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王先生,听我的老朋友,安德烈夫先生说,您有500万要存到我们汇丰银行。”罗伯特用英国腔调的中文说道,还行,王辰龙听得懂。本来,王辰龙想用英文来谈的,但一想,这是在中国,干嘛用英文,就用中文,反正安德烈夫在。没想到,那个罗伯特会中文。

“罗伯特先生,您的中文说的不错。不是500万,是800万。”王辰龙看着罗伯特说道。

“哦,上帝,王,你真的,真的,赢了800万?”听王辰龙说是800万,安德烈夫直呼上帝,他没想到王辰龙居然赢了800万。

“哦!!!”坐在安德烈夫身边的莎娃一脸吃惊地看着王辰龙。罗伯特一行来吉林,是她按照她父亲的意思亲自发的报,她父亲也告诉她,王辰龙会从三木赌坊赢500万存进北京的汇丰银行。所以,才让她发的报。当时,莎娃就不相信,王辰龙能从三木赌坊赢500万,可现在,他赢了800万,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呀?

“王先生,你的钱,是赢来得?”罗伯特也是吃惊地问道。一个中国人,能在赌场赢800万,他想都不敢想。

“怎么?罗伯特先生,赌场赢来得钱,你们汇丰不要吗?那,我可以找花旗银行,法兰西银行。”这么远跑来,王辰龙不相信,赌场赢来的钱,汇丰银行会不要。

“不是,不是,我只是好奇,在赌场里,您能赢800万大洋。”这么大笔钱,他罗伯特可不想便宜了美国人和法国人。

“这是800万的银票,这里大部分是日本银行横滨正金银行吉林分行开的,少部分是东三省官银号开的。”说着,王辰龙掏出一大把子银票放在茶桌上,“不知道,汇丰银行方不方便银行间的转账?这两家银行在北京都是有分行的,是吧?”

“没问题,没问题,方便,方便,我们汇丰银行和这两家银行都有业务往来,方便得很,方便得很。”见了800万的银票,罗伯特眼睛都红了。这可是他任北京分行的经理以来,个人吸纳存款最高的个人用户了,800万呀,一次性。要是香港总行那边知道了,今年的奖金应该不少吧?更主要的是,京津两地汇丰银行的总经理的宝座是他的了。香港总行那边,听说为了更好地管理北京和天津两地的汇丰银行,准备设一个总经理。至于总经理的人选,当然是在两地的银行经理之间选了。怎么选?看两人今年的成绩如何。

“不知现在的美元兑换银元是个什么价位?我想兑换成美元?”王辰龙敲着桌子问道。

“这个,王先生,一个星期前,1美元对银元的汇率是1:1.85的价,现在的汇率是1:1.87了,您看……”现在,银元开始贬值,很少有中国人大笔兑换美元的。

“行,1.87就1.87,就先兑换400万美元吧,余下的就不用兑换了。”王辰龙清楚得很,往后,银元还会贬值。娘的,中国采用的是银本位,现在国际银价下跌,银元兑美元,也跟着下跌。记得以前在网上看过,33年美国的白银采购法案敲定以前,1美元最高可兑换12个大洋。哼哼,现在是1.87,再过两三年,说不定是3.87,4.87,10.87,那时候,400万美元,说不定变成4000万大洋,娘的,一个军都养得起,那时候,该北伐了。想到这,王辰龙对罗伯特又说道:“罗伯特先生,400万美元的支票,我需要能够在国内外用的不记名的特别支票,10万美元一张;剩下的52万银元,是在国内用的,也是不记名的支票,一万元一张。”

“What?国内外用的不记名的特别支票,10万美元一张?王先生,我建议你别用这种支票。这种支票对汇丰银行来说,我们是只认票,不认人的,你的支票要是万一掉了,被人偷了,被水泡烂了,你的损失会很大的,你看……”罗伯特很奇怪这个中国人为什么会要这种支票。

“罗伯特先生,谢谢您的建议,不用担心,这世上还没人能从我手中偷走东西。”娘的,老子以后去了广州,可是要入黄埔的,“沙基惨案”我还是知道的。到时候,老子的枪才不管你英国人、法国人,照打不误。用上我自己签字盖章的支票,靠,你汇丰银行到时候一冻结老子的支票,那400万美元的支票可就是成几十张废纸了。

“那,好吧。”罗伯特对自己的侄子说了几句英文,意思是让他把公文包拿来,开始办公。

皮特·威尔逊向后一伸手,一个真皮做的公文包就交到了他的手里。放在茶几上,打开,拿出一叠叠纸张,很精美,还有一些数字编号,上面写的全是英文;又拿出一叠纸出来,也很精美,也有一些数字编号,上面中英文都有,看来是汇丰银行在中国用的银行本票,中国人还是喜欢称之为银票;让后就是钢笔、两枚印章等等。

