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质疑齐齐哈尔重奖官员 称其为人民币公仆

北斗中天大圣 收藏 1 123
导读:5000元、8000元、10000元,齐齐哈尔组织年度综合考核,对约占三分之一的43个单位领导进行现金奖励,官员履行职责是否应该受奖,大大小小的行政奖励层出不穷,名目繁多、理由各异,官员该不该奖励,应该如何奖励?在物质奖励之外,是否更该侧重精神奖励?《新闻1+1》为您解析。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当我们说到政府现金奖励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些奖往往是颁给那些在科技上有重大和突出贡献的科学家或者见义勇为者的。那我们的问题是政府官员有没有可能拿到政府的现金奖励呢?他

5000元、8000元、10000元,齐齐哈尔组织年度综合考核,对约占三分之一的43个单位领导进行现金奖励,官员履行职责是否应该受奖,大大小小的行政奖励层出不穷,名目繁多、理由各异,官员该不该奖励,应该如何奖励?在物质奖励之外,是否更该侧重精神奖励?《新闻1+1》为您解析。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当我们说到政府现金奖励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些奖往往是颁给那些在科技上有重大和突出贡献的科学家或者见义勇为者的。那我们的问题是政府官员有没有可能拿到政府的现金奖励呢?他要做出什么样的贡献才能拿到这样的一种现金的奖励呢?我们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条新闻,那就是齐齐哈尔市前几天根据2008年市县级领导的叫做综合考核的评价结果,给了全市43个单位领导班子成员每人5000块钱到10000万钱不等的奖励。王教授看完这条新闻之后,您什么感受?


王锡锌:我觉得对公务员,特别是那些做出显著成绩,表现突出的公务员个人或者集体给予奖励,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假如官员的奖励都一定要兑现为真金白银,并且装入官员的口袋,那这样的奖励制度可能就变味了,毕竟我们的官员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人民币公仆。


主持人:好,那我们就首先看一下齐齐哈尔是怎么重奖领导班子的?


(播放短片)2009年5月11日《齐齐哈尔新闻》


主持人:十一届45次常委会议今天下午召开。


解说:会议听取了关于我市2008年度县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年度综合考核结果及人民满意……


解说:将领导干部的考核结果转变为货真价实的人民币,43个单位的领导班子每人获得5000至10000元不等的奖励,这就是近日很多人所关注的发生在齐齐哈尔市的一条新闻。


尤其是上周四《齐齐哈尔日报》发表了详细报道,优秀领导班子受重奖,人们得以从中看到更为详尽的信息。


在2008年度齐齐哈尔市县级领导班子综合考核评价中,共有6个县市区29个市直单位和8个市人大、市政协专委会以及办事机构的领导班子被评为优秀档次,而与之相对应的奖励则是县市区党政主要领导人民币10000元,班子其他成员8000元,人大政协和被评定为优秀档次的市直单位主要领导8000元,班子其他成员5000元。


43个领导班子获奖,而奖金则是直接发给领导班子的每个成员手里,这样的事很多人以前还真没怎么听说过,由于每个获奖单位的领导班子人数并未公布,所以我们无法得知这43个领导班子一共有多少人获奖,也无法得知这一笔奖励总额是多少。


此外,根据报道,我们还可以发现,获奖的43个领导班子是从100多个候选单位范围中选拔出来的,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一,其中获奖的六个县市区领导班子是从16个考核单位中选出的,29个市直单位是从76个考核单位中选出的。


而在这些获奖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市委组织部、市委办公室、市委宣传部、市纪检委(监察局)、市妇联、市财政局、市建设局、市教育局、市科技局、市审计局、市文化局、市发改委、市民政局、市商务局、市体育局、市统计局等等等等,而这些43个职能不同的部门最终获奖的缘由统统被冠以优秀。


在齐齐哈尔市政府的网站上,我们想搜索更多有关这次考核的信息,但只找到了一条去年年底市直单位综合考核培训会召开的信息通告,通告中说,市直单位领导班子年度综合考核培训会议,在市党政机关办公中心召开,其中还特别强调了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对考核工作做出的指导。事实上,在最终的获奖名单中,市委组织部、市委办公室也位列其中,而5个月后考核结果也是在市委常委会议上审议通过的。如今这笔奖金正在发放的过程中,而关于用现金奖励官员是否合适,对官员应该怎样奖励等问题,则留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王锡锌:先让王教授给我们介绍一下,政府机关和部门的这个综合考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考试?它是考什么的?为什么要考?考出来的结果是用来做什么的?


