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7.html


“我要回厦门去。我要重建血魂团,和日本鬼子战斗到底……”唐汉收拾好行李,严肃地对蔡妮说。

蔡妮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关切地说:“唐汉,你是一个勇敢的中国男人,我爱你,但是你的伤好了吗?如果你的伤没有好,你怎么重建血魂团?怎么能多杀日本鬼子?”

“我已经好了。”唐汉点点头。蔡妮的好友蒋渺在血魂团被日本人疯狂抓捕的时候潜逃出厦门,到了漳州,找到唐汉与蔡妮,把详细的情况都告诉了唐汉。从那一刻起,唐汉的心里就再也没有平静过……

蔡妮的父母暂时没有暴露。

唐汉的大刀还藏在他们的家中。

那是一把日本鬼子与汉奸闻风丧胆的刀。

“好吧!我和你一起回去,我想我爸妈了……”蔡妮幽幽地说。忽然,在院子外面的蒋渺发出了一声惊叫,唐**蔡妮慌忙分开,唐汉赫然回头,却看见院子门口多了两个人,一个人脸色铁青,如一杆枪一样挺直,另一个气宇昂然,长眉如剑。

“唐汉。”

“丁如风,钟飞。”

三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血魂团永远不会倒,只要还有一个中国男人,中国人是杀不尽的……”唐汉抓住两人的手,吼道。

“重振血魂团。”丁如风,钟飞,唐汉,三人热血沸腾。唐汉把两人迎接到正屋客厅里,这家小院子是蔡妮在漳州的老家,那个时候,日本侵略厦门,偶尔会派些士兵前来骚扰一下,不敢太深入,所以,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

“其实我们几天前就到了漳州,我们没有急着来找你是有原因的。”在泡茶的时候,钟飞忽然说。

唐汉忙问:“什么原因?”

“血魂团在厦门的联络点基本上被破坏,被抓了很多人,但是在鼓浪屿的张弩他们却不知道去向,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没有被日本人抓住,在白石炮台就义的英雄之中,没有他们……”钟飞缓缓地说。

“他们没有被抓,也没有在厦门,那么他们到哪里去了?”唐汉想了想,眼睛一亮:“难道……”

钟飞知道唐汉能想到他们的去向:“他们从鼓浪屿逃到嵩屿,被国军75师扣押,现在被关押在漳州75师预备部队的军营之中……”

“在漳州?”这一点很出乎唐汉的预料。

“我和丁如风一直在打探他们的消息,现在已经确定他们就在漳州的军营里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钟飞望着唐汉问。

“我们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不能丢下一个兄弟。”唐汉斩钉截铁地说。

“好,我也是这个意思。”钟飞说。丁如风一直沉默,两人征求他的意见的时候,他也只是点点头,一言不发。

75师预备部队驻扎在漳州城边,并且负责漳州的一些防务,唐汉只有几天时间就熟悉了王麻子营长手下的一个连长,在喝酒聊天的时候轻易就打探到张弩他们现在被迫加入国民党新兵连……

在得到张弩他们还活着的消息之后,唐汉,丁如风,钟飞都很高兴。三人继续熟悉军营附近的环境,发现新兵连不仅仅会在军营里训练,而且会到外面进行越野长跑训练,这一天夜里,唐**钟飞,丁如风三人潜伏在军营的围墙边,唐汉用一个铁钳把铁丝网夹了一个洞口,悄无声息地潜进去……

他现在穿的是一身国军的衣服,是唐汉花点钱就弄来的服装。军营里没有流动的哨兵,所以唐汉轻易就到了新兵连的寝室外面。

新兵连的寝室里,灯熄灭了,但是里面说话声不断,唐汉听里面有张弩的声音,他一站到门口,里面的新兵就发现了他,还以为是来巡查的长官。

寝室里一片静寂。

唐汉大摇大摆地进去,他的手里有一个手电筒,他的手电筒照在地上,他可以看清楚别人,别人不一定能看清楚他。唐汉走到张弩的床边,用手电筒在他的床边敲了几下,就转身出去了……

张弩在那一刻借着电筒的光芒,清楚地看见是唐汉一张脸。

他的心里一喜,忙爬了起来,跟着唐汉出了寝室。

“唐汉。”

