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四卷:冉闵抗胡 第53集、贾坚单骑钓逢约 苻健分路取关中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却说杜洪乃王朗司马,自王朗离开长安,杜洪于是自称晋征北将军、雍州刺史,占了关中。时因中原大乱,关中流民西归,杜洪时刻防备苻洪入关,重兵把守潼关及黄河各处津要,直到苻洪已死,也不丝毫懈怠。及后听说苻健在枋头大兴土木,开荒种麦,并无西进之意,遂召司马张琚、弟杜郁等商议其事。张琚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杜洪乃王朗司马,自王朗离开长安,杜洪于是自称晋征北将军、雍州刺史,占了关中。时因中原大乱,关中流民西归,杜洪时刻防备苻洪入关,重兵把守潼关及黄河各处津要,直到苻洪已死,也不丝毫懈怠。及后听说苻健在枋头大兴土木,开荒种麦,并无西进之意,遂召司马张琚、弟杜郁等商议其事。张琚道:“桑梓本邦,固人情之所乐也。苻健虽说无意西归,但枭雄难测,仍不得不防,不如遣使即去枋头,探其虚实。”杜洪于是就以杜郁为使,去枋头假意迎请苻健西归。

杜郁到了枋头,苻健盛情接入。杜郁道:“明公原本关西豪强,只因时势逼迫,才离乡背井来到此地,但现在中原已乱,关西之民相继西归,我兄仰慕明公已久,故而使我来此,诚意迎请明公。明公若肯返沛,我兄情愿恭让,为明公之副。”

苻健大笑道:“承蒙尊兄美意。但关中荒残凋敝已久,怎比得我枋头富庶,宫殿堂皇?我虽是关西人,但离乡已久,至今已近二十年了,根留在此,早已不思蜀了。且先父临终有遗言,命我好好经营枋头,不必再回关中苦地。我为人子,怎敢背弃,为此大不孝之事?但愿此后,能与尊兄各保一方,互不侵犯,长此安乐,心愿足矣。”盛情款待杜郁,所谈皆衣食、游宴、享乐之类,不及军国之事。

杜郁留住几日,明察暗访,见枋头流民都用心劳作,无西归之念,遂回长安,向杜洪报道:“苻健在枋头大修宫室,务求细腻华奢,食必珍馐,衣必重彩,沉迷娱乐,并无西进之意。”

杜洪大喜道:“如此,我无忧矣!”减撤潼关重兵,防备渐渐疏怠。

八月,苻健所种春麦已熟,收割完毕,苻健即聚众问道:“中原已乱,此处难以久留,关中本是你我故乡,今当率众西归,如何?”

流民都喜极而拜道:“生死皆随主公!”

苻健道:“从前,我因杜洪防备甚严,以重兵扼守潼关与蒲阪津,若是急于入关,事必不成,故而令尔等种麦,大修宫室,意在迷惑杜洪。现在,我们粮草充足,杜洪也已懈怠,此时入关,正其时也!”

众皆拜服道:“主公神略,我等不及也!”

苻健于是自称征西大将军、雍州刺史,悉众西进。行抵盟津,苻健令苻菁率精锐七千由轵关向河东,经蒲阪津渡过河西,直插潼关之后。临别,苻健亲执苻菁之手,嘱道:“若事不捷,汝死河北,我死河南,不及黄泉,无相见也!”苻菁慷慨奋勇而去。苻健又令在河上架起浮桥,以苻雄率五千精锐为前锋,直向潼关,自率大众随后而进。渡河已毕,命烧浮桥,以示有进无退。

却说杜洪只道苻健再无西进之忧,将东方之兵大多调往西面,以防凉州。留在潼关及蒲阪津的守兵都不过千人。忽报苻健悉众杀来,这才发觉上了大当,急使张琚调集一万三千军出拒潼关。苻雄正督众攻打潼关,忽报张琚将至,乃拔剑在手,喝其众道:“诸将后退者斩!”众将奋力登城,破了潼关。正好张琚率众赶到,苻雄又即率众下关,与张琚大战于潼关之北。正战间,张琚阵后大乱。原来,苻菁已渡过蒲阪津,直插潼关之后,夹击张琚。张琚大败,逃回长安。

苻健率众入关,进屯赤水,令苻雄、苻菁攻略渭北,所过城邑,无不降附。于是三军齐进,直抵长安城下。三辅郡县皆降。杜洪大怒,悉众出城来战。两边列成阵势。杜洪出马,指着苻健大骂:“苻建业,我之前遣使去枋头,诚意邀你入主关中,你不肯来,如今不及半年,却行此偷袭之计,真狼心狗肺之徒也!”