王锡锌:考核或者考评制度,根据我们国家《公务员法》的规定,主要是对公务员的一种激励和管理的制度,考核或者考评通常分为平时的考核和年度的考核,定期考核。


我们在这里看到的这一次考评应该说是一个定期考评,也就是每隔一年,或者说两到三年对公务员个人或者是领导班子的集体来进行考评,那么考评的标准,因为我们国家《公务员法》的规定比较抽象,它只是说四个方面,德、勤、能、绩,主要的要考察工作实绩,考核的目标其实不是为了奖励,通常这种考评最主要的功能,其实是激励后进,让后面的人能够赶上去,同时能够让表现优越的人能够获得相应的这种待遇。比如说我们考评结果主要。


主持人:有什么待遇?


王锡锌:主要是用来职位的晋升,如果评为优秀或称职的这两个等级,如果公务员要晋升的话,必须要在优秀和称职这两类中。还有另外两种结果就是基本称职,还有不称职,如果是基本称职或不称职,都会引发相应的责任。


主持人:换句话说,评价本身评成优秀的话就是为了升级和提工资的。


王锡锌:对。


主持人: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王锡锌:对。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怎么理解,优秀领导班子和考核优秀,这两个优秀,您觉得是一回事吗?


王锡锌:这两者应该说是有所区别的,优秀主要是我们感到从前面所讲的四个方面的标准,各方面表现突出,这时候才是优秀。那么考核优秀只是按照你考核,可能我们不知道齐齐哈尔市这一次的考核到底用了哪些具体的指标,这一次他考核优秀,充其量也只能说,根据你所设定的这些指标,你达到了大的标准,或者说你的……


主持人:换句话说,这是用60分的标准去评,还是说是用100分的标准去评,是用底线的标准去评,还是说用我们追求的上线的标准去评,哪个标准?

王锡锌:我没有看到齐齐哈尔市这样一个具体的标准,但是我们可以从优秀率,这么高的优秀率来推测它的标准,这一次有92个考评的单位,但我们看一看有43个部门。


主持人:将近一半了。


王锡锌:将近一半,我算了一下,47%获得优秀,这么多人都优秀的话,我们肯定可以知道,他不是工作实绩突出,因为假如这么多人都能通过优秀,以后可能大家见了面就会问哪些人没考评上,哪些人不是优秀,我们都知道,考评优秀一定是要突出,突出典型,突出先进。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这么一个考核的话,是由谁来考的?按照这种常识性的理解,应该是组织部门来考的,我们觉得很有意思,既然是组织部门来考的话,为什么组织部门也得奖?


王锡锌:这正是在网络上也好,许多人评论的一个焦点,就是考核的程序,考核的主体在齐齐哈尔的这个考核中,的确是一笔糊涂帐,为什么说是一笔糊涂帐呢?我们从公务员的考核,不论是对个人的考核来说,还是对领导班子的考核来说,一定要有一个考核主体,谁来考,通常来讲就是组织部门和人事部门来考,但是假如组织部门、人事部门来考的话,我们看一看齐齐哈尔这一次,最后被评为优秀,包括得奖的包括市委组织部、包括市人事局,不仅仅组织部门、人事部门自己得奖了,而且有些本来应该是对公务员进行监督的部门,像市纪委监察局,本来是对公务员进行监督的,还有包括财政局,因为考核发奖金是真金白银,要有人出钱,公共财政要花钱,财政局也得奖了。因此在这里,典型的出现一种情况,就是自己既当裁判,又是运动员。


主持人:我们看完这个得奖名单以后,给人的感觉就是评奖的和被评的,监督的和被监督的统统网上有名,而且关键是被监督的给监督的发奖,这件事给人的感觉,发奖发的是一笔糊涂帐的奖。


王锡锌:我想从法律的规定来看,这样一个颁奖的主体和它的程序,刚才我们说了,已经有这些问题。


刚才您提到的,被监督的给监督的发奖,甚至我们可以说下级给上级颁奖,比如说在这一次得奖名单中,还有市人大、市政协,我们知道从我们国家法律来讲,政府是由人大产生,受人大监督的,现在出现了一个很怪的情况,市政府的这些部门,整个公务员系统,市委市政府要给市人大的一些机构也来颁奖,这的确,从法律上来讲,也是造成了很多的混乱。


主持人:您从法律的角度给我们解释一下,这种考评,人大和政协的这种部门应不应当参加?


