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探访四川首家裸体浴场:男女裸浴各在一边

湘军长沙 收藏 7 879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0_28117_9428117.jpg[/img] [size=14]记者探访裸体浴场 摄影 华小峰[/size]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0_28127_9428127.jpg[/img] 宣传册上主推“天然浴池” 摄影 华小峰 绿树掩隐,叠瀑潺潺;静谧的山谷小溪中,娇美的少女裸身沐浴清潭碧水之中,一切仿若梦境……这是今年5月,一位摄影师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者探访裸体浴场 摄影 华小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宣传册上主推“天然浴池” 摄影 华小峰




绿树掩隐,叠瀑潺潺;静谧的山谷小溪中,娇美的少女裸身沐浴清潭碧水之中,一切仿若梦境……这是今年5月,一位摄影师为洪雅县玉屏山风景区制作旅游宣传册而定格的一幕。“潜伏”6年,这个当时国内第二家裸体浴场“玉屏山磨子沟天体浴场”再度高调复出,只不过现在的名字叫做“玉水谷”。


探访


规模扩大 “踩点”的多为女性


沿着玉屏山顶的旅游观光道前行不久,右侧树林边出现了一个醒目的标识牌:玉水谷。牌子边,一条满是青苔的石板路弯弯曲曲地往山谷深处延伸;步行15分钟,一条清澈的小溪即映入眼帘,其间绵延的叠瀑群格外迷人,这便是昔日的“磨子沟天体浴场”,现在的“玉水谷”。


同去年记者前来探访时一样,这个位于悬崖峭壁之间的山谷仍旧静谧,但河床却发生了许多变化:溪里多了4座依叠瀑走势而建的拦水坝,原来天然形成的几个水潭因此变宽、变深,成了优良的浴池;石板滩上,嵌进了一条条精钢铁链,这是为防止沐浴者滑倒的设计;溪边峭壁上,一条宽约1米的小路蜿蜒舒展,将长1公里多的河道串成了大型的沐浴区;路边几座木结构建筑,分别是更衣室、凉亭等。


因为天凉,昨(7)日并没有客人沐浴,只有几位好奇的探访者前来“踩点”。让人惊奇的是,这些探访者竟然多为女性。当谈到“裸浴”话题时,她们矜持地躲开了:“说这个,怕还是不太方便吧……”


浴区分开


男女裸浴各在一边


与探访者的矜持相反,当地的山民们并没有觉得“裸浴”有什么特别,因为“卢婉抗暴”的传说,让他们世世代代都喜欢“裸浴”。相传古时玉屏山有一守身如玉的美女卢婉,不幸在山里被山贼挟持。为保守贞洁,她毅然从磨子沟飞水崖瀑布跳下,生死不明。为纪念卢婉,代代山民常来磨子沟裸浴,以示自身洁净。久而久之,裸浴也就从祭拜仪式演变成山民们的习惯。


“因为有这个传统,所以我们重办这个天体浴场并没有觉得有多大压力。”现在的玉屏山风景区负责人李军一脸轻松。他说,“玉水谷”里的裸浴有着严格的保护措施,一公里多长的沐浴区因蜿蜒的山谷走势,天然地被隔成了两段。上面一段是男浴区,下面一段是女浴区;两个浴区安排保安人员,禁止任何人拍照。李军解释说,推出天体浴的主要出发点,就是希望游客能在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中,享受当地纯美的自然景观。


争议


“回归自然”VS“有伤风化”


虽然有如此解释,但“玉水谷”裸浴还是惹出巨大争议,昨日消息在网上传开后,支持者与反对者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支持方:这是回归大自然、自我放松非常好的休闲方式,“国外都特别推崇裸浴,裸泳浴场多的是,没啥大惊小怪的。”


反对方:公共场所裸浴“有伤风化”,是伤风败俗的“无耻行为”,尤其在景区推广,更是应该被彻底禁止的“极不文明行为”;甚至还有人质疑“玉水谷”是玉屏山景区为炒作自己而搞的伎俩!


温和派:天体浴场的推出,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猎奇式的休闲,如果控制、管理得力,也未尝不可;但如果缺乏正确管理,则肯定会带来许多不良问题,诸如“黄色泛滥”等等。


历史


是非7年未断 创始人远走他乡


李军当然注意到了这些来自网络的争议,但他并不在乎,围绕“玉水谷”裸浴的争议肯定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而事实上在此之前就已经争论了7年了。


2002年4月,时任洪雅县瓦屋山国家森林公园玉屏山度假村总经理的沈淑珍,在玉屏山推出了国内第二家、四川首家裸体浴场——磨子沟天体浴场,即现在的玉水谷浴场。当时的沈淑珍刚从教师行业转入旅游界,还是个新手。当时她打算利用磨子沟天然叠瀑群,推出“森林浴”,结果因为客人“可否裸浴”的玩笑,灵感迸发的沈淑珍于是推出了“森林裸体浴场”:男女分开,保安站在适当位置保护客人安全。


这一事件立即引爆了有关玉屏山裸浴的激烈争论,沈淑珍也被因此推上风口浪尖。去年记者探访玉屏山时,时任玉屏山工区主任的冷子奇讲述了沈淑珍的遗憾:裸体浴场最初并没有受到官方干涉,森林警方也不认为裸浴会如传言所指,出现涉黄现象;而玉屏山所在地柳江镇内,人们也不觉得裸体浴场有什么不妥。


不过,在柳江镇以外的地方,人们的口诛笔伐还是让生意不错的磨子沟天体浴场走向了衰微。2003年春,裸体浴场被有关部门以“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要求”的理由下令关闭;难以忍受“人们背后指指点点”的沈淑珍只得远走他乡,辗转多处打工谋生。最新消息显示,沈淑珍目前身在贵州,但她留在洪雅林场工会的那个电话号码,却怎么也拨不通。


复出


开发商称未来肯定更好


“潜伏”6年,玉屏山磨子沟裸浴场再度复出,总惹得探访者们和当年浴场老员工们对于沈淑珍的叹息;在他们眼里,这位离开了的女性身上,仿佛有一种“殉道者”的悲壮。


往事已矣,李军更关心的是包括“玉水谷”在内的玉屏山景区的未来。洪雅县旅游局局长刘畅去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还有人推出裸浴项目,他会绝对支持。”事实上,包含“玉水谷”敏感项目的玉屏山景区从审批到建设都非常顺利,刘畅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这也让李军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希望。


当然,最让他对未来感到自信的是洪雅县今年对旅游业的大力支持。洪雅是眉山市今年旅游发展龙头,而玉屏山景区和其他几个项目则是洪雅县旅游的排头兵,“我们景区的宣传都是县上统一在做,旅游局牵头。”李军介绍说,此次“玉水谷”可谓高调出山,虽然不少人还并不清楚“玉水谷”究竟是何场所,但下一步相关旅游宣传册将会面向全世界发行,“宣传到国外去,以后肯定会好的。”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