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三节 遇匪(一)

我爱奇奇 收藏 15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正当三人心里充满欣喜地走在这条小路上的时候,突然,从小路上、三人的前面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似乎有很多人正向这边走来。 “队长,有人。”一听见有人说话,张宏不自觉地、激动的叫喊着,生怕其他两人漏掉了这个重要的救命信息。 其实,那么嘈杂的声音,隔了老远都听得清清楚楚,只不过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正当三人心里充满欣喜地走在这条小路上的时候,突然,从小路上、三人的前面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似乎有很多人正向这边走来。

“队长,有人。”一听见有人说话,张宏不自觉地、激动的叫喊着,生怕其他两人漏掉了这个重要的救命信息。

其实,那么嘈杂的声音,隔了老远都听得清清楚楚,只不过其他两人没有表现的像张宏那样过于热烈了一样,换了谁,从这生死边缘溜了一圈,都会借某些机会,来发泄心中的情绪,舒缓已经紧绷多时的神经。

听这着嘈杂的声音,对于这三个人而言,不吝于天籁之音:总算是遇到人了。

三个人的心里更觉高兴,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好好的拉住对面的人,进行交流,获取他们的帮助。

突然,李琮拉住刘进和张宏,低声说道:“等等,声音不对劲儿,你们仔细听听,怎么会有打骂声和哭声呢?”

刘进和张宏听得李琮这么说,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但是,还是也纷纷停下了脚步,侧着耳朵仔细聆听对面传来的声音。

果然,对面传来的声音,虽然嘈杂,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听见其中夹杂着阵阵哭声和打骂声,刚才隔得有点儿远,加上猛然间听见了人类的声音,一时狂喜之间,没来得及分辨,忽略了那些声音。

李琮看着两人说:“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哭呢?我们先别着急,先躲起来,看看情况再说,这年头,国家安全没得说,可是社会治安还有待加强,犯罪分子也不少。万一是老百姓,那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可万一要是别的什么犯罪分子呢?我们岂不是挡了别人的道?听这声音,来人还不少,再加上我们又没有武器,真要打起来,我们可就吃亏了。还是等他们走过来,我们再做决定吧。”

军人的警觉让三个人立刻躲进了路边的树丛里,三人心里还在捉摸:这荒山野岭的,除了自己的演习部队来这里外,一般不会有人来的,这又哭又喊得会是什么人?难道真的有什么犯罪分子吗?要是那样,把他们搞定,自己还能立立功呢。

三人静静的躲在树林里面等待,心里却像有只猴子在不停的挠他们:这好不容易碰上了人,还出这档子事,真是让人着急,对面的是什么人赶紧来吧,让我们看看你们是什么人?

过了一会儿,从小路上走来了十几个拿着枪的人,另外还有5、6个人被五花大绑着。李琮他们仔细一看,这些人都穿着电影电视上经常地看见的民国时期的长袍短褂,拿的都是破旧的汉阳造和鸟铳,偶尔能看见一两只三八式步枪,一看就是一幅土匪样。几个被绑着的人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衣服也穿的破破乱乱。被绑着的人一面走,一面哭喊哀求,可是换来的却是那些拿枪的人不断的踢打着这些倒霉的人,样子好不凄惨。

李琮三人互相对望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放松了许多:看样子像是什么电影在这里拍摄,不然现在哪里有人穿这些衣服?还拿着古董枪支,这玩意现在还不好找,应该是道具而已。不过,奶奶的,这拍电影也拍得太逼真了吧,看看那些打人的人,一下手就相当狠毒,好像那些人欠了他们不少钱,在这公报私仇一般。

李琮看着这场景的感觉就是个字——真!太逼真了!打人的,真是下狠手,被打得,也努力装出一幅受创颇深的样子,比过去看得电影演得逼真多了。

看着这些人的表演,李琮心里也对文艺界的大腕们多了几分同情:怪的不得这年头,就影视演员绯闻多、负面报道多,今天看来,当演员也真不易啊,拍电影受得这罪,又是要牺牲肉体、又是要牺牲尊严,你看看这些群众演员,很可能是为了可怜的50块钱,让人这么踢来打去,那些人也真是,下手不能轻点啊,好像这些人欠了他们钱似的,死命的打,感觉有点公报私仇。这有点不仗义了,有什么话拍完电影好好说啊,别来真的。这演员真不是人干的活。这些群众演员都过得这么惨,那主角也肯定不好过,一般都是被毒打后再枪毙,以后咱也就别老拽着人家那点秘密不放,干什么都不容易啊。人家也是工作压力大,偶尔搞出点“飞机”,我们也应该本着宽容的精神,多多原谅他们。

