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二章坚难起步 第七节倭寇使者

acomlf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回到了岛上的罗承续还没有时间高兴就发现,更为严重的问题在等着他。居面的恶化速度远远超过了罗承续的应变速度。   首先是那些拦截自己的倭寇是哪里来的?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一直以来自己收到的消息都是说目前有一千或是五百号倭寇正在江苏一带为祸。但是现在自己在浙江的沿海居然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回到了岛上的罗承续还没有时间高兴就发现,更为严重的问题在等着他。居面的恶化速度远远超过了罗承续的应变速度。


首先是那些拦截自己的倭寇是哪里来的?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一直以来自己收到的消息都是说目前有一千或是五百号倭寇正在江苏一带为祸。但是现在自己在浙江的沿海居然会被攻击。这说明,要不这些倭寇已经南下了。要不这些倭寇根本不只有一千号人。


刚上岸的时候张达潮就告诉了罗承续,顺风号的舵已经差不多了。在强风之下基本保持着一个动作的情况下使得原本就用了许多年的舵出现了问题,在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无法顺利操控船只了。这让罗承续十分的头痛,没有舵的船是不能出海的。也就意味着他们在双屿岛上唯一的大船已经报销了。再要出海便需要黄权的船来帮助了。


怎么办?罗承续很快从张达潮那里知道了解决办法。等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舵取下来,然后在上面用木板进行加固。但是这样也只能是免强保持能够出海而以,如果要想撤底的修好,那一定要上好的木材才行。但是这些岛上没有。


好吧,这是船。然后是物资。


藤纸甲的制造速度非常的慢,以这样的速度下去的话一天只能够完工三件而以。要知道这还是那种完全没有进行任何深加工的藤甲。要知道三国演义里的藤甲之所以能够做得又轻又坚韧是因为那传说当中的许多次浸泡铜油工序使然。但是那需要大量的时间和更多的人力,所以这些正是罗承续所没有的。所以这些藤甲的防御力原本就不是很强,而现在更罗承续无法接受的是其产量还如此少。以至于罗承续不得不调出更多的人力,达到了三十个孩子与二十个妇女来干这件事。


然后是那些火药。六十斤火药听起来好象很多,但是实际上原来罗承续所制作的手雷一颗就要用去大半斤左右的火药(黑火药威力太低)。也就是说所有火药加起来才只能够做八十个左右的手雷。其看起来好象很多,但是实际上罗承续还想要做大量的地雷埋设在那些危险的宽平古路上。这样一看这些火药就严重不足了。而且刚才所说的还不包括用来制作药捻所消耗的。所以火药看起来很多,但是其实是不足的。所以这也是一个问题。好在罗承续目前没有其他的武器是需要消耗火药的。但是如何把这些火药的威力发挥得最大呢?这个问题让罗承续久久的思考着。


……


“二少爷,二少爷。有……有人找上门了。”罗承续在一阵居烈的摇晃当中被弄醒。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罗承续昨天晚上花了许多时间来设计一个新武器,所以中午好不容易有点时间打个旽,居然有不识相的人打搅。自然引得他不高兴。一看是石柱道:“什么人来了。”


“倭寇……倭寇!”石柱的话吓得罗承续呼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打过来了。”罗承续几呼是喊出来的。


“非也非也,二公子。只有三个人。”石柱见罗承续一付世界未日的样子忙安慰道。


“三个人?”罗承续一下子倒是呆了,现实与他的想象实在差了太多了,所以一下子他倒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他们……他们来做甚?”


