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随想曲 大漠闲话 说小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9.html


说小姐


原本这不是我说的,我一没有逛窑子,二没有嫖宿,三没有接触过此类人群。但这群人还是给我留下的太深刻的边缘印象,为什么呢?因为她们若苍蝇般盈盈绕绕在我们生活的社区的周围,挥之不去。看多了不禁就想写写,否则太对不起他们的表演了。


据闻现在沿海发达都市,内地繁华城市都有这么些场所:第一,洗头房。这些藏匿在犄角旮旯或者深邃巷道里的闪烁着红的,粉的若有若无灯光的房间里都挂着美容美发的羊头招牌,至于在干什么,看客们只有进了门才知道个里外明白。第二:桑拿会所。俺们这代人小时候,家里有淋浴器之类的东东还是很奢侈的,或者说没有。那么泡澡堂子可就是最好的享受了。现如今家家有了淋浴器,澡堂子早就成了历史的化石,销声匿迹了。不过取而代之的则是富丽堂皇,气势恢弘宛若宫殿般的一座座什么洗浴城,什么桑拿中心……据说消费不菲,至于里面都是什么消费~真不好说……


敝人居住的地方,是个小街,出门便两三家“美发店”再往前走又多出五六家,每每到了晚上,红的,粉的灯光炫目不已。和那些正规的美发店混杂在一起,真个儿名副其实的美发街。至于美哪儿,怎么美就看您往哪儿走了……那靡靡灯光下,成排的坐着一些打扮妖娆,身材性感,衣着暴露的小姐们,若隐若现的展示着他们傲人的资本,往来的男人女人们都忍不住要看两眼,看稀奇或者满足什么什么心理,不一而足……就是这样一个混杂不堪的地方,拐弯处却就是教书育人的我们神圣的学校,一座中学,一座小学。往来于上学放学路上的学生也不住的好奇,女生们看的羞的扑哧偷笑,男生们像发现了宝,一群小哥们儿们凑在一起评头论足……


小姐们也不示弱,轮番坐镇,靠在门口,扭动着撩人的腰身,看到有人瞥一眼便狂敲玻璃门,生怕人家听不见,那意思便是:快进来吧!


我初次搬到这里的时候吃惊不小,对学校和这琳琅的发廊能和谐相处深感佩服。又某家发廊旁边就是食品店,某次敝人冲着食品小店疾步而去的时候,忽然从斜刺里杀出一位妖艳美女,动作迅捷的打开旁边发廊的大门冲我挤眉弄眼。差点就走过来拉我进去了,吓得我慌不择路,吃的东西也不买了,闷头钻进了旁边的便利店。末了还听到小姐鄙夷的一笑:“土包子,吃野味都不敢……”


我承认我胆小,但是胆小总不会出错是不,于是我小心做人,走路走中线,绝不靠近那红红粉粉的灯光半毫。


又某日,敝人和朋友吃鸡公煲。门外呼的飘来一阵爽朗的四川话(请四川的兄弟姐妹们不要误会,这是偶亲身经历),接着闻到一阵刺鼻的怪香,接着真身现身。两位妖娆打扮的MM走了进来。


“老板!鸡公煲!……”她们邻着我们坐下,等菜的时候便自顾自的聊开了……


“你最近好咯?”


“好撒子哟,么的钱,回不去家~刚做这个才一个月,连个花子都不如……”


“我也是,要不是现在工作难找,谁做这个哟……我现在还好,适应咯~说实话,做开了也就无所谓咯……”


“有钱就行……就怕么的钱……我家里那个弟弟还要上学里,我不贴出点钱不像话么……”


…………她们就这么聊着,我和朋友却听的有些尴尬,匆匆结束埋单走人。朋友颇有感慨:“现在这世道怎么了~赚钱非得要到这程度吗?”“谁知道呢?我也不明白……”我指了指街上那片红色,粉色感叹到:“看看这些,又有谁管呢。”


忽然想起那日写的一个命题文章:论破窗理论……当第一盏红灯亮起的时候,没有人管,于是红灯越来越多,粉的,紫的……等到想灭红灯的时候,却发现人人都觉得红灯挺美的了,不想灭了。于是便有了某日某论坛一位非常有眼光的高人写的:请完善性消费制度的管理学大作。想当年朱镕基总理在东盟与中日韩三国会议的会场上被人提问问道中国何时开放性消费市场,朱总理机智的一语双关的岔开了这个话题,如今外国人不提了,国人越来越热衷了……不开放也罢,换个花样我们来……


想起了一个真实的笑话,一个小姐在自己的博客里写:干一行爱一行。在她们心里,这已然是正当行当了。兴许在我们很多人的眼里,这也是正当行当了……


又想到了那些学生,那些痴痴笑着偷窥那些小姐的学生们,我们未来的祖国的花朵们。看着他们,我良久无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