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忆里的风花雪月

王小虎的老虎 收藏 20 7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size=14]• 一、


我在大学里认识了谢大。谢大喜欢穿身黑衣,鼻子上架副永远不肯脱下的墨镜,专门在晚上拣阴暗的校园小路行散。偶遇的人一看,很容易来个惊喜---以为见到了王家卫。不过我这人向来天真,常常要好心提醒伪版王家卫:“老大,你的外套好象有一个月没换了吧?”每当这个时候,谢大总是要摆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风度,用力把手指弹在我的脑门上,暴出一个震天的响来,暗示他和主席一样,不方便纳柬。



谢大喜欢的人是二年纪的一个女生。那长得真叫做闭月羞花,我见犹怜啊。但因为谢大是我哥们,而他又有身很强壮的肌肉,所以我对谢大的女人总是相敬如宾、退避三舍的。恋爱中的谢大终于换外套了,宿舍里于是欢声一片。但恋奸情热的谢大却常常捧着把破吉他,半夜爬起来唱些英文的情歌要诸英雄发表意见,睡眼朦胧的我考虑到同寝为友者皆欲哭无泪的份上,只能唯心挂上副痴情的面孔,对他褒出一个字来:棒。


谢大开始挑灯写情书了,平素骨节粗大战无不胜的巨掌,这个时候似乎就不够细腻了。不过谢大对我做过背景调查,知道小生小学时候曾得过区作文比赛阳光普照奖,谢大就把熊掌一挥,把光荣的任务交给了我:秀才,你给我捉笔;要写得人家哭出来。谢大的任务似乎就是我的任务,于是我磨墨端坐,临窗沉思,写了一个晚上,收尾的时候我还画蛇添足地加了句毛主席诗词: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以壮其声势,增加成功率。


谢大和二年纪女生打得火热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不落伍,我也跟风喜欢上了丁铛。丁铛是我们的班长,一个秀发披肩,脸蛋圆圆的女生。当初刚报到的时候,看到她我还以为自己居然和杨玉莹同班。不过根据日后的史料考证,杨小姐这个时候应该已去厦门的红楼就业了。这里废话不多说,班主任把丁铛隆重推出,宣布她今后就是我们的班长了。台下顿时一片骚乱,挖,美女做我们的领导了啊……而那个时候我居然就想到了武则天大帝,从武则天又想到了莲花六郎张昌宗,正想得天花乱坠面露神秘微笑的时候,一旁的谢大捅捅我,好心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还在思古中的我,不假思索地随口回了句:“莲花六郎”。因为童子功练得太好,元气充足声如洪钟,结果全班都听到了,前座的丁铛把脸转过来,仔细看了看我,柳眉倒竖地哼出了一个表示不屑的单词来:呸。


丁铛虽然一见面就对我哼出了个“呸”字来,但我后来想来,以为那可能也是一种倾倒的暗示吧?于是我对谢大说,丁铛秀色可餐,若落到其他学院的狼的嘴里,实在是我辈以色狼自许者的悲哀,所以不如就索性让我做个守其贞门的君子吧。谢大仔细看了看我,沉默了半天,说:马上学院要搞次歌会,你凑机会上。然后,仰首对着天边的薄云,象陆机叹华亭的白鹤一样,缓缓吹出了口似乎很无奈的气来。


学院搞的歌会有个名目,叫:七夕歌会。听说七夕是我们中国人的情人节,在这个普天的事者同庆的日子里搞歌会,组织者一定是不怀好意。但我对大学里搞类似的狂欢节,一向是心向往之神往之的---谢大曾有一句妙语:别管过什么节日,第二天晨练的时候,你都会在草地上找到成堆的橡胶套。此言甚是。不过我和谢大这类人物,以前在学院内过的是不见女色的清道徒般的苦日字,草地遗套对我们来说未免奢侈了点。现在回忆起来,夜幕来临、楼下郎情妾意浓如蜜的时候,我和谢大都会在宿舍里执手相看泪眼,然后摇摇头,他继续去练他的肌肉,我继续去读我的肉蒲团了。当然偶尔,谢大也会熬忍不住,冲出校外去体验一把社会的精彩,记得某次回来的时候屁股上居然还带着把生锈的铁钩,象个壁虎的尾巴一样。谢大切着齿说,那是某位民工兄弟给他的遗赠。


七夕歌会正式开始,谢大代表我们系上去献歌。他挑的歌叫《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一边提着个吉他一边伊伊啊啊地对着二年纪女生抛媚眼。这个歌他每晚都要练到三更,所以听到熟悉的旋律一响起,同寝为友缺乏睡眠的我们几个,就都条件反射,老鸡啄米般点着头,献出完美的和声:棒,棒,真是棒。谢大一曲唱罢,台下掌声雷动,一半是我们哥几个给他鼓出来的。谢大飘飘然开始三心二意地谢幕,巴望着群众们能挽留他再来一首。本来等待着登场的丁铛就干脆地跳上了台,说谢大我们合唱一首吧。谢大一看与美少女同台,顿时心花怒放,一激动就犯下了他大学生涯最愚蠢的错来:DJ,给我们来首《夫妻双双把家还》……台下哑然无声,据说此时无声胜似有声,反正对谢大的品位,大家这回心中都跟装了块玻璃镜似的明白。大伙正要轰台,丁铛正要生气地跳台,我把随身捧读的金瓶M一合,不慌不忙地走上去救场。根据承恩者谢大若干年后的回忆,当时我在舞台上坏笑得象朵花一样,宣布:接下去由我代表谢大,和丁铛小姐共同放歌一首。丁铛却看了看我,鄙夷地问:“你?你会唱什么?纤夫的爱?”我故做谦虚地笑了笑,说那歌太高雅,洒家真的不会。然后我让DJ找了首张信哲和刘嘉铃的《有一点动心》出来,陪着丁铛合谱了一曲高山流水。丁铛吐字如兰,杏唇含香地唱完后,笑盈盈地描了我一眼,表扬说:你还挺会唱的,比你那黄梅戏老大强多了。我踏在谢大的尸体上,镇定地回应了句:象我这种通透无碍、风骨脱俗的人中龙凤,岂是谢大那类俗物可以比拟的?[/size]

本文内容于 2009-6-12 16:15:59 被番石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