李琮还在这里海阔天空的胡思乱想。刘进和张宏碰了碰李琮,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琮:“怎么办?看你大惊小怪的,还什么犯罪分子?犯罪分子就这样,穿着古老的服装,拿着古老得武器,然后用古老的方式解决问题?那也太引人注目了,估计刚出门就会被警察请去喝茶了。要不就是这犯罪组织的头子,脑袋生锈了,喜欢复古的样式,强行逼迫手下,一律以这样的方式,来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哥哥啊,这有什么问题啊?赶紧出去和他们打招呼,然后借用他们的电话,报告自己的行踪,请求军区赶快派人来接自己回去吧。”

两人略带责备的目光,使得李琮也不好意思了:看来自己真是小题大做了,以后一定要注意在下属面前保持一惯的正确性,最好是等待结果出来后,再作出和结果相符合的决定。

三个人看看没什么危险了,正要走出去和这帮人打打招呼、问问路、借借电话,向军区汇报自己的行踪,尽快返回部队。对方的队伍里,突然发生了一起骚动事件。被绑着的其中一人突然向旁边拿枪的人撞去,拿枪的人促不及防,被撞了一个趔趄,被绑着的人拔腿就想往旁边的树林中逃跑,可是还没跑几步,有人的枪就响了,嘴里还气愤的骂道:“妈的,找死啊,想早点死老子就成全了你。”

被绑着那个人被一枪打中了头部,这种近距离的射击,使得子弹的动能释放到了最大效果,顿时脑浆、鲜血随着子弹穿透了头颅,被带着“砰”的一下带出了颅骨,迸射了出来,溅了一地。

那人瞪大着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是,子弹在瞬间就破坏掉了他的大脑,几秒钟之后,身躯随着意识的逐渐模糊,而倒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尸体,头部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流出鲜血和脑浆,留了一地。

眼看着刚才还活生生的同伴,瞬间就成了一句冰凉的尸体,其余被绑着的人,受不了这种刺激,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口中呼天抢地,大喊大叫,一群人都显得悲痛欲绝。

这些人的激烈挣扎,更加激发起了那些看管者的凶性,又害怕他们突然反抗起来,为了让他们安静下来,对这些被绑着的人又是一顿好打,其中为首的一人,边打边骂:“都不想活了是不是?像考验考验爷们的耐性,是怎么着?想跟他一样,是不是?我抽死你们,抽死你们,看你们谁还敢反抗,这就是下场!都给我打!”

众人听见了命令,一时都纷纷扬起手中的各种武器,向着那些被绑着人狠狠的打去,那些被绑着的人不断地躲避着,一时间,哀号声更大了。

李琮三人躲在暗处一看,心里大呼过瘾:他妈的太像了,真是太像了!现在这特技效果就是好,也不知道怎么做的,你看那脑袋,真的好像裂开一样,你看那鲜血、脑浆,做得让人一看就有恶心的感觉,太真实了!不像现在有些电影、电视,那些画面就像是在演话剧,做做样子就算了,纯粹是骗人。而眼前正在拍摄的这部电影绝对会很经典,就冲这些人的敬业精神,这电影上映了肯定很卖座。以后退役了没工作,咱也去拍拍电影,说不定还能成一大腕呢。

正当三人还在为这些人的“演技”叫好的时候,一阵微风轻轻吹过,李琮三人顿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那味道还真有点熟悉呢,李琮心里还纳闷儿:真不知道这些鲜血用什么做的?不像是猪血、羊血之类的动物血液,反倒是很像真的人血,为了这部电影,这导演还真是下了真功夫了。

