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门卫强奸猥亵5名残障女生

特校门卫强奸猥亵5名残障女生,此门卫系特校校长的丈夫


-本刊记者/许荻晔 -苏枫(发自湖北宣恩)


方江在里屋写信,他是个小个子的中年人,穿一身藏青西装,解放鞋。满脸愁容。


一千来字的信,夫妻俩在屋里憋了两个晚上才写完。


信写好了,要寄去好几个地方:省里州里的各级领导,妇联残联??这些离他很远的名字和地址,都是亲戚帮忙,网上给他搜来的。


他的信没有抬头和问候语,只有一个很长的标题:关于宣恩县特校门卫尤连金强奸特校残疾女生的情况反映。


尤琳也在写信。


她等着见父亲一面,等了一个多月都没有见成,只好把要对父亲说的话留在纸面上。


尤琳的爸爸就是尤连金,出事前在宣恩县荧屏特殊学校当门卫。


4月22日上午10时许,湖北省恩施州宣恩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举报,称特校有女学生遭人强奸。4月24日,刑警大队对涉嫌强奸、猥亵残疾学生的尤连金刑事拘留。


5月27日,宣恩县检察院就此案向宣恩县法院提起公诉。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尤连金曾强奸猥亵特校5名残障女学生,其中两名只有14岁。


自危


特校门卫强奸女学生的事很快就在宣恩县传开了。方江对这个消息的反应比其他人来得大:他19岁的女儿方敏,就是特校的四年级学生。


方敏先天性癫痫。此前全家都在乡里的时候,她就近上了几年普通小学,升到三年级,已经花了六年,“她大脑瘫痪,记不住,知识还不如幼儿班的多。”母亲李红英解释。


2002年方江经亲戚介绍,来到宣恩县殡仪馆工作,李红英一个人要种地、操持家务、照顾智力有缺陷的女儿以及当时5岁的儿子,根本忙不过来。方江为她找了个皮球厂的临时工工作,两年多后他们举家搬来宣恩县,住在殡仪馆分的两间平房里。


2005年9月,方敏进入宣恩荧屏特殊教育学校就读,“我先来宣恩,听说了特校招她那样的学生,给她报了名,没有考试,直接就进去上一年级。她上学以后,状态比以前好一点,可能学校里有和她差不多的人一起玩,比较高兴。”方江回忆说。


因为女儿一向喜欢上学,他们格外记得她有两次闹着不肯去学校。一次是今年过完年开学的时候,另一次发生在去年,“我们非让她去,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和这个事有关。”


更蹊跷的是,方江想起了之前接到的一个电话,“公安局来的,问我女儿的名字,几岁,是不是智力有问题,这样几个问题,我都跟他们讲了。现在想起来肯定有问题。”


特校实行全封闭管理,“老师打电话给我们,告诉我们哪天放假让去接才去,其他时间都见不到。”两人在心慌不安中,等到女儿月底放五一假回家。


方敏回家那天,方江特地回避了,是李红英单独和她谈的:“我把她带到里屋,就我们两个。我问她,她不肯说,她自己晓得是丑事,不肯说。后来哭了,说,你莫打我,我就讲。她知道是坏事,怕我们打她。我说不打你,她一边哭一边讲。 ”


在信里,方江记述女儿当时的说法是:“看大门的伯伯脱我的裤子,把我弄得好痛,还弄出血了,他弄我好多次,我记不清了??”


“她这么讲,我还是怕冤枉人,第二天我就带她去医院检查处女膜。我们相信科学,相信医院鉴定。”李红英说。


在宣恩县人民医院、县计生站、恩施州中心医院,李红英实话实说,医生都说“没破”。然后又去了湖北民族学院附属医院,“医生问有男朋友没有,我讲有一个,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怎样了,要是破了的话,就让他们今年结婚算了。医生才讲实话,讲,破了!”


