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必须以战争姿态看待中日资源之争

山水1970 收藏 15 7277
导读:今天我要说的第一句话是:向日本学习! 中国人有日本人那股精神的一半,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在世界铁矿石资源和价格的争夺战中,日本和中国始终是一对幕后劲敌。 2008年2月19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VALE)与日本新日铁、韩国浦项达成的2008年度铁矿石基准价,从2008年4月起,巴西图巴朗粉矿、南部粉矿上涨65%,每吨价格从47.81美元提高到78.90美元;高品位的卡拉加斯粉矿则涨了71%,由于日韩企业率先与全球铁矿石供应商达成协议,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不得不接受这一价格。 这

今天我要说的第一句话是:向日本学习!


中国人有日本人那股精神的一半,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在世界铁矿石资源和价格的争夺战中,日本和中国始终是一对幕后劲敌。


2008年2月19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VALE)与日本新日铁、韩国浦项达成的2008年度铁矿石基准价,从2008年4月起,巴西图巴朗粉矿、南部粉矿上涨65%,每吨价格从47.81美元提高到78.90美元;高品位的卡拉加斯粉矿则涨了71%,由于日韩企业率先与全球铁矿石供应商达成协议,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不得不接受这一价格。


这被中国钢铁企业称为“第二次被日本暗算”。在2005年的那次铁矿石谈判中,也是由于日本钢厂率先与铁矿石生产商达成了71.5%的涨价协议,只能中国企业最终“含恨”接受,现在只不过是旧戏再演一把罢了。


在2008年的铁矿石定价谈判之前,日本人曾一度放出烟雾弹,日本在2008年度的谈判中不会贸然与供方达成协议,会先等待和观察中国方面的谈判进程。因此,所以多数中国机构都坚信宝钢仍然会主导谈判,并与淡水河谷达成更有利中国的铁矿石定价协议。


“日本钢铁企业是出于自身利益才确定这一价格的。”2008年铁矿石谈判之后,才有中国分析师幡然悔悟,“谈判期间,澳大利亚企业提出了额外要求,如必和必拓表示,要引入类似澳大利亚煤炭贸易参考BJ动力煤指数的模式,采取灵活的价格机制,实际意图就是打破原有长期合同。”


而日本企业是以100%长期合同方式进口铁矿石,一旦长期合同体制被打破,其受到的冲击大于中国钢铁企业。虽然摒弃长期合同对中国同样危害很大,但客观上也拉近了中日企业之间的竞争力,日本钢厂仰仗的成本优势不复存在,中国钢材因为廉价劳动力资源,可能在国际钢材市场较日本更有优势。


而就在2009年的铁矿石谈判中,在中国钢铁业协会向国际铁矿石生产商开出降价40%以下幅度的条件时,又是日本的钢铁企业率先接受了33%的降价幅度,而中国钢铁企业若接受33%降价幅度在中国钢铁业协会已发布的声明里被称为“赔钱赚吆喝”,同一时间,中铝集团与澳大利亚力拓矿业的195亿收购计划被对方毁约,据称这里亦有日本同行的动作,而中国钢铁企业也失去铁矿石价格谈判最好的借力。


如果说,中国和日本等国的钢铁企业,与澳大利亚、巴西的铁矿石生产商之间的每年的定价都是一场可以摆在台面上的的战争,那么中国与日本的钢铁企业之间的竞争,包括在市场上的直接竞争以及市场以外如主导铁矿石原料价格能更倾向于自己利益的幕后竞争,就是一场不会摆上台面的战争。


中国可以在台面上的战争中占据优势,但在不会摆在台面的战争中往往处于劣势。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许多中国企业和经济学家都喊出了抄底收购世界资源和能源的口号,但这次中铝对力拓的收购过程足以证明,中国资本对国外资源和能源染指不但被收购国家的政客们会阻击,其它的市场对手如日本也不愿意。


除了中国去收购悍马汽车这样扔在洋人的大街上都没人要的东西。


而金融危机未来一旦过气,在下一个经济回暖中,在旧的金融泡沬被挤干而新的金融泡沬还没有成形的经济反弹中,对资源和能源的靠近和垄断也许会成为主导国家经济的最主要因素。


至少在钢铁业的资源竞争中,日本的政策是即使自己得不到最大的便宜,也肯定不让中国占到最大便宜。


2009年6月7日中日第二次经济高层对话在日本举行,中国代表团团长王岐山将与日本代表、外务大臣中曾根弘文共同主持,就宏观经济政策、贸易和环保等问题进行讨论。这次高层对话的议题里,日方除了将要求中国撤回计划实施的“信息安全产品强制认证制度”,并敦促中国对假冒名牌引发的知识产权侵害问题加强管制外,另一个敏感话题是日本将要求中国放宽对对国产稀有金属(含稀土)的出口限制。


5月中旬,为遏制国内稀土企业盲目生产和廉价出口,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下达2009年稀土矿产品和冶炼分离产品指令性生产计划,较2008年分别下调8.1%、6.9%,该计划指标指向内蒙古、江西、四川、江苏等11个省(自治区),稀土矿产品指令性生产计划指标为11.95万吨,同比下调8.1%;稀土冶炼分离产品的指令性生产计划指标为11.07万吨,同比下调6.9%。