山寨外的一间小草屋子里三个倭寇的使者安静的坐着。其中两个都是真正的倭寇的打扮。只见此两人身着肥大的日本传统的武士服,腰上别着一长一短两把武士刀,头上留着地中海发型(日本武士专用)。不用说一看就知道这两人不但是倭寇,还是倭寇当中最有战斗力的浪人或是野武士。此时他们双手抱胸、目光平视端坐于长凳之上。正而中间的一个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明朝人。头顶一个四瓣锈花小帽,身着华丽的丝绸制成的宽大长衣。也不知是不是紧张的原因肥胖脸上时不时的冒一些汗出来。所以时常拿着一张金丝的手帕搽来搽去。而另一边一场紧张的急论也正在进行当中。


“几位长老也知道了。现在就有几个倭寇正在寨外不知有何目的。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一定对我等有所图谋。所以现在叫几位长老过来的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几位的看法。是不是与我一起去见见这几位倭寇的代表。了解一下他们的目的。或者干脆不见。”罗承续见五个人都到了之后安排石家兄弟在外面把门,然后与几位商议了起来。而罗承续也玩了一个花样。他故意不把那几个倭寇的使者说成是使者,而是代表就是怕万一言不合这些个古人要来个两家交兵不杀来使就完了。而代表就表明罗承续根本不承认这些人的使者身份。更是想从潜意里将他们与倭寇本身化上等号。说完了开场白之后罗承续就开始等着这下面的人说话了。但是没有想到这些人果然都是一些没有主意的人,一下子全都安静了下来。


罗承续从石柱这里了解了事情的大致情况之后很快就对这些倭寇有了一个预判。但是这个集体里目前毕近不是自己一个人完全能够作主的。所以他并没有着急于见这三个人,则是让人安排他们在木寨外的小屋里休息。他不希望这些将来可能的敌人了解到自己的防御体系。所以在没有了解到对方的目的之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对方对自己有任何的更为深入的了解。然后罗承续又叫来了商会的六大长老。其实不要他叫,六个长老们一听说倭寇来了与他的反应差不多。而且也来不全,章成不成岛上。所以来的只有五大长老。而且其中真正能够起一些作用的不过是周清云、王耀祖两人。其他人实在是出不了什么主意。而章胞还时不时的出一些馊主意。所以罗承续叫他们来目的只是统一了一下意见。防止在与这些倭寇马上要来了谈判当中出现内部不和的情况。甚至当时就有两种声音。


而这统一内部也是不容易的。果然与他想的一样等了半天也没有个人应。罗承续没有办法只好看向身边的周清云,然后他先说一下自己的想法。而周清云原本一下都低着头做着思考状,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了罗承续的目光。与罗承续一个对视之后他也知道自己应当支持一下罗承续的工作。所以无可奈何之下道:“倭寇者,百年来不断危害我大明子民安全。在我浙地也是屠戮百里,无恶不作。实是应当除之而后快。所以这倭寇还是不见得好。”


果然与罗承续想的一样。周清云这样从没有接触过倭寇,但是又是带有强烈的大侠心理的人对于倭寇是不会有任何的直观意识的。所以他在做判断的时候并不是以实力做为最主要的基础考量。


“周兄弟所言也实欠妥。如今这倭寇势大。又主动来此定然有所目的,但若是不明就里就赶人回去,这样怕是会引起他们的恼怒。对付朝庭他们也许不足,但是对付我等还是有胜算的。而我等现在一无人手、二来兵器不足与之正面交锋怕是不妥吧。这……周兄弟、你说呢!”王耀祖果然是人老精鬼老灵。罗承续一说他大致就知道罗承续的意思。加上自己年纪大了,不象年青人那样冲动。出于求稳的心态所以是想先了解一下这些倭寇的情况再做决定。而其实周清云这个人也是一个稳重的性格,只是他的观念里容不得倭寇这种东西。所以才会说出过激的话来。一听王耀祖说完他也是半天不语算是默认了他的话。而且说完了他还颇有深意的看了罗承续一眼。


但是没有想到章胞果然不附重望的出来找麻烦了:“还等个啥。不就几个倭寇吗。他们有几把刀。还怕他不成。想当年……。所以在下认为应杀了这几个人,然后把他们的人头给那些倭寇送回去。看他们还敢不敢在我大明的土地上为所欲为。”


