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六章 初识

wxiayi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URL] 夏云翰发现自己的胳膊在刚才的摔倒中已经严重的擦伤,一阵阵的刺痛让他有些难受的直咧嘴。鲜红而湿润的血迹也从衣服里逐渐渗透出来,有些伤口干脆就直接随着手臂蜿蜒流出鲜血,滴淌在地面,形成一个个的暗红斑记。不行,再这样下去,不被丧尸吃掉,也会自己流血过多而亡。必须要想办法。但是摩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夏云翰发现自己的胳膊在刚才的摔倒中已经严重的擦伤,一阵阵的刺痛让他有些难受的直咧嘴。鲜红而湿润的血迹也从衣服里逐渐渗透出来,有些伤口干脆就直接随着手臂蜿蜒流出鲜血,滴淌在地面,形成一个个的暗红斑记。不行,再这样下去,不被丧尸吃掉,也会自己流血过多而亡。必须要想办法。但是摩托车已经在爆炸声中撤销的报废,以现在的情况很难坚持到达医院?很可能半途中就被闻到血腥之气的丧尸们所发现吞噬,同时体力透支的也相当厉害,举步维艰,难以行动。看来,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对伤口做处理,夏云翰清楚的记得,在前面拐角不远处有个药店,也行能够找到一些止血药物,做简单的包扎。

夏云翰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不免对刚才遇见的两个搜救队员颇有微词,明明说的清理干净了,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多,而且还同时发现了自己,并发起了攻击。看来这些所谓精英队员也不过如此,做事如同本地的治安警察一般无能低效。夏云翰在心中咒骂道,却忘记这所谓精英队员也是自己胡猜的,对方却始终没有自认为精英搜救队员。不过所幸的是,在刚才一阵突然的袭击之后,除了地面上还在燃烧的尸体之外,其他的丧失正如他们的突然来临,迅速的散去。很快便消失在周边,无影无踪。这倒让夏云翰有几许不解。

“也许他们害怕爆炸的火焰,也许他们发现了更好的美味。。。。也许”夏云翰胡乱着做着前后矛盾的猜想,但转瞬一想,自己何必做这些无谓的思考呢,只要自己能够侥幸活了下来就是最好的事情,至于丧尸们突然消失的原因是为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夏云翰轻叹着,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探究。

这一路上无事,在蹒跚中夏云翰来到了药店。药店并不是很大,而且也显得非常破旧。原本的防盗卷门早就在之前的抢购中被人流挤的支离破碎,而门户大开。几十个平方的小药店在没有任何防护和阻挡下,一览无余。但夏云翰还是先谨慎的试探了片刻,确认里面没有丧尸之后。这才放心的走进药店。

人们在危机爆发之初,药店在紧跟着超市之后,成为了抢购或者更恰当的说”洗劫”的重点对象,在大肆抢购完各种甚至不知用途的抗生素和急救用品之后,人们连其他只要带包装的药品都疯狂的装入口袋之中,丝毫不管是否有用。而这里也很快变成了废墟,满目都是废弃的包装袋和玻璃碎片残骸,整个药品出售陈列柜台中除了一些被拆开包装实在不知道用途的零散药片以外,就剩下些无用的保健用品了。夏云翰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巴。

不过在失望之余下,夏云翰还是怀着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在那些敞开的药柜抽屉和后台的玻璃陈列柜中仔细的翻找,希望还能发现些什么有用的东西。好在上天不负有心人,在一番仔细查找之后,夏云翰还是柜台下的角落里摸索着找到了一卷消毒纱布,从上面被压过的脚印痕迹来看,想必八成是在抢购中被无意丢落遗弃的。虽然表面上有些脏,但在这时候无疑却是最好的止血工具了。与此同时,夏云翰也从柜台的深处里无意中发现了一把小巧的医用剪刀。

夏云翰瞅了瞅房外,确信没有任何动静。这才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艰难的给自己脱下上衣。由于流血过多,一些地方的伤口已经和衣服黏在了一起,脱起来相当费劲。每每脱下一点同时往往也牵动了伤口,钻心的疼痛让他不禁皱起眉头。索性用剪刀把衣服剪开,这才在经过几番痛苦的折磨之后,勉强把上衣和外裤脱了下来,开始检查身上的伤口情况。同时为了保险起见,他也把手枪和菜刀放在最顺手的位置,以防意外。说到这个菜刀,在从摩托车翻滚下来的时候,菜刀插在裤腰里竟然没有没有伤到皮肤,只是刀背在大腿上梗了一道粗印,看来夏云翰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在一番仔细的检查之后,夏云翰发现虽然身上流血倒是不少,但却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口,全身的伤口基本上都是些皮外擦伤。除了左臂上那处面积较大,需要做消毒包扎处理以外,其他的伤口并不碍事。可这时去哪找医用酒精和碘酒呢,夏云翰不由发愁起来。

