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五十一章:形势很不利,欧阳也被捕了

王大三 收藏 1 1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怎么你是啊,梁军医?” 诊所的老大夫李春健惊讶的把梁晴等让进了诊所。 “呵呵,李老先生,我们被敌人追赶包围才突出来,找您帮忙来了。” 梁晴扶着李春健老先生坐了下来。 “哦,难怪宝山方向响了一夜的枪那,敢情是你们新四军武工队和国民党干上了啊。” “是的,李老,我们现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怎么你是啊,梁军医?”

诊所的老大夫李春健惊讶的把梁晴等让进了诊所。

“呵呵,李老先生,我们被敌人追赶包围才突出来,找您帮忙来了。”

梁晴扶着李春健老先生坐了下来。

“哦,难怪宝山方向响了一夜的枪那,敢情是你们新四军武工队和国民党干上了啊。”

“是的,李老,我们现在叫解放军江南大队了,眼下敌人正在宝山对我们进行清剿,正是最困难的时候。”

梁晴实事求是的把事情原委告诉了李春健。


“恩,我才不信这帮王八羔子能把你们消灭了那,他们不得人心的,最后胜的一定是你们新…..,哦,对是解放军了。”

李春健说:“你们先歇着,我安排阿姨给你们做点吃的,肯定是一夜水米没打牙了吧。”

“好,谢谢李老您了,动静尽量小点,免得惊动了高庙的敌人,有口稀饭就行了。吃了我们还得走那。”

“哎呀,这么着急啊?你看看也是的,你一个军医姑娘家的还得参加打仗,这是什么世道啊。”

小马说:“老先生,梁军医现在是我们江南大队的政委了。”

“哦,是吗,呵呵,你一个小姑娘家还当了军官了啊,好,象个花木兰,更象是穆桂英,有出息。你们准备去哪儿啊,外面到处都是国民党。”


梁晴说:“我们准备去上海找那里的组织汇报,然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那也好,高庙到上海的班车很多,第一班是早上七点半就发车,现在是五点不到,一会儿你们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我送你们上车。”

李春健已经安排保姆烧起了稀饭,还炒了鸡蛋。

“您不用送,那样弄不好会牵连你老人家的,我们自己去就成了,高庙我以前来过,还熟悉的。”

梁晴道:“我们有个同志负伤了,想麻烦老先生收留下来,等我们回头的时候来接他,您看成吗?”

“这个梁姑娘你放心,就留在我这儿,只要我在,我就保证他没事儿的。”

“李老,那真的万分感谢您老了,这里是十块大洋望您收下,当做是诊疗费吧。”


“你这个姑娘不象话了吧,支援你们是老朽心甘情愿的事,要是给我钱那就是看不起我李某了,快给我收起来,不然我要撵你们走了啊。”

李春健真的不高兴了。

“那好,那就拜托李老您了!”

梁晴把钱又收了起来,他知道老头的脾气很倔,历来是吃软不吃硬的。


但另一队的欧阳佳慧和岳家进就没梁晴和小马这么幸运了。

因为是阴天,没有星星当坐标,他们在芦苇滩里迷了路,多绕了一个半小时,等找到出路时已经是天放亮了。

他们四个刚出了芦苇滩就被民团发现了,立刻交上了火。

更为不利的是正巧汤凯和胡胖子的车队路过高庙这里,一听响枪,立刻停下了车子,成扇面状包围了过来。

刚跑出芦苇滩的岳家进和欧阳佳慧只好再次退进了里面,但是四周都已经布了敌人,想往苇子深处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战斗中一个战士又中弹倒地牺牲了,岳家进的双枪“啪、啪”的响着,敌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了,可是这次二十多个民团特务加上汤凯宪兵三团的警卫连一百五十多人和胡胖子的一个中队四十多人,共计二百多人一起往上冲着,靠欧阳佳慧他们手上的四支短枪根本没办法阻挡。

外面高喊着成了一片。

“不要开枪了,团长有令,活捉欧阳佳慧者赏大洋二百金条一根。弟兄们冲啊!”


欧阳佳慧对岳家进说:“岳中队长,你们俩赶紧跑吧,我把敌人引开。”

“那怎么成啊,说什么也是我来掩护。”

岳家进不肯执行欧阳佳慧的命令。


“你冷静一下好不好,现在敌人摆明了是冲我来的,你掩护那就意味着我们全完蛋或者全当俘虏,由我来吸引敌人你们俩还有保存下来的希望,懂吗,要顾全大局,尽量能少牺牲一个就为江南大队多保存一份实力。汤凯要的是我,而不是你们,快听我的,再给我一支枪,你们不要出声,等我引开了敌人,你们赶紧往芦苇深处跑,再设法和梁政委接头去。”

欧阳说着,不等岳家进反应就夺下他手上的一支驳壳枪,然后一猫腰窜出了藏身的地方,一边对着宪兵、特务和民团的人射击,一边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岳家进只好含泪拉着那个战士爬在了原地不动了。


“喂,弟兄们,欧阳佳慧那个骚娘们显身了快追啊!”

