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背的诺言

玉米1106 收藏 0 10

耳畔呼啸的子弹,周围冲锋的盟军士兵,被炸的支离破碎的尸体,我仰卧在血水中,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我清楚的看见一发炮弹慢慢的落下,落在我身体上,我的身体又慢慢被炸飞,在空中一个弧线的飞进了海水中,冰冷,疼痛,麻木,一阵阵的痛彻心扉的蔓延到全身上下。于是,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喊出来~~~~



啊!我醒了过来,在一处河水的浅滩,慢慢睁开眼睛,揉了揉酸麻的肌肉,环视四周,旁边一座拱桥,远处一片火海的地方应该就是市区了,而我可能是被水冲到了这里,前面有铁丝网,看这里是郊区,不知这周围是否也有德国人,我不由得警觉起来。



慢慢爬到铁丝网边,我发现了敌情,虽然是晚上,可因为这城市的焰火将这里也照的透亮,一座废弃的医院,在门口有两名敌军,仔细一看,他们在拉扯一名白衣少女,啊,正是和弗兰基一起的那名女孩,此刻她被推搡着赶进医院里。突然,白衣女孩用力一摆,挣脱了他们,往外边跑去,我的心沉了下去,果然,恼羞成怒的敌人开枪射杀了那女孩,白色的衣裙上很快的染红的深深的血迹,我死死的盯着他们,难道你们就这样结束一个无辜的生命吗?你们还有人性吗?仇恨的火焰在我心中再次升腾,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在短短的一天前,他们曾如此的摧残过一个女孩了。



一切都要有个了断,我慢慢的靠近北面的矮墙,然后趁他们抽烟的一刻,冲向了他们,机枪喷出的怒火,将这两个万恶的敌人送给了地狱使者,我走到那女孩身旁,将她的没有瞑目的眼帘闭上,我要找到弗兰基,我要带他离开,只是,我要不要告诉他,他的心上人已经死了?



捡起了一把德国式的机枪,我进到了这所废旧的医院里面,直觉告诉我这里面还有敌人,而我必须要在德国兵对弗兰基做出什么伤害前找到他,转过几道门,当然,有的地方是直接翻墙过去的,因为门已经不存在了,有的门又在火中,不得通过。敌人在明我在暗,对于准备充足的我,遇上几个敌人,都很快没有任何悬念的被我干掉了,在通过了一个如狗洞般狭小阴暗的墙洞后,我到了医院的另一栋楼,轻松的解决了一扇门后的两个德国兵后,在转弯的一瞬间,我僵持住了。



在上边的楼梯转角,弗兰基喘着粗气的半依靠在墙角,胸前一片暗红。已然出气多进气少。不,我走到了弗兰基身边,仿佛像万万年那么久远,看着我小队里的平时最活泼的小伙子,刚刚品尝爱情滋味的小男人,我心如刀绞,弗兰基已经有些暗淡的眼神望向我,笑了笑,充满了悲苦与凄凉的笑,让我心中更是肝肠寸断。“她走了吗?她安全了吧?”望向我的眼睛还有对爱的渴望,对情的关切。我心中悲苦:“是的,她离开了,离开了这里,你可以放心了。”“队长,你骗我!”这就是他的最后一句话。心中一直以来,我独自支撑已久的精神天空坍塌了。我违背了我的诺言,我没能做到我发誓要做到的那些事,我就这样让我的队员死在了我的怀里。自责,悲痛,无助,惶惶中全都袭往早已空白的大脑。



突然,背后一声枪响,我木然的回头,一个德国兵倒下了,而在他身后站着哈索科,枪口的烟兀自轻飘飘的荡到空气中,有如我的心也飘散开去,哈索科站在我旁边,半响后说道,我们该走了。我用力将弗兰基的士兵牌拽下,放进我衣服的口袋里,慢慢站起来,突然,一声巨响,整座楼剧烈的晃动下,哈索科用力拽了我离开了楼梯的那个转口,头上的土泥杂物转瞬间就将弗兰基的尸体和那个转角掩埋掉了,我毫无力气也心力憔悴的蹲在了哈索科的旁边。



我与哈索科在医院中寻找出口,炮声依然隆隆震响,医院也土石横飞,摇摇欲坠,我们闯过了几道敌人的巡逻队,来到了一个好像是会议室的空旷大厅里。我精神依旧萎靡。向里面走去,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花板,忽然一颗炮弹炸开,头顶被开了一个大口,然后我看见了几个敌人在上边掏出了枪对着我,这一刻我仿佛灵魂都出窍了,心中的怒火,心中悲痛,这一刻愤怒的爆发,我疯狂的扫射,直到哈索科压住我的机枪,并再三呼喊我的名字,我才回到了现实。



我要杀光他们,我如是说。哈索科看着我:“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你不该这样,这上边没有人,没有德国兵!”我望着他担忧而有带有凝重之色的眼神,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机枪,然后躺倒在地。上空,从那个被炸开的缺口,我看到了天空,阴云密布的天空,如我的心一样,蒙着一层厚厚的纱!一层足以让我窒息的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