王锡锌:这一次的考评,可以说它是从《公务员法》的规定来看,以及从中组部的党政领导干部的考核规定这两方面来看,的确是独一无二,非常奇特的。《公务员法》的规定主要是对公务员个人和集体来进行考核,而党政领导干部的考核主要是对党政领导以及他的领导班子集体来进行考核,统统都没有提到像市人大、市政协这样的一些部门来进行考核,即便那些部门要接受考核,我想由政府来进行考核,由市委来进行考核,也显然是不妥的。


主持人:您看像这种考核,既然发奖的话,这笔奖金是从哪儿出?我们的常识,又一次提到了我们的常识,应当从公共财政里面出,如果从公共财政里面出的话,人大和政协就应当去监督这笔钱到底是怎么来的,花到哪儿去,结果在这里面呈现出来的是,他们似乎是监督没有了,但是成为一个受益者。


王锡锌:监督者成了受益者,当然监督的功效我们就无法去期待了。


您刚才讲到的,从财政来说,的确我们对公务员个人和集体的奖励,《公务员法》有规定,由各部门的财政,要反映在各部门财政中,最终肯定是公共财政,其实是纳税人在买这个单,纳税人买单没有关系。我刚才也说了,对于那些表现突出的,我们的确需要楷模,我们今天不论是这个社会还是整个公务员系统,都需要一种道德,一种精神士气,因此奖励是必要的,钱如果花得值得,也是可以的,但问题是这里我们是否花得值得,由自己来评,把自己评为获奖者,这样的花钱方式,公共财政,纳税人的钱的支付方式是否是冤枉的。


主持人:关键是您一开始都说了,之所以进行这样的考核,就是为了以后升官提级,然后提工资做准备的,既然奖励已经包含在其中了,为什么还要用另一笔财政的钱,再去奖励这些本来你就应当做到的事情?


王锡锌:所以网上有些评论说了,这个奖励的确是我们的公仆干了本来他应当干的事,但拿了不应该拿的钱。为什么叫应该干的事?因为纳税人交钱来设立这些官职,本身就让他去履行法定的职责,如果履行得好,那么我们可以说你官员真正尽职了,如果履行得不好,我们最近政治局刚刚通过党政领导干部的问责办法,如果不作为,渎职,那要承担责任。因此,本身你的这种考评就是看你有没有尽心尽力地去履职,而对这种如果尽心尽力履职了,已经有相应的激励,那就是晋升职务,晋升福利工资,所以如果再把这种考评的合格和优秀,直接与人民币对应起来,我觉得是一个考评制度的变味。


主持人:这就是以前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无功便是过,无过便是功,这是典型的一种表现方式。所以人们也有这样的一种疑问,是不是他们把这种奖励,变相地作为福利的一种方式发给这些官员?


王锡锌:如果没有明确的标准,如果没有这样一个限定的这种比例范围,大面积地颁奖,那首先就是对奖这样一种荣誉的稀释,冲淡了。另外一方面,的确是把公共财政,如果这些奖是不应该拿的,现在已经落入一些人的口袋,那当然就是应该说把本来属于公的转公为私了。


而且如果我们奖励是去对一些履行本职工作的活动来进行奖励,进行褒奖的话,可能会出现像一些社会学家所说的,谬奖可能会逼退道德的底线,本来我们觉得是我应该做的事,现在我做了以后,别人要奖,那那些其他的人呢?我们请问,现在92个部门中,40多个部门,将近一半的人获奖,那那些没获奖的呢,他可能心安理得的,不履职可能也变得心安理得了。


主持人:而且我们还要说一句的是,即便奖励的话,你应该奖励这个群体,而不应该把这笔钱分解到各个人头上,比如说一人拿多少千,甚至一万块钱。


王锡锌:对,国家公务员局刚刚出台的一个叫《公务员奖励规定》,暂行的一个规定,里面明确讲,如果是对公务员集体的奖励,那么这一个奖励的资金、奖金应该是作为集体办公经费,原则上不得发给个人。所以在这里的话,我们要问齐齐哈尔的这种做法,它到底有哪些例外的情况,为什么直接发给个人。而且注意,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拿了,只是主要领导和领导班子成员,换句话说,受奖单位中也可能制造一种心理失衡,那些没拿奖的,可能在一线干活的人,奖金跟他没关的。