敌人显然是看到了欧阳佳慧,便朝她追去。

追到刚才欧阳在的地方,发现了一具战士的遗体。

“原来是就俩人啊,现在死了一个,就剩欧阳了,大家一起上啊,她跑不了了!”

胡胖子见状大声嚷嚷了起来。


汤凯一听,马上来了精神,赶了过来。

“谁再开枪,老子就毙了谁!一定要抓活的,欧阳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都跟你们没完。”

敌人都不敢再开枪了,但是追赶的速度马上慢了下来,因为冲在前面的人都成了欧阳佳慧练枪的靶子。

欧阳佳慧边跑边回头射击着,起码有八、九个匪军成了她的枪下鬼,其他的人自然不敢跑在前头了。


汤凯急了:“妈的,冲上去啊,她还能有多少子弹啊,打完了就没得打的了,抓住她奖金翻倍!”

这一来,人群又不管不顾的往前冲了。

欧阳佳慧手上岳家进的那支驳壳枪已经没子弹了,就剩她自己的小手枪里还剩了四发子弹了,其余的弹夹也都空了。

她决定给自己留下一颗,她知道一旦做了俘虏,肯定要被汤凯强奸的,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在自己的身上得逞。

她检查了一下手枪,确定了子弹的数量后站了下来,这时候离刚才和岳家进一起的地方已经相距了一公里多了,所有的敌人都围了上来,她知道富有经验的岳家进这时候肯定带着另一个战士趁机转移了。


“欧阳记者,这回你不用再蒙骗我什么了吧?”

见欧阳被团团围住了,汤凯站在离她仅几米远的地方说道。

“放下枪吧,跟我回上海去,我保证不会为难你的。”

“跟你回去?你别做梦了,汤公子,这次我认栽了,不过你也休想抓到我。”

对着汤凯的劝降,欧阳冷冷的回答着。

“呵呵,这就由不得你了,欧阳小姐,这次你老爹也救不了你了,不过我能救你,只要你真心悔过,那还是可以继续回报社做你的记者去啊。”


“悔过?哈哈,那好啊,那我就先为你送行吧,你去上帝哪儿悔过去吧!”

欧阳佳慧突然举起了手枪对着汤凯就打,没想到汤凯也早防着欧阳这手那,见欧阳一抬手,他拉住一个警卫就往前一推,“啪、啪”两枪响过,那个警卫立刻倒地,临死对着汤凯嘟囔了一句:“团……长,你…..好毒…..。”

欧阳一楞对着汤凯又是一枪,但又有另一个警卫做了替死鬼。


也算汤凯是命不该绝,欧阳佳慧连续三枪都被他的警卫挡住了,这样欧阳的枪里也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

这是她准备留给自己的,于是她把手枪指在了自己太阳穴上。

“你们休想活捉我,你们等着吧,这个天就快亮了,人民惩罚你们的时候就要到来了。”

欧阳说着便扣动了扳机。


“别,别,别啊。欧阳小姐别做傻事,有事好商量吗。”

见欧阳佳慧要自尽,汤凯急的直叫。

“你们上去拦住她!”

几个宪兵冲了上去,但是欧阳已经扣了扳机。

在汤凯心疼的闭上眼睛大喊“可惜!”的同时,欧阳手上的枪却没有响起来。

原来枪的最后那颗子弹竟然是哑弹,也就是质量有问题打不响的子弹。


欧阳佳慧连忙查看枪,又对着自己的头开了一枪,枪还是没有响。

胡胖子是见过世面的,连忙不等欧阳再缓过神来,上前一把拦腰搂住了她。

“快拿绳子来,这小俊娘们不该死,老天不让她死啊。”

几个宪兵赶紧上前帮忙,掏出绳子把欧阳佳慧反拧了胳膊,捆绑了起来。

这是欧阳佳慧自从上次被邓文化和马保军劫持被绑后的第二次被反绑了。


“你们这帮下三滥,无耻的匪徒,你们杀了我吧!”

欧阳佳慧竭尽全身的力气反抗着,但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很快她被绑的了个结结实实。

“哈哈。欧阳小姐,干吗想死那。杀你,那谁舍得啊,我还没和你好好的享乐享乐那。”

汤凯走到欧阳的跟前,伸手捏住了欧阳的下巴说道

“你上次耍了我就跑了,怎么不去苏北啊,那样我可就找不到你了啊,看来咱们还是有缘分,不然怎么会再这鬼地方又见面了那。”

“呸,少废话,既然被你们抓住,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欧阳佳慧昂起头说。


“杀你?那怎么会那,你的欧阳成先生的掌上明珠,富家大小姐,我还真没尝过这样身份的美人的味道那。”

汤凯把反绑着的欧阳佳慧干脆一把搂住,照准她脸上就亲了上去。欧阳佳慧无法躲避,被汤凯在脸上亲了个够,他甚至还伸出了舌头在欧阳的脸上舔了几下,口水弄了欧阳一脸。

“臭流氓,你放开我!”

