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聊斋》 活死人 续:活死人在医院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5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1.html



续:活死人在医院


谁说叫舒梁的就注定要死去,谁说叫舒梁的就一定要被活死人吞噬。借用nike的广告词来说明一下,“一切皆有可能”!

。。。。。。


还记得《活死人在医院》吗?舒梁本可以在家里暂时躲避活死人的攻击,但是妻子带着高烧不退的女儿去了医院,仍然滞留在那里,中午的时候接到妻子的电话,她们俩躲在医院急诊室的分诊台下面。舒梁历经搏杀赶到了医院,却发现分诊台下只有妻子的一只鞋了。就在舒梁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听到了恐怖的脚步声,也看到了窗外身着白大褂的活死人,最终,他看到的是一只脚穿着鞋,另一只脚光着的妻子,还有他的女儿,但是她们俩已经不认识舒梁了,她们是活死人。

。。。。。。


看到了,当活死人转过弯,面对舒梁的时候,他看到了,妻子一脚深一脚浅的向自己走来,一只脚有鞋,一只脚光着,旁边还走着女儿,一只手臂的女儿,右肩膀上裸露着还没有发育完的骨骼和仍然在流淌着鲜血的血管儿!

这就是舒梁要找的家人!

当啷的一声,舒梁手中的防盗器掉在了地上,他的腿瘫软了。

怪叫声,响彻医院!这是一个清雅的女童音喊出的怪叫声。

。。。。。。


舒梁在最不应该瘫软的时候,还是坐在了地上,难道真的如自己最坏的设想吗,真的要和家人死在一起吗?就在那个小活死人朝着舒梁贪婪的扑过来的时候,舒梁在最后一刻燃起了求生的强烈欲火,右手碰到了掉在地上的排挡锁,他怒吼了一声,一把抓住了排挡锁,朝着自己曾经的女儿抡了过去。

在一声闷响之后,当金属的排挡锁接触到了女儿的头部的时候,一腔鲜血从女儿的口鼻中喷涌而出,舒梁下意识的向右一闪身,鲜血喷到了自己身后的墙上,女儿的头由于自己用力过猛,直接离开了躯体,飞向了一旁,而那具躯体也轻盈的摔在了地上,不动换了。

眼前的一幕,舒梁本以为会震慑住自己,因为那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啊,却被自己猛击的身首异处了,可是此时此刻的舒梁却没有丝毫的不安,此时的他更多的想的是要生存下去,而且紧接着冲过来的妻子,也不能令舒梁有过多的反应和喘息。

舒梁在地上打了个滚儿,躲过了一脚深一脚浅的妻子的第一次扑咬。他在站起来的同时,向自己的身后无目的的抡了一下,抡空了,排挡锁砸在了墙上,一个深深的大坑。他的妻子还没有站起来,但是她的眼睛已经紧紧的盯住了舒梁,她的眼中这已经不是她的丈夫了,而只是一个鲜活的猎物。舒梁侧目看了一下窗外,那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活死人已经冲着窗户跑来了,它们不会算计到要吃了自己还要走大门和走廊,而只会走最直接的路,但是它们同样会打破窗户冲进来,舒梁想定了,不能在这里纠缠,他要跑,暂时这附近只有他妻子这么一个活死人。

舒梁紧紧的握着排挡锁,选择了右边的路,跑了过去,身后妻子发出了异常刺耳的吼叫声,紧接着身后的脚步声渐渐的多了,走廊两侧的门被打开了好几扇,而出来的都是活死人。舒梁的头皮立刻明显的感觉到都快要炸开了,一边跑一边觉得后脊背一下一下的发麻,而此时,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用最快的速度向前面跑了。

走廊的尽头就在眼前了,就在这个近乎于绝望的时候,舒梁看到了拐角的楼梯,上楼吧,还是只有这么一条路,没有其他的选择,但愿上楼的路上没有活死人。身后的活死人绝对不会放弃追逐的,舒梁一步两节台阶,一步三节台阶的,越跑越快,顾不上气喘吁吁,不过,好在很幸运,向楼上的路上,舒梁一直没有遇到活死人,但是舒梁觉得这个楼梯似乎也快要到头了,进医院之前,他记得这座楼也就有十层左右,而此时他应该已经跑了八层了。

身后的活死人不但坚持着追逐,而且人数上也越来越多了,难道这座楼里只有自己一个活人了吗?

。。。。。。


楼梯到了顶层,舒梁没有来得及找到通往天台的路,只有拐弯继续在楼道里跑了。在经过一扇门的时候,门是打开着的,舒梁下意识的一看,一个活死人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到来似的,一下子就扑了过来。舒梁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用最本能的动作,抬起了右臂遮挡自己的头部,活死人一口就咬住了,但是舒梁听到的是咔吧的一声,原来那个活死人要到的是舒梁右手紧握住的排挡锁。

舒梁这下子有了反应,顺势挥手,那个活死人咬住了排挡锁不撒嘴,连同排挡锁一起被舒梁甩出去了很远,重重的撞在了墙上,但是它并没有“死”。由于这么一耽误,舒梁被身后的活死人缩短了距离,好在它们的速度并不是非常快,舒梁在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之后又稍微拉远了一段距离。

。。。。。。


没有路了,只有一扇开启的铁门,冲进去似乎是唯一的选择,其实也不用似乎了,因为舒梁早就冲了进去,有没有活死人,听天由命吧。

舒梁进了门之后,发现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封闭地方,只有一个垃圾通道似的的铁箅子,还有一车床单被子慢慢的放在一旁,舒梁回身把铁门关闭了,居然发现了这门是可以锁上的,虽然他知道这把锁并不能阻挡住身后的的活死人,但是至少可以暂时延缓一下它们。

就在舒梁锁住了铁门之后的几秒钟,这扇铁门就承受住了活死人的第一波撞击,门的荷叶都在抖动,舒梁环顾四周,他跑到那个铁箅子旁边,拉开扇门,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舒梁明白了,这应该是医院里的布草通道,员工们把要洗的床单被罩之类的,从每个楼层的这个通道扔下去,这是干这个用的啊。跳下去吗?

