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公交起火原因未定:纵火说被指不符事实 ZT

调查组称,有人携汽油上车,不排除过失或故意引燃,但可排除爆炸引燃。而在坊间,有人为纵火、公交车自燃、静电引燃3种说法。





·汶川大地震周年祭 ·“成都震后重建图片”征集



6月8日早8时许,成都,一辆8路空调车上传来一声尖叫,“有味道”。顿时五六十名乘客慌作一团,尖叫声四起,来不及从前门下车的人们砸开了窗户,跳了下去……虽然事后被证明是闹剧一场,但一个数字却格外醒目:1分钟不到,所有人都逃离了车厢。


时间回到5日8时许,车牌号为川A49567的9路公交车,在成都北三环川陕立交桥处发生燃烧事故,27人遇难,72人受伤。至昨日21时,18名危重伤员中,8人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调查组7日宣布,燃烧事件中有人携带汽油上车,不排除过失或故意引发燃烧。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


“出事了”


“一团火从车子左后方的发动机那里喷到了地上。”公交车一下子就变成了火球


事故发生前,周健开着403路公交车一直跟着川A49567,没有发现异常。在爬桥的几秒钟,川A49567脱离了他的视线,“烧柴油的9路车要比烧天然气的403路动力强。”


再次见到川A49567时,它已停了下来,车里似乎在冒烟。就在周健发愣时,“砰!一团火从车子左后方的发动机那里喷到了地上。”周健说,9路车的火来得快,而且毫无征兆。


“停车,冒烟,闷响过后火苗像岩浆一样蹿了出来”,事发立交桥两侧的商贩们说,公交车的火来得很快,刚刚还好好的,不知怎么着,一下就变成了火球。


当骑车的菜贩钟方顺意识到出事时,9路车的头部还没有冒烟,白烟先是在尾部腾起,随后由白变黑,海浪一般涌向车头。钟方顺说,起烟时公交车里没见到明火,车门紧闭。紧接着,车内黑烟弥漫,惨叫不断,“噼啪”的爆响间,不断有“火人”嘶喊着从车里逃出,跌倒。


“快救人”


满脸是血的男女正用头撞玻璃。四面八方涌来的人开始敲打玻璃,试图救人


“救命”的嘶喊声随即传来,钟方顺捡起砖头,开始砸车救人。


当周健停下403路让乘客下车时,9路车的车厢内已经冒出了浓烟。周健马上冲到9路车的右侧,映入他眼帘的是:乘客从车窗里嘶喊着向外钻;密闭的车窗背后,满脸是血的男女正用头撞玻璃;四面八方涌来的人开始敲打玻璃,试图救人。就在玻璃被敲碎的一瞬间,火裹挟着黑烟从车身内部腾起。据报道,周健用撬棍砸碎车玻璃后拖出来两个人。此后,火势就大得他没法接近了。


两分钟后,还想从窗子里向外揪人的钟方顺被人拽走。那时,9路车已经燃烧成一个硕大的火把。留在钟方顺脑中的最后一幕是:一位被卡在后门缝的男人边喊“救我”、“救我”,边变成火人。


消防队员赶到现场时,从车内救人已无可能。参与救援的队员说,火被扑灭后,一名消防战士失声痛哭,在他面前是一摞摞被烧黑的尸体。


死亡27人、受伤72人,这是成都公交57年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灾难。


事后,参与救人的钟方顺成为新闻人物。面对持续的采访,他已不大愿说起救人的故事,只是不停问:“那火是咋起来的?”


“汽油味”


一位少年“闻到汽油味”就跳车。与此同时,车后一位女士称“停车,有汽油味”


事后,官方调查后宣布有人携带汽油上车。与此相佐证的是,燃烧前的确有人闻到了汽油味。


尚未停车、起火就跳车的少年陈传文,在事故中未被烧伤。8日,病房内,两名便衣刑警正给他与同学做笔录。


当日,陈传文与3名同学坐在最后一排。同学张宏伟曾表示,“最后一排通风,而且没有前面那么挤。”


“跳车是因为闻到了汽油味。”陈传文说,4人分别从车窗跳出,最后跳车的是张宏伟,胳膊被火灼伤。“也就比他们(陈传文)晚五六秒。”张宏伟说,跳车几乎是下意识的,主要是看见伙伴们都跳了出去。


张宏伟描述了跳车前车厢里的景象:“火从地板上烧起,是从后往前烧,不是扑着我们的面。一个同学没跳出去,好像是汽车刹车时,被挤在座位上。”


陈传文跳车时曾大喊“有液体洒了”。与之对应的是,车后面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停车,有汽油味。”站在车厢前部的兰治琼听到呼喊后看见,公交司机做了一连串动作———刹车、回头、拍开门开关,顺着车窗跳车。


“司机跳,我就跟着跳了。”兰治琼说,跳车前车厢里是白烟,跳车时往后瞥了一眼,烟已由白变黑。


44岁的陶守良也站在公交车的中前部。他意识到“出事”是在拥挤过后的一声闷响。车子猛地一挺,大家就挤在一起。随后一声闷响,紧接着黑烟从后向前涌,“我告诉婆娘,蹲着跑,那时前面的地板上还没起火。”


陶守良、钟方顺、张宏伟三人的回忆加在一起,出现了交叉印证———刹车、拥挤、火从地面燃起由后向前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