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四章:公子2

北方老驼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宋群把丰收的朋友安排好,去餐厅订了最豪华的雅间“北国风”。看看表,丰收该回来了,便到休息大厅找个角落坐下,要瓶冰镇矿泉水边喝边等着。

宋群正独自坐着,忽然看见蓝婷从酒店外面进来,她穿一条素色短裙,戴一顶凉帽,鼻梁上还架着副墨镜。宋群意外地看见妻子,心里高兴,站起来正欲喊她,又一想,还是给她个惊喜吧!便坐下掏出手机,拨通蓝婷的手机说:“喂,蓝婷吗?你在哪儿呢?”蓝婷正在等电梯,见宋群来电话了,说:“是你呀?我在回家的路上。”宋群心里咯噔一下,蓝婷不是正在接他的电话吗,怎么说是在回家路上?他问:“是吗?听你的声音不像在路上呀!”蓝婷却说:“是在路上,已经到家门口了。喂,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宋群正想告诉蓝婷说他现在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又一想,蓝婷怎么变得神秘兮兮的?明明站在酒店的电梯门口,为什么要撒谎说是在回家路上?他多了个心眼,说:“我这几天就回去,你那儿好吗?”蓝婷说:“挺好的,嗳!你回来时记着给我买几身衣服,尺寸照旧。”宋群的脑子一片茫然,说:“好吧!回去见。”蓝婷说了声“再见!”便压了手机,然后微笑着走进电梯。

给蓝婷打完电话,宋群的心里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蓝婷为什么要撒谎?她到酒店是来会什么人?

其实,宋群心里一直有个难解的谜团。自己这两年突然交了好运,一个多年没人理会的小干部竟然被重用调到了驻京办,还毫不费力地当了驻京办副主任。难道是自己有才华?不对呀!这年头才华对人没有多大的用处。还有,蓝婷跳了多少年舞也没人重视,怎么突然就被调到市委宣传部当了科长,很快又被提拔为文联副主席了?那可是副处级呀!他经常和赴京的大小领导打交道,知道在北原弄个副处级不容易,不花个十万、八万的连门儿都没有。有人工作了一辈子,最大的理想也不过是熬个主任科员的待遇而已。另外,蓝婷这两年也阔绰了不少,花钱如流水不说,去年还集资了一套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连装修花了近三十万。她的钱是从哪儿来的?文联没多少油水,就算有,能轮到她吗?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宋群这么一想,一个念头很自然地便蹦进了脑子:莫非蓝婷有外遇了?那么,这个能量巨大、无所不能的男人会是谁呢?


丰收去看爷爷的时候,丰长命正和梁玉敏怄气。

丰长命娶过梁玉敏没多久就明白了,梁玉敏之所以嫁给他不是看中了他这个糟老头子,而是看中了儿子的权力。当初,鲍晓琴给他介绍梁玉敏时他很自卑,他要房没房、要地没地,要文化没文化、要财产没财产,除了一副好身板,其它的是一无所有。相梁玉敏那天,他羞得无地自容,你一无所有,吃喝穿戴都是儿子供的,有什么资格娶老伴呀?何况娶的还是个有文化、有工资,比自己小十八岁的城里女人。就算娶过了,拿什么养活人家?可是,他没料到梁玉敏居然愿意嫁给他,并且一点条件都没提。那时候他想,也许是人家看上了咱的忠厚老实,咱以后一定要好好善待人家。但是,他很快就什么都有了,有了尚小朋送的新房,有了那些处长、局长送的贺礼,他没花过她一分钱,没沾过她一点光,甚至在以后的日子里也没见过她的工资。他明白了儿媳为什么敢给他介绍这样一个女人做老伴,因为他根本就不比她矮一截,因为他有个好儿子。

梁玉敏待丰长命倒也不错,洗衣、做饭、打扫家她都包了,当然,尚小朋给丰长命的那二十五万块钱也都由她掌管着。她的脸总是笑眯眯的,不挑剔他、不找他的毛病、不嫌他是农村人。丰长命也觉得这段姻缘挺美满,唯一不顺心的是梁玉敏事情太多,总是给儿媳找麻烦。娶过她的头一年,她找鲍晓琴给下岗的女儿安排了工作,把在环卫处工作的大儿子调到了税务局,把在工程队当瓦工的二儿子调到了国土资源局。再往后,她又找鲍晓琴给女婿、媳妇换了工作,把一家子都安顿下来了。按说她也该知足了,可她不知道哪儿的那么些亲戚,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打听到她嫁给了市委书记的父亲,一个个排着队地来,有想解决工作的,有想承包工程的,有想从银行贷款的,还有来借钱的,搞得丰长命晕头转向,连顿消停饭也吃不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