铁门已经被撞的快变了形了,门锁上的螺丝已经开始松动了,荷叶只有两个螺丝还坚持在门框上。舒梁又一次没有选择了,他飞速的在车里拿出了被子和床单裹在身上,他要从那个通道里跳下去。

铁门被撞开了,而活死人却在屋子里打起了转转,舒梁不见了,通道的铁箅子一下一下的抖动着。活死人失去了追逐的目标,它们变得很焦虑,此时的吼叫更像是在描述各自惋惜和疑惑的心情。

。。。。。。


舒梁第一次感受到了自由落体运动带给正常人的那种难以忍受的折磨,哪怕是就这么几秒钟,舒梁也能认认真真的在日后写出上千字的“坠后感”,而当舒梁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是摔在了一大堆被子上的时候,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运气是如此的好,几乎可以用好到不可理解的经典地步了,换个方式去想,谁会认为掉在一堆医院里都嫌脏要清洗的被褥上是一件颇具好运的好事呢,呵呵,就是这么既好笑也无奈,现在对于舒梁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吗?

舒梁不知道自己和地面之间有多少层被子阻隔着,反正就像掉进了棉花包里,一点儿也不疼,暄呼呼的,一时半会儿舒梁觉得自己不应该换地方,这里似乎很安全。管道井是一个很能拢音的地方,他能听到楼上的各处似乎都充斥着活死人的叫声,舒梁似乎也听到了一个人的叫声,还有奔跑声,这是人的声音,而后就没有了,舒梁闭上了眼睛,这个生命结束了,活人又少了一个,活死人又多了一个。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舒梁虽然一直没有换地方,但是他也并不是一直的安安静静的呆在“棉花包”里,他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向下,他觉得即便是不离开这里,也不能呆在被子的最上面,万一有活死人也掉下来怎么办,于是他开始在这折腾这些被褥,一层一层的掀开,就像挖井一样,只不过挖井是挖土,这是在挖被子。

终于,舒梁觉得快到地面了,除了已经真真正正的脚踏实地了以外,他还看到了通道口,这耗费了舒梁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确切的说,外面应该是天黑了,只不过舒梁不知道罢了。

。。。。。。


怎么也得离开啊,舒梁在判断,这里走出去将是什么地方?虽然他以前并没有来过这里,如果离自己的车不远,就好了,只要上了车,就会感觉安全一些,油是加满的,自己的驾驶技术和帕拉丁的性能都是舒梁活下去的理由。

舒梁觉得把自己浑身裹上棉被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这样走出去之后,迅速辨明方向,找到自己的汽车,如果遇到了活死人,让他们先咬被子吧,就这么定了。

走出通道的一瞬间,舒梁才意识到天黑了,四下异常的安静,就像一场灾难过后的样子,没有人而已。舒梁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他看到了医院的楼体,这应该离停车场不算很远,舒梁有些暗自兴奋,最关键的是没有看到该死的活死人。此时已经没有了电力供应了,四下漆黑,但是可以依稀看到大楼和路面,还有不远处的医院大门口。舒梁很奇怪,难道活死人夜里还需要睡觉吗?不管怎么说,这是难得的好机会。

。。。。。。


距离自己的车也就十米了,舒梁非常激动,也在感激不论是谁给了自己这么好的运气,他摸到了车钥匙,他决定按开遥控锁,然后迅速上车,离开这里,不管去哪,越远越好。

汽车的防盗器响了,门锁打开了,可是这个响声在如此寂静的漆黑之中显得太不合适宜了。防盗器的响声之后,舒梁就听到了异常的响动,以及活死人的声音,自己惊动了他们,随即,医院的楼门,以及窗户,立刻冲出来无数活死人,舒梁扔掉了被子,朝着自己的车狂奔而去,这已经是不用反应的反应了。

还好,舒梁先冲进了车里,还是那套程序,锁门,打火,挂档,这不过夜里,舒梁打开了大灯,顿时,舒梁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全是活死人,比白天追自己的多得多。此时不是惊诧的时候,舒梁开动了汽车,迅速的打轮,方向盘在手中飞速的旋转着,也不管撞上了什么,而且明显的有碾轧过活死人的感觉,越野吉普车就是有这个优势,舒梁用车头冲杀出了一条血路,而活死人根本不在乎自己和同类的生死,不顾一切的冲向了汽车,追逐着。

舒梁车子的左侧反光镜,在奔驰的过程中刮住了一个活死人,在冲过大门口的铁门的时候,撞断的铁栅栏,横穿过活死人的尸体,只有上半身留在了车前盖上,而舒梁很清楚的看到了妻子的那张熟悉的脸,狰狞的扭曲着,随后轱辘到了地上。

。。。。。。


舒梁没有减速,一直开着,直到车子没有汽油了。当车子停下的时候,他并没有焦急,因为一路上,他遇到了好几辆出逃的汽车,他们可以给舒梁加油了。

。。。。。。





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