“张弩。”两人躲在一个角落里,四手相握。

“下次你们到外面进行越野长跑的时候,你带兄弟们借机会逃跑,我和丁如风,钟飞会接应你们……” 唐汉说。

“好的,我组织兄弟们准备逃跑……”张弩说。

唐汉从铁丝网出去之后,张弩回到寝室,第二天,他把这个消息悄悄地告诉了血魂团的兄弟们,大家暗暗准备逃跑的计划。

几天之后,在一次越野长跑的训练中,张弩带着血魂团的兄弟们在一个拐弯的地方按照唐汉的指引安全逃出,二十多个人和唐汉,丁如风,钟飞,汇合之后,集结在蔡妮的老家里。

“我们回到厦门,重建血魂团。因为血魂团还有二十多个人,我们的国家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唐汉看着兄弟们,激动地说。

肖中雄慢慢地站了起来,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先看了一眼钟飞,才对唐汉说:“唐汉兄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真实身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以前负责厦门工人地下运动,因为国民党军统和中统在厦门的势力很大,我的身份是保密的……”

钟飞并不感觉到十分意外:“原来你真的是共产党?不管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现在主要是对付日本鬼子……”

肖中雄点点头:“以前,你是国民党军队的连长,我没有办法,只有瞒着你,你不要见怪!”

“我不见怪,国难当头,我们应该以大局为重,”钟飞说。

“我个人认为,现在回厦门重建血魂团,困难重重,意义已经不大了。我们也不能留在漳州,因为漳州军队会抓捕我们,我们现在的身份是逃兵,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肖中雄不慌不忙地说:“血魂团为什么会被日本人镇压?是因为血魂团的力量不够大,我们需要团结全中国的力量,才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我们需要一个有着正确方向的组织领导我们,这个组织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现在主要力量在中国的北方,我们到北方,加入中国共产党,到最前线去杀日本鬼子……”

唐汉如遭当头棒喝,他是一个有文化的青年人,他也知道中国共产党,肖中雄说的很有道理,仅仅凭血魂团几十个人,几十条枪,怎么可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同意!大家有什么别的意见没有?”唐汉看从军营里出来的血魂团勇士们都很赞成肖中雄,因为在军营里,肖中雄的共产党的身份大家都知道。

“你呢?”唐汉问钟飞。

“我愿意跟一个能正确领导我们战斗的党组织走。国民党不是中国人民的救星。”钟飞说。

“你呢?”唐汉问丁如风。

“只要能杀日本鬼子,我无所谓。”丁如风淡淡地说。

“我们到北方,因为,北方有更多的鬼子可以杀。大家有没有意见?”唐汉问。

“没有。”所有的人一起回答。

“在到北方去之前,我有一个大胆的提议,我们杀回厦门一趟,杀几个日本鬼子,因为现在,日本鬼子的防范松懈,而且,有些日本鬼子欠下的血债太多,不杀,不解心头之恨!”唐汉想了想说。

“对,回厦门,再杀一次日本鬼子。”大家一致赞成。


厦门的夜,黑暗,阴沉。

唐**蔡妮,丁如风,悄悄地回到了蔡英杰的家。

“爸,妈。我们回来了。”蔡妮搂住父母,高兴得流下眼泪。

“蔡叔叔,我是回来拿刀的,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而且,以后很少回来了……”唐汉礼貌地对彩英杰说。

“你们要到哪里去?”蔡英杰问。

“北方。”唐汉说。

“好男人志在远方,你做得对。”蔡英杰把唐汉的大刀从密室里拿了出来,庄重地说:“这把刀我一直给你珍藏着,好好用这把刀,多杀几个日本鬼子……”

唐汉点点头:“今天晚上,就用它杀日本鬼子……”唐**丁如风消失在黑暗之中,他们今天要杀的是龟田。而钟飞,肖中雄,张弩,他们一行要袭击沙坡尾日本军营。

沙破尾日本军营,在军营外面站岗的两个日本士兵被钟飞两枪击中,一个当场毕命,另一个受了伤,他眼睁睁地看着钟飞消失在一条小巷子内……

被惊动的日本士兵开始出动,搜查。在一条小巷子内,两旁的屋顶上忽然冒出十几个人,手榴弹倾泻而下,炸得日本鬼子鬼哭狼嚎,血肉横飞。

这是血魂团制定的诱敌之计。

然后他们迅速地撤退,在日本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去得无影无踪。他们现在等待和唐汉,丁如风汇合,北上抗日。

此时,唐**丁如风正在等待龟田回家。前一段时间镇压了大批的血魂团勇士,虽然没有找到唐汉,但是龟田放心了,以为唐汉再也不敢在厦门出现了。

龟田在厦门占了栋别墅,修葺一新,他要在中国的土地上享受美好的生活。

三辆日本军用摩托车,车头太阳旗飘动,龟田坐在中间的一辆摩托车上,他们的车在回别墅的路上被挡在一条巷子里,前面一辆牛车拉着一车柴草挡住了去路。

“八嘎。”最前面的日本士兵端起枪就射击,枪响的同时,他的人却从车上一头就栽了下来。

丁如风堵在后面,唐汉堵在前面,他们都是隐蔽起来的,一阵枪响之后,七八个卫兵全被两人干掉。

龟田本来喝了不少酒,现在立刻清醒起来,他从车上跳下来,拔出指挥刀,嗷嗷怪叫:“什么人的干活?”