苻健也出马,向杜洪拱手施礼道:“杜公错怪我了。我之心愿本想老死枋头,无奈属下都是关中旧人,久客思乡,求归故里,情之难却,不得不为。我今率众来归,正是要向杜公您奉献尊号,杜公何疑?”

杜洪怒道:“币重言甘,明明又在诱我,这回休要使诈!”拔剑出鞘,率众齐进。

苻健即令筮者阵前占卦。筮者高声报曰:“占得‘泰’卦:小往大来,吉,亨!”

苻健大喜,宣示全军道:“昔我往东而小,今我还西而大,君子道长,小人道消,大吉也!”自为中军,苻雄、苻菁为左、右二翼,奋勇迎战。两军混战,呼声动地,杀声震天。战至日落,杜洪大败,正要回城,忽见城中大火。原来苻健趁杜洪大军在外,另分一军与鱼遵,袭了城池。杜洪入城不得,急与张琚逃奔司竹(今陕西周至县东南)去了。杜郁奔走不及,降于苻健。

苻健入城,分遣使者问民疾苦,搜罗俊异,放宽赋税,开放离宫之禁,撤罢无用之器,去除侈靡之服,凡后赵制定的不便于民的苛政,一概废除。三秦百姓,无不欢悦。

贾玄硕等于是上言道:“天下倒悬,豪杰各有霸王之志,今明公功盖四海,地有三秦,请依刘备在蜀称汉中王故事,称为秦王。”

苻健怒道:“你道我只能称秦王,不堪为天子么?”众人大惊,遂联名向苻健上尊号。苻健又假意辞让再三,遂于东晋永和七年(公元351年)正月丙辰即天王、大单于位,立国号为“大秦”,建元皇始,大赦境内,建宗庙社稷,追谥其父苻洪为大秦武惠皇帝,庙号太祖;立其妻强氏为天王后,世子苻苌为天王太子;以苻雄为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领车骑大将军、雍州牧、东海公;苻菁为卫大将军、平昌公,宿卫二宫;雷弱儿为太尉,毛贵为司空,姜伯周为尚书令,贾玄硕为中书令,梁楞为左仆射,王堕为右仆射,鱼遵为太子太师,强平为太傅,段纯为太保,吕婆楼为散骑常侍。百官齐备。史称前秦。

忽报:杜洪、张琚逃到司竹,联络东晋梁州刺史司马勋,率步骑三万杀来。苻健因贾玄硕当初未主动向他进献尊号,耿耿于怀,遂使人诬他与司马勋勾结,借机斩之。亲率秦军来战司马勋。司马勋屡战皆败,退回汉中。杜洪、张琚屯扎宜秋,互相争权,张琚因此杀了杜洪,势力日衰。苻健趁机又进,杀奔宜秋。

张琚与其弟张先急上马而逃。苻雄率先追到,互相混战。张氏兄弟奋力突围而出时,苻健率领子侄苻菁、苻生、苻腾、苻柳、苻武等又接连杀到。张兵大乱,张琚与张先互相打散。张先不见了张琚,阵中来寻,正遇着苻菁,只三合,被苻菁生擒过马。张琚不见了张先,也在阵中找寻,正见苻菁将张先夹在马背上而走,大怒,挺枪拍马从后来刺,忽听咆声如雷,斜刺里飞来一将,一眼暴张,一眼盲瞽,披发赤身,形貌乖张,正是夺命煞鬼。张琚大惊,拔马便走。

不知这夺命煞鬼究竟何人,请看下集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