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智库:中国武器国产能力提升 出口下滑!

雷达王 收藏 1 36
导读: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王启超报道:最新一期的美国《防务新闻》周刊发表有关亚洲地区军品销售的文章,行文主要采用采访稿格式,由格拉尔德-欧德威尔(Gerard Odwyer)对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主任季北慈(Bates Gill)进行采访。   文章采访内容之前首先简要地介绍了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情况。文章说,近来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季刊中刊载了一份《全球智库指南》(The Think Tank Index)的报告,报告将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王启超报道:最新一期的美国《防务新闻》周刊发表有关亚洲地区军品销售的文章,行文主要采用采访稿格式,由格拉尔德-欧德威尔(Gerard Odwyer)对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主任季北慈(Bates Gill)进行采访。

文章采访内容之前首先简要地介绍了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情况。文章说,近来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季刊中刊载了一份《全球智库指南》(The Think Tank Index)的报告,报告将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列入世界主要智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赞比亚空军的K-8教练机

以下是主要的采访问答实录:

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在今年4月27日发布了2008年度武器输出数据报告,那么,在这份报告中,全球武器交易的最大趋势是什么?

季北慈:首先,我们注意到,与5年前,也就是1999-2003年这段时间相比,2004-2008年间的武器贸易量增加了20%,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研究发现,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上述两个时期,出口到中东地区的武器猛增了38%。

另外一个突出的地方是沙特阿拉伯,该国在防务现代化方面采取了非常重大的举措,从近十年初期时的中等级别武器进口国,一跃成为过去五年来的世界第三大武器进口国。

我们还认为下列事实值得注意,那就是最近五年来,世界前五大武器进口国中由三个在亚洲,它们分别是中国、印度和韩国。

问:我们在亚洲所见到的防务现代化是引发我们对这一地区不稳定安全态势担忧的理由吗?

季北慈:潜在来说是这样。但就武器进口本身而言,并不必然(引发)不稳定,在一些情况下还有助于为一个地区带来稳定。

在南亚地区,最大的潜在不安定因素看起来将产生于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间,更大可能的不稳定因素在巴基斯坦内部,这个国家的部分地区有背离中央政府权威的潜在危险。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将导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更大的冲突,而这又将迫使印巴两国政府互相针对对方采取更强有力的动作。但这更与两国的政治关系走向有关。

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突出表明,仅仅向中东地区出口的武器数额增加了38%。从中长期来看,这一地区的主要冲突和安全关切是什么?

季北慈:首先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关系,形势很可能转化并导致这一地区更大的不稳定。很明显,第二大关切就是伊拉克的未来,伊拉克稳定的局势能否相对积极地继续下去,尤其是当伊拉克政府期待美国能否大量撤军、何时撤军的时候。第三肯定是伊朗了,就是它那想做地区强权的野心。

问:关于俄罗斯和中国,你是否认为它们的武器出口地位会加剧与传统上占支配地位的出口国家之间的对抗,比如美国?

季北慈:很可能不是这样。过去十年,中国在(军品)出口市场上遭遇了下滑态势,我认为,事实很简单,那就是寻去相对先进武器的国家有比中国更好的选择,他们的较好的选择主要有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几乎占据世界上所有武器出口的60%,它们有比中国更好的装备出售。

如今,中国的武器出口的世界排名相当低,过去五年来,排名降至第12位,比起以前的排名要低,我认为,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

俄罗斯在一些最重要的出口市场上也出现了下滑态势,最重要的就是中国市场,超过五年的时间里,中国没有任何大宗的武器订购,比如战机,比如舰艇。结果导致俄罗斯积极寻求新的军火销售市场,并在近年来取得了成功,例如,俄罗斯对阿尔及利亚和委内瑞拉的军品出口。但是,俄罗斯将要面临更严酷的竞争,比如,俄罗斯将会发现,随着美国扩大并提升与新德里的关系,俄罗斯先前与印度的那种武器出口关系将遭遇更多困难。

问:俄罗斯与中国的武器出口关系是不是反映了中国有了更多的选择?或者中国生产军事装备和系统方面,自给率正在提高?

季北慈:这反映出中国防务工业国产能力的一种提升,中国能够生产更多自己需要的武器。实际上,从上世纪90年代早期开始,随着中国军贸关系的发展,中国的武器国产化能力已经得到部分提升。通过这种关系,中国已经能够显著提高它们的防务工业基础,这种提高有时候是通过获取专项技术和制造工艺的方式完成的,俄罗斯或许不希望中国获得上述国产化能力;此外,中国还通过“逆向工程”取得国产化能力,而在某种程度上说,中国对此总是最为拿手。

问:在未来2-5年,伴随着现在猛烈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和油价下挫,这是否很可能导致常规武器的需求和开销走低?

季北慈:如果未来两年经济形势继续这样低迷下去,很可能会在军事现代化计划上产生抑制效应。但从另一角度讲,随着(某些)地区安全形势的继续反复无常,我们可期待那些地区会以比世界平均水平高的幅度,继续推进其防务现代化。我想,中东和波斯湾地区很可能是值得观察的地域。

问:那些或许会削减防务采购费用的国家,还有那些实际上会增加武器花销的国家,能否确定它们是哪些国家呢?

季北慈:像俄罗斯、一些波斯湾国家、中国和印度,看起来会投入更多的军费和防务现代化资金,很可能以每年8%-15%的速度递增。在金融走下坡路的时代,即使是5%或10%的增加也是相当可观了。

就美国而言,由于美军继续在伊拉克、阿富汗行动,继续在全球承担义务,我们将会看到其军费会继续增加。而大多数西方和中欧国家,它们的军事费用将会持平,也许甚至下降。

问:中国在常规武器系统上继续增加防务费用,其动机主要是什么?

季北慈:过去10-15年来,中国的安全环境发生很大变化,以前主要担心来自内部陆地边界的威胁,现在情势变了。

今天,正如中国的战略家们看到的那样,中国的主要威胁来自东面,这是一个作战的环境,一个所谓的海上和空中的环境,在这种环境里,它们的经验非常少。

因此,中国必须进行大的转变,这种转变包括作战学说、军事训练和武器系统。对于北京来说,面临的威胁包括对“台独”、对一个更加强悍的日本军力的担忧,还有那始终存在的太平洋美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