可还没容得夏云翰再次搜找,从药店后面方向传来一身声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夏云翰顿时吓的汗毛倒竖起来。天呀,难道那群混蛋又跟过来了。跑,只有逃跑。目前的情况容不得他又太多的思索时间,可无奈身体越来越痛,双腿如同灌铅一般无法挪动。夏云翰朝外面看了一下眼,还好,门口附近倒是没有什么动静。但是眼皮却却沉甸甸的,更远处就有些不清楚了。那里有危险吗?夏云翰不知道,也顾不得去顾虑太多。身后的丧尸时刻可能出现,夏云翰咬咬牙,心想管它的,先出去再说,一旦被包围在药店里面就彻底完蛋了。

夏云翰慌乱中,来不起穿上衣服,只得迅速把手枪别在短裤上,并把纱布,菜刀和那把医用剪刀胡乱的包在衣服里打成一个包袱,背在身后。然后勉强扶着柜台站起来,艰难的移动双腿向屋外迈去。

哪知刚刚走到屋外,却因为失血过多,腿下一软,身体顿时向前倒了下去,而脑袋则重重的磕在了门前的花坛上,在一阵疼痛之后,早已疲倦的大脑神经顿时一阵晕眩,慢慢的失去了知觉。。。。。。在眼睛闭上了的那一刻,隐约中夏云翰好像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眼前,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醒醒,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云翰这才渐渐的又恢复了知觉。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清晰:只见自己背靠在医院门口的树下,而自己的面前则有位年轻男子轻轻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并不断试图唤醒自己。

“呵,你终于醒了!从我发现你到现在,你足足昏迷了半个多小时,我还以为你不行了。。。。”小伙子看见夏云翰睁开眼睛,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话说的让夏云翰有些不快,但也不好发作。

“你好,幸亏我路过这里并发现你,否则你会不是被丧尸当做晚餐都很难说。当时吓我一跳,还以为你是丧尸,不过看到你的伤口发现并不是咬伤,所以还是决定看看。看来你还不错,只是受了点轻伤。”小伙子操着一口外地口音,说话显得有些口无遮拦,但脸上却显示出一副微笑的样子。

夏云翰试图站起来,可全身却没有一点力气。索性放弃这种无用的举动,干脆换了个姿势,尽量让自己更加舒服些。“谢谢你,不过还是要麻烦你从包袱里拿出纱布,帮我包扎一下。”夏云翰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表达自己的谢意。头部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不适,要是自己动手,估计是不可能的了,毕竟身体还在隐隐的不断出血。

“恩”年轻人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那堆沾满血污的衣服,找到了纱布后,开始为夏云翰包扎起来。夏云翰这才想起还没有问起年轻人的姓名。“你是。。。。。“

“哦,还没有自我介绍,不好意思。我是一名飞行爱好者,叫做克拉克。这次本来计划和同伴一起驾驶飞机去参加本年的业务航空飞行比赛,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上午途径这里的时候,所有的飞行仪表设备竟然全部失灵,在无法找到合适的迫降地点下,不得已我们只得跳伞,而中途又遭遇到大风,我也和我同伴失去了联系。”年轻人一边苦笑的说着,手里可一直没有停着,娴熟的替夏云翰包扎着伤口。

在随后的答话中,夏云翰也逐渐明白了眼前这名青年竟然还是一名在职的警察,本人也是多年的飞机驾驶员,不过运气可真不怎么样。本来这次好不容易所利用休假时间争取到一次有奖比赛的机会,结果却遇上飞机失事,比赛的事情也泡汤了。原以为安全降落后,可以联系到当地的警察寻求帮助。结果一路上却遇见丧尸,上去问路时险些遭遇毒手,不过依靠着自己多年训练所练就的灵敏身这才幸免于难。但是由于路况不熟,不得已下也是四处躲藏,并沿途寻找同伴和其他生还者。在说到自己是如何巧妙躲避丧尸的攻击,并使用飞腿将其踢飞时。克拉克还停下了手里的包扎,向夏云翰炫耀的比划了几下,并随口询问会不会中国功夫。这倒让夏云翰有些哭笑不得。心想如果自己会那玩意,还还会落得如此狼狈。好在克拉克发现夏云翰没有搭腔,也没有继续询问,只是不停口若悬河的夸耀自己的武艺,听的夏云翰大为头痛。

“其他人呢,你又发现有人活着吗?”夏云翰不得已打断了克拉克自我陶醉般的比划,岔开话题询问道。

“可惜,到目前为止,你是我见到的唯一未被病毒感染的‘人’”。克拉克并没有发觉自己被岔开了话题,语气随着一挫,有些沮丧的低下头,检查着包扎好的伤口,看上去很不错,不但止了血,而且还没有影响关节的运动,看起来他对紧急救护也是非常的熟练。不过克拉克在欣赏完自己的杰作之后,还是有些遗憾的喃喃自语说道:“可惜,没有消毒酒精,不知道还会不会感染变成丧尸!”。

夏云翰听到这话有些气的翻白眼,心想:拜托,我只是擦破点皮,又不是被丧尸咬过。你自己长眼睛不都看见了吗,怎么还说这话。心里对克拉克老大的不愿意。但安于面子,嘴唇只是动了动,还是没有开口说出来。

“说说你吧,你是怎么会事情。”

“唉,一言难尽。。。”夏云翰长叹一身,把这几天的经历逐一讲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