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五十二章:欧阳最终没能逃过汤凯的手心

王大三 收藏 0 4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明白,一直憋着劲想霸占上海第二美人欧阳佳慧的汤凯肯定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眼下想救出她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因此,摆在面前的只能是先争取打听到关押拘禁她的地方,再做进一步的盘算。 第二天,梁晴他们就在吴八暗中配合下在上海几处高层建筑物上撒下了大量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明白,一直憋着劲想霸占上海第二美人欧阳佳慧的汤凯肯定不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眼下想救出她的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因此,摆在面前的只能是先争取打听到关押拘禁她的地方,再做进一步的盘算。


第二天,梁晴他们就在吴八暗中配合下在上海几处高层建筑物上撒下了大量的传单,内容都是反对国民党黑暗通知,反对内战,要求和平与民主的。

几个大专院校也开始接着上街示威游行。

第三天的动静更大,汤恩伯的警备司令部竟然被人点火烧了,不过幸好火势不大,很快被人扑灭了。


“谢长林,你这个狗养的,什么他妈鸟军统啊,上海到处有事你管得了管不了?要是管不了,老子给毛人凤打电话换个人来干。”

汤恩伯操起电话对着谢长林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谢长林知道这是地下党声东击西的计谋,但也没办法,毕竟是自己顾东顾不了西造成的。

他连说有罪,然后对汤恩伯道:“司令,请息怒,长林近期一定平息这些事端,抓出幕后人来。”

“这可是你说的啊,要是做不到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我看你在宝山的那个鸟清剿也该结束了,共军就是要把你拖在那儿,好借机在上海生事。这幸好只是游行闹事,放几把火。要是真袭击了军火库和罪恶花基地等,你兵力回防不过来,那你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汤恩伯对谢长林至今无果的清剿很为不满。


“是,是,司令,我就做新的部署,您放心,我谢长林用脑袋担保上海的安全。”

“这个态度还凑合,那就看你的行动了。对了,老谢,你们把欧阳成的女儿,就是那个女记者欧阳佳慧又抓了是吗。”

“对,她现在是共军华野江南大队的文教干事了,抓他名正言顺,怎么司令有问题吗?”

“没问题,她老爹找我了,想保她出去,我没答应,顺便问你一声而已,人现在关在你那里吗?”

“没有,是您令公子带走的,您得问他去了。”

谢长林笑着回答道,他知道自己把欧阳佳慧交给汤凯是给了汤凯个天大的人情,假如汤恩伯真对自己有意见了,用汤凯来摆平是没问题的。


“娘的,你怎么把个漂亮姑娘交给他了啊?这小子除了玩女人是行家,其他什么也干不了。”

汤恩伯当然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知子莫若父嘛。

“呵呵,令公子对欧阳小姐情有独衷嘛,所以由他来审问比较合适。”

谢长林明知道汤凯带走欧阳的目的是奸淫,却故意说成是“审问”。


汤凯得到欧阳佳慧后,既不把她关进宪兵队,也不敢把她囚禁在家里,他的太太是个大醋坛子,他可不乐意去和她整天吵闹。

他把欧阳佳慧直接带到了他的一个秘密别墅里。

说来也巧,欧阳佳慧在被带进那所院子时,透过车窗正好看见这里正是顾燕住的那所别墅的隔壁。

欧阳虽说上次没能和于洁、杨乐乐一起来这里,但再此之前她作为记者同行来过顾燕的家,因此对这条街还是熟悉的。


原来汤凯当初买下这栋别墅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好用望远镜经常偷窥顾燕的院子,他特别喜欢穿一身白色西装,白色高跟皮鞋的顾燕身影,他觉得顾燕是男人手淫的最好的视觉目标物,只要看着顾燕那跳动的身姿和弯曲弧度幽雅的美脚,三下五去二,男人就会泄出来了,根本不需要真的去强奸她。

所以汤凯经常隔着围墙对顾燕的活动范围进行无聊的窥视,以解他对这个上海第一美人怀有的饥渴之欲。


有时候一连几天见不到顾燕,汤凯就会主动的去上门找顾燕,借故聊天喝茶,趁机完成他私下悄悄的发泄举动。

这个和胡胖子以及王黑子一样有着对女性另类性取向的男人,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收集美女的照片,然后将照片放大后,在上面用钢笔或者圆珠笔添加下流图案