“说得好!”罗承续拍着桌子说道。章胞说完之后原本没有半个人支声。毕近这里就连罗承续都过了完全无视情况愤青的年纪了。哪会有人轻易的响应他。而另外两个长老基本是骑墙派,哪个说话有份量支持哪个。所以罗承续视线一一经过他们。但是得到了结果都是失望的。但是罗承续是什么人,未来人。对于日本人的仇视那是刻在了骨头里的。哪个年纪都一样。所以章胞那话虽然是无效发言,但是就是这样罗承续也准备利用一下。所以见几个人都不说话,于是他大声的叫好。


显然这罗承续的反应让五个长老都觉得惊奇。毕近他们眼里罗承续几乎与自己的年纪无关。七岁刚过的孩子象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人一样认识全面而稳重。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样有可能与生死存亡相关的时候还会愤青一把。就连章胞自己都不认为罗承续会认同自己。只是他出于一个年青人的看法想说就说而以。同时他的很多观点也代表着岛上大量年青的认识。所以罗承续才会比较重视他的想法。但是他在与罗承续接触多了之后,很多时候自己也不认为自己的东西完全是正确。


“倭寇者,倭国之寇也。然,倭国偏悬海外。不思教化,不习礼仪,国人故以无耻为荣。因此国内为寇者比比皆是(这句话应当没有冤枉那些小日本,九鬼、村上、蜂需贺等家不都是从海盗或是强盗起家吗,更别谈那些多如牛毛一样的这个众那个众的)。百年来倭国战乱四起。使生产无继,人口流失。其国内盗无可盗、偷无可偷。就来我大明,明为经商实则为盗。我大明天朝上国,胸怀千古,自然不会与其一般见识。而寇者不思我大明之宽厚,反以为上国无能。故以来我天朝为发家致富之法、屡屡得手。所以,倭国之人实乃是盛世之祸、文明之敌也。”罗承续越说越激动,完全一副愤青的样子。这让五个长老非常的不习惯。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原来还是看错了。


“但,如今我等实力不足,又被奸人所害。自顾尚且不睱,更无力杀寇。所以虽然此生必然与倭寇势不两立,然此时与之交恶也非智者所为。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我等需留得有用之身与之周旋。侍、将来得以昭雪之后可更好的杀贼。”前世的罗必续就是演讲的高手,抑扬顿挫的语气让几人的情绪也被他时时的引领着。但这些人终于也明白了罗承续的立场。


“今日倭寇之目的尚且不知,所以不如先听其所言何事。再作计较。”罗承续等众人晃然大悟之后定下了今天的基调。


“当然,为今日我等不至于在会见的时候内部出现矛盾。所以我需要与各位长老们先打个底。倭寇今日来无非是几个目的。第一,认为我等在此建立营寨是想长期为寇。所以想拉拢我等。将来无论为虎作伥也好,充作炮灰也好都是他一句话。而我等若答应的话必将成为我大明之国贼,民族之汉奸。后世永远被人唾骂,无法进入祖坟。就是下了阴槽地府也无脸面见烈祖烈宗。故此事绝对不能答应。”罗承续说完扫视了一圈,见每个人都用绝决的眼睛看着自己知道他们在这一点上与自己是同一战线的。所以安心的继续。


“第二,寇欲来浙行抢。见我等占着此岛。不知我等境况,恐妨碍于他。所以先试耳。此举最为难断,若我等明知其在眼前抢掠我家乡百姓,而视若无睹这良心如何以安。但若是反对又会平添一大敌。所以取舍之间都对我等不利。”


“第三,寇根本不欲与我等交流,不过是欲行抢浙地。需我等小岛休整。故来此商议,查看我等之态度。此举对我等则极为凶险。不答应,则寇定认为我等为其害。所以欲行抢之前必除之。答应,则寇行抢时我等虽未成帮凶,但亦不远矣。且寇在岛上祸在枕边。若欲图我等,则危矣。此乃引狼入室也。何况我等也不知其何时欲走,若不走。则朝廷大军若来则我等皆被会视为贼党也。则日后再也无机会平反了。所以此举必不能答应。”罗承续斩钉截铁的话与紧紧的收在一起的眉头,让这种坚定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第四,寇根本无视我等,此行不过是来探探我等的口风的。此种则说明寇实力强大,对于平常小帮没有太大的顾虑。无论如何其都欲抢浙地。所以不过是了解一下我等态度。成与不成无关其大局。这种则说明寇实力远强于我等。只有收紧山寨待寇来攻吧。”罗承续最后的话让几人都感到了一种无奈。显然罗承续之所以会这样说一定有他的一些估计了。