罗伯特又用英文让皮特查验一下银票的真伪,核对一下数目。对于眼前的这一切,王辰龙也不操那心,背靠着真皮沙发,闭上眼,享受着金紫萱的按摩。这次的金紫萱可没有抹上易容膏,只是围着围巾,遮着大部分脸,低着头,没人能看出她的样貌来。

而此时的威尔逊叔侄俩在叽叽咕咕说着什么,王辰龙也不理会他们说些什么,只是睁眼看了一下莎娃,她一双眼正盯着王辰龙。莎娃见王辰龙睁眼看她,脸一红,低下头。而安德烈夫则是双眼盯着那800万的银票,有些发呆:那个中国青年说过,今天要去三木赌坊赌一场,赢500万回来,没想到,才半天,他就赢了800万。上帝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青人呀?

……

三木赌坊,三木一夫的办公室里。

“哪尼?那个支那人进了俄国人开的‘科柳莎娃珠宝店’?他想干什么?难道他还想用我们黑龙会的钱买珠宝首饰?他不是买过了吗?叫我们的人,继续监视。”

“嗨。”

……

“王先生,你要的支票办好了。”一顿忙活,威尔逊叔侄俩把王辰龙要的支票弄好了。

“哦,有劳罗伯特先生,大老远的跑来。”王辰龙接过支票,看了看,收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一张日本银行开的一万元的银票,放到茶几上,推到罗伯特跟前,“这是在下的一点小意思,感谢您亲自跑一趟。过段日子,我会去北京,有笔大生意要做,说不定,还需要仰仗罗伯特先生。那可是过亿的资金,如果成了,我都会存到汇丰银行的。”

“什么?过……过……过亿?”一听说过亿的资金,安德烈夫傻眼了、心动了,激动了,“王……王,王,王先生,是什么生意,动用这么多钱?不知我安德烈夫,有没有机会,和王先生你……你,你合作?”

“当然可以,那时的安德烈夫先生,最好能在北京。如果……”王辰龙看着罗伯特,不紧不慢地说道,“如果罗伯特先生有兴趣,也可以参加,挣它个几百万美元也不是不可能,可比当个经理强多了。有了几百万美元,罗伯特先生自己就可以开公司了,不知罗伯特先生有没有兴趣?”

“是,是真的吗?”几百万美元,罗伯特不心动才怪呢。有了三四百万美元,他还在乎那个屁的经理。他也激动地说道:“不知王先生要做什么样的生意,有多大的把握?”

“至于什么生意,我暂时不说,等到了北京,时机到了,我会去找你罗伯特先生的。到时候,我可是需要你罗伯特先生宽广的人际关系。我保证,这笔生意是百分之两百的会成功,稳赚不赔。”王辰龙肯定地说道。靠,历史上的东京大地震,日本可是损失300亿美元呀。管它间接的直接的,我给它的金融、股票上来上一刀,赚它个三五亿美元不成问题。还有,英国银行、美国银行、法国银行,我可得让你们好好出出血不可,嘿嘿……

“那,王先生到了北京,一定要到汇丰银行来找我。”罗伯特站起来说道,“好了,我们该回北京了。”

“不是,罗伯特先生,怎么这么急着回北京,我还想请诸位去吉林城最好的饭店吃一顿呢?”王辰龙站起来说道。

“不了,北京那边事忙,我得赶回去。”说完,就带着他的侄子和安德烈夫握了握手,准备走人。临走,皮特还不忘对莎娃说声,让她早点去北京,他会去接她的。

“那,我就不送了,我还有点私事找安德烈夫先生。”王辰龙和罗伯特也握了一下手。他才不会去送这个英国佬呢,又对着安德烈夫说道:“安德烈夫先生,等您把罗伯特先生送走了,我找您说点私事。”

“哦,没问题。莎娃,替我好好照顾一下王先生。”

“好的,父亲。”

……

“莎娃小姐,你们珠宝店打算什么时候处理掉,再去北京。”王辰龙拉过金紫萱坐在自己身边,看着莎娃说道。

“这个,我父亲还没想好。”莎娃始终不敢看着王辰龙说话,回避着他的目光。

“还是尽快处理的好,就算低价让给日本人也行。不出半年,我会让你父亲翻倍从日本人那里赚回来的。嗯……莎娃小姐,你……你是怎么了,怎们不敢对着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这时,王辰龙才发觉莎娃总是侧坐着对着自己,眼光总看着她父亲的办公桌。

