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8.html


黑冰看着侧身站立的枪锋,狠狠说道:“不是我对响蛇有看法,也不是我故意和你枪锋作对,你看,天鸽也不赞同这样做,你不要再固执了!”

枪锋的身体在风雨中挺立,摆头问天鸽:“如果不去救他,那你说还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吗?”

天鸽一脸歉意,低了头说:“再等等看!”

“再等等看?我们没有时间再等了,响蛇已经都快昏迷了,我们现在不帮他还能等谁帮他?”

天鸽也急了,跺脚道:“我们想帮他,但是帮不了他,我们现在没这个条件。”

枪锋肯定的说:“如果我们想帮他,就绝对能帮他,这当中有困难和危险,但能克服,我只知道坚持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掌握了真理。我们能够做到帮他……能够……因为他是我们的战友。”

雨越下越大,落地砸得水珠四溅,天鸽抬头:“也不是不救他,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给营长汇报他的情况!”

枪锋的眼神晶亮,仿佛洞察了某种秘密:“只能靠我们自己,现在谁也没有办法,没有人能接近这片孤岛,你这是责任转嫁!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清楚,营长也没办法去救他。”枪锋将对讲机往前一推:“给,你给营长汇报,接着啊!”

天鸽看看对讲机,迟疑了。黑冰看着枪锋的手臂,一把夺过:“给营长汇报没有错,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了,你不说,我来说!”黑冰握着对讲机,望着雨幕:“01,01,黑冰呼叫!”

“收到,请讲!”

黑冰稍停顿,望了枪锋一眼,终于开口:“我组人员在东边海岸,目前状况良好,完毕!”说完一把松开对讲机,痛苦的推到了枪锋面前。

“收到,完毕!”

几人沉默下来,只有雨声在响,天鸽无奈的笑了:“走吧,大家一起赶路有个照应。”说完伸出手来,黑冰扭头看着地,右手也缓缓伸出,四双手重叠在一起,再充满力量的分开。风雨被四个人撞开一个口子,瞬间又弥合而上,坚定的背影往西海岸接近。

手拉手,互相搀扶,四人摸黑行进了一晚上终于将响蛇找到,那时天空刚刚有了一丝颜色,响蛇已经有两天没吃任何东西,靠在一个山洞的进口处,又冷又饿使他根本无力站起,只是用半闭的眼睛看着他们到来。赵国柱马上在响蛇身边生一团火,将鱼汤熬了,喂了一碗给他,他渐渐才有一丝知觉,脸上血色转缓。众人围在面前密切的关注他,连问:“嘿,怎么样……好一些了吗?”

响蛇长出一口气,全身放松,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到第12天时,台风终于减弱,整个岛上被肆虐得狼狈不堪,丛林成片倾斜,碗口粗的树木被拦腰折断,一片萧败景象。中午的时候,天空湛蓝,云朵温顺得像一头头小绵羊,而大海呢,也停止了咆哮,变得安静而又深邃起来。钟晨有力量的命令传遍每个人耳膜:“01命令,所有队员注意,马上收队!”

对于队员们来说,这是最好的消息了,大家一时没反应过来,对视几秒,高兴得大叫起来,沿着山路疾跑。按照规定,登陆地点便是集合地点,大家往登陆地点进发,一路上充满精神和力量。

钟晨看着茫茫孤岛,有战士的身影在往集合点靠拢,他心里感动了,战士们再一次经受住了考验。7天的生存训练,5天的被困,在这生命线上挣扎的12天,他们表现出了顽强的战斗精神,和特战营的口号一样:竭尽所能,每个人都在不折不挠的履行着这个口号。而这次野外生存,对特战营而言,既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考核。

舰艇连夜靠岸,将他们送达陆地,当两腿踏上土地时,那种安稳和踏实不言而喻,而在孤岛上生活的12天就像一场梦,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