李红英想让医生写个证明,医生不肯,“她讲一个人不能写,要医院和其他医生出面。”


和方江家一样,多数学生家长也在五一前后得知了门卫强奸女生的事情,也像方家一样,很多女生的家长,都带孩子去做了处女膜检查。


13岁的张菲菲家在宣恩县李家河乡,父亲在浙江打工,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平时一直住校,60多岁的爷爷张进权通常只在寒暑假把她接回家。听说这件事后,张进权手足无措,只好让儿子五一期间赶回家一趟:“我孙女听不到,说不得,我也不好问,让儿子回来带她去医院检查。”


“跑了县里和市里的几家大医院,医生都不肯讲(处女膜破没破),儿子待不了几天就回去打工了,我自己实在不放心,可又没得办法。”


宋洁的父母在外经商,15岁的女儿独自留在宣恩。平时住校,节假日由母亲的好友平丽接去家里。“这个事情是她妈妈先知道的,有人打电话给她,问孩子有没有事,她家孩子出事了。她妈妈很紧张,让我帮她带去医院检查,检查出来是好的。我们就放心了。”


因为时常接送宋洁,平丽对尤连金有印象:“原来一直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因为也就是接送一下,一分钟不到的事情。但后来有一次见到他笑嘻嘻地把自己抽过的烟蒂给学生抽,就对他起了很大反感。”


方敏


特校五一放了10天的假,假期结束时,方敏照样被送回了学校。


不同的可能仅仅在于,原先接送方敏都由小学五年级的儿子代劳,而这次,李红英亲自去送女儿。她要去学校门口交流信息。


这个占地不足三亩的学校,衬着隔壁富丽堂皇的法院大楼,显得格外的破落寒碜。学校建在山上,教学楼只有两层,学生老远就向外面的人挥手。围墙上有一道玻璃渣子,尖牙似地闪着微芒。两扇大铁门将内与外截然分开。


门卫室是一间10平米左右的小房子,有床和桌椅等简单家具,没有电器。尤连金任门卫的时候,每周一、三、五回家住,其他时候都需要待在校内,睡觉起居,多数时间就在这间小房子里度过。在宣恩县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这个狭小的空间,也是他强奸、猥亵多名残疾女学生的场所。上面提到了方敏,“在门卫室强制猥亵残疾女学生”,后面跟着她的名字,再后面跟着个括号:智障。


“伯伯很坏。”方敏说。她19岁,不高,不漂亮。虽然已发育,套在肥硕如袋的校服里,看起来也仍然像个孩子。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扎一朵自己买的橙色头花。她的嘴合不拢,无法吞咽口水,有纸巾的时候会用纸巾擦,没有的话用袖子。上唇有个明显的疤痕。


她语速很慢,但发音很难听懂,很多话得由她母亲在场翻译,她负责频频点头或者拼命摇头,永远是一脸笑。“坏! ”她重复了一遍,“欺负我。我已经睡着了,伯伯来把我抓走,很疼很疼。”她开始数手指:“四次。”


她说她见过伯伯欺负别人。“抱小莉,抱走,下午放学。”她解释小莉无法说话,但是能听见。


她又比划了一个把东西夹在胳肢窝下面的动作:“小娟。”小娟一只眼睛全盲,另一只能看到一点点,方敏模仿着捂住自己一只眼睛。


知道女儿出事后,方江开始去恩施州找律师,“一方面要争取应有的补偿,另一方面要让犯人得到应有的判决。”但是几千元的律师费让方江却步了。他在殡仪馆工作一年也不过五六千,平时甚至常在建筑工地打杂,一天赚五十来块钱补贴家用。妻子所在的皮球厂,效益好的时候有四五百一月,差的时候只有二三百,而现在,已经两个月没开工。


李红英的弟弟通过网络,为方家联系上了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对方确认了案件事实后,愿意为方江进行无偿的法律援助。


女校长


事情发生后还把女儿送去学校,方江夫妇觉得是顺理成章:“学校是好的,门卫是坏的,现在坏的已经被抓起来了,就没关系了。”


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校长也是坏的,也撤职了。”


女儿在家的时候,方江只能和儿子挤着睡一张单人床,平时更需要有人看护。而她在特校吃住全包,专人照料,一学期只收100元。


对宣恩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县而言,长期无法获得办学资金的特校,能够维持低廉近乎福利性质的收费,也是和这位“ 坏的”校长覃遵凤分不开的。


“这么些年她把这个学校弄起来,影响力终于很大了,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宣恩电视台一位记者说。他对这位女校长的印象是:“常年穿一身黑色衣服,朴素。人很好。”“去年我去学校拍孩子们看奥运会开幕式直播。孩子们看不懂张艺谋策划的水墨画,但是电视上出现很多孩子们笑脸照片时,都笑,都很高兴。那时候我拍得心里很难受。这个学校设备特别简陋,前一段花28万装修了,门卫的沙发仍然是露出弹簧的。”