他对顾燕的照片则更多添加的是脚上的部分。


虽然自从出现了梁晴和黄艳后,包括于洁号称是上海四大美人,把欧阳佳慧第二美人的称号推滞后成了第三,但是这并不影响顾燕,由于打扮上的便利,称顾燕是第一美人的话还是无可争议的事。人们把梁晴、黄艳和顾燕并称第一美女也没错,因为她们俩的姿色一点也不比顾燕逊色,但是顾燕的那双美脚的秀气又比此二位高出那么一点点,顾燕的那双脚和被称为第二美女,而又号称第一美脚的于洁的脚去比不分上下。所以顾燕的确可谓是货真价实的最俊俏的女人,并且还是个当之无愧的大才女。


欧阳真希望顾燕此刻能正好出来看见自己,她知道顾燕的很有智慧,当初就是在她的指导下,才避免了被汤凯的一次糟践。

但是一切希望都没出现,欧阳佳慧知道自己这次可能是保不住身体了,她也知道组织不会忘记自己,但就目前的力量来看,想指望马上救自己出去根本不切实际。


汤凯也不想再发生什么意外的变故了,他觉得只有立刻占有了欧阳佳慧才是他最佳的选择,即使有什么后果,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因此进了他的别墅后,他让人把还是捆的结结实实的女记者扔在了床上,然后自己进浴室洗澡去了。

欧阳躺在汤凯的大床上,心里“蓬蓬”的剧烈跳动着,她知道等汤凯洗完澡后,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见卧室里没人了,欧阳佳慧挣扎着滚下了床,然后依着床背努力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窗户跟前,她双手被紧绑在身后,就试图用肩膀撞开窗户,但那窗户和玻璃竟是那么坚固,她撞了好几次都没能撞开。


欧阳佳慧想的并不是撞开窗户后向顾燕那边呼喊,她知道不能暴露了顾燕的身份。她是想跳楼自尽,而躲避受辱。即便是跳下楼后不能死,那至少也是重伤了,出现这样的局面,汤凯自然也就无法再强奸自己了。

撞窗户不行后,欧阳佳慧她那双明亮的眼睛扫视着屋子里的摆设,终于她看到圆桌上的果盘里放着一把消水果的小刀,她背朝着那把水果刀挪动了过去,凭着感觉用被绑麻木了的手去摸刀子。


汤凯把警卫都赶到了楼下客厅里待命,自己正豁着在里平村被伤员撞掉的牙在浴室里舒服的沐浴,兴奋和激动让他不能平静,毕竟自己想了那么长时间的美人此刻就躺在他的床上等待被他强行的交媾。

借着淋浴喷头喷射的水花,他看见自己的那玩意已经呈血红色膨胀了起来。

“娘的,这段时间没和女人ML是对的,积蓄了这么长时间的爱液要全放射给欧阳佳慧了,小美人,你等着吧。”

汤凯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加快了洗浴的速度。


欧阳佳慧已经抓到了水果刀,并且开始转着刀去切割手腕上的绳子,但由于手的背着被绑在身后,根本使不上力气,虽然在绳子上割了几下,但效果不理想,并且还把手腕割出了两道小口子,流出了血。

欧阳知道这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并没放弃,而是继续割着绳子。

但汤凯已经洗好了澡,腰上围着浴巾进回了卧室,并且马上看到了欧阳佳慧的举动。


“嗨,欧阳小姐,你这干什么那,就算你割断了绳子你跑得了吗?楼下有我四个保镖在那,你可真固执不化啊。”

汤凯跑了几步过来,从欧阳手上夺下了水果刀。

“来吧,还是和我先上床快活去吧,完了你会觉得飘飘欲仙的,那时候你就不会再这么倔强了。”

汤凯拦腰抱起了欧阳佳慧,把她重新扔在了床上。


汤凯解去了身上的浴巾,扑上了床去…….。

卧室很密闭,外面几乎听不见欧阳佳慧那撕心裂肺般的呼叫,渐渐的,那呼叫声越来越轻了,然后消失了。

床下的地板上,正接收着不断从床上飞下的欧阳佳慧的裤子,内衣,丝袜的碎片,还有那双她长穿的黑色半高腰的中跟皮靴。

房子里除了汤凯兴奋的喘息和愉悦的呻吟外,再也没了其他的声音……。


三天后,隔壁别墅里的顾燕正在接待着她的革命引路人、好姐妹梁晴。

梁晴正是为了欧阳佳慧的事来找顾燕商讨办法的。


顾燕说:“能不能提前实施美人鱼行动,这样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既可以解宝山我们江南大队之围,还可以趁着乱救出欧阳干事,更重要的就是完成了延安交代的巨大任务。”