“所以今日无论对方有何情况众长老心里都应有底了吧。待会儿见着倭人之后众位窃不可有任何的表示。这样寇不知我等之实力,行事则会对我等有利。”


……


一行人走进了小屋,静静的坐下。然后让周边的人也一一的坐下。罗承续并没有进屋,毕近自己的年纪在哪里摆着,让人一看就感觉没有说服力。所以让张耀袓坐了首位。年纪大的人说话更为稳重。罗承续此时则坐在屋子外面听着。反正该说的都跟他们说了,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不给对方答复就行。而他自己则小心的在窗边仔细的观察着倭寇派来的三个使者。


两个武士虽然目光坚定,神情执着。但是他们身上所身着的武士服全都是难看的粗布所制,没有华丽的装饰的武士刀,加上面有菜色的瘦脸。由此可见这些人的生活水平和质量是什么水平。而他身边的大明人则正好相反,那金丝手帕就不用说了,单是身上若隐若现的玉佩,手上的玉戒指就说明这个家伙与那些倭寇并不是一路的。会来这里很有可能是受了倭寇收买或是成为了倭寇的利益共同体。甘心充当倭寇入侵中国的先锋人员。所以这个家伙就是传说当中的——汉奸。


张耀袓在坐定之后就照着罗承续的安排首先开了口:“不知几位怎么称呼,来我这双屿岛又有何目的呢?”


“呵呵。在下姓冯,单名一个胜字。乃是浙江台州人士,祖上世代靠海混饭。这两位是在下的家中的供奉。不知几位英雄尊姓大名啊。”


“好说,在下姓李,双名士平。也是浙江人士。”由于目前正被通辑。所以王耀祖没有说出真名。


“李英雄……呵呵。不知李英雄与众位英雄相聚这海岛之上所为何事呢?”这叫冯胜的胖子显然目的在试探着岛上的这些人。之前罗承续已经一再说过了所以王耀祖明白现在不能够暴露出任何与他们实力相关的信息。比如人数、带罪之身、武器类型、粮食数量、山寨机关等。所以每一次说话为了不把这些信息不小心的给带出来王耀祖都会很小心的慢慢说。


“这……此间众人也皆浙江人士,所以在此混口饭吃而以。不知冯兄弟到这岛上所为何事呢?”


“也没有什么事。近日家中有些船只从东洋而回,船上有些货物实乃是不便脱手,又得罪了官府,所以想借贵岛一避。待在下打点完官府之后自行离开。”眼前的胖子说得滴水不漏的,却是罗承续已经与各位长老们打过招呼的事情。所以五人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都静静的等着王耀祖回绝眼前的胖子。


王耀祖想了想道:“这只怕是不方便吧。我等兄弟在岛上生活,近日倭寇又在北方活动。难保不会南下,万一要是冯兄弟的货要是给吃了,我等兄弟不是百口莫辩了。就算兄弟不会这样想,但是兄弟手下这众多的家丁难保不会这样想。更甚者若是有人认为我等通倭。那就是大事了。再者这岛上也非我一干兄弟说话,我等也是唯黄大当家的马首是瞻。况且岛东还有何大当家的坐阵。若我等一众兄弟随便答应,也太不给两位当家的面子了。舟山周边岛屿众多,不如我与冯兄弟先寻得一处无人之所给于停船,可否?”王耀祖的话让冯胜眼角一跳。他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的拒绝。但是此人确实有料很快想到了另外的一种方法来试探。


“倒是不知道李英雄有多少兄弟在这岛上,我最近行走东洋极为凶险。早就希望能够结交一些英雄之士,与之共同行走。也好有个照应。若是李英雄方便我愿与众位兄弟一起富贵。”


王耀祖一下子被这家伙给弄混了。很显然第二次的试探是在拉拢自己这帮人。但是第一次自己已经是很明确的回绝了他啊。那么第二次是什么目的呢。难道单单只是想套出岛上人数?


