设计出品的。


美国康奈尔大学金融学终身教师黄明一针见血地指出:对这些“金融鸦片”,“美国投行内部都有明确规定,不许在美国销售,原因是,美国监管太严了。”“这种产品有巨大的向下风险,往上给投资者的回报是很小很有限制的,但是往下的风险可以几十几百倍,因此你要是让投资者签这种合约,导致巨额亏损,投行在美国会承担极大的法律责任,因此投行分析来分析去决定不敢在美国销售这种产品。”黄教授一针见血地揭露出美国投行的贪婪、嗜血本性和我国在国资监管方面的漏洞。


作为诚实正直的美国教授,指责美国投行向中国兜售“金融鸦片”,为我们揭开了谜底,不能不令我们钦佩。但是,黄教授也有一个“未解之迷”:当他看到中航油购买这些含有剧毒的“金融鸦片”的时候,他的反应只有两个字:气愤。他说:“这个气愤就是气愤我们的国企会如此的愚蠢!”


不错,美国投行瞄准中国企业,是因为中国企业愚蠢,愚蠢倒连一般金融衍生品都看不明白,却敢于购买诺贝尔理论都难以计算盈亏点的复杂金融衍生品!可是,我们的国企为什么会如此愚蠢?让我们试着帮黄教授揭开这个谜底


我们的国企是国家的企业,资产归国家也即全民所有。国企改制以后,经营权、所有权分开了。虽然我国现行法律对国有资产经营权、所有权都有明确规定,但是在国有企业运行过程中,经营权踏实,而所有权踏空。国家或全国人民怎样行使和享有所有权,法律规定并不严密不完善,而且,在所有者缺位的情况下,经营者就取而代之了。而经营者的法律概念又往往被解释为企业“一把手”。这样,国有企业就成了“一把手”说一不二、为所欲为的私人领地了。因为,国有企业的资产毕竟不是“一把手”极其经营者集体的,所以,国有企业经营者也没真把它当回事,只是把争取经营权绝对化当做榨取个人利益最大化的途径。赢了,名、权、利三收;亏了,是国家的,打个报告说明原因便万事大吉了。有贪污、受贿受到法律制裁的,却极少有因为决策失误给企业造成巨额亏损而被判刑的。一拍脑袋,几百万、数千万甚至上百亿拍没了,依然故我,换个单位还当国企老板,干腻了就回政府做要员,要么彻底甩手走人,到他们用国资喂熟喂饱的私企或外企走马上任去。一句话,用权、图利、争名的时候,国有企业就是他们自己的,比资本家还资本家;要负责任的时候,国有企业就是国家的。这就是唯利是图的美国投行瞄上中国企业,兜售“金融鸦片”的原因。



包括商业银行在内的国企,在国家和人民付出巨大代价改制后,看上去产权清晰、权责明确了,实际上管理落后、机制紊乱的问题依然存在,而且经营者和所有者的关系更加模糊,企业自我约束机制和国家的监管机制空前弱化。致使一些国企成了任由国企高管玩弄的“没娘的孩子”。“美国监管太严了”,我们的监管形同虚设,国际投行瞄上中国市场,就不奇怪了。

我历来对国有企业情有独钟,因为,那是国有经济的活的载体,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石。当看到美国投行肆意向我们的国企兜售金融鸦片,我们的国企甘愿自投罗网的时候,真令人痛心。


亡羊补牢,未为晚矣。建议:第一,国家要对购买美国“金融鸦片”(和其他重大决策失误)而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企业,进行彻底调查,依法严惩相关责任人。第二,把对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的经营、监督、管理提高到政治层面来认识,当做巩固还是瓦解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大事来抓,当做“人民答应不答应、人民满意不满意”的大事来抓;第三,改革完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体制,明确政府对国有资产的权利和与之相应的责任,人大要对政府及其国资监管部门进行监督、问责,保证国企内部职工参与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民主决策的权利,开辟人民群众和媒体监督渠道;第四,完善政府对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经营、管理、监督法律法规,加强对经营者尤其是“一把手”的法律监督,建立企业经营者、政府监管者向人大、向全国人民负责的法律制度,确保国家或全民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第五,人大和政府有关部门要对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重大经营、投资决策和企业内部分配、重大经济活动依法规范、跟踪监督。同时切断国企经营者和公务员之间相互转任的渠道。


总之,国有资产属于国家和全民所有,一定要从经营、监督、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政策方面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确保国家或全民的权利不受侵犯,令全国人民深恶痛绝的蛀虫蚀空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的现象,应该从此绝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