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十五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7 1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URL] 补充团现在已经没有了。 一个番号和编制都没有的团消失了。 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至少四人帮现在是这么认为,他们还在拿着补充团的大章发布命令。 张学林是少帅张学良的堂兄张学成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个大字认不了几个的大老粗就是因为张学成才混到今天。当初张学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补充团现在已经没有了。

一个番号和编制都没有的团消失了。

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至少四人帮现在是这么认为,他们还在拿着补充团的大章发布命令。

张学林是少帅张学良的堂兄张学成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个大字认不了几个的大老粗就是因为张学成才混到今天。当初张学成在少帅张学良的警卫营当营长的时候张学林就跟着当了一名管吃饭不干活的副连长,后来张学成到山东军阀张宗昌的部下当师长的时候,张学林就是副团长,而且和在补充团一样,是个只拿钱不干事的虚职,后来转回到了第七旅,张学林还是副团长,可这一次不一样,没有人愿意当这么个下三滥而且有今天没明天的团长,所以他这个副团长就理所当然的成了第一把,于是吃空饷喝兵血这一类的手段他全都用上了,好在他和张少帅以及张学成的关系,没有人愿意招惹他,所以大半年的时间他捞了一个脑满肠肥,可是他绝对想不到,自己在死了以后还会有人打着他的旗号顶着他的名义在发号施令。

张林现在就是张学林。

四人帮现在举着这个张学林的牌位为的就是扯虎皮拉大旗,他们压根儿也没有一点想往大凌河一带防线靠拢的意思。

欧阳的警卫班现在有多出了一项职能,那就是侦察。

说是侦察,其实就是化装成当地的老百姓到其他的村庄和北镇县城黑山县城乱窜,不断的购买自己的需要的物资和收拢残兵游勇以及寻找流散在民间的枪支弹药。

两天来欧阳最少又划拉回来七八个个散兵和部分子弹和手榴弹。

可是郎卫华和薛山对欧阳拉回来的这些散兵非常的有意见,在他们眼里,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从部队上溃散下来的,他们根本不懂的部队上的规矩,有时候甚至连军衔胸标都搞不懂,因为他们经常会给肥猪蔡胖子两个人敬一些莫名其妙的军礼。但是这些人对四方台的环境非常感兴趣,经常三五成群的在村里乱窜。

于是四人帮马上就秘密召集军官们开会研究,一致认定,这些兵全都是土匪假扮的。

事情严重了。

······

今天是八月十五。

中秋节。

也就是中国人的团圆节。

四人帮现在没有功夫想自己的那个家和亲人。

陈二愣子巡逻的时候逮住了一个被怀疑是土匪奸细的散兵,在一顿皮带炖肉枪托炖骨头之后,这个兵终于说出了事情的实情:原来他真的是土匪假扮的。

严参谋一声令下:欧阳拉回来的那七八个散兵一个也没有逃脱,陈二愣子挨个来了一遍劈柴炖肉,当中有六个招认自己是土匪假扮的,项治、薛飞、刘六各派出两个,而且已经商量好了,今天晚上就要动手,他们几个负责里应外合,要配合三位当家的血洗四方台。

四人帮的脸都变了颜色。

眼镜儿、海军和刘萧都是气的,而欧阳则是羞愧的。

“紧急集合!”郎卫华大喊了一声。

······

严厉抹了一下自己的嘴。

这些天就没有吃过几顿饱饭。

今天是严厉吃得最饱的一顿饭。

陆云龙拉开门走回来的时候几乎愣住了。

这个看起来快要饿死的军官竟然吃了七大碗面片儿汤,而且每个大碗汤里面都要卧上鸡蛋。

其实当兵出身的严厉很明白,自己要是吃上一顿大鱼大肉的就可能吃出毛病来,毕竟这些日子饥一顿饱一顿,自己的肠胃有些受不了。

严厉在穿越以前是一个海军陆战队退役军人,武器、爆破、搏击几乎是样样精通,单兵战斗力极强,从旅领导到士官都对他另眼看待,要不是自己一个劲儿的要求退伍,像他这种人那根本回不到地方工作。就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背景,严厉才能在海军部队里软磨硬泡把工程大队给拉了出来。自从分到沈阳电影电视剧制片厂,严厉就一直在烟火武器服装道具那个科室,直到今年才混上了一个副科长,要不是电影《九一八事变》的副导演是他父亲的老同学,说什么也轮不到他来这个摄制组。

