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正文 上海

til1111 收藏 9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袁克恒上演‘大戏’远远没有结束,虽然他没促成‘五四’那般的学生运动,却独自一人跑到了上海,甚至连他的父亲袁世凯想找他算帐,都没抓住机会。 一到上海,袁克恒马上去找‘上海警备地域司令’郑汝成。这个郑汝成在1913年时曾当过‘大总统府高等侍卫武官’,与袁克恒见过不少次面,后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袁克恒上演‘大戏’远远没有结束,虽然他没促成‘五四’那般的学生运动,却独自一人跑到了上海,甚至连他的父亲袁世凯想找他算帐,都没抓住机会。

一到上海,袁克恒马上去找‘上海警备地域司令’郑汝成。这个郑汝成在1913年时曾当过‘大总统府高等侍卫武官’,与袁克恒见过不少次面,后因固守江南制造局、击溃陈其美等革命党人的进攻,被任命为上海警备地域司令官、江南制造局总办、海军上将等职,是上海不折不扣的一号人物,对袁世凯死心踏地。

袁克恒的到访,对郑汝成来说无异与皇子亲临,又是笑脸,又是专车、侍卫,直怕袁克恒出一点意外。毕竟,革命党人对姓袁的一家恨之入骨,上海滩又租界林立,什么样的人都能藏得住,搞不好还真容易出现意外。

袁克恒对郑汝成提出,到要见几个人,为父亲办件大事,期间所有消息必须严密封锁,不能让外人知道他到了上海,甚至连电报都不能往北京发。

郑汝成虽然也感到奇怪,但他说什么也没想到,有儿子会算计老子的,更何况,这儿子似乎还太小了点,才十七岁。

当时,上海刚刚开始推行《租界推广条约》,欧洲殖民者对上海的新一论瓜分,正在大张旗鼓的进行中。今天新建个这个,明天开通个那个,市区里都开始跑‘无轨电车’了,忙的郑汝成焦头烂额。他一听袁克恒只是想见几个人,而那几个人,多是上海滩的出了名的财神爷,似乎明白了什么。

看来这位爷真是长大了,都学会来上海敲竹杠了。于是,郑汝成心领神会的为‘少东家’安排了见面会。并还真的对北京方面保了密。

这夜,郑汝成为袁克恒准备的‘豪宅’内,来了三位大人物,其中有年近70,时任上海总商会总理的周金箴;旅沪爱国商人马佐臣;通惠银号老板虞洽卿。

三人应郑汝成之邀到场后都有些不自然,因为他们谁也没料到,今天所要面对的竟是个胎毛未去后生。只是,这后生的家世把三人吓了一跳,姓袁,和银洋一个姓儿,财神爷见了也要腿软。

上海的一号人物郑汝成,略微寒暄几句后便退了场,袁克恒则攥着手心里的汗,开始了他的游说,开篇便是:“实不瞒,克恒此次来上海,并不是家父的意思,只因形式逼人,不得不贸然拜访三位。时下的局势,三位想应该听说了吧?”。

“袁公子说的,可是日本人?”

马佐臣是三人中最没身份的一个,甚至那两个大人物连见也未曾见过他,袁克恒为什么请他来,连郑汝成都想不明白。

马佐臣并不是个商人,但也略有浮财,袁克恒之所谓请他来全因‘马后炮’之故,因为他清楚的记得,正是此人掀起了‘救国储蓄金运动’。提出民众蓄金,富国强民之策。

而通惠银号老板虞洽卿,正是日后此项目的带头人。具体再多的袁克恒也就不知道了,虽然他从前的专业是历史,但对近代史却不怎么了解,尤其是民国这一层面,他所接触的多是反面教材。

斟酌再三,袁克恒也就豁出去了。虽然他知道在坐的三人中,至少两位是他玩不了得,都是商场里打混了多年的老油条,凭着自己三言两语,想像小说中一样大耍白痴,根本不可能。袁克恒设身处地的和他们谈,谈中国的危亡,谈国际的形势,谈日本对中国的野心和战争预谋!谈未来中国可以走的道路。就此点来说,袁克恒还很有信心的,毕竟他是个后来人,先驱当不了,马后炮还做不来吗?

整整好几个小时过去,都是袁克恒一个人在苦口婆心的说,说到激动处眼中更是热泪滚滚,但这眼泪并是虚假的,袁克恒急,袁克恒恨!

袁克恒说到中国如今之局势,是何等的危急,本打算参与一战,收回德奥的在华权益,可政府无钱,不得不向英国开口去借。就是因为没钱!才让日本人得了趁虚而入得了山东。

历史上,袁世凯确实曾向英国人提出借400万英镑,完了再为英国打仗的要求。这听起来很可笑,但恰恰说明,当时中国的窘迫。中国真的没钱吗?有!毕竟中国有四万万同胞,每个人随便敲敲口袋,掉下渣都够添满东京城的!当时中国所省不多的财富,都集中在这些民众手中,而不管是北洋政府,还是南京政府,确实都没有什么钱。光前清欠下的那些债,就够他们还得了。

通过对袁世凯的这么多年观察,袁克恒发现,不管是哪位总统上台,是忠是奸,其实都不容易。这就和过日子一样,天天债主上门抄家,这日子还有的好吗?所以袁克恒才急着筹钱。

所谓‘救国储蓄金运动’,其实类似与基金筹款,民众将钱存进指定的银行,而负责管理这笔储蓄金的人,再把钱拿出来投资救国实业。比如,开办军工厂。在历史上,‘救国储蓄金运动’滑稽收场,因为刚刚发起才几个月,袁世凯本人就和日本签定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大大打击了爱国民众的热情,参储的人纷纷要求政府还储,为此还打了一年多官司。到后来,所筹资金更是什么都没能做成,所欠利息,还是北洋政府自己掏的腰包还的。(这点本人大感意外,因为本人一直觉,万恶的北洋政府绝对应该赖账!)

袁克恒跑到大上海来筹钱,有他自己的想法,从他第一次干预历史,促成了本不应该有的《外蒙六点协议》起,他就在计划一场中华民族的复兴之战。这并是因为他有多俗套,喜欢和其他‘穿穿们’一样搞武力,而是中国要想崛起必须要经历一场战争。而二十世初的这几十年里,对全世界而言,战争也是唯一的强国之路。不能,更无法,抽身事外。

日本1937年为什么急着侵华?因为民国时期的‘黄金十年’!中国要崛起了,日本就必定会不请自来!既然这样,不如早做准备,抓住每一个还可以控制的历史基点,准备血战!

袁克恒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而一年多以后,他等的机会就要来了。所以在这之前,他不但要积蓄资本,还要维持他老爹袁世凯的统治。因为他通过多年的观察发现,老爹袁世凯,要不是因为称帝不成窝心成疾,应该不会那么早就挂掉。

袁世凯就是袁克恒金汤匙,袁克恒更过发誓,只要他在上海这边把‘基金’搞起来,就有了资本去逼着老爹走另外一条路。正所谓财大气粗,‘救国储蓄金运动’一定要搞的大张旗鼓的搞起来,既是搞成‘传销’那样的窟窿债也要搞!他不怕被人骂!只怕,再被日本人欺压!(今天两更完了,差不多7000字吧,我尽量保持一天5000+的更新,希望大家支持)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