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第七章 死亡阴影(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出发一周后,寻宝队到达了滇西美丽的古城大理。

李副官向东方焜提出来在大理休整一天,主要是检修车辆,补充给养,因为后面的路程将更加艰难。

东方焜爽快地答应了,他早就对大理古城心仪已久,大理四绝“风花雪月”给人无尽的遐想,休息一天欣赏一下美丽的古城,的确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谁也没有料到,美丽的古城竟然是寻宝队噩梦的开始。

为了能很好地休息一下,寻宝队住进了古城一家很有名的客栈,虽然在城外,不过距离城门楼不远,客栈名字很美叫洱海月,一听就知道取自大理的四绝。

客栈面朝洱海而建,一个不算太大的院落,在院子的中间有一栋木制的二层小楼,看样子也就是有十多个房间的样子。

两辆中吉普并排在楼前的小院停稳,客栈的伙计看到从车里下来七八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早就吓得跑了过来,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叫老总。

这年头做买卖的看到当兵的都头疼,遇到不讲理的不但白吃白住,走的时候还捎带上些东西。

李副官对伙计说:“我们是住店的,给当兵的弄两个大房间就可以,另外给我们几个准备几间上好的房间,不用怕,钱一分也不少你的。”

东方焜刚下车就被这里美丽的景色吸引住了,向前遥望是碧波荡漾的洱海,背后则是白雪皑皑的苍山,有点遗憾的是苍山顶上云雾缭绕,有些看不太清楚,不过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家客栈也让东方焜非常满意,住宿的小楼建造在院子中间,前后都有庭院,而且景致很不错,有凉亭和小桥流水,院子的边上还种植着高大的木棉花,可惜现在不是开花季节。

顺着木制台阶走进小楼,会发现有许多漂亮的小鱼在脚下游动,再往里走有一架哗哗转动的水车,而两边则摆放着竹制的桌椅,非常有情调。一路上住的都是大客栈,同这里相比真的犹如地狱和天堂的感觉。

九个士兵,二个司机还有半路搭车的那个老兵刚好十二个人,他们在楼下的两个大房间里。其他人都在二楼,俩人一个房间,李副官和连副住一个房间,东方焜和阿强住一间,剩下的慈梦薇和凌峻峰只好各自住了一间客房。

房间里也很有特色,用大理特有的扎染布做墙壁纸,显得古朴温馨,桌椅都是竹制的,甚至灯罩都是用竹子做成的。

东方焜和阿强刚进房间,凌峻峰就敲敲门走了进来,笑着说:“东方,知道来大理最舒服的事情是什么吗?”

“不知道。”东方焜茫然地说。

“泡温泉啊,大理的温泉非常有名,你不想去舒服一下吗?”

凌峻峰的话一下子刺激起了东方焜的欲望,把疲惫的身体浸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中,想一想都让人心醉,更何况一路上经受的尘灰让他们变得跟泥人差不多。

俩人马上结伴去泡温泉,而阿强则留在房间里看守着携带的行李,等东方焜回来的时候,阿强已经和衣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东方焜和阿强就起床了,收拾好行李准备赶路。阿强打开房门,发现其他人也都已经起来了,慈梦薇提着包正朝楼梯走去,李副官的房门也打开了。

就在这时楼梯那边传来咚咚猛烈的脚步声,木板楼梯用力踩在上面后发出的声响很大,只见一个士兵神色慌张的跑上来,刚到走廊里就大声叫喊着,“连长,出事了……”

宁静的早晨突然传来一声恐怖的叫声格外刺耳,东方焜快步从客房出来,此时李副官和连副也来到了走廊里。

“嚎叫什么?出什么事了大惊小怪的。”

连副的话音未落,士兵就焦急地说:“有两个兄弟好像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快不行了?到底怎么回事?”连副和李副官说着话急忙跟随士兵下楼去。

东方焜一听感觉不对劲,急忙跟着一起来到楼下,一同走进士兵休息的大房间,里面是一个大通铺,住着四个士兵一个司机,另外还有那个搭车的老兵。

其他人都已经起床,只有紧靠门口的两个人仍然躺在通铺上,赤身露体,仰面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连副走到床边推了推其中一个人,同时嘴里嘟囔着,“妈的,快起来。”

床上的人一点反应没有。东方焜伸手摸了一下士兵脖子上的动脉,没有跳动,于是又扒开士兵的眼睛,发现瞳孔已经散开了,他急忙又检查了一下另外一个人,同样已经死亡。

东方焜回头对李副官说:“体温还有,说明人死的时间不是太长,大约两个小时左右。”

“知道死因吗?”李副官低声问。

东方焜摇摇头,轻声说:“看不出来,要想确定真正的死因,必须经过法医的解剖检查。”

“是不是中什么毒死的?”连副一脸惊异的神情。

“不太像,如果是中毒同屋的其他人怎么没有事情?”说到这里东方焜转身问其他人,“你们是什么时间发现他们俩不行的?”