主持人:今天我们演播室关注的是在齐齐哈尔,众多官员得到了政府现金奖励的这件事情,我们的节目稍候继续。


主持人:奖励政府公务员到底应该是侧重物质奖励还是应该侧重精神奖励,我们不妨看看这些年来对这个问题的争论。


(播放短片)


解说:10万,这是去年9月,陕西华县政府奖励给该县公安局的一笔奖金,理由是华县警方在10天内接连破获4起命案,而正是这笔奖金把刚刚完成破案任务的华县警方和政府拖入了舆论的漩涡中。

有人质疑,命案必破是公安机关的职责和义务,完成本职工作为何要进行重奖。支持者认为,刑侦人员工作性质特殊,短时间内破案需要付出格外的艰辛,重奖为何不可。华县政府办公室甚至回应网民时称,给予重奖,同时也是为了弥补办案经费的不足。


事实上,近几年来,政府部门给单位个人颁发现金奖励的例子并不鲜见,而奖金名义和额度也是因地制宜、分门别类。


2005年9月,辽宁省公安厅设置100万元大奖,符合条件的每名局长分别得到20万元奖金。


2007年2月,广西南宁市相关领导表示,对计生工作干得好的县区党政一把手奖励最高3万元。


2007年5月,山西省对考核排名前移城市给予重奖,奖金最高额度可达200万元。


公务员履行基本职能,是不是该进行物质奖励?又该如何奖励?公众的疑问似乎一直都没有得到一个清晰的答复。


2008年12月,中组部、人事部颁布《公务员奖励规定》,还特别制定了公务员的奖金标准。


同样在香港特区,早在1999年就推出了一项旨在提升公务员优质服务的《公务员服务奖励计划》,值得注意的是,荣获此项殊荣的都是香港的公务员机构,而非某个公务员。


从评奖程序上来看,内地的公务员需要按照规定的奖励审批权限上报,由审核部门公示。而参加香港公务员服务奖励计划的机构则需要经过初审和中审两个环节,评审方式由议员和民间团体组成的第三方机构。


虽然两种奖励最后都明文规定了奖金标准,但香港《公务员服务奖励计划》的奖金额度还是要远远高于大陆,比如部门合作奖就高达4万美金,该奖金将直接拨入获奖部门的员工福利基金。不过对于收入在全球位列前列的香港公务员,该奖励所赋予的荣誉感无疑要远远超过奖金本身。而作为香港特区嘉奖制度下的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的获得者中也不乏公务员队伍中的优秀人物。作为表彰毕生为香港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士,这样一枚勋章的意义是无价的。


主持人:好,我们接下来听听一位记者的声音,他是《人民日报》的记者盛若蔚,他是长期采访国家公务员局的记者,曾经就行政重奖的现象做过报道。盛若蔚你好。


盛若蔚(《人民日报》记者):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根据你长期的采访和分析,你觉得如果对公务员的行为用奖金这样的一种方式去奖励的话,带来的后果会是什么样的?


盛若蔚:我个人觉得,对公务员的行政行为的奖励,特别是现金的奖励应该慎重,因为公务员他不同于普通的老百姓,他们的行政行为是他们必须履行的责任和义务,而对他们进行奖励的奖金来源又是公共财政。所以我觉得如果把公务员应当做到的行为,提升为一种需要褒奖的行为,把履行责任和义务当做一种高尚的话,进而对这种公务员普通的或者正常的履职行为加以表扬,我觉得这就一步步逼退了社会生活的底线,实际上也就是把很多正常履职行为的责任和义务的底线给抽空了。所以我个人觉得,对本身就属于职务、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就不适宜过重地奖励,否则的话就会适得其反。


主持人:好的,谢谢盛若蔚,这是我们同行的一个声音。


接下来,王教授,我特地查了一下,这也是网上今天也是网友搜出来的,他说是国家公务员局2008年12月2号有一个叫《公务员奖励规定》,其中就提到了对公务员的现金奖励是有明文规定的,就是市级以上的党委政府只能授予公务员二等功或者三等奖,二等奖是多少钱呢?二等奖是3000块钱,一等奖才是6000块钱,最高的是荣誉称号,10000块钱,必须得经过省委的批准。您看,这里面明显齐齐哈尔市是违反的。


我们之所以关注这个是想说明这样一个问题,刚才我们的同行也说了,他认为应该慎重发给公务员,用现金这种方式,可是如果不用现金去鼓励的话,用什么样的精神奖励,能够让他有足够的推动力去为人民做事呢?