“这往东洋之事嘛,怕是又要误了兄弟的好意了。有道是:父母在,不远游。这岛上兄弟大多父母都在。实在是走不开啊。万一耽误了兄弟的生意,在下就过意不去了。”王耀袓直接回避了对方的试探。却不小心把岛上之人有家倦给报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那在下告辞了。”说完这个倭寇的使者居然直接就走了。这让五个人有点措手不急的。但是想想也在情理之中。都淡不拢了,自然就不谈罗。


于是五个人都起身准备送三个人出去然后回头再找罗承续。


“李兄,岛上船只已坏,奈何?”王耀祖以为对方要走了,放下心来没有想到胖子最后还问了一句,所以一时没有防备。随口道:“不劳费心,已经修好了。”


胖子最后看了一眼场中五人,然后走了出去。在门外他摇了摇头。然后对着身边两个武士打扮之人说了句日文。三人顺着他们来时的路一路回到商会的码头上。在这里正停着商会唯一的一只大船五桅的顺风号。而在顺风号的边上还停着几只小船,但是那样子看起来都只能坐上十几人并且无法远洋的小船。三人并没有再看这些船,因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仔细的看过了。虽然无法上去,但是做为一个老海商冯胜的眼睛是毒辣的,只要一眼他就能够知道一只船的大小,载货和功用。


越过这些船之后在码头的一角上了一只小船,船上的一个倭国农夫打扮的人一直在等着他们。见三人坐定之后用脚推开了码头,然后摇着一只长橹慢慢的离开了双屿。出了湾口之后他们上了一只小早船,由于风向不稳,所以小早并没有升帆。船上放下了几十只桨慢慢的划着前进。出了双屿的周边之后一路向着北方而去。在舟山岛周边折向西北。越过了岛山之后再向北。


清晨的薄雾之中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只船队,这只船队里大部是日本这个时代能够看到了船种。从果从空中看去,这只船队象是一面扇子一样的散布在海面上。在扇子的前沿分布着一排比较常见的小早船。他们排列希疏,显然是起着预警和驱逐的作用。在他们所形成的圆弧里排列着大许多的关船,而在这些关船的中间,居然有一只巨大的安宅大船。可见这只船队实力之强大。要知道这样巨大的战船就算是在日本的乡下大名当中也是不多的。而在这些战船之后则是扇尾的那十几只荷船。倭国这个时代造船技术极为落后。船只不但结构简单,而且外型难看,好在造价便宜。所以这只船队虽然看起来强大,但是实际上他们在这大海当中极为的脆弱。只要一场大风这个船队可能一只船都回不去。


而眼前的这只小早船首的一个倭人拿着两面旗子对着对面的小早挥舞了几下。过了一会儿对面同样回了一样的动作给他们,于是这只小早得以越过了船队内部的五六只船之后在那只大安宅之前停了下来。然后安宅船上一只搭板被送了过来。然后船上的三人又再次的换船。三人得以上了大船上面。三人走入船内顺着中间的走道来到了船尾的一个小间门口。然后跪了下来。这个一个待卫的小姓对着内间大声叫道:“冯阁下到。”


“请他进来吧。”里间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于是三人依次的走了进去。


进到了里边只见这里的装饰简单,正中是一个难看有长有大鼻子的神象。冯胜知道这个是倭国南部九州等地最近出现了一种新的宗教——神道教的主神。至于更多的他就不知道了。而两边则放着这个教的各种法器。除此之外小间里如同倭国的房屋一样没有任何装饰。一个四十余岁的武士身着洗得发白的武士服神态平和的坐在房间神象前面。


