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报:强盛的中国开始体验强大的烦恼

凌寒独自开 收藏 0 22
导读: 第二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6月7日在东京揭幕,延续了麻生首相4月访华“合作之旅”的主题,携手应对金融危机,借助双方市场资源,提振经济界信心。但与历次中日高层对话相比,“亚州两强”的经济情势和诉求心态已经或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此次对话的特定背景不容回避:一是全球金融危机持续发酵,日本经济空前严峻;二是中国初现复苏迹象,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火车头作用”;三是中日近期首脑密集会晤,两国关系呈现政经良性互动的积极态势;四是当下国际舆论纷纷预测并热炒“中国经济年内取代日本晋身全球第二”。




第二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6月7日在东京揭幕,延续了麻生首相4月访华“合作之旅”的主题,携手应对金融危机,借助双方市场资源,提振经济界信心。但与历次中日高层对话相比,“亚州两强”的经济情势和诉求心态已经或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此次对话的特定背景不容回避:一是全球金融危机持续发酵,日本经济空前严峻;二是中国初现复苏迹象,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火车头作用”;三是中日近期首脑密集会晤,两国关系呈现政经良性互动的积极态势;四是当下国际舆论纷纷预测并热炒“中国经济年内取代日本晋身全球第二”。

麻生首相访华时,曾高调宣示日中对话是“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的合作与交流。余音犹在,双方的位次即将互换,也意味着长期深持经济优越感的日本将首次仰视、甚至仰仗中国。中日恢复邦交37年来基本上是日本“输血”投资中国,现在反过来日本需要中国助力,带动复苏。失落中的日本不免带有一些复杂心理。这不能不影响到中日两国经济合作和交流的内容和态度。

事实上,在中日对话之前,诸多微妙和敏感问题已经提前“交锋”,摩擦的焦点也已曝光。日本方面通过媒体不断放风、施压,示意中国让步或优惠。

首先,在中国决定实行新信息安全产品强制认证制度的问题上,日方态度从暧昧到强硬,要求中国撤回。中方迅速作出调整,延期一年实行。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非常大度地表示,中国将倾听日方企业对执行这项制度可能遇到的实际困难,以最大的诚意协商解决。

其次,由于中国已分别向欧洲、美国派贸易投资促进团,日本也希望中国“一碗水端平”,派团赴日采购。中国政府确表示,如果日本政府和企业有这种愿望,中方将积极研究。尽管两国贸易中方存在大幅度逆差,但中国并不刻意追求中日贸易的绝对平衡。

第三,在食品安全问题上,“饺子事件”旧事重提。中国副总理王岐山为此在《日本经济新闻》撰文全面阐述中国是负责任、讲信用的贸易大国,重视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同时承认中国少数企业质量安全意识有待提高,质量安全标准的更新和检测技术与发达国家有差距,但强调“个案不能代表两国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水平”。

这些被认为是中国对心态渐变的日本作出的善意回应和安抚,显示了中国作为大国的胸襟和大气。媒体已经注意到,王岐山的文章是中国副总理层级首次在日本媒体主动发声,意味深长。而在“对话”前,中国商务部长专门召开记者会,说明情况,也是罕见之举。这些表明在新的形势下,中国对外经济合作非常策略,充分照顾日本的感受和情绪,坦诚相见,心平气和对待问题,妥善处理。有舆论认为强盛的中国也开始体验“强大的烦恼”,从过去被人扶持到现在惠及他人,从被人忽视到如今各方期待,崛起中的中国肩负更多的责任,对世界经济复苏作出贡献。

对中日两国来说,双方互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也是主要外资来源地,利益共载,合作双赢。此次中日双方以核心财经内阁的“豪华阵容”与会对话,是双方共迎挑战、筹划未来的难得机遇。在战略互惠关系下,中日双方将更加务实地寻求和扩大利益交汇点,挖掘和培育新的增长点,追求互惠互利、扎扎实实的“携手合作”,但这种合作关系不可能没有分歧和争议,是“小摩擦、大合作。”甚至可以作出一种预测,如果中日两国精诚合作,很有可能成为首先走出经济危机的两个亚洲国家。借此成功,有望开启一个中日互惠互利的“合作新时代”。(作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