在接受采访的几个小时里,覃遵凤手里一直攥着面巾纸,时不时地掀开墨镜试图擦干,但眼泪还是不停流出来。讲起建校过程,覃遵凤更是哽咽难语,她1994年接任特校校长的时候,特校还暂借在实验小学门口的一个两层楼木房子里,三间房不足45平方米,雨天漏雨,室内黑不可辨,她自己走楼梯时就摔下来过。


她不想在特校。她1983年结婚,家在县里,工作却在乡里小学,一周只能回家一次。这么过了十一年,本来期待着终于能“解决家庭困难”调回县里实验小学,但临时,几个领导将她分去了原校长刚刚退休的特校。


“因为我的这只眼睛,”在县里人看来“无论什么时候都戴着墨镜”的覃遵凤,摘掉了眼镜,她的左眼睑下部缺了一部分,有疤,“小时候玩火弄的,那时候家里姊妹多,不重视,没给治。几个领导说我这个样子,适合去搞特教。刚进去时候我每天头痛,精神压力太大了,每天吃一片止痛片,吃掉五六十片。”


改变她想法的是一次意外,一个聋哑的小男孩,下楼梯的时候也像她一样摔了下去,只是比她严重得多,头破血流: “我觉得非常心疼,决心要为孩子们好好做事。”


覃遵凤开始写信。“我从1994年开始写,总共都不记得写了多少。给央视寄信的那次,已经是1996年的11 月或12月了,那次寄了30多封,以前的更不计其数,就是写给各类名人和组织的。以前就邵逸夫和吴仁宝回信了,大概是助手回的,说他们有规定,资金要通过组织才可以捐助。”


1997年央视捐资25万,建立宣恩县荧屏特殊教育学校并挂牌,建设完毕后,大概还亏空了10万元。覃遵凤开始跑省里找钱,坐20小时的长途车,从宣恩去武汉,“我一个女同志人生地不熟,又是农村来的,还是去要钱的,也会受到一些欺负。有些单位根本没听说过特校,我就把眼镜一拿:就是收我这样的人的!后来我去多了,有人就说,那个要钱的又来了。我不管,只要能要到钱就好,我要来的钱也都是花在学校上,别人怎么看我我不管,我问心无愧就行。”


“这两年条件改善了,各方面对我们的帮助都加大了,所以现在学生不需要交任何费用,只有需要护理的学生,一个学期交一百,因为我们的护理老师是另请的。”


尤连金


相比妻子一步一步走出困境,尤连金却像身陷泥潭。


他是河北泊头人,父亲来宣恩援建的时候,全家一起迁过来的,后来一兄一姊又回到原籍,他留下来顶了父亲的班,在食品公司做会计。


90年代中期食品公司改制,尤连金下岗,开始做个体户。“他是北方人,做菜挺有一套的,面食特别好吃,原来有个门面他卖烧鸡啊、馄饨啊之类的吃食,夏天时也卖冰棒。”


后来覃遵凤让他去学开车,学会以后,贷款买了辆二手车,在县里开包车,“生意好的时候,白天夜里都得跑,一天可能得跑三四趟。”


跑了三四年车,二手车常坏,维修花费不少,加之尤连金那时候的低血糖已经挺严重了,“曾经开车的时候晕过去了,我觉得这样开车有危险,就让他把车卖了。”


在做特校门卫之前,有段时间尤连金无所事事,整日在路边与人下棋,“2006年的时候,一个教育局领导跟我说,我看见你们老尤每天都在外面下棋,你怎么也不想想给他一口饭吃,学校反正要招人,招谁不都一样。”


那是覃遵凤最难的一年:女儿即将大学毕业,身体又不好;婆婆的手摔断了;丈夫无业且有严重低血糖;还有3万块贷款要还,“我回去之后跟两个副校长商量,学校开了校委会,由副校长出面,聘他做了门卫。”


尤连金的工作内容其实并不只门卫一项,他还任男生护理,盲人班的音乐老师,因为面食做得好,还要兼职食堂的早餐师傅,一个月的收入是500块。


“今年3月的时候给他涨了一次工资,也不是我说的,因为他担任男生护理,又给他加了500护理费,就拿了一个月,就被关起来了。”


身为校长、特级教师,覃遵凤月收入2000块,“特校的工资比普校高15%,我们那里的老教师也都拿一千八九的。”但家里房子的贷款,直到去年,才由现于广州工作的女儿还清:“房子总价7万5,女儿上高中时候买的,现在她大学毕业都三年了。”


在尤连金的母亲徐振英眼里,媳妇比儿子强,“什么事都是儿媳妇帮他干,让他去学开车,买车也是儿媳妇跑的贷款,贷款也是儿媳妇给还上的!”


