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大对决——天地双雄 第六章 反击 第四十二节 统一

ls1030 收藏 42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曾文水库落进中国军队手中的同时,上游的南化水库和乌头山水库也被我军其他的特种兵战士所控制。这样,台军就不能从上游放水,冲垮曾文水库大坝。 不时关心曾文水库的李家泰再次给库区打去电话,却发现电话根本打不通。在这一瞬间,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坏了,水库肯定失守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曾文水库落进中国军队手中的同时,上游的南化水库和乌头山水库也被我军其他的特种兵战士所控制。这样,台军就不能从上游放水,冲垮曾文水库大坝。

不时关心曾文水库的李家泰再次给库区打去电话,却发现电话根本打不通。在这一瞬间,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坏了,水库肯定失守了!”

得到曾文水库失守的消息,田母神俊雄也知道,台湾的深绿已经不可靠,于是他下令让第三师团、第七师团和第九师团的残部全部离开嘉南平原,往卑南山和北大武山方向撤退,把台独军队丢在台南、高雄和屏东,留给即将攻入的中国大军。然而,由于中国军队强大的电磁压制,尽管日军不停更换通讯频道,田母神俊雄的命令根本无法接收到。事实上根本就不需要田母神俊雄的命令,那些日本人早就想要放弃不可救药的台独分子,自己退入山区。要知道,日本人是不可能为了那些台独分子送命的,一开始他们在占据有利条件的时候,当然愿意来台湾,企图把台湾变成日本的领土。可是现在已经失去优势,此时他们就不再理会那些台独分子,自己逃命才是要紧事。

而田母神俊雄也希望他们残余的兵力能借着山区保存下来,这样就能阻止中国军队修复台湾机场,不让中国利用台湾的机场对琉球群岛进行攻击。因此,在收复台南和高雄之后,我军主力部队还需要进入山区清除残余日军。

日本自卫队连夜逃离嘉南平原,往卑南山和北大武山方向逃窜。

发现日军逃跑,我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出动大批战机,沿路追击轰炸,把日军撤退的道路炸成一条血路。尽管如此,日军台湾指挥官角裕行陆将还是觉得合算:“能跑掉一半的人,总比被一举全歼强得多。”

等到在高雄的陈水扁被人从睡梦中被叫醒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不幸的消息:“日本人已经丢下我们,逃入山中,我们被那些盟友放弃了!”

“干你佬啊!那些该死的日本人!给我命令下去,一定要坚守住!今天我陈水扁愿意和台湾共和国共存亡!”陈水扁一边骂着那些背信弃义的日本人,一边再次做出一个根本不可能办到的承诺。

临晨4时32分,对台南地区的总攻开始。

我军以34师、179师,、86师、96师、125师、126师、163师、第9装甲旅、第6陆航团、第8陆航团和第6师第24团从正面发起攻击。

万炮齐鸣,弹如雨下,炮弹落地之处变成一片翻腾的火海,强大的气浪摧毁地面的一切工事;成群结队的轰炸机和强击机从空中掠过,把成吨成吨的炸弹倾泻到台军阵地上。在强大的火力打击之下,曾文溪对面的台军阵地被蹂躏得面目全非。

在强大的地面火力和空中火力掩护之下,舟桥部队的战士们迅速在曾文溪上架设浮桥。

与此同时,在台湾最南部的攻击行动也在同步进行。

从枫港到东港一带,各种各样的驱逐舰、护卫舰、海岸火力支援舰、炮艇和由老式快艇改装的火箭炮艇向岸边猛烈开火,各种口径的炮口吐出一团团猩红色和橘黄色的火球,火箭炮把一条条猩红色的火龙向岸上倾泻而去。

红色的火球就像飞蝗般落在岸上,到处都腾起一团团红色和橘黄色的烈焰,气浪把岸上的工事掀得七零八落。从军舰上远远看去,整条海岸线都变成一条明亮的火龙。

海面上,扫雷艇来回穿梭忙忙碌碌,正在紧张的清除海滩附近的水雷。

水雷被清除完毕之后,满载着海军陆战旅和第124两栖机械化步兵师的登陆舰艇向海滩冲去。几艘火箭炮艇靠近岸边,把火箭扫雷弹倾泻到海滩上。

猩红色的火龙落在海滩上之后,就听到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埋在沙滩下大大小小的地雷被接二连三引爆,发出一阵阵滚雷般的炸响声。