严厉现在直后悔,当时要是不来多好,现在恐怕自己还在科室里享福呢,现在可好,像做梦一样就回到了八十年前,要不是自己穿了一身东北军的军装,恐怕现在早就被打死或者饿死啦。想着想着,严厉忽然打了一个饱嗝,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吃了七碗片儿汤。

“吃饱了?”陆云龙拉过凳子坐在了他的旁边。

“吃饱了!”严厉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不瞒您说,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饱饭啦!”

“怎么?第七旅不管饭吗?”陆云龙看了看已经有了精气神的这个军官。

严厉腼腆的笑了笑,他心想:我可不能说自己是没有在册被赶出来的,总的找个理由才好。

陆云龙笑了笑:“补充团现在已经没有了,想必你也是愿意打回东北去不愿意撤走被留下的吧?”

严厉赶紧点点头:“长官,我是沈阳人,现在老家都被日本鬼子给占领了,家里人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可不愿意家里人去当什么亡国奴!”

“亡国奴?”陆云龙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人:“北平的那些学生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严厉赶紧闭上嘴:他嘴里好多的词句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他必须尽量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八十年前的人,幸好进了摄制组以后他翻阅了很多的关于那个时候的武器服装之类的资料,虽然当时没有多大的用处,可是现在想起来,还不如自己再多看一点其他方面。

陆云龙叹了一口气:“我真是想不通,仅仅咱们第七旅就有七千多人马,怎么就让日本人不到两万人就把奉天和吉林给占了去,才三天的时间呐!”

“长官也是第七旅的?”严厉看了看面前这个和自己年岁相仿的军官,人家身边虽然没有马弁和副官,可人家的脖子上那是校官军衔。

陆云龙有点不好意思点点头:“不错!我就是第七旅补充团的原新任团长陆云龙!”

严厉在跟随补充团残部逃离北大营以后的路上不止一次听说过陆云龙这个名字,他马上按照当时的军规站了起来,“啪!”的敬了一个军礼:“团长,恕卑职眼拙,没能认出团长来!”

陆云龙招了招手:“行了,你就别磕碜我啦!我这个团长现在也不再是团长啦!”陆云龙有点难过:自己这个团长连一天也没有正式上任就撤消了,除了一封委任状以外,自己好像再也和补充团没有任何的关系。

“陆团长,卑职能问一句,您现在在哪里高就?”严厉尽量的让自己的语言附和当时的环境,不过他还是暗自庆幸,幸好这个陆云龙还没有上任,要不然自己这个假扮的副连长可就露馅了。

陆云龙被严厉这么一问有点不好意思,他摆了摆手:“高就?我现在和你一样,连个站脚的地方都没有,还谈什么高就?”说着,陆云龙摇了一下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瞧我这记性,我记得你说过来着!”

“报告团座,卑职是补充团中尉副连长严厉!”严厉毕竟是当过兵的人,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领导高兴。

“好啦好啦!别再叫我团座,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团座大人,我和你一样,就是一个军人,热血军人!”陆云龙忽然想起刚才父亲说过的那些话: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平时你怎么都行,可是你想回东北,还想和日本人去打仗,门也没有!你把钱都给我留下,要去你就讨着饭去!想到这里,陆云龙摸了摸口袋,口袋里的钱已经不多了,从山海关到锦州虽说还够,但是到了锦州以后会怎么样呢?想到这里,陆云龙苦笑了一声:“严连副,你快坐下吧!对了,我这里还有几套自己备用的军装,我看你和我个头体型都差不多,你就换上一套,还有你的军衔也少了一个,我以前的旧军衔也保留着呐,你就一块儿拿去吧!”