搭车的那个老兵说:“我起的最早,我起来后大家相继都起床,只有他们俩没有动,那位兄弟叫他们时才发现出了问题。”

客栈老板听说自己这里出了人命,吓得赶紧打发伙计跑到警察局报案,不一会来了五六个警察。

身穿黑色制服的警长刚进客栈时还咋咋呼呼,看到客房里都是带枪的当士兵,顿时蔫了许多。

李副官把自己的证件给警长看了一下,然后把他拉到一边低声交代了几句,把事情托付给警察,随后招呼其他人离开客栈。

没想到睡了一觉就死了两个人,大家的心里忽然被罩上了一层乌云,都感觉不是个好兆头,还没到野人山就损兵折将,后面的路程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汽车起动后,寻宝队又踏上西去的征途,大家在车上都闷头不语,心里都在琢磨着客栈里发生的事情,两个活蹦乱跳的人怎么会睡一觉就死了?如果说是得了疾病,肯定不会是俩人一起死,因此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人谋杀的。

东方焜情不自禁地把这两个士兵的死与方家奇案联系在了一起,如果说两个士兵的死与方家惨案同出一人之手,那么这个凶手就在他们这些中,想到这里东方焜不由自主地把车里的人巡视了一圈。

最有可能是凶手的只有三个人,搭车的老兵、慈梦薇和凌峻峰,东方焜在心里把三个人挨个分析了一下,虽然都有嫌疑,不过又被他排除了。

车厢内的气氛显得异常沉闷和压抑,大家的目光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巡视着其他人,凌峻峰的眼睛不时地在慈梦薇和搭车老兵俩人身上,看过来瞄过去,他一直在寻找着俩人之间存在的某种联系。

慈梦薇虽然面向车厢后面,眼睛看着车后扬起的尘土,但是她能感觉到凌峻峰在注意这自己,因此也不时地用余光注意着对面的凌峻峰。

只有阿强习惯性地摆弄着他的宝贝,一路上阿强的手从来就没有放开过这支二十响,任凭汽车如何摇晃颠簸,阿强的注意力都在他的枪上,不时地用衣袖擦拭着一尘不染的枪身和枪管,仿佛这支枪就是他的一切。

搭车的那个老兵,汽车开动后他就闭起眼睛,背靠在车厢上静静地坐在,似乎是睡着了。尽管老兵表情平静,不过其他人知道他一定没有睡着。

接近正午的时候,汽车在一个不大的村寨停了下来,因为急于赶路他们早上都没有吃饭,所以现在吃一顿饭,然后等晚上停下后再吃一次就可以了。

路边山崖下有一个窄窄的空地,有一栋泥土垒砌起来的小房子,屋前的用树枝搭建起来的简陋敞棚,下面摆放着三张方桌,这里是供过往的客商歇脚打尖的地方。

开店的是夫妻俩,忽然见来了这么多人,而且还有带枪的士兵,顿时慌了神,手忙脚乱地给他们端茶倒水。

小店只有米饭和简单的几样炒菜,李副官挥挥手让店主赶紧把能吃的东西端上来,越快越好。

炖好的野山鸡,清炒松莪很快就用大碗端了上来,还有滇西特有的珍贵蘑菇鸡枞,清炒出来雪白喷香。大家想不到小山寨里这么简陋的小店竟然还有如此的美味。

本来就饥肠辘辘了,看到这么好吃的山珍野味,都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十几个人如同风卷残云一般,老板娘给大家盛饭就忙得团团转。

死了两个士兵后,寻宝队现在还有十四个人,大家分坐在三张桌子吃饭。东方焜他们四个加上李副官坐在一起,而搭车的老兵和另外四个士兵坐在他们旁边的一张桌子。

就在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听到哐啷一声,紧接着是唏哩哗啦的声音。原来是坐在老兵旁边的一个士兵,吃着饭突然摔倒在地上,只见他倒地后嘴里的米饭还没咽下去,身体剧烈地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其它两张桌上的人呼啦一下都站了起来,不知道是谁惊恐地大喊了一声,“饭里有毒!”

顿时把大家都吓得脸色大变,有两个士兵哗啦一下抄起了冲锋枪,准备对着店主下手。开店的夫妻俩立时吓得瘫坐在地上,哆嗦成了一团,话也讲不出来。

“等一等。”东方焜急忙制止了准备动手的士兵,他蹲下身体摸了摸地上那个士兵的脖子,然后又扒开他的眼皮看了一下。然后急忙跪在他的身边,双手放在他的胸膛上,有节奏地用力压他的胸口。

抢救了一会后,倒地的士兵没有一点反应,东方焜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然后缓缓站起来。

东方焜摇摇头对李副官说:“他不是食物中毒,咱们大家跟他吃的都一样,怎么没有事情?他的症状跟在大理死的两个兄弟差不多。”

“东方先生的意思,他是被人谋害的?”李副官惊讶地问。

东方焜点了一下头,沉重地说:“可以这么认为,凶手很可能就在咱们中间。”

没想到东方焜的话音刚落,带队的连副一把从枪套里抽出手枪,哗啦一声把子弹推上膛,怒气冲冲地走到搭车的老兵身边,把枪口抵在老兵的胸口上。

“妈的,一定是这个老东西,老子崩了你给死去的兄弟报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