“血魂团。”唐汉一声长笑,如神兵从天而降。

摩托车的灯光下,龟田看到唐汉一手提刀,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唐汉?怎么是你?”龟田顿时胆颤心惊。

“小日本鬼子,告诉你,你们鬼子被杀一个就少一个,而我们中国人是杀不尽的,我今天就要杀了你……”唐汉冷冷地说。

龟田知道唐汉的厉害,但是他还是举着刀冲了过来,他要做的就是最后的挣扎。

唐汉一声虎吼,龟田的手一颤,动作就缓慢了下来,唐汉的刀如一道闪电一般劈在龟田的脖子上,喀嚓一声,龟田的头颅就横飞了出去。

唐汉心里一阵痛快,他把龟田的衣服割下来,蘸满了血,在地上写下三个大字:血魂团。他知道,过不了多久,日本人又睡不好觉了……

夜色中,唐**丁如风回到了蔡妮的家中,院子里没有人,客厅里灯亮着,唐汉感觉到奇怪:为什么蔡妮没有在外面迎接自己?

丁如风在唐汉后面拉了一下他的衣服,唐汉回头一看,丁如风用手指了指客厅,人已经悄无声息地躲在院子里的角落里。

“蔡妮!”唐汉轻轻地呼唤了声。

客厅里有声音,却没有人回答他。

唐汉一手推开客厅的门,他的人闪在大门的一边,他看见,蔡英杰和他夫人两人躺在客厅里,一片狼籍,血流遍地……

“唐汉。”客厅里,立柜后面,传出一个人的声音;“我想会会你。”然后是蔡妮被推了出来,她被一个人反手绑着,嘴里被塞着一条毛巾,一把雪亮的日本刀架在她雪白的脖子上,她的身后是一个人,黑龙会日本浪人岸本。

“黑龙会早就注意你们了,我等的就是今天,你果然回来了……”黑龙会怀疑蔡英杰是在袭击第四市场之后,因为没有抓到唐汉,他们一直没有动手,只在暗中监视,今天发现唐**丁如风回来,岸本和两个黑龙会的人杀了蔡英杰夫妻,控制了蔡妮,想活捉唐汉,邀功请赏。岸本一脸凶残,狡黠地笑,他还不知道唐汉已经杀了龟田,更不知道沙坡尾兵营被袭击……

唐汉站在门口,脸色铁青,双眼冒火,他可以不在乎自己,却不能不在乎心爱的女人。

蔡妮表情平静。

“快点劝你男人放下武器。”岸本一边得意地冷笑,一边把蔡妮嘴里的毛巾拿开,他的人依然躲在蔡妮的身后,他相信,如此这样,唐汉是绝对不敢冲上来和自己拼命的。

“屋里还藏有两个日本人,不要放过这些豺狼,给爸妈,我报仇。”蔡妮看着唐汉,毅然把自己的脖子往岸本的刀锋上一碰,她的脖子中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岸本的意思本来是以蔡妮的生命威胁唐汉,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蔡妮居然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摆脱他的控制。

在蔡妮倒下的时候,岸本一片迷茫。他的人站着,唐汉的手一扬,一把锋利的小刀飞过来,穿透了他的脖子。

一片冰凉。

埋伏在客厅里的两个日本人动了,他们的枪与外面丁如风,唐汉的枪一起响起,两个日本浪人被愤怒的子弹打死。

“蔡妮。”唐汉悲痛地喊了声,忙撕下自己的衣袖把蔡妮的脖子裹住,但是蔡妮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

“抱紧我!”蔡妮的嘴角是幸福的微笑,低低地说。

唐汉把她娇弱的身体抱在自己的怀中。

“吻我……”

唐汉吻她,眼泪忽然滚落下去,落在她的脸上。

“我永远爱你!”她的声音很低,她的嘴唇越来越冰冷……

“走吧!日本人要来了……”丁如风说,唐汉缓缓抬起头,他已经是泪流满面。

一把火冲天而起,唐汉放火烧了蔡妮的家,他跪在院子外面磕头说:“爸妈,蔡妮,你们的仇我会算在日本人的头上,等把日本人赶出中国之后,我会回来厚葬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