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潮 部落时代 第十五章夜空

knight1120 收藏 2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夜幕降临,黑暗开始统治大地。547团营地渐渐笼罩在黑夜里,虫儿的鸣叫成了夜色里的主旋律,一阵阵,忽高忽低的从临时驻地的四周传来,让吴欢心头一阵烦躁。脑袋上传来一阵“突突”的跳跃感,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他的居所在6楼一间视线良好的卧室内,此刻他正躺在毛毯上望着窗外发楞。

选择这样的高处单独居住,是吴欢有意无意养成的一种习惯。居住在高处,在吴欢看来至少有两个好处,第一让他有一种安全感,第二方便他观察四周的动向。

由于管制了灯火,整个驻地都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有天上的星星闪烁着遥远的光芒,吴欢突然想起了黄哲思的话:找个机会除掉费玮,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我是不是该照着黄哲思的话做,吴欢陷入了矛盾中,他有些烦躁的翻了个身,把裹在身上的毯子也弄到了一边。

“欢,睡了吗?”是江柔走了过来,她摸索着到了吴欢的身前问道:

“没有,在想着心事。”

“想什么?”

吴欢推开了窗户看着天空中的繁星说道:“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幸存者,人类不会灭绝吧。”

江柔靠在吴欢的肩膀上望出窗外,一条飘渺的银河散发着多彩的光芒横亘在夜空,把美丽的夜空分为了两半,在它的两岸宝石般璀璨的繁星带给人无限的遐思。

“欢,5000年前,1万年前的人也是这样看着星星吗?”

“也许是吧,但是3年前的人们很少这样看星星,街道上的路灯和林立的高楼会遮挡人们的视线,至少他们看不到这样壮观的星空。”

江柔发出了一声赞叹:“真美!要是人的心也像这夜空一样纯净就好了。”

吴欢却想起了苟明理的话:“是以道之主,将用其民,先和而造大事。”

两人静静地望着夜空,窗外虫鸣阵阵,一阵夜风吹过,一股花香被送进房内,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温馨。

江柔柔软的唇沿着吴欢的脸庞探索着,当两片嘴唇碰到一起时,两个人激情的吻了起来。

良久,吴欢抬起头来,手抚摸着江柔圆滑的肩膀,问道:“你怕[屠夫]吗?”

江柔淡淡地说道:“为什么要怕?陈医生说过: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吴欢平淡地说道:“说那么玄乎干嘛,不就是把一切看淡一点。用咱们老百姓的话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吴欢突然有所悟,我为什么要执着于费玮的生死呢?让他死去何尝不是他的宿命,何尝不是让他解脱。我这样做,是因为我需要这样做。假如有一天,别人需要对我做同样的事情,那就让他来吧,我会凭着生存的本能去争取生存的权力,失败了我就平淡的面对死亡,回到我本该回去的地方。

去了心头的事,吴欢放松下来。再抬头观望夜空,他突然觉得夜空真的很美丽,就好像他小时候看得万花筒,里面包罗万象,藏着无数的传奇。

“你知道吗?那个是狮子座。”吴欢对着江柔说道:

江柔喜欢看夜空却并不知道星座的位置,她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是狮子座。”

“我小的时候想去动物园,可我爸爸没钱,他就跟我说,晚上带我去看。晚上他骑着三轮车载着我到了郊区的一座山头上,然后跟我讲:北斗七星像一把勺子,勺子的南方有一头狮子,它的头部朝西,就是那几颗像镰刀一样排列的星星,它的尾巴在东方像一个三角形。我哭着说:爸爸你骗我,那不像狮子。我爸爸又说:爸爸怎么会骗你,我给你讲了狮子座的故事你就相信了。于是他就给我讲了《海格列斯战胜狮子》的故事。我还真相信了,也就不问他去动物园的事情了。”

听完吴欢的故事,江柔说道:“你爸爸挺有知识的,他一定是个教师。”

吴欢摇了摇头说道:“你错了,我爸爸是三轮车夫。”

江柔显得有些惊讶,她疑惑地问道:“他怎么知道这些故事?”

吴欢笑了一声,说道:“三轮车夫就不能知道吗?”

江柔吻了吴欢一下,说道:“对不起,我只是没料到。“

吴欢改了个话题问道:“今天你和费玮在废墟里发现了什么,那么高兴?”

江柔说道:“我们发现了一个观音佛像,好像是陈医生以前留下的。”

说到这里,江柔有些高兴地说道:“今天的收获不小,那么多罐头应该够我们吃了,费玮他们还找到不少弹药武器。”

……。

两人聊到半夜,江柔搂着吴欢的脖子说道:“欢,我去睡了,晚安。”

“不留下来吗?”

江柔附在吴欢耳边轻声说道:“大姨妈来了。”

吴欢笑了笑,吻别了江柔。

其实吴欢并不希望江柔留在房里,他在寻思着如何利用黑夜的掩护除掉费玮,如果江柔留在房间里他还有些碍手碍脚的,对于江柔这样一个喜欢上了佛理的女人,还是不让她知道的好。

吴欢不喜欢用睡袋,那玩意虽然保暖却让人很笨拙,假如突然有丧尸来袭击,被睡袋裹得粽子一样必定是凶多吉少,还是随便裹着一张毯子睡觉的好。

窗外的繁星不知道什么时候黯淡了下去,外面起风了,强劲的风刮得门窗“嘭、嘭!”直响,原本腐朽的窗户“噗通、噗通!”的往下掉,被摔碎的玻璃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吴欢掀开毯子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取出了一把军刀,他觉得自己等待的机会来了。因为他感应到一个人上楼了,而且正是他要去寻找的一个熟人。

果然,他的另一种更让常人觉得可靠的感知——听觉,发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那声音虽然轻柔,却没有逃过吴欢的耳朵,吴欢悄悄移动到了门边,门慢慢的打开了,发出很轻微的“咯吱”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