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二,油坊镇遇上了泼皮刘三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秦天喜得知冷长生带着画眉到七里河去看枣花,猛然记起枣花的娘家便是七里河的,这才醒悟过来枣花当初为什么肯定自己能卖二十块大洋,原来,她是和旧相识商量好自己把自己卖了。

秦天喜没有责备画眉去看枣花,但却去冷长生家把冷长生狠狠地臭骂了一顿,临走时脸色冷冰冰地给冷长生留下一句话:“长生,画眉也不小了,我准备今年就把她聘了,我和你爹不是给你们订了娃娃亲吗?你就准备聘礼吧。”

冷长生慌了,他想问问秦天喜要多少钱的聘礼,张了张嘴又没敢问。那天他一晚上翻来覆去的没睡好,满脑子都是画眉的影子。天刚亮便去敲王媒婆家的门,托王媒婆向秦天喜问个仔细。

秦天喜见冷长生托王媒婆问话来了,说:“王媒婆,咱住一个村,画眉是你看着长大的。你掏良心说说,就我家画眉的模样,这方圆几十里也该算是数一数二的了吧?”

王媒婆笑眯眯地说:“天喜,不是我奉承你,我看呀,就算方圆百里的怀宁城,你家画眉也能拔个头筹。”

秦天喜满意地点点头,伸出一个手指说:“冷强活着的时候我们有过婚约,现在他俩口子虽然没了,我也得讲个信誉。悔婚的话我不说,但凭我家画眉的模样,这个数的聘礼长生还是应该出的吧?”

王媒婆咯咯一笑,“十块大洋呀?出得,出得。”

秦天喜倒也直爽,鼻子哼了一哼,“王媒婆,你这是和我打哈哈呢吧?十块大洋?你当是打发讨吃子呢?咱们打个颠倒,如果画眉是你闺女,你肯十块大洋把她聘了?”

王媒婆听秦天喜要一百块大洋,知道秦天喜是见冷强和灵秀死了,便想把画眉和冷长生的娃娃亲悔了。她摇摇头说:“天喜呀,你也真敢要,你咋不想想,就算长生他爹和他娘还活着,怕是也拿不出一百块大洋的。”

秦天喜咳嗽两声,抬起眼皮看王媒婆一眼,“王媒婆,说句实在话,一百块大洋我也是看在长生他爹他娘的脸上了,换了别人,没有二百块大洋提都别提。你想想,我现在就画眉这一个宝贝疙瘩了,我把后半生的指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我要的少了,后半生喝西北风去呀?”

王媒婆把秦天喜的意思对冷长生讲了,冷长生听后半晌没说话,最后叹息一声说:“唉!枣花婶子真把天喜叔的骨头都看透了,她猜出天喜叔肯定要悔婚,果然如此。”

……

早晨吃过饭,秦天喜又出去了。

画眉心慌慌地拿出冷长生给她买的胭脂、雪花膏、香胰子和小镜子,有生以来第一次用香胰子洗了脸,在脸上抹了雪花膏,涂上胭脂,用筷子头沾着锅底黑描了眉,然后换上她娘给她做的那身新衣服对着镜子照。照完镜子,画眉像阵风一样一溜烟奔出村子,顺着山坡奔向村后的山崖。她要去找冷长生,让她的长生哥看看她打扮起来的俊俏模样。

画眉又来早了,山崖上没有她的长生哥,也没有冷长生的羊群。但画眉决定一直等下去,她觉得无论如何,也要给长生哥个惊喜看看。

快晌午的时候,画眉终于看到冷长生赶着羊群过来了,她连忙扭过头去,直到冷长生走到身后问她:“穿这么漂亮?是下凡的仙女吗?”

画眉猛地回过头来,“长生哥!”

冷长生吃惊地呆了半晌,“画眉,今天咋打扮的这么漂亮呀?莫不是要出嫁了?”

画眉羞答答地说:“出嫁?娶的人不急,嫁的人急个啥呀?”

冷长生只要看到画眉,便会有一种无比的自豪感在心头油然而生。画眉是他的画眉,他的画眉长得像仙女一般美丽,不就是他的自豪吗?不过,画眉的话提醒了他,他没有一百块大洋,所以,画眉也就不会成为他的媳妇了。

画眉见冷长生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收起笑容问道:“长生哥,你不喜欢我这样打扮呀?”

冷长生平淡地说:“没有啊!”

画眉质问道:“那你为啥脸拉得像个驴头一样长?”

冷长生叹了口气说:“画眉,以后你就别到崖上来找我了,说实话,就算再过上十年,我也攒不出一百块大洋的。”

画眉不知道她爹找过冷长生,也不知道冷长生托王媒婆问过她爹,更不知道她爹给冷长生开出一百块大洋聘礼的价码,她不解地眨巴着眼睛问:“长生哥,啥一百块大洋?谁和你要一百块大洋了?”

冷长生见画眉还不知道这件事,便原原本本地将王媒婆的回话对画眉说了。画眉不相信,“长生哥,那个巧嘴婆的话你也信呀?我爹对你家的底细再清楚不过了,他明知道你拿不出一百块大洋,能向你提这条件吗?”

冷长生叹了口气,“唉!画眉,你还不知道你爹的心思?你爹是让我知难而退,主动悔了咱俩的婚约呀!我看出来了,就算我真凑足了一百块大洋,你爹还会找别的毛病做托辞。他是看不起我这个羊倌。”

画眉不相信地瞪大了眼,“真的?我不信,我回去问问我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