欧阳佳慧拼命的躲闪着始终想找自己嘴唇的那张臭嘴。


汤凯见周围的手下和胡胖子他们都不吱声的望着自己,知道自己失态了,他松开搂着欧阳佳慧的双手,单手拉着她的胳膊。

“胡大队长啊,老谢说了,我的人归你指挥,你赶紧安排继续搜查啊,我先带欧阳小姐回上海去审问了。”

“哦,那您就先回吧,弟兄们继续赶到宝山去,估计这个欧阳佳慧只是个漏网之鱼罢了。”

胡胖子心里很嫉妒也很不高兴,他知道汤凯急着把欧阳佳慧带回上海去,就是急于要赶紧强奸了她。但他对汤凯的无能为力的,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汤凯搂着欧阳佳慧的腰上了汽车,带着几个警卫一溜烟的开跑了。


“公子就是公子,有了美人就忘了江山了,剩下的苦差使咱们得接着干啊。”

胡胖子嘴上不满道,对众特务和宪兵道:“留下一个班的弟兄继续在高庙警戒搜查,看看还有没有欧阳佳慧的同党漏网,其余的和我去宝山回合王黑子他们。”

留下一个班的宪兵后,胡胖子带着人都上了卡车,往宝山镇而去。


这样的惊险的场面正好被梁晴和小马他们避开了,否则敌人要是知道梁晴也在,那就会不顾一切的来搜捕她,相对欧阳佳慧来说,梁晴的分量显然重了许多。

但是欧阳被捕的消息很快就被李春健得知了,他告诉了了梁晴这个不幸的消息。

“难怪刚才镇外枪声那么密集那,原来是汤凯和胡胖子在围捕欧阳干事啊。这下糟糕了,欧阳落入汤凯之手肯定没好果子吃的,咱们赶紧去上海向郭书记汇报。”

梁晴接着对小马说:“你带个战士悄悄出去侦察一下外面的动静,再打听一下岳中队长他们的下落。没什么异常情况的话,我们乘第一班车去上海。”

“是!”

小马把枪掖好,穿上衣服和另一个战士出去了。


过了一刻钟,小马回来了,还带回了岳家进和另一个战士。

“小梁政委,你处分我吧,欧阳干事为了掩护我们,被汤凯那个王八蛋抓走了。”

岳家进阴沉着脸说道。

“岳中队长,这件我都清楚了,不能怪你的。看来敌人动作的很快,人也多,的确是想把我们江南大队给困死在湖区里了。”

“那怎么办?就是再搞到物资也不好运了,敌人开始重视宝山这条通道了。”

“我想这样,那批物资还在宝山,敌人一定会存放在镇公所里,还有他们虽然知道宝山是我们重要通道之一了,但并没发现秘密码头的地点。另外,我们被他们这么一打,他们对宝山的防卫一定开始松懈,以为我们不敢在短期内再进宝山了。”

梁晴说着自己对眼前形势的分析。


“哦,小梁政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杀敌人个回马枪,夺回物资再趁势运进湖去是吗。”

岳家进觉得梁晴的想法非常正确。

“是啊,这事有点冒险,但值得一干,不然九大队长和部队就真的面临绝境了。我想设法去上海弄些动静出来,把胡胖子的增援人马再调回到市区去,你带着小马等潜伏回宝山,争取找到黄晓河弄清物资存放的情况,等胡胖子一回上海,你们那里马上动手夺回物资。”

“行,可是梁政委你难道一人去上海啊?那太危险了点。”


“没关系的,越是热闹的地方就越安全嘛,我没事的。我到了上海让汪正生同志的电台联系九队长他们,你们才四个人,力量不足,需要大队派人来支援你们。”

“那,我和小马护送你去上车吧。”

“恩,这个可以。你们在李老先生这里补充点吃的,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夜里你们原路回宝山,他王黑子和胡家民是不会想到的。”

李春健老先生在一边说:“梁姑娘,你就放心的去上海吧,注意自己的安全,岳先生在我这儿我会照应好的。”

“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您了,您真是我们人民解放军的坚强后盾啊。”

梁晴紧紧的握住了李大夫的手,然后就告辞出了诊所。


一路上关卡不是很严,梁晴顺利的又到了上海,她不敢耽搁,直接去了郭长涛的商行。

于洁一见梁晴大吃一惊。

“怎么了,梁政委,你们出事了?”