“这个问题市委和大队都研究过了,没有新的结构图就不能准确的找出武器库和核心实验室的位置。这两个重要的地方不能被彻底的破坏,美人鱼行动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还要等你和杨乐乐同志弄出图纸后方可实行。还有,如果行动没有江南大队的武装支援,根本也进行不下去的。”

梁晴耐心的向顾燕解释着不能提前行动的原因。


“哦,对,我一听说欧阳同志被捕就着急了,没想那么多,真不好意思。梁晴,你们弄清了欧阳被关在那里了吗?要是关在了警备司令部的监狱里我可以去找汤恩伯,要求保她出来,要是被关在谢长林的76号里,那就麻烦多了。”

顾燕赶紧把话切回了梁晴的正题上来。

“目前老汪同志正在忙着探察这个事那,还不知道欧阳同志被关在何处。”

“那能不能通过延安和‘东海一号’联系,请他帮助查找?”

“这个也试过了,‘东海一号’也不清楚欧阳的下落,但至少说明欧阳佳慧没有被关在76号里,否则‘东海一号’不会不知道的。据我当时了解,欧阳是被汤凯直接带上车走的,但是目前还没在警备司令部打听出她的消息,说明有可能欧阳也没被关进那里的监狱,但监狱那里我们还要再核实一下才能确定。”

梁晴觉得欧阳一定被关在除这两处外其它的什么地方。


“要是这样的话,那汤凯是一定知情了。这样,我今天晚上去隔壁汤凯的别墅找他,要是不在那我就去他的公寓找,一定能打听出来欧阳的情况。”

“恩,那好。不过顾燕你要当心,敌人已经在怀疑你了,千万不要过分,以免暴露了自己。我们是瞒着总部私下请你商量营救欧阳干事的事的。”

梁晴小心翼翼的叮嘱道。


“我没关系的,有马步芳和朱家骅这两个超级大员撑着腰那。”

顾燕有那么一点点的轻敌的想法。

“不,你还是慎重点。”

梁晴赶紧纠正着说道:“根据‘东海一号’的情报,毛人凤已经授权给谢长林,在证据确凿必要的时候,可以逮捕你,甚至可以轮奸你。”

“啊?还有这事?”

顾燕惊的心里一跳。

“是的,今天我来还有个任务就是受郭书记之托把这事告诉你。目的是让你放低调点,以免激怒敌人,给自己和组织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顾燕这才想起,这些时为何市委开会都没通知自己参加那,开始她还不大高兴,现在终于明白了这原来是组织上保护自己安全的措施,尽量的不暴露自己。

顾燕不由的感动了起来。

她也同时想起前些时,总有些不三不四的人跟踪自己,开始还以为是那个流氓想伺机非礼自己那,当时认为自己总有保镖跟着不会出危险,现在再看看没那么简单了,那些人肯定是谢长林派出的特务在盯自己的梢。


“好,我知道了,我会调整自己的行为方针的。这两天我再去和乐乐接个头,方便的时候配合乐乐把新结构图搞出来。”

顾燕马上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了。

“恩,这是最重要的事,重中之重,你把精力都放在那里吧。欧阳佳慧的事,组织会另想办法的。”

“没关系,在不妨碍图纸的事的基础上,我尽量也打听一下欧阳的消息就是了。对了,组织上能利用欧阳佳慧父亲欧阳成先生的威望给汤恩伯施压吗?”


“以前这个方法倒是可以的,但是这次欧阳是作为我军的军官被俘的,欧阳成老先生已经救不了自己的女儿了。他给汤恩伯打了两次电话都被汤恩伯给回绝了。上门造访也被他拒绝了。”

“那糟糕,这个汤凯是个出了名的色魔,欧阳已经被他秘密关押了三天了,我看是凶多吉少了。”

顾燕一下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梁晴眼睛有点湿润的说:“是啊,我也和你一样这么想的,但愿欧阳能挺得下来啊。”