“多谢团座!”严厉又一次站了起来。

“不用不用!对了,你就打算这么回去?”

“团座,卑职不愿意留在关内当缩头乌龟,卑职就是要回到东北去,爬也要爬回去,有我严某人三寸气在,决不让小鬼子肆意横行,哪怕是战死在日本鬼子的刀下也绝不后悔!”严厉早就听出眼前的这个团长是个反日派,所以尽可能的把话语说的惊天地泣鬼神,万一自己能够留在这个团长身边也好过上街要饭。

“说得好!”严厉的这些话打动了陆云龙,“大丈夫活在世上,力求无愧于心,严连副能有这样的胸襟,陆某实在是佩服!”

严厉嘿嘿一笑:“团座莫非也有抵抗外欺侮收复国土之心?”

······

圆圆的月亮已经升了上来。

通往四方台的山路上稀稀拉拉走着一队人马。

项治骑在马上看着身边慢慢吞吞走着的弟兄们,心里面暗自盘算着:刘六这些年就是因为有刘农这么一个后台支撑着,所以他才有那么多的钱去招兵买马积草存粮,要不然就凭刘六的为人,他怎么能发展的那么快!今天晚上说是三路人马一起砸四方台这么个大响窑,说到底不还是为了钱嘛,瞧那个刘六,人前大队说起来是为他兄弟刘农报仇,其实还不是想独占四方台?老子才不上你的当,别看老子人少,可照样有吃有喝,犯不着为了你去拼这个命。想到这里,项治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自己这是怎么想的,本来自己就能吃的肉,偏偏成了别人嘴里的食儿,搞得好自己还能喝点汤,搞不好连味儿都闻不上。

一个小土匪跑了过来:“大当家的,六爷让您老快点!”

项治没好气的踢了那个报事的小土匪一脚:“那么快干啥?送死去啊?人家手里的家伙可不是烧火棍,整不好你们这帮鳖犊子玩意儿听见枪响就撂躺啦,去!告诉弟兄们,咱们走的再慢点!”

很快,项治的这些弟兄行进的速度更慢了,有点甚至坐在路边抽起烟来。

五十多人的队伍就像羊粪蛋儿一样稀稀拉拉的成了一长串在山路上蠕动着。

绰号“老邪”的薛飞带着自己手底下那七八十号人马很快就赶了上来,两支队伍搅在了一起。

看到项治的人马走三步退两步的模样,薛飞一抖马的丝缰来到了项治的身边:“我说老项,平常你总说你是楚霸王项羽的后人,怎么带出来的弟兄一个个就像是没吃饭一样啊?”

项治看了看薛飞:“老邪,你他妈的少在那里说闲话,我和你不一样,你说这话也不想想,六爷是靠着四方台吃饭的,你呢,是靠着薛家屯子吃饭的,你们都吃得饱穿得暖,哪像我,十三不靠,到处打零食,一年到头也吃不上顿饱饭,哪有力气跑山路!”

老邪看了看项治:“老项,你少来,我知道你小子鬼心眼多,是不是怕打不开四方台这个响窑啊?”

项治用马鞭子一指身后的这些弟兄:“老邪,我说这话你别不爱听,咱们费劲力气帮六爷砸开,吃肉的还不是他六爷,我呀,怕是连汤也喝不上喽!”

老邪呵呵一笑:“我说老项,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要不是薛家屯子的薛老王八买来快枪建了大排队,老子才不跑这么远来帮他刘老六的场子,我听说那伙东北军手里还有机枪,估计也是个扎手的茬子,就让他刘老六先去费费劲吧!”

两个人正说着,四方台方向响起了枪声,紧一阵松一阵的枪声告诉他们,刘老六已经开始进攻四方台了。

老邪看了看项治:“走吧!去看看热闹也好!”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