登陆舰艇靠近沙滩放下跳板,一辆辆63式两栖坦克和97式两栖步兵战车从登陆舰艇上开出,战士们跳进齐腰深的海水中,向沙滩发起冲击。而野牛气垫登陆艇则直接把最新锐的05式主战坦克送上沙滩,向台军阵地碾压过去。

不时有残余的暗堡打开射击孔,射出暗红色的弹痕。那些暗堡刚刚开火,就被两栖坦克、主战坦克、步兵战车和气垫登陆艇的火炮无情的摧毁。

体形庞大的野牛气垫登陆艇直接冲上沙滩,在放下主战坦克后,一路向陆上的工事冲杀而去,速射炮和火箭炮把敢于阻挡登陆艇的一切目标都轰得粉碎。而台军的M-60坦克和虎勇式坦克在野牛气垫登陆艇面前,简直渺小得就如蚂蚁一般。

那些台军精心隐藏下来的坦克从山体隧道中开出,刚刚靠近沙滩,就遭到迎面扑来的坦克炮弹、直升机射来的反坦克导弹、气垫登陆艇上射来的火箭弹攻击。

一辆接一辆台军坦克连开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击中起火爆炸。原本陈水扁梦想中的:“虎勇式坦克就像老虎进入绵羊群那样,可以把登陆部队赶下海去!”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发生,却只有他们的坦克被一辆接一辆摧毁。

登陆部队冲上公路,前方到处都是燃烧的台军坦克、战车和装甲车的残骸,横七竖八的尸体丢得满地都是。从两边树林中冲出一批试图螳臂挡车的台独分子,很快就像是狂风暴雨中的树叶一样纷纷从地上飘起,在空中再被弹片撕得粉碎。

并列机枪、航向机枪和步兵战车的机关炮射出暴雨般的子弹炮弹,把台军士兵成片成片撂倒。坦克装甲车的履带从尸体和伤兵身上碾压过去,履带式粘满血肉,看起来就像是绞肉机一样。

面对进攻方强大的火力,残余的台军士兵彻底丧失了斗志,他们纷纷跪在地上举起双手向冲过来的中国士兵投降。

从背后发起登陆攻击的海军陆战第一旅和第124两栖机械化步兵师突飞猛进,很快就攻过高屏溪,直抵高雄城下。

正面进攻的部队渡过曾文溪之后,坦克一路碾压前进,两个小时后便抵达台南市城下。与此同时,海面上的大小军舰一起向台南城内猛烈开火,把炮弹尽情的倾泻到城中。

满载着空降兵第十五军的运输机在台南市和高雄市两地之间的湖内-路竹一带降落,彻底切断了两座城市之间的联系,把台南市和高雄市的台军守军分割成两块。

早上十点正,对台军最后的总攻开始,主力在台南市方向发起攻击,力求歼灭敌人之后,继续向南推进。而背后发起攻击的两栖部队则堵住高雄之敌的退路,不让他们退入山区。

不计其数的战机掠过台南市上空,铺天盖地的炸弹向城内倾泻而去。对台南和高雄这两座绿营大本营的攻击,基本上就不需要考虑大规模轰炸会造成对民众的误伤,因为在这两座城市,多的是死硬台独分子和日本人的后裔,即使在轰炸中导致那些人丧生,也是活该。

经过两个小时的轰炸,地面进攻部队的重炮也已经运抵台南城外。炮兵架起大炮,向台南进行猛烈的炮击。各种杀伤榴弹、高爆榴弹冰雹样向地面砸去,横飞的弹片在灼热的空气中四处飞舞,火热的钢雨跳着死神的舞蹈收割台军士兵的生命。

半个小时之后,在中午12点30分,主力部队开始向台南市区发起冲击。

炮声渐渐平息下来,翻滚的硝烟尚未散去,滚滚浓烟冲入高空遮挡住阳光,坦克、步兵战车、装甲车和突击车喷出的柴油烟雾更是遮住仅有的一丝阳光,大规模的装甲集群保护步兵向台南市冲杀而去。

