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海事法院被曝编造理由出国考察 人均花费8万

广州海事法院监察室有关人士今天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他们正在调查了解近日在网络上曝光的反映该院部分领导编造理由赴南非、埃及、土耳其等国“考察”一事是否属实,并承诺“适时将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


他同时称,如果这些文件是真实的,“就是从我们内网(传出来的)”,而阅看这些文件是“按照等级来的”,“这个(曝光这些文件)符不符合一些规定,我们正在了解”。


“充分”的考察理由


6月3日,有网友在某论坛上发帖称,最近收到一封未署名的邮件,内容是反映广东省某单位领导编造理由赴南非等四国考察,并在考察结束后在向上级递交的考察报告中弄虚作假等问题。


与2008年10月网友“魑魅魍魉2009”曝光浙江温州和江西新余两地官员打着考察的旗号出国旅游使用的手法一致,这个帖子也包括10余张扫描文件,这些文件包括向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的请示文件、赴南非等国考察访问报告及该单位网上工作平台的交流记录等三个部分。


但该网友对文件中涉及人名的地方大都做了遮蔽处理。


赴南非等国考察访问报告显示,2009年1月7日至18日,由院长带队,有副院长、庭长、副局长等一行6人组成的访问团,赴南非、埃及、土耳其等国进行了为期11天的访问,并途经海湾国家阿联酋。


在向广东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的请示文件中,这次出国考察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是这样描述的:“近些年来,我院受理海洋油污案件不断增多,这些案件受害人众多、索赔数额高,涉外因素多……海洋油污及陆源污染对海洋、沿海海滩、港口造成危害巨大,给沿海群众的生活造成严重损害,群众反映十分强烈。处理好海洋污染纠纷对保护海洋环境、促进绿色海洋经济发展、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利意义重大。”


为此,“我院针对海洋油污及陆源污染问题组织调研,拟接受南非约翰内斯堡市法院、埃及开罗律师协会、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地方法院的邀请……进行为期12天的考察”。


考察的主要内容是:“油污案件审理过程中对国际公约的理解和执行、各国国内法律制度、海洋污染案件的管辖权、法律适用、对请求主体和责任主体的法律规定、损害的评估和确定、保险赔偿、油污案件的仲裁及埃及开罗律师协会海事仲裁职能的有关情况等内容。”


然而,对比这次出国的考察访问报告,这个考察请示却显得非常苍白。


东拼西凑的考察报告


“南非位于非洲大陆最南端,地处印度洋和大西洋的航运要冲,是南部非洲通往亚洲、大洋洲、美洲和欧洲国家之间的重要航运中心。”“开罗位于尼罗河的南端,古埃及许多代王朝以此为其统治中心,并在附近修建金字塔和大批陵墓。”“伊斯坦布尔横跨欧亚大陆,是土耳其最大的工业、运输、贸易和文化中心。”


在赴南非等国考察访问报告中,可以看到,里面充塞着如此大篇幅的地理常识等内容。


更有甚者,发帖人声称,这篇考察报告的内容是东拼西凑出来的,并且对文中涉嫌拼凑的抄袭内容划线作了标注,同时提供了来源网址,这些来源包括已见报的新闻稿件和某些出国留学机构对上述国家的概况介绍等。


记者经核对后也发现,报告中划横线的部分确实与网站内容的吻合程度非常高。据估算,报告中大约有一半的内容属于这种情况。


而对于考察行程,在报告中上所见到的实质性安排是:“在约翰内斯堡,我们拜访了地方法院……首席法官接待我们后,热情邀请我们旁听其主持的庭审。”在埃及,“我们在开罗近郊看到的河流推满了垃圾”。在伊斯坦布尔,“我们专门参观了当地的一家法院,旁听了庭审。”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向广东省外事办公室请示时,该院声称要“针对海洋油污及陆源污染问题组织调研”,然而在考察报告中,却语焉不详。


但在发帖人提供的该单位“网上工作平台”的交流记录却显示,一个考察团成员向另一个考察团成员发报告时留言表示:“查了很久,也没有查到南非3国关于船舶油污诉讼等方面的详尽资料,只好这样发给您了……”


事实仍待追问和调查


此外,该网友在邮件中还提到,这个考察团6人11天共花费人民币48万余元,人均花费8.2万元,这无疑大大超过了2008年江西新余和浙江温州两团的人均花费水平,江西新余团11人13天花费人民币35万元,浙江温州团23人21天花费人民币65万元,两团人均都在3万元上下。


这份材料遭到社会舆论的口诛笔伐。一位网友质问:“一份添油加醋的请示,一篇弄虚作假的考察报告,就是我们少数领导干部公款旅游所需要做的全部,再加上旅行社的大力配合和领导的大笔一挥,出国旅游对某些人来说实在太简单了!我们不禁要问,对于这种打着考察的幌子公款旅游的行为,到底应该定性为变相福利?还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腐败!这是一个值得全社会和我们的政府重新思考的命题。”


有网友根据发文单位及没有完全遮蔽的人名认定,这个被曝光的单位为广州海事法院。


还有网友发现,广州海事法院一位副院长2005年3月28日至4月11日之间曾带团赴南非等国考察,而考察报告与这次的考察报告有异曲同工之妙,即大部分都是地理知识的堆积。在那次报告中,备受诟病的是第二部分第三点,“当一名中国人是自豪的”,声称“考察团3国之行不仅顺利,而且得到外国人民的尊重……所到之处,我们不时可以听到异国口音‘你好!’这一热情友好的问候”。由此,“走出国门,当一名中国人是自豪的。”


但迄今为止,这些都没有得到该法院的回应。


6月9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广州海事法院政治处,一位女士接听了电话,她说:“这个事情我们不是很清楚。”


在记者的追问下,她放下了电话,几分钟后,她回复说:“我请示过,这个事我们也是一个很正常的公务活动……”旋即挂断了电话。


上述接受采访的广州海事法院监察室人士则表示,他们正在调查了解过程中。


他表示,这些调查了解有统一的安排,前期的工作是由有关部门做的,他们并没有接手。他强调,这次出访团的行程是有报告的,而报告是经过审批的。


他表示,广州海事法院将适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