三人没有都进来,只有胖胖的大明人冯胜走了进来。一进入他就学习倭国人一样跪坐了下来。


“见过屿二郎君。”冯胜对这个男人没有太大的敬意,所以语气平常。毕近这个时代里大明乃是天朝上国。倭国人如果没有巨大的利益的情况下不很难收买大明人的。


“胜君,这次出使情况如何。”这个屿二郎居然能够说出一口结巴的闽南话。


“与神使所想一样。对方只是一个可能几十人的小团伙,目前好象正被朝庭所通辑。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一次就回绝了我。”


“哦,还会有这样的人。他们的身份确认了吗?”


“与何老大所说一样,他们不是一般的海盗。也没有倭人在其中,只是非常单纯的被陷害之人而以。没有什么太特殊的地方。而且也只有一只船。看来不用多虑。”


“嗯,那么看来是对我们的计划没有太大的影响罗。”


“对,他们结山寨而住,看来是想防御官军。而且我看得出他们对我极为戒备。而且为首之人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武夫而以。”


“嗯,这样吧,那这些人不用管他。胜君辛苦了,请去休息吧。”中年武士平静的说道。


“屿二郎君,在下还有一件事想请教一下。”


“什么事,胜君无需多礼,请说。”


“不知我什么时候才能够见到神使大人呢。”


“等这次功业完成之后您必然有机会见到神使大人。”中年武士说完点了点头。于是胖胖的冯胜只是退了出去。


“屿二郎,他的话可信吗。”待冯胜退了出去之后一个奇怪的声音从神象后面的墙里传出。说话的人说的是日语,而且象是得了极重的感冒一样,阴阳怪气的发音方式让人听不出他的身份。


“此人是我悲忠通手下长年观察之人。且他的家人大多都在平户,想来是不会出卖我的。千神殿,请问双屿之人如何处理呢?”


“就让大明人与大明人互相攻击吧。我们的计划不变好了,动作要快。国内已经不能再等了。北方那边收手之后这边就要开始。”


“哈依,明白。”


……


双屿岛山寨议事大厅,六个人围着一张长桌而坐。为首的却是一个只有七岁多一点的孩子。而桌子的两边则分别的坐着五个成年人。这画面让任何人看到估计都会惊讶不以。但是这样的情况就真实的出现在双屿。


“二公子,如今当如何。”


“倭寇应当实力强于我等,我想今日应当只有一战了。寇者今日所来之代表居然是一个我大明朝之人。”


“倭寇里历年来多有汉人啊。”罗承续的话让章胞感到很奇怪。


“那些哪里是汉人,根本是汉奸而以。”罗必定续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时代里还没有近代的民族国家,所以人们的民族观念并不象后世那么的强烈,所以罗承续这种咬牙切齿的样子让周边五个人都觉得十分的奇怪。他们并不能够理解罗必定续对于汉奸的心情。


罗承续也知道从明初的时候开始一直到元和堰武结束的倭寇之祸里其中大部分的功劳都是明朝人自己要为祸明朝人。特别是明中后期之后这一现象就更加的明显了。王直、徐海很大海盗就是其中代表。虽然他们的手下许多人依然是倭寇,但是他们本人却是不折不扣的汉人。但是本着妖魔化日本人的目的,所以罗承续不得不淡化一下人们对这些人的观念。


“倭寇者应当实力远强于我等。今日倭寇者一再试探我等乃是欲观我等这心态是否有怯意。所以一再试探。”罗承续稳定了一下心态之后开始分析道:“故倭寇之实力应当远强于我等。只是想来只要我等示之以弱,寇当不会全力攻击我等。不知寇者是否欲长期在此,若其欲长期行抢,则必然消灭我等。若其不欲如此,则不会急于消灭我等。然无论其欲如何,都应做最坏打算。”


“二公子,那当如何打算呢?”周清云问道。


“多造武器、建立暗哨、加固防御、而最重要的是撤出岛上所有家倦。”罗承续终于下定了决心。要不守住这里,要不就逃走。


“是,二公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