可是,李琮三个人又看了几秒钟,突然觉得不对劲,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在他们的心。首先是,看着这幅惨象,被绑着人中有人张开嘴就吐了,“吐”得那个叫真实啊,别说在他旁边的人被他恶心得都快忍不住了,就连李琮他们估计今天也吃不下去饭了。看这哥们儿吐得那个“热烈”劲儿,没有强烈的刺激,估计是很难办到这一点的。其次,一个持枪的人猛地跑过去,一脚踢在尸体上,倾泻着自己心中的愤怒。那人似乎没什么反应了,根本一动不动,任凭那一脚狠狠的踢在自己的肋部,“咔”的一声,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那人的身体立刻被踢的翻了起来,从平躺变成了侧躺,隐约透过衣服可以看见被踢中的部位,微微隆起了一些。看来,那一脚力量十足,据李琮估计,躺着的那人最少也要断掉两根骨头。可是,那人却像没事人一样,不哼不哈,没有丝毫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次,透过脑袋上的大洞隐约可以看见白色的脑浆,那个伤口经过仔细的观看,可以看出,那的确是一个大洞,绝不是用特技可以做出来的。难道,这个人的的确确是死了?第四,这些敬业的“群众演员们”,在殴打与被殴打之间,做的真实很卖力,那些被打得人头上不断流出的鲜血可以看出,这是真实的。最后,最让李琮们感到疑惑的是,现场怎么会没有导演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工作人员呢?甚至没有一台摄像机,难道这些人是在自娱自乐吗?

凭着军人的经验,李琮他们看出来,这并不是假的“表演”,是真实发生的惨剧,不仅李琮看出来了,其他两人也都看出来了。

三人顿时面面相觑:这太平盛世的,没听说哪有这么大一群土匪啊?即使是贩毒的,看着衣服也不像啊,毒贩子应该没有什么复古的习惯,再说,杀个人没必要拿着几十年前的家伙吗?不管怎么样,这些肯定不是好人。事情也不像刚开始想的那么简单。

李琮决定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了,再看看这些人下一步干什么,再作决定。

那些持枪的人在暴打了那些被绑着的人一顿之后,继续强迫他们向前行进,对于那具尸体,没有人感到怜悯,或者是应该把他掩埋掉,只任凭那具尸体躺在那里。

待那些人稍稍走远一点,李琮他们迅速冲到那具尸体前,扳过那具尸体仔细看了看,瞳孔已经散了,脉搏也没有了,和李琮他们分析的一样,那个人是真的死了,没有任何生命特征了,是一具真正的尸体。

李琮他们不禁为剩下的人担心起来,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凶犯,估计会对其他人也下此毒手了:必须要找个机会把这些人救下来,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无辜的被杀害。

于是李琮他们迅速的跟上那些人,不断地寻找着机会。

那些人走到一片空地,为首的那个人大声喊到:“妈的,就这里吧,走的老子腿都软了,早点儿把他们送到西天,我们也好早点儿回去找乐子啊。”

说完了这些,他又对着那些被绑着的人喊到:“老子送佛送到西,送到这儿也够意思了。你们别怪老子啊,老子也是一番好意,给你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到了那边,重新投胎做个福贵人,别他娘的再做穷人了。”

于是,这些人开始行动起来,将被绑着的人排成一排,然后强迫他们跪下,又纷纷拉动枪栓,瞄准了那些人的头部,等待着下一个命令的下达,有些人的手甚至都开始微微的颤抖,明显是害怕,有些人甚至把眼睛闭上了,似乎不忍心看到即将到来的一幕血腥场面。这场景很像电影里面大规模枪决犯人那个场景,气氛顿时变得很压抑。

那些即将被枪决的人,也开始了最后的挣扎,有人开始大声求饶,不断地用头部磕头,有人开始大声哭喊,仿佛一时间疯了一样,有些人眼睛变得呆滞,只是默默地看着远方,似乎生死已经与他无关。

为首的那个大汉,使劲儿的咽了咽唾沫,右手举在半空中,可却半天没有下达命令,终于,他微微低下头,脸部侧向一边,眼睛也闭了起来,似乎心中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

尽管看到这里,李琮他们还是有点不相信这些人会展开大规模屠杀,毕竟共和国已经和平这么多年了,战争的阴霾也似乎已经远去了,尽管军人的直觉还是很敏锐,但是军人脑子里面的警惕性却不如以前了,面对这样的场面,李琮还是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先救出这些人再说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