“是的,在宝山被敌人截了物资,还抓走了欧阳佳慧,郭书记在吗?”

“哦,他在,走,我带你去找他。”

于洁拉着梁晴就奔后院郭长涛的办公室了。


听完梁晴的汇报,郭书记半晌没出声,只是不停的在抽烟。

“情况我马上和总部那边汇报,这事你处理的很果断也很正确。下面的事我们分两步走,一是赶紧夺回物资支援大队的同志,二是营救欧阳佳慧同志。我马上就让汪正生联系总部,看看总部有什么指示,小梁啊,你先休息一下,过两个小时咱们开个紧急会议研究一下具体的对策。”

郭书记把自己的思考和决断都拿了出来。


两个小时后,汪正生和徐兵都赶了过来。

“这是总部杜部长的指示。”

汪正生把总部的回电递给了郭长涛。

郭书记认真看过后又把电报给了梁晴和于洁。

电报很长,内容是:上海同志暨江南大队,你们所遇到的困难已知悉。对梁晴同志夺回物资的计划赞成,但上海方面要出人支援岳家进同志在宝山的作战行动。对于欧阳佳慧同志的被捕要设法打听到具体的下落,伺机进行营救,尚诺欧阳佳慧同志已经被汤凯强奸得逞,希望就此利用,趁机侦察出对“美人鱼行动”进行有利的情报。近期,总部将增派一支小分队过江对敌人在林家港和上海重点防御区域进行骚扰,以策应江南大队。敌工部杜。

梁晴拿着电报对郭书记说:“总部难道不准备营救欧阳干事了?”

“不是的,小梁,你看清楚了,电报是说假如欧阳已经被汤凯强奸了,那就趁此利用汤凯,搞到对地下党和罪恶花基地有价值的情报来,假如她还是清白的,那当然是全里营救出来啊。”


汪正生是理解梁晴的意思的。

他说:“梁晴同志啊,地下工作就是这么残忍的,为了党的事业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和心理准备,我想欧阳佳慧同志也是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的,你的想法我们都能理解,但是这里毕竟是敌人的后方,我们不占优势,很多时候左右不了敌人的举动。很多事情需要根据发展而去制定相应的对策的。”

听汪正生这么一说,梁晴也觉得总部的回电是很理性的,她觉得自己和于洁也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在任何时候都要服从大局和党的领导。


会议对具体的行动分配也渐渐的明确了。

还是由梁晴带着市委保卫部的武装同志配合总部即将过来的那支小分队对上海敌人的重点目标进行袭扰,一直到谢长林招架不住,调回胡胖子甚至金大牙为止。

徐兵则带着六个精干的人去会合岳家进夺回物资。


于洁说:“我有一个主意,宝山镇镇长夏广泰认过我做干女儿,我倒是完全可以利用一下这个身份,再去会会他,干扰民团和特务的视线,以策应徐队长和岳家进的夺物资行动。”

“这倒是个好点子。”

郭书记肯定了于洁的建议。

他说:“不过,你去宝山要等胡胖子和王黑子撤离宝山才能进去,否则他们一眼就认出你这个当年云水话剧社的当家花旦了。”

“好的。”


而汪正生的任务则是打探欧阳佳慧被捕后的情况处境。

“需要就欧阳被捕的事通知一下欧阳成老先生吗?”

汪正生向郭书记请示道。

“可以的,但估计作用不会很大,蒋介石的政策就是凡是‘通共’的都要严惩,谁都不能例外,对他身边的文胆陈布雷的女儿陈琼都是逮捕拷打,甭说欧阳成只是个大商人了。”

郭书记实事求是的回答。

“说的也是,只是死马当活马医吧,看看老先生能不能求通了汤恩伯了。”


一边的于洁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还有一个人兴许能救欧阳。”

“哦,谁啊?”

汪正生聚精会神起来。

“顾燕啊,她和汤凯以及汤恩伯的关系都不错,特别是她住的别墅就和汤凯的一处私人住宅别墅挨着,偶尔两人还相互走动走动。”

“恩,主意是不错,可是总部早有指示,没有特别重大的事不允许叫顾燕出面,根据‘东海一号’的情报,谢长林他们已经怀疑顾燕是我们的人了,时常悄悄派人跟踪顾燕,只是现在他们形势吃紧了,才解除了对顾燕的跟踪。”

汪正生摇了摇头,他觉得总部不会同意让顾燕出面营救欧阳佳慧的。

梁晴说:“在不影响顾燕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可以试一试,如果顾燕觉得难度大,那就作罢,再想其他的办法就是了。”

郭书记说:“关于使用顾燕出面的事,容我和老汪再想一想说吧,这事一定要慎重。”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