王锡锌:我非常同意刚才《人民日报》那位记者的评论。


对公务员,我说了,奖励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是对公务员用金钱,用人民币来奖励,甚至是重奖,这一定要慎重。刚才他讲的两个理由,我是非常认同的,一个是公职,另外一个,你用的是公款。


怎么办呢?公务员要奖励,我们要慎用货币奖励。其实这样的一个规定,在《公务员法》48条讲得很清楚,对公务员个人或集体的奖励,要以物质和精神奖励相结合,但要突出精神奖励,为什么?公务员奖励之所以要精神奖励相结合,我想首先是因为物质的奖励和刺激存在刚才我们说的那方面原因,公职和公款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公务员本身应该是我们这个社会中,他们去履行公职的人,我们通常都说他应该是人民的公仆,就意味着他不仅仅有法律所要求他的职责,而且应该有很高的这种道德上的这样一种楷模意义的作用。因此今天如果我们要想来刺激公务员,而这种刺激的方式简单化为人民币,为货币的话,那很多时候,达不到奖励的目的。


其实国家公务员局在您刚才提到的《公务员奖励规定》中已经规定得很清楚,包括该什么样的精神奖励,有通报嘉奖,有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包括刚才您提到齐齐哈尔的这个做法,其实从法律上来说就是越权奖励,因为它没有权做,必须要报到省委。那么为什么要把这些奖的形式规定清楚,包括最高奖是授予荣誉称号,这些奖励它在形式上、仪式上都非常强调,这样一种精神奖励的意义正在于提升公务员队伍的士气,正在于通过对这种士气的提升,能够刺激公务员真正能有这样一种向上的士气。


主持人:其实刚才我们关注的《公务员奖励规定》里面三等功1500块钱,一等功6000块钱,按照我们今天的这种收入水平,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大奖,实际上这个可能规定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奖励的意味,让你觉得珍视这个荣誉,而不是珍视这笔钱。


王锡锌:我完全同意,其实包括刚才我们讲的这个数字,在很多地方,这些钱本身也是可能精神性的肯定意义大于物质性的。但请注意,这种钱,这种货币奖励,一定是对你的精神奖励,所以你要与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还有这个荣誉称号要对应起来,这也正好体现了对公务员奖励的核心意义,实际上是精神性的、荣誉性的。


主持人:那我还是这个问题,现在人们都讲,做事情要有热情,要有动力,公务员为人们做事是他题中应有之义,因为他本身就是人民的公仆,但怎么能够激发他更大的热情和动力,总书记提出来,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享等等等等,怎么让他做到这一点?


王锡锌:我觉得可能是除了奖励,特别是除了物质的刺激之外,我们需要理解,公务员本身在他的伦理上,这是我们现在正在研究的一个课题,公务员本身要有一种伦理,当然仅仅用思想教育去要求他强调这种伦理是不够的。我觉得要刺激公务员,除了这种奖励之外,当然是在公务员上升的通道上,我们这种官员的晋升制度,比如说考核,真正的官员的晋升能够体现出来,这时候自然的他的士气可以得到提升,也可以发挥真正的激励作用。


主持人:我们以前老说一句话,叫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这是给官员说的。而且还有一句话叫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时,恐怕也都给官员提出了一个标准,什么是一个好的官员,什么是一个好的公务员。


王锡锌:对,如果回到我们今天的话题,您刚才所讲到的这样一些评论,实际上恰好指明了,如果我们要来奖励公务员,如果我们要对公务员做一个评价,不论是对个人,还是对集体做评价的话,可能真正需要的是引入民众。这个民众我认为还不是空乏的,我们不同的公务员,不同的部门,他所服务的对象当然是大部分民众,但是也有一些特定的服务的对象,比如说医疗卫生部门,可能更多地会进入医院,也有患者这一方,我们在考核的时候,对他们绩效考核,对他们进行评奖的时候,我们是否真正去倾听了那些民众的意见,去问问他们,他们给这些机关打多少分,如果他打很高的分,如果他们同意给这些公务员个人和集体很高的奖励,这没有问题,这也就是说了,如果我们要来评奖的话,民众的声音一定要真正反映出来。


主持人:关键是公务员你这个职位的设置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你的服务对象得对你有一个评价,这才是真正的评价,而不是说你们评来评去,是你们内部的作为一种游戏规则,你们内部评来评去,那这个奖到底是给谁评的?


王锡锌:所以齐齐哈尔的这样一个评奖的事项,简单看起来好像是发了钱,但是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它有更多的问题,一个是我们评奖中有没有这种自下而上的机制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