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四部 纵横 第四章 呼吸(四)

李天骄龙 收藏 39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22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四章 呼吸(四)

渤海西岸的鬼子们是幸运的。

空气燃料炸弹在开阔地带的攻击效果并不太好,直升机上面的火箭和弹雨持续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因为天快亮了。很多鬼子还是活了下来。

渤海西岸的鬼子们是不幸的。

当火红壮美如轮潮阳从他们身后的大海冉冉升起的时候,幸存下来的鬼子们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欣赏一下美景。第十摩步师的铁甲洪流,迎着朝阳带着冲天的杀气和复仇的火焰杀将过来。沉重的履带卷起的滚滚尘烟,在朝阳的映射下变成真正的万丈红尘。铁与血交织而成的铁甲洪流像亘古的洪荒怪兽,又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冲破红尘,带着死亡的呼唤,不停的收割侵略者们罪恶的生命。尘埃落定!潮湿咸腥的海风轻易吹散了阵地上的硝烟,却怎么也带不走那浓重的血腥。

300多名准海军官兵们,驾驶着新鲜出炉的舰队向天津大沽口缓慢地劈波斩浪而去。“大鱼”理所当然的成为这支青涩海军舰队的保护神,随同他们一同前往。圆满执行完自己任务的“毒狼”们返回临时驻地,抓紧时间休息。他们知道今夜还有更为重要的任务等待他们去完成。

河北沧州。A集团司令部。

“我就说楚浩这小子能行!”宋哲元兴奋的走来走去,一旁是微笑不语的参谋长韩先楚。“我要给李华雄发电,为他请功,恢复他的职务!”

“把我的名字也署上吧!”韩先楚突然说道。

“怎么?”宋哲元一愣,然后逗趣道:“咱们的韩大参谋长什么时候转性了?”

韩先楚只笑不说话。

“参座,咱们是不是应该拿下天津了?”宋哲元今天的心情的确不错。

“按照原计划,还不是时候。”韩先楚正色道,“我们之所以围而不攻,就是要让日本人觉得他们还有机会,还没到生死关头。这样他们就会一点一点的往这个无敌洞中添柴加油,我们也可以一点一点的消灭他们。”其实韩先楚的意思是,呼吸行动结束后再一举消灭日本鬼子。这个行动,宋哲元是不知道的。

宋哲元想了想,觉得他说有道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其实,宋哲元心里清楚,自己这个司令更多是一种象征,所有军事行动,没有韩先楚的同意,他连一兵一卒都调动不了。虽然他也很努力建立发展自己的实力,但是在华侨军强大的政治思想工作面前都化为无形。渐渐的宋哲元这个心思也淡了。毕竟“华侨军”给他带来巨大的荣誉和足以写入史册功勋。也许是真的老了,宋哲元这段时间感觉总是自己的精力不够用。很多事情他实在是管不过来,也愿意落个清净。李华雄和韩先楚都明白,长期军阀混战牢固树立在宋哲元脑海中的军阀思想,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改变的,因此只能从制度上从根本上断了他这个念头。

韩先楚知道,下面需要他运筹的事情太多了。楔入天津与大沽口之间的第二装甲战斗群要加强,工程旅要及时跟进进行未来的港口扩建,装甲旅、陆航旅、特战队、海外雇佣海军等等等等都需要自己协调。这些动作完全瞒住宋哲元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又不方便和他解释。好在宗哲元现在似乎对这些也不太在意,希望他真的不在意吧!

特区。机场。

所有人都在等待夜色的降临。

李明扬带领他的第二装甲师第5旅,正在等待登机命令。前期,第二装甲师第6旅在副师长时狂龙(网友狂龙弑日)的率领下,已经隐蔽集结在任丘高阳附近的大型国防战备基地内。等待此刻,无心感受机场内弥漫的紧张气氛,和身边指战员们兴奋难耐的冲动。他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指挥车里,不断的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回忆自己的作战部署是否还存在疏漏。

战士们的兴奋热忱不难理解。作为全军预备队的第2装甲师,在山沟里憋得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从去年9月份算起,他们在特区整整“憋”了9个月。每天就是没完没了枯燥乏味的训练、训练、训练。看到其他兄弟部队,捷报频传,战功累累,各部主官全都坐不住了。请战书、决心书像雪片一般飞到师长李明扬面前。把李明扬弄得不胜其烦。

作为军人谁不想效命疆场?李明扬自然也不例外,可是他得忍必须忍。他不仅自己忍,而且还要去做那些斗志昂扬激情荡漾的各级主官和思想政治工作。自从上次李明扬用实际行动向李华雄表示了自己的忠诚之后,他的地位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否则,李明扬绝不可能继续担任作为全军预备力量的第二装甲师的师长。他知道自己的第二装甲师,是李华雄手中最后的王牌,关乎整个特区的安危。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他赢得了李华雄的充分信任。但是,作为李明扬来说,自己毕竟是一个有那么一点污点的人,他必须做得比别人更出色才行。没有机会上战场,那么他只能把自己所有的能力、才华全部用到练兵场上面。本来第二装甲师的主体力量就是国家战略部队的成员,论军事才干、素养在全军当中绝对都是出类拔萃的精英级别。现在下死力气训练了九个月,按照副师长时狂龙(网友狂龙弑日)的话说那就是:“哪怕咱就是一块绣铁,现在怎么也可以刮胡子了吧!”