其实,这时候的欧阳佳慧正斜依在床上,神情恍惚,眼角上还挂着泪珠儿。

这时候的她身上已经穿上了汤凯保姆为她买来的新的衬衣,由于被汤凯多次成功的强奸得逞,欧阳的乳房已经明显的膨大了起来,因此保姆再为她买新乳罩时特地买大了一号,她知道欧阳佳慧还得继续被汤凯欺凌,乳房也自然还得被汤凯揉搓会继续膨胀一些。

作为我军年轻的女军官,欧阳佳慧是第一个在抗战胜利后和国民党的地下斗争中被野蛮强奸而得逞的。


欧阳佳慧的下身已经麻木了,这是汤凯如愿以尝的霸占了欧阳佳慧的第三天了,逐渐的汤凯已经减少了对她的强奸次数,从昨天夜里到今天中午仅强奸了她两次,午饭时接了个电话就下了楼匆匆回他的团部去了。

那个电话是谢长林打给他的。


原来,汤凯的太太见他连续三天夜不归宿,又到处找不到他的影子,跑到她的团部大闹了一番,还打电话给她的老公公汤恩必告状。

汤恩伯接到儿媳妇的电话,气的大骂了起来。

他虽然不知道汤凯的这处秘密别墅,但是他知道谢长林绝对有汤凯的联系方式,于是他要通了谢长林的电话,勒令他立刻找到汤凯,送回到团部去。

因为此刻的宪兵三团已经被汤凯太太搅的成了一锅烂粥了,所有能砸的东西都被汤凯太太带去的保镖砸了个精光,当然,也就根本无从谈起正常的办公秩序了。


谢长林赶紧给秘密别墅里的汤凯打了电话,让他暂时停止对欧阳佳慧无休止的奸污,先回家处理好家务再说。

“哎,我这个太太啊,就是不近人情,哪儿有欧阳小姐这么温柔啊。”

汤凯放开了紧搂着的欧阳佳慧一丝不挂的身体,起身穿上了衣服。

欧阳佳慧只有脚上穿着一双汤凯特地买的白色无带高跟皮鞋,这双鞋甚至连地都没沾过那。汤凯强迫欧阳佳慧穿着高跟鞋被她奸淫为的是更能刺激自己的性欲。

这双鞋他是仿照顾燕常穿的式样和颜色让保姆去买来的。


见欧阳一言不出,汤凯自嘲的笑了笑。

“欧阳大美人,别生我的气了,我可是真心爱你的。用这样的方法得到了你,也是无奈的事,谁让你长的那么漂亮的那。等你平静下来,咱们好谈谈,我把这个家交给你管如何?”

欧阳还是不说话,仿佛是死人一般。

“好,好,现在你不高兴,那我就不说了。这两天你好好的休息休息,过两天我再来和你ML,等着我啊,说真的,我汤凯还没奸过你这么漂亮的小姐过那,真是太享受了。”

汤凯撂开被子在欧阳光洁的乳房上又捏了一把,转身喊来了保姆。


“丘妈,你一会帮着欧阳小姐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多做点欧阳小姐喜欢吃的东西,她要乐意你可以带她到院子里散散步,以后这个家就归欧阳小姐管了!”

“哦,是是,老爷,我会做好的。”

丘妈唯唯诺诺的去给欧阳佳慧取衣服了。


等汤凯下了楼,坐上车出了院子,欧阳佳慧这才把头埋在枕头上大哭了起来。

“好了,欧阳姑娘,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子。女人是长的太漂亮了也真不是什么好事,老是遭人惦记。多好的姑娘啊,真是造孽啊!”

丘妈不住的安慰着欧阳佳慧。

“大妈,我…….,我…..我这一生被这个畜生给毁了啊。”

欧阳抱住丘妈又埋头哭了起来。

“听我的话,姑娘。你还是清白的,虽然你的身子被他脏了,但是你的心一直是干净的,这个最重要了。别哭了,养好身子,有力气了再争取能逃出去。”

丘妈的一番话让欧阳佳慧很感动,她知道丘妈是个好人。


“大妈,求您了,您能放我逃走吗?”

