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2年“12·8”时,有很多中国青年被日本人捉去,捉去了就不见回来,是生是死也没人知道。其实,这些青年都是本份人,没干过什么让日本人这样动刀动枪的事,只不过“九一八”东北事件时,上海有许多抗日团体,有一种团体就有一种徽章,团体中每人有一个徽章,当时大家也就那时戴戴而已,并没有真刀真枪抗日。戴完后,许多人又马马虎虎把它放在袋里。

可是,日本人却以为凡是戴了这徽章的都是坚定的抗日分子,所以一旦查出,就是死罪。还有些学生军,以前是天天练操,不久就无形中不练了,只有军装的照片存在,他们还马马虎虎又把操衣放在家中,自己却不放在心上,忘记了。结果一被日军查出,又是参加抗日的铁证,于是又是送命。



鲁迅曾对此感慨:“像这一般青年被杀,大家大为不平,以为日人太残酷。其实这完全是因为脾气不同的缘故,日人太认真,而中国人却太不认真。中国的事情往往是招牌一挂就算成功了。日本则不然。他们不像中国这样只是做戏似的。日本人一看见有徽章,有操衣的,便以为他们一定是真在抗日的人,当然要认为是劲敌。这样不认真的同认真的碰在一起,倒霉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