“我以前和遵凤说,我们远方人(外地人),没亲没邻,你是本地人,户大人大。你平时多让着他点,俩人和和气气过日子。所以我儿媳妇忍了他这么多年,让了他这么多年!她当我的面,从来没有说过他半点不是。”


在学校里,覃遵凤认为她没有偏袒过丈夫,“我是校长,我就要求他做什么都要比别人做得多、做得好,我才好开展工作。所以他做得不好的时候,我就吼他。有时候背着别人的时候也骂他。”


在覃遵凤的叙述里,他们夫妻感情一向很好。女儿尤琳举了一个细节:“我爸爸口哨口技都很好,他在楼底下时,常常会吹一些音乐,是给我妈的暗号,我妈听到了就去开门。要是家里有其他客人在,她还解释一下,是老尤要回来了,搞得别人很惊讶。”


覃遵凤和女儿至今都不能相信尤连金会做出强奸特校女生的事。


尤母


“我一直想朝窗外面一跳了之。”覃遵凤忍不住又抽泣。


这位一向被认为是宣恩、恩施乃至湖北的杰出女性、教育工作者以及优秀共产党员的47岁的校长,她的一切荣誉终结在4月22日中午12点半:“教育局领导打电话给我,说1点钟让我到楼下来,有车等我。”


她直接被送到教育局,作口供笔录,第二天下午才回到家,“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也没人跟我说,不过从问的内容里,知道老尤出事了。但是到底什么事不知道。23号老尤也没回来,我就知道事情很大,打电话给女儿,让她马上从广州回家。”


因为女儿,覃遵凤没有从窗户跳下去:“她时时看着我,晚上跟我睡一张床,我睡里面她睡外面,一定我先睡了她才肯睡。”


除了被召去录口供,覃遵凤半个多月都不愿出门,不思饮食,“掉了十几斤肉。”比起妈妈碰到事情动不动垂泪,尤琳看起来镇定得多,她毕业以后在广州做珠宝加工的生意。


“其实要真有这事,学生家长要打我骂我,我都愿意;但是现在这样,那么多落井下石、无中生有的东西,我受不了。”覃遵凤说,是“比用鞭子抽我心里还难受”。


“我一个朋友,有天出门看到有人招呼大家看报纸,走过去一看,里面写了我和学校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硬问人买下来了给我。”


上面的一种说法是,事情之所以被揭露,是因为校长带女学生去武汉打胎,被女学生的姐姐得知而告发。覃遵凤解释说:“2002年的时候确实是有一个学生怀孕了,姓何的。她跑步很好,体育训练的时候,说胃痛,跑不动,带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是怀孕了。后来一调查,时间是放寒假,在家的时候。当时这个事情,我也向公安局教育局汇报过,陪学生去检查的也不只我一个,带她打胎的时候我根本没去。现在这女孩子已经毕业嫁人了,生活得很好。”


甚至有谣言说,门卫强奸女学生的事从1996年就开始了,但尤连金到特校却是2006年的事。宣恩县委书记黄实海向《新世纪周刊》证实,有些报道并不属实。


覃遵凤吃过晚饭后,常常走去学校看看,权当散步散心,5月23日晚上她照例去了。她想去门卫室,但是代理校长见她进了房间,“就把那屋子的灯直接关了”。第二天,学校又换了大门钥匙。这让“把学校一脚一手建设起来”的覃遵凤异常寒心。


婆婆徐振英特别担心的也就是这点,知道儿子出事那晚,80岁的老人一宿没睡,抽掉了一包红金龙,因为穷,她戒烟也有很多年了。她想的不仅是儿子,更是媳妇:“我现在碰不到他,我碰到他非打他两棍子才解恨,我一辈子没做丑事,没丢过人,他给我丢人!他这个罪孽好大,我儿媳妇这么多年的事业,这么些年的辛苦,现在都让他给毁了!我儿子犯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可不能把儿媳妇一撸到底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