近两年来,事关国家重要军事战略产业的稀土资源廉价出口话题的民间议论一直不绝于耳,2008年网上盛传一条消息,总参谋部向主持领导汇报,在国内某些稀土公司的支持下,日本和美国获得大量稀土,并将其贮存在海底。更为惊人的是,由于国内某些稀土公司拥有国家级部委的出口牌照,以国际技术交流的借口下,稀土公司派出技术人员帮日本人改进潜艇和导弹工艺,这样的消息连军委领导听完汇报后都大为震惊……


日本对所有的重要资源实施储备是个旧话题,目前,日本的稀有金属储备制度分为国家储备和民间储备两种:国家储备是为了保证长期供给和对付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民间储备是为了防备短期供应问题。这两种储备方式的储备目标是国内60天的消费量,其中国家储备占42天,民间储备占18天。


为此,日本通过多种方式建立了储备专项资金,并已为稀有金属进口动用了大约600亿日元的国家预算。日本政府还鼓励本国企业到海外大规模投资矿产资源,日本企业在境外开矿从本国中央银行和进出口银行贷款时,金属矿业事业团则出面做担保人,仅收取0.4%的担保费。


据美国《全球安全》杂志称,日本近年来从东欧国家买回报废的俄罗斯米格飞机,主要目的就是为提取钛、铟、铱、锆、铯、锂、钨等稀有金属材料,然后重新制造产品卖到国外。稀有金属是制造尖端武器不可缺少的原料,如钛,是制造战机的主要原料;钢里只要加进千分之一的锆,硬度和强度就会惊人地提高,是制造装甲车、坦克、大炮等武器的重要材料。日本大量储备战略性稀有金属,其军事目的不言而喻。


目前,日本稀有金属进口,一半以上依靠中国,而稀土资源更是83%从中国进口。连日本国际未来科学研究所的专家都说:“中国拥有的世界稀土资源掐住了日美的咽喉,日本和美国没有这些稀有金属,就无法制造精密的制导武器。”


但另据国内媒体报道,其实中国稀土资源占全球稀土工业储量的比重也存在认识上的不统一,人们一贯认为中国稀土工业储量占全球总量71.1%,占世界总储量第一、生产规模第一。而稀土材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专家龙志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稀土资源占全球稀土工业储量的比重没有那么高,目前公正的数字是43%左右。


更有专家称,目前我国保存较好的稀土探明工业储量仅剩2700万吨左右,约占世界储量的30%左右,按人均计算中国已是稀土资源贫乏国家,只不过中国占据着开发工艺的优势,龙志奇说:“现在把技术优势发挥到极致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价格比较低,把国外的稀土行业挤下去了,再想发展起来就不容易了,除非中国定价定得非常高,国外自然会想参与进来,由此看来定价权也只是相对定价权,想完全掌握定价权还做不到。”


而目前国内目前对稀土资源的开采又存在着严重的无序状态――目前除了稀土资源的乱采滥开,被国外资本便利渔利外,国内许多矿产资源从黑色的煤矿到黄色的金矿都存在着严重的乱采滥开并廉价外流的现象,本博客多次评论的山西晋城一座价值超百亿的煤矿被美国公司只用了3000万美金收购的事已经中央级媒体曝光证实


而据中国国土资源部公开的信息,2003年外国资本对中国地勘业投入达14.5亿元,共取得探矿权74宗,采矿权148宗,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烂泥沟金矿、辽宁营口市盖县的猫岭金矿、云南东川播卡金矿,这三大金矿目前已探明储量均超过100吨,远景储量分别为150吨、300吨、400吨,被国土资源部称为“世界级金矿”。


三大金矿分别为澳大利亚的澳华黄金、加拿大的曼德罗矿业公司、加拿大的西南资源公司掌控,外方控股比例分别高达85%、79%、90%;以云南东川播卡金矿被加拿大西南资源公司(Southwestern Resources Corp)控股90%,在只评估了67口探井后,就发现有156吨的金储量。


现在的矿产资源之争就是未来的国家战略之争,中国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落后,但好在我们还掌握着天然的主动权--矿产埋在中国的地皮下。


我的朋友单冰茸先生对中国矿产资源的廉价外流状况关注已久,为些痛心不已,我们都认为,日本在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中要求中国放宽对稀有金属的出口限制不但不应该得到中国经济高层的正面回应,而且,对中国政府来说,当务之急更应迅速彻查境内涉及矿产资源开发上中外资合作项目的诸种猫腻,我相信在乱采滥开和廉价外流的背后一定埋藏着大量的腐败和渎职,即在稀土资源中外资合作和对外出口上,“日本”这两个字必是最重要的核查线索,如2008年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的内蒙古包头稀土公司与日本之间的生意交往等等,有一宗查一宗,有一件封一件,而对这个事关国家安全和战略格局的行业里那些被查出猫腻的企业和生意,应尽快收归国有。


在这方面,就要让自由经济的那一套见到鬼。


司马平邦

19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