“哦?不,不……没什么,没什么。”自从上次无意间被王辰龙吻了一下,这几天,晚上睡觉时,莎娃总是梦见王辰龙。她知道,她自己一定是爱上这个神秘的中国青年了。莎娃很清楚,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可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只要一闭眼,脑海中就会出现王辰龙的影子。所以,她一见王辰龙,就不敢面对他。

“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和皮特·威尔逊先生有关。你们恋爱了,不方便和我……怕皮特先生误会?不可能啊?皮特先生又不在这,再说西方人和咱中国人……”

“不是的,不是的,我……我一点也不喜欢皮特先生,我们也没见几次面,我……我,我心里有人了。”一听王辰龙说自己和皮特·威尔逊恋爱了,莎娃就急了,双眼看着王辰龙,赶紧解释。

“哦,可怜的皮特先生,我从他的眼里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爱你。可惜,莎娃小姐是名草有主了。看来,莎娃小姐看中的人一定很优秀,要不然,怎么配得上这么漂亮能干的莎娃小姐呢?”

“龙哥,‘名草’是什么意思?”听王辰龙说“名草有主”,金紫萱不知道“名草”是何意思,就小声问道。

“这名花呢,指的是你们女人,这名草当然指的是男人啰!!你的名草,就是你的龙哥我啰。”王辰龙握着金紫萱的小手说道。

“这个,王,王……王,王先生,我出去看看,看我父亲怎么还没回来?”莎娃站起来,也不看一眼王辰龙,有点心慌地说道。不等王辰龙回话,就拉门而出。

“莎娃小姐这是怎么啦?”王辰龙对于莎娃的反应,是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龙哥。”

……

“哎呀,王先生,不知找我何事?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您办到?”破门而入的安德烈夫一开门就大声说道。

“我和我的朋友想在这住几天,不知可否?”王辰龙相信安德烈夫一定会答应的。

“没问题,住一年都可以。”在安德烈夫眼里,王辰龙就是中国人口中所说的财神爷呀。他王辰龙能住到他安德烈夫家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在下就多谢了。我的那位朋友明天会来找我,他的脸上有个很明显的刀疤,容易记得很。”王辰龙抱拳说道。

“那生意的事,王先生,你看……”安德烈夫想起那过亿的生意,百分之两百的稳赚不赔,巴不得马上和王辰龙敲定。

“住的这几天,我会和您好好商量的。”王辰龙很乐意拉上安德烈夫的,他在北京也一定认识不少人,到时候,会用的上。

“那好,我就让莎拉波娃带你们去三楼客房,我和莎娃都住在三楼。”屁股刚坐下的安德烈夫起身说道。

晚上,和安德烈夫父女俩吃完晚饭,王辰龙就带着金紫萱上楼了。王辰龙知道,三木一夫今天一定不会派人来暗杀自己,抢夺银票的。但是,他一定会派人来摸底的。不过,王辰龙让金紫萱和莎娃睡在一起,莎娃同意了。既然王辰龙有意结交安德烈夫,自然让金紫萱以真面目面对他们父女俩。金紫萱的美,让两人,还有莎拉波娃惊叹不已。

……

三木赌坊。

“哪尼?那个支那人进了珠宝店,就再也没出来过?”三木一夫听了手下人的汇报,对于王辰龙不出珠宝店,有点摸不着头脑。

“嗨!”

“深夜时,派人去俄国人的珠宝店打探一下。记住,派最好的人去,那店里的护卫不少,不要惊动了他们。”

“嗨!”

“八嘎,支那人,赢了我三木赌坊800万,以为躲到俄国人那就安全了。我黑龙会的一流忍者,没有取不到的人头,哼……”

……

第二天一上午,王辰龙陪金紫萱在后院练枪。

中午,刀三疤子才来珠宝店,告诉王辰龙,一切都很顺利。

晚上,王辰龙躺在床上,静静等待着日本忍者的到来。枪,就放在枕头底下,不过,他不打算用枪,对付忍者,还是用拳头。他也想知道,穿越以后,身体改造了,自己到底有多厉害。

……

三木赌坊,三木办公室。

“你们五个,是我黑龙会在吉林城最好的忍者,希望你们能暗杀掉那个支那人,拿回他身上所有的银票。最好,不要惊动俄国人,明白吗?”三木一夫对面前的五个忍者开始发布命令了。当知道王辰龙住在科柳莎娃珠宝店了,他就迫不及待地想干掉王辰龙,夺回银票。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