“当然可以,但这两天不行。这个畜生才得到你不久,性子还没过去那,对你看管的很严,下面有三个警卫专门负责看着你,你怎么走那?你要听大妈的话,装出顺从的样子,等他们松懈了,那时候我再帮你逃出去。”

“好,大妈,我听您的,谢谢您了。”

欧阳佳慧觉得丘妈的话很质朴,但非常有道理。

她穿上了丘妈拿来的新衣服穿了起来。


“欧阳姑娘,我陪你先洗个澡吧。”

“恩,好吧,我也想把畜生留在我身体里的脏东西洗出来。”

“对,你尽量站着洗,让残余在你身上的脏东西尽量能都流出来,这样也许能避免怀上孽种。”

丘妈帮着欧阳佳慧足足洗了一个小时才出了浴室。


“我去给你做些吃的,补补身体,然后我们到院子里散散步。”

能下楼到院子里是欧阳佳慧最想做的事,因为这样的话,隔壁别墅里的顾燕兴许能从楼上看到自己。

欧阳知道顾燕对同志和朋友都特别的热心,被她看到的话,她一定会设法救自己出去的,即使救不了自己,她也会把自己被汤凯秘密拘禁在这里的消息报告给市委领导。

“好吧,大妈,我自己穿衣服,你去拿吃的吧。”


在被汤凯连续强奸的这几天里,欧阳佳慧一直是以绝食来抗议的,现在她肚子真的觉得很饿了。

丘妈给欧阳佳慧做了鸡蛋面条,还有炖牛肉。

欧阳吃了大半碗后也觉得不饿了。

她对丘妈说:“大妈,我有个好朋友住在隔壁的别墅里,我想让她能看见我,她的朋友多,办法也多,说不定能救我出去那。”


“哦,你说的是那个大记者顾燕小姐吧?”

“怎么,大妈您认识顾燕?”

“我认识,咱们上海的第一大美人嘛,但和她不熟悉,她和汤凯认识,还到我们这边来做过客,汤凯也过去过。我看他是想打顾小姐的主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这个顾小姐和你认识?”

“认识啊,我们是同行。”

“哦,莫非你就是《新民晚报》的欧阳记者啊?”

“对啊,我就是欧阳佳慧。”

“真是作孽啊,我说怎么长的这么俊的那,原来真是我们上海的另一大美女欧阳小姐啊。那行,我这老婆子无论无何也得把您给送出去。你穿上鞋,咱们这就到院子里遛弯去。”


看见欧阳穿上了拖鞋,丘妈道:“欧阳姑娘,你怎么不穿皮鞋啊,拖鞋多不方便。”

丘妈指了指地板上那双崭新的白色高跟鞋。

“我不想穿,汤凯在糟蹋我的时候,在鞋上射了很多脏东西,穿着恶心。”

其实汤凯这么做对欧阳倒不是坏事,本来这些精液不被射在欧阳的鞋上和脚上的话,那还是要射进欧阳的体内的。汤凯这么一做,反倒使欧阳的下身少受了凌辱的次数。

“可是眼下被别的鞋子了啊,我给您再擦擦,你将就着先穿上吧。”

丘妈是一片好心。


“大妈,大前天,我进到这里被汤凯强奸前我穿的原先那双黑皮鞋那?”

“哦,那鞋被我和你衣服裤子的碎片一起收拾了扔进垃圾箱去了,真是的,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您还要穿它啊。”

“没关系的,不怪您。大妈,咱们下楼去吧。”


丘妈搀着欧阳下了楼。

楼下的保镖看上去接到了汤凯的指令,没有阻拦她们。

欧阳佳慧看见楼下客厅里摆着一部电话机,但一个保镖就坐在电话机边上看着,估计就是防止她往外打电话。

欧阳记牢了电话机的位置。


别墅的院子不小,院子里有树木,假山,鱼池,靠着顾燕那边的围墙还种着几丛竹子。

由于遭遇到了汤凯连续的强奸,欧阳的阴道口疼的很厉害,因此走路有点跛,走了一圈后,丘妈扶着她坐在了石板的长条凳上休息。

遗憾的是顾燕根本没想到欧阳佳慧此刻正和自己近在咫尺,并且期望着能看到自己。

送走梁晴后的顾燕,正在模特指导老师的纠正下,练着模特的台步那。再过几天她就要参加为期三天的记者社会实践活动了,到那时候她要去T台上和模特们一起演出的。


看看暮色已近,欧阳佳慧让丘妈把自己搀回了别墅的楼上。

但是这一晚,她虽然还是为自己被恶魔夺出了贞操而伤心的哭了,不过她还是很幸运的,毕竟汤凯这天没有能再出现在别墅里。

汤凯是不容易在他的团部里劝好了太太,并保证这几天绝不离开太太,汤凯老婆这才骂骂咧咧的和他回了家。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