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公为什么叫包龙图和包待制(图)

zdgwh 收藏 9 519
导读:包公为什么叫包龙图和包待制(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包公是明星级的历史人物。安徽合肥人,生于真宗咸平二年(999)。原本他还有两个哥哥,可惜都夭折了,所以包拯就成了“独生子女”。有的戏里说他从小失去父母,老嫂把他抚养成人,纯属“戏说”,实际上他父亲包令仪和母亲张氏都活了很大岁数,直到包拯二十九岁中进士,老两口还都结实着呢,而由于哥哥夭折,他根本没有嫂子。


包拯三十岁开始做官,历任建昌(江西永修北)、天长(江苏天长)县令、端州(广东肇庆)知州,四十四岁回朝,次年得到御史中丞王拱辰举荐,当了监察御史。这期间他干了几件大事,一是侦破了平民冷青冒充皇子的重大案件,二是把张贵妃的父亲张尧佐弹劾贬了官。后又任河北都转运使、瀛州(河北河间)、庐州(他老家合肥)、池州(安徽池州)知州。嘉祐元年(1056),被提拔为江宁(江苏南京)知府。四个月后,调任开封府尹。



包拯在开封只干了一年三个月,没有判过太精彩的典型案例,也从来没有过什么王朝马汉张龙赵虎,正相反,当时府里供职的吏人,都想找他的麻烦。《却扫编》说,包拯刚上任,府吏们就想整他,每个人都抱着一大沓新旧相杂的文书向他“汇报”,其实是想把他脑子搞乱,大主意就可以由吏人们拿了——揽权嘛。包拯心里明白,命人把府门关上,听他们挨个儿神侃,凭着他的为官经验,找这些马仔点破绽何难?一天下来,被老包“峻责”了几十个猾吏,剩下的全都老实了,此后府里的办事效率成倍提高,“吏莫敢弄以事”。



由此可见,包公在开封府的功劳不在于亲自审理案件,他做的是另外两件事,一是整肃吏治,二是打击豪强——老包当开封府尹,最难受的是那些平日横行霸道的宗室、外戚、达官显贵及其子弟。《宋史·包拯传》说他“立朝刚毅,贵戚、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童稚妇女亦知其名,呼曰‘包待制’”。这比他亲自审案,收效不知要大多少倍。此后他又当过三司使(经济部门最高长官),六十四岁时,因突发心脑血管病,死在枢密副使任上。


从包拯传可以看出,人们称他“包待制”,从他当开封府尹时就开始了。《元曲选》和《元曲选外编》收录了元朝人写的十一出包公戏,都称之为“包龙图”或“包待制”,这么称呼他对不对呢?



要弄明白这个问题,还得从宋朝的学士官说起。宋朝帝王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尽量完整地保留历史档案。怎么保存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立专门机构,派专人整理这些材料。第一个这样的专门机构叫龙图阁,阁里收藏了太宗赵光义一朝的御书、御制文集、书画、珍宝,群臣赓和、奏章,宗正寺所进宗室属籍、世谱等等。



往龙图阁里派官始于真宗景德元年(1004),当时只设了“龙图阁待制”一职,由大学者杜镐、戚纶担任。几年后,戚纶调去修纂《册府元龟》,杜镐则升为“龙图阁直学士”。到了大中祥符三年(1010),杜镐再次升为“龙图阁学士”。其实这七八年里,杜镐的工作性质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名义上提了两个档次。这么一说就清楚了:在龙图阁里,学士是最高级职称,直学士次之,待制又次之。



《宋史·戚纶传》说戚纶:“(景德元年)拜龙图阁待制。时初建是职,与杜镐并命,人皆荣之。”“人皆荣之”这四个字很值得关注,说明官员被选入龙图阁工作,是人人都非常羡慕的。宋朝是个重视文臣学士的朝代,所以“龙图阁待制”一设立,不知馋坏了多少文人。真宗想的更深:你们不是都想要这头衔吗?朕就拿这东西吊着你们。于是到大中祥符末年,把龙图阁待制扩为四员,还增加了“直龙图阁”一职——当时学士正三品,直学士从三品,待制正四品,直龙图阁只有正七品。



李攸《宋朝事实》载,当时“龙图阁学士一员,龙图阁直学士七员,龙图阁待制三员,直龙图阁五员”。朝廷授予阁学士头衔,但无须到阁里上班,官员们可以带上这顶帽子去当知州,当转运使,当在朝的官。于是仁宗朝便出现了不少外任阁学士。


举例来看,《宋史·李柬之传》说:“拜天章阁待制、河北都转运使,加龙图阁直学士。知荆南、河阳、澶州。”意思是李柬之戴着“天章阁待制”这顶光环到河北去当转运使。不久朝廷调他到荆南府(湖北江陵)当知府,于是升两级,给了个“龙图阁直学士”。不论是天章阁待制还是龙图阁直学士,李柬之都无须到阁中供职。



这里的“天章阁”是怎么回事?真宗本想再建一座天章阁收藏太祖一朝文献资料,谁想不久就病逝了。仁宗即位,干脆把天章阁改成了收藏真宗一朝文献资料的阁楼。天章阁的运行模式完全按照龙图阁:有在阁里上班的,也有只授头衔放外任的。最先设的仍是天章阁待制,天圣八年(1030)开始授职,初置两员,往后视“需求”而定,没定编了。庆历七年(1047),又置天章阁直学士,同日置天章阁学士,都没有定员。



现在再来说包大人:《包拯传》载,他最初被授予天章阁待制是在皇祐二年(1050)他五十二岁担任知谏院的时候。这个待制光环戴到皇祐四年(1052)出任河北都转运使为止,此后知瀛州、庐州、池州、江宁府、开封府,都是以“龙图阁直学士”赴任的。这就有问题了:既然包拯当开封府尹时已经是“龙图阁直学士”,汴京童稚妇女为什么还称他为“包待制”呢?其实这本是出于谐音:谁不听话,等(待)着老包来治(制)你!元杂剧称包拯为“包龙图”和“包待制”对还是不对,现在就比较清楚了:包拯的确当过“待制”,但那是知开封府之前的事,而且是“天章阁待制”而不是“龙图阁待制”,包拯从来就没当过“龙图阁待制”。



当开封知府的时候是“龙图阁直学士”,虽然“龙图”二字不能算错,但称他为“龙图阁待制”就错了,看来元朝人是把老包的“天章阁待制”和“龙图阁直学士”混在一起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