等待!漫长的等待!

训练!枯燥的训练!

李明扬知道,自己的部队就像一把藏在布袋里的锥子,早晚要露出尖锐的锋芒。李华雄雪藏自己这支特区内唯一的现代化装甲部队,绝不是为了摆设。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动用自己,那只能说明,现在的战斗还不那么重要。就这样,李明扬和他的装甲师忍受着漫长煎熬,盼望自己那辉煌的一刻。

李明扬至今也不能忘记自己接到那千呼万唤才出来的作战命令时候的心情!激动和兴奋是浅薄的,不足以体现他的心理状态,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欣喜若狂!但是,紧接下来他看到具体任务之后,他滚烫的心立刻冷却了下来。

“动用特区全部空中力量”

“深入敌后纵深”

“大规模空降作战”

一个个字眼儿就像毒蛇的信子一下一下舔舐着李明扬的眼睛。如此大胆的作战,如此冒险的行动,不禁让他想起盟军那次并不成功的“市场-花园行动”。

诺曼底登陆后,巴顿率领的盟军第3集团军,开始了在法兰西平原上对德军的大追击,盟军上下逐渐开始弥漫乐观的情绪。为了从北面迂回齐格菲防线,直取德国鲁尔地区,以便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一向以谨慎著称的英军蒙哥马利元帅提出了一个代号为“市场-花园”行动的大胆而冒险的计划。

其内容是由英国第2集团军向安特卫普发起地面进攻,同时由美军第101空降师、第82空降师、英军第1空降师及波兰伞兵旅共3.5万人的空降部队,采用“蛙跳”战术依次在63英里战役纵深上的埃因霍温、奈梅根和阿纳姆三地空降,夺取莱茵河上的桥梁。

由于情报失误,在盟军预定着陆的地区,德军已经部署了党卫军第2装甲军的两个装甲师和空降第1集团军的部分部队。缺少重型装备的盟军空降兵在德国装甲兵头上空降,无异于自寻死路。尤其糟糕的是,空降部队中的一名美军军官携带了整个“市场-花园”行动计划的副本,空降作战一开始,该副本即为德军缴获,德军指挥官从而了解了盟军作战企图并采取了有效的反制措施。

在经过10天的苦战后,盟军不得不承认“市场-花园”行动彻底失败。在此次作战行动中,德军仅伤亡3300人,而盟军则损失1.7万多人。一位战地指挥官面对那座他们永远也未能到达的阿纳姆大桥哀叹道:“那座桥对我们来说太遥远了!”

此战结束后,美军第101师、第82师和英军第1空降师在二战中都再未进行过空降作战。“市场-花园”行动也因此成为二战中大规模空降作战的绝唱。

那么今天,会不会成为市场花园的翻版呢?李名扬心中没底。但是不管怎么说,作战命令已经下达,自己必须全力以赴保证任务目标的实现。

夜色终于降临了。

“大鱼”更像一头巨大的海怪缓缓浮出海面。不远处就是大沽口。陈联不失时机的向计岩峰卖弄自己的历史、地理知识。计岩峰深知自己这位同僚的毛病,你要是不然他说痛快了,你就永远也别想痛快。

“大沽,为天津市七十二沽的最后一沽,海河入海口。大沽口早在明、清时就是海防要塞。位于津市东南50公里海河入海口处。它东濒渤海,西邻海河平原,隔河与塘沽相望。“地当九河津要,路通七省舟车”,有京津门户、海陆咽喉之称。明永乐二年(1404)成祖朱棣建都北京后,在天津筑城设卫,于大沽海口筑墩设炮。清代置大沽协镇营,道光二十年(1840)直隶总督纳尔经额,增建大沽南北炮台、炮位,置大炮30余尊,防兵2500人。咸丰八年(1858)清大臣僧格林沁统重兵驻扎津沽,督办防务,设防大沽,建炮台 5座,共置大炮64尊,并设防兵2.5万,筹建大沽水师,在水底植丛桩以御敌船。同治十年(1871)再次增添炮台、炮位,至此,炮台计有:大沽北岸、南岸、草头沽、石头缝、南滩等,共有大炮99尊,构成大沽要塞防御体系。1840~1937年,英、法、日等国军队7次入侵京津,其中5次由大沽登陆咸丰八年(1858)五月英法联军2000余人,舰船20余艘攻大沽,一部登陆,直逼天津,迫使清廷签订《天津条约》。咸丰九年七月,英法联军1500余人,舰船20余艘再次闯入大沽海口,炮轰炮台,派兵登岸。大沽守军击毁敌船多艘,击杀敌兵数百,敌军登陆失败。光绪二十六年(1900)六月,八国联军 2万余人、军舰30余艘攻大沽,入侵津京。由于清廷腐败,实行媚外政策,于次年签订《辛丑条约》,条件内容之一即全部拆毁大沽炮台…”

“日军占领后”计岩峰不得不打断他,否则,一来让他小看自己,二来你要不打断他,他就不知道说到什么时候。“不仅重修了这里的防御,而且作为自己的重要军港,七七事变中绝大数日军都是由这里踏上中国的土地。这里成了中国百年屈辱的见证。我们来了,就要终结这种屈辱!”

两个人都陷入沉默,一起注视着远方的大沽口。海风拂面,战舰微微起伏,虽然没有言语,但是他们都能体会到对方比海浪还难以平静的内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