盘旋在市区上空的各种无人机死死盯住地面,一旦有台军士兵露头,马上就有密集的钢雨呼啸着从天而降,把那些台军士兵撕成碎片。

坦克抵达城外,绕着台南市转圈,在城外以猛烈的火力支援步兵。步兵战车和装甲车停下,把士兵从车上放下。轻型突击车隆隆驶入城中,冲锋的步兵跟随着轻型突击车杀入城中。

城内的激战开始,残余的台军士兵借着坚固的建筑物,隐蔽的地下车库,突然打开的下水道井盖,从四面八方涌出,向攻入城内的中国军队猛烈开火。然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无人机和军事卫星的监控之下,所有的抵抗都被金属暴雨撕成碎片。

轻型突击车吐出一道道火舌,滚烫的弹壳“叮叮当当”掉在车厢内,操着23mm链式机炮的洪斌冷静的开火,把暴雨般的炮弹泼洒向敌群。

台南市区的战斗进入白热化的地步,大批死硬台独分子和日本人的后裔保护那些残余的台军,凭借坚固的钢筋水泥建筑物进行负隅顽抗,不时从楼顶、地下车库射来的火舌击中正在往前冲杀的战士。

进入城内的狙击手果断而冷静的开火,把一个个手持武器的台独分子和日本人后裔的脑袋打得稀巴烂。直升机和轻型突击车把火箭弹、炮弹、榴弹和机枪子弹送到那些火力点中,把一个个吐着火舌的窗户打得熄灭。

作为台独大本营的台南市,台军和台独分子的抵抗还是相当顽强,这也给我军造成不小的损失。经过二十一个小时的激战之后,擅长巷战的武警部队也冲入台南市区,同残余的台军和台独分子展开白热化的恶战。

在武警部队进城后又过去了二十二个小时,那些残余的台军终于支撑不住,他们纷纷打出白旗举手投降。随后,武警部队便开始进行大规模抓捕死硬台独分子和日本人后裔。

经过四十三个小时的恶战,台南市全部落入中国军队手中,主力部队迅速离开台南市,马不停蹄的继续向高雄方向发起攻击。

此时,在高雄的一座地下指挥所内,陈水扁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走动坐立不安。

“报告陈总统,台南失守,中共大军正向高雄方向进犯!请陈总统指示,我们愿意拼死抵抗到底!”一名台军军官走进来向陈水扁汇报说。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高音喇叭的声音:“希望台独分子们主动放下武器投降!对于主动投降者,我们可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如果负隅顽抗到底,你们的没有好下场的!”

此时,陈水扁把两天前发誓的“今天我陈水扁愿意和台湾共和国共存亡!”这句话早就不知道忘到什么地方去,他软瘫在沙发上,过了半响,他才站起来说:“为了我台湾人民的生命安全,我现在宣布放弃抵抗,我们向中国军队投降吧。”

事实上,陈水扁说过的话什么时候算数过的?那次说出来的话不是放屁?在他因为贪腐被捕的时候,所谓的绝食还偷偷吃零食,就那样都没有支持几天。而现在到了这个时候,他祈求的就是能保住自己的生命即可,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在陈水扁的命令之下,残余的台军士兵全部放下武器,高举着双手走出高雄市,向城外的中国军队投降。陈水扁本人,也在一群士兵保护之下,乘坐一辆装甲车出城投降。

那些死硬台独分子和日本人的后裔见到陈水扁投降,一个个都恨得咬牙切齿的。

陈水扁和台军投降之后,武警部队便开进高雄城内,向那些不肯放下武器,还在继续负隅顽抗到底的死硬台独分子和日本人后裔发起攻击。

当了俘虏的陈水扁对前来的孙岘大校说:“尊敬的长官,只要您能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我愿意命令屏东、台东和花莲的所有台军放下武器。”

孙岘大校看了陈水扁一眼:“只要你肯让他们放下武器,我们自然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不过,陈先生您的后半生也许都要在监狱中度过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陈水扁向屏东、台东和花莲以及台湾岛上所有残余的台军下达了命令,要求全部台军放下武器投降。事后,陈水扁被台北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而且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只是坐牢那么简单,面临的还是繁重的体力劳动,当然那是后话。

至此,台湾已经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国军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那些躲入山区的日本陆上自卫队全部歼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