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对话九旬女西路军:董振堂救过我的命(图)

yuanlu115 收藏 3 6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二位到了兰州终于发现了西路军最新线索,转给大家一起分享西路军新的故事。


6月2日上路骑行,4天,我们从青海到甘肃,骑着单车从西宁经临夏到兰州,一路翻山越岭顶风冒雨寻访西路军的踪迹已经走了470多公里。虽说刚开始,但为了也许是穿越时空碰触历史的一刻——直面西路军历史见证者——幸存的西路军战士,也不得不停下来休整准备一下了。


休整的6号,把自己洗洗干净后,怀着不平的心,根据热心网友提供的线索,思考着次日对幸存西路军战士的访问。惬意间却感到阵阵心悸。不禁又想起资料上对西路军的简介:


1936年10月,红军21800余人组成西路军经河西走廊向新疆前进,但因寡不敌众而兵败。战死七千多人,被俘九千多人。被俘后惨遭杀害者五千六百多人,逃回家乡二千多人,经营救回到延安四千多人,流落西北各地者二千多人,到达目的地仅余四百余人……


8号在兰州,我们终于拜访到了幸存的充满悲剧色彩的西路军成员:陈蕙芳。


到陈蕙芳奶奶家里,奶奶的孙子媳妇和重孙女在家。奶奶个子矮,看起来略有些胖,带个白布帽子,衣着很朴素。


支好摄像机又拍了几张照片后我们的谈话开始了。

“奶奶,您身体还好?”我问。

“好!”奶奶很高兴。

“奶奶,您多大了,是什么时候参加的红军”我问。

“1916年,1932年参加的红军,”奶奶语速挺快。

“那您93岁,高寿啊”我说:“那您16岁参加的红军,20岁跟得西路军西征的?”

“对的,我是卫生员。”

“是妇女独立团的吧?”我之前补过课。

“对。”

我发现奶奶虽说语速快,但说几句就会上下起伏的喘几口气。

“奶奶您是哪儿人呀?”

“爸爸是江西人,妈妈是贵州人是苗族,搞不清楚在哪出生,应该是贵州吧……”

“你参加红军那么早一定走过长征吧?”

“走过”

“那您为什么参加红军呢?”

“爸爸、妈妈找不见了,就跟着队伍走了。”

“那时候红军什么样呢?”我好奇地问。

“嗯?”奶奶不明白

“那时候红军什么样呢?带什么帽子?穿什么衣服?”我解释道。

“哦-呦-,哪来的帽子衣服,光脚片子,都没有衣服、乱穿,呵呵呵……”奶奶明白了,可我得为当时的红军形象反应半天。

奶奶慢慢的主动说了起来:“我掉到黄河里了,是董振堂救的我。”(陈蕙芳是妇女独立团卫生员,西路军在战斗途中,她在黄河边洗纱布时落入河中。——补记)

“啊?!董振堂厉害呀,他是五军军长!”我说。

“对,五军首长。”

我赶紧拿出路上买的《西路军河西浴血》翻出董振堂的照片给她看,谁知陈蕙芳奶奶一看书上董振堂军长的照片时忽然掩面痛哭,大声的说着:“董振堂,呜……呜……是董振堂,他救过我。”

我赶紧安慰安慰她,同时收起书,生怕奶奶看到后面几页董军长被敌人割下的头颅的照片。

……

“那您的队伍是在哪被打散的?”看到奶奶情绪恢复了些我接着问

“高台”

“然后呢?”

“我们就被抓住了,送到青海在毛纺厂做工,谢觉哉,谢觉哉又救的我。” 奶奶明显不愿多说这段历史

“谢觉哉我知道,救过好多西路军战士。”这次我可没敢再叫奶奶看书上的照片

……

“那解放后呢?”我继续问

“参加工作,我自力更生,在**印刷厂,我嘴不好得罪人,”奶奶说。

“那文化大革命您没事吧?”

“有事,批斗我们,说我们是叛徒特务。”奶奶说,“把我们的一个战友打死了,我们就用把车拉着出去游行……呵呵呵,被整惨了……”奶奶说着竟然笑了起来。

……

“奶奶,爷爷他是?”我看着奶奶的孙媳和重孙女问。

“他也是红军,是刘伯承部队的。”奶奶看着我看他的孙媳和重孙女接着说:“孙儿是我收养的,50岁时收养的,因为年龄大了就叫奶奶了,哈哈哈,”奶奶边说边左右搂着孙媳和重孙女。

“那您现在在哪工作呢?”我问奶奶的孙媳。

她有写不好意思的小声说:“现在在家,没工作。”

“哦,那您孙子呢?”我对着奶奶问。

“他是综治员。”

“嗯?”我不明白。

“社区综合治理员,”孙媳解释道。

“那收入怎么样呢?”

“不行,吃喝刨去能剩300元,”孙媳回答。

奶奶接着解释道:“小的时候学没学进去,我那时候成天批斗审查,没法管,他生父又来了,娃娃没心思学,就耽搁了。”

“现在政府给您发补助吧?”我问。

“发,原来差点算低保,我不愿意,就悄悄去省委找领导,领导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哈哈哈,”奶奶笑着说。

“啊?”我有些不明白,可奶奶挺开心,接着说:“党的政策没问题!就是底下有时候会做不好。现在多好!病了有公家管……党是正确的,感谢党,现在大家日子多好,”奶奶越说越兴奋,脸上堆满了笑容。

“可您还是吃过太多的苦了。”我不由的说。

“革命革己(音),就是要先抛弃自己,牺牲受苦都应该……解放了,翻身喽……现在大家都过上好日子了。”


我观察了一下陈蕙芳奶奶住的并不属于她的房子,进门左手是仅能容下一个人的厨房,一个放着冬天取暖的小炉子的狭窄的很短的过道连接着一间十平方和另一间不到十平方的房间,分别住着她、重孙女和孙子、孙媳,全部大约30多平米,拥挤不堪。奶奶的房间里甚至连相机三脚架完全展开的距离也没有,昏暗的光线、发黄的墙皮上斑驳的霉渍与污渍,老旧的家具,唯一一件像样点儿的家电是创维集团捐赠的电视机。


看着为国家奉献了青春,奉献了一切,却自责影响了孙子的奶奶,她看起来挺满足。我不懂她奉献的能不能和这几年拿到的补助款相提并论或划等号,我也不懂怎么把她和别人丰富多彩的快乐生活叫人容易理解的联系在一起,我更不懂在受尽屈辱历经屠戮后几乎一无所获的她如何依然这么忠贞执著。我想我能做的就是把我所看到的,所听到的原原本本的告诉大家,相信大家一定会有各自的理解的。


奶奶的孙子后来回来了,据他讲,奶奶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虽然国家对奶奶的医疗费是全额报销,但需要自己先把钱垫上,小病钱少报销一回很麻烦,大病又拿不出钱来先给奶奶看病,很为难。


看着他们渴望的眼睛,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寒暄后我要离开,奶奶拉着我,说无论如何不要嫌弃,在家吃顿饭,我看着站着比坐着的我高不了多少的奶奶真切的目光,撒谎说,每天都要写当天的事,要很晚,在这吃饭了时间就不够了,得弄到半夜2、3点了,所以必须得走。奶奶在矛盾中松开了我,又一直把我送到了门口。


走出很远,我长出一口气,我害怕他们的目光,害怕看到奶奶的家,我不知道除了如实的告诉大家